51阴谋 中

    等薛世清被安顿下来之后,程秋转关上门,脸一下子拉下来,吩咐婉容一声:“将王姨娘带到我闺房来。”便甩了袖子自己进了屋。

    不大一会儿王姨娘就被几个膀宽腰粗的婆子扭了进来,一张嘴被条帕子堵得严严实实,涨得整张脸都变得紫红起来。

    程秋连瞄一眼都欠奉,放下手里的茶盏:“将她压住了,把嘴巴给她解开。”

    见压着她的婆子面有犹豫之色,程秋轻笑一声:“若是她敢喊,就拿板子照着她的嘴巴扇,一直扇到她不喊为止。”

    她虽是面含轻笑,但整张脸似乎都能掉下冰碴子来,整个人也散发着冰冷的气势——她即便是再软弱再与世无争,也不能忍受别的女人将歪心思打到她的男人头上。

    王姨娘根本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刚被拿出来帕子就嘶声道:“还有没有天理了,我的闺女被……”

    话没说完,旁边一个婆子已经举起板子朝着她的嘴狠狠的扇了过去。这王姨娘平里最是嚣张刻薄,如今有这么个名正言顺的机会,自己还能不好好利用?

    “啪”的一声脆响,王姨娘的嘴霎时肿了起来,旁边原本死死坐在地上不肯起来的程艳惊叫一声,忙向她爬过去。

    “二姐,你怎么能如此心狠手辣?”程艳一双红肿的眼直直看向程秋,似是豁出去的道:“我和王爷已经木已成舟,你为什么不看在我们姐妹分上饶我们一次?”

    程秋眼睛眨都不眨一下,讥讽的看着她笑了笑:“姐妹分?我原本以为你是个小孩子不懂得人世故,处处都让着你帮着你,却想不到我认为的天真的四妹居然妄想着要破坏我和王爷之间的感。你说你这样做,让我怎么顾念姐妹分?”

    “我已经是王爷的人了,你不能这样对待我和我娘!”程艳闻言,脸色涨得通红,歇斯底里的喊道,“王妃都同意了的,你别想反悔了!”

    程秋闻言一愣,见程艳似乎明白过来自己说漏了嘴懊丧的低着头,气急反笑道:“好啊,我可没算到我的好妹妹居然能和王妃搭上线,打着娥皇女英的心思呢。不过,我是娥皇,难道你以为自己就是女英?”

    她的手几不可见的抖着,心里是一片不可思议的愤怒。早就应该想到的,如不是有人在背后撑腰,单凭一个王姨娘一个程艳,怎么能有胆子做出这种事来?原来背后竟是方晴在挑拨。

    想到这里,她似是忽然明白过来,转头看向从一开始就在旁边一言不发的程元山:“爹,你……你不会是已经知道了吧?”

    程元山见问到自己头上来,清了清嗓子,面带尴尬的道:“秋儿,这事儿我原本想过后再跟你说的。你难有子嗣,在靖王府里根基不稳,所以王妃才会想着让艳儿帮帮你。再说都是自家姐妹,子嗣与你也有血缘关系,到时候……”

    程元山看程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自己也知道这番说辞的确站不住脚,只得咳嗽一声:“总之现在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你好好和王爷说说,看看能不能尽早让艳儿进门,不拘做个什么……”

    程秋闻言,只觉得脑中懵的一下,片刻之间竟然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秋儿,你怎么了?”见程秋面色隐隐透着青灰,刘夫人心知不妙,忙上前劝解道,“你爹他也是为了你好,你别钻了牛角尖。”

    程秋微微点了点头,冷笑着连声说了三声好,却一挥手将桌上的茶盏扫了下去。

    众人皆被那清脆的破裂声惊了一惊,程元山见程秋当面扫了他的面子,脸上也有些不好看:“秋儿,不要胡闹!王爷还在隔壁休息,你不要在这里失礼!”

    程秋闭了闭眼,睁开之后眼里一片冰冷:“程大人,这里都是女眷,你一个外男在此多有不便,还是先请回前头吧。”

    程元山闻言,几乎要跳起来,唇上的胡子气的一跳一跳的:“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爹,你居然对我这样说话?!”

    程秋缓缓站起来:“你也知道你是我爹,那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你之前联合着四妹想这个法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程元山听她提起这个话题,气势倏尔弱了下来:“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再说,是靖王妃派人递了消息,说是有意让艳儿进府。否则,我怎么会答应艳儿未出门前就做出这种事?”

    他见程秋不说话,又接着道:“刺史府里传来消息,说是家里老太太已经撑不过二月了,寻思着想和我们合计一下婚事——我是个做爹的,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女儿生生在府里待成个老姑娘啊。”

    程秋深吸了一口气:“所以你就牺牲了我?”

    “这对你来说也是好事……”

    “你不是我,怎么知道如何做是对我最好的?”程秋打断他的话,“我要的是他的整个人整个心,你却在背后捅我一刀给他塞女人……你让我怎么办?”

    “事已经闹出来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见程秋还不愿意撒口,程元山狠了狠心硬声道:“这事儿本来就是靖王妃的意思,现在信儿想必都已经暗地里传出去了……”

    “你!”

    程秋怒目:“好,既然你做的不留余地,那我也不必太过心软。既然程四姑娘说是和王爷木已成舟,那我便来问一问你程大人,你怎么就能确定在此之前程四姑娘是在室女?既然能在出嫁前做出这种事来,那我也可以怀疑她之前对这种事已经轻驾旧熟……”

    她自己逞怒说完也知道自己说的太过分,但看着和王姨娘依偎在一起一脸梨花带雨的程艳,心里却似刀割一般:“我原本想着你是个小孩子,即便平时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后也会慢慢改过来。我却是没想到你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那你想怎么样?”见王姨娘肿了嘴不敢说话,程艳只得硬着头皮自己道,“我如今已经是王爷的人了,王妃她也答应我后进府就让我做庶妃。你虽然是平妻,但靖王府还是王妃说了算!”

    她这话说的战战兢兢,心里直打鼓。原本姨娘和自己说的是,反正她和程秋是姐妹两个,她进府有了子嗣对程秋也是好事,因此一旦把事闹大了,程秋便会松口帮她。她却怎么也没想到程秋的反应居然如此之大,竟然咬死了口不放松。现在看来,程元山根本就不能倚靠,刘夫人和王姨娘就更不用说,思量再三也只有拿方晴来做挡箭牌了。

    程秋不认为薛世清会醉到人事不知的地步,既然他说要自己相信他,那自然是两人之间清清白白。她从未怀疑过他,刚刚如此生气也只不过是因为看到整个家的人都联合起来欺骗自己的急怒攻心而已。然而终究是亲人,她又能做的多过分?

    想到这里,她叹了口气:“四妹,我知道你和徐小公子的亲事不大稳定,但你也要知道,靖王府是滩浑水,你踏进来又能有什么好处?到外头去许个平常人家做当家主母,难道不比在靖王府做个庶妃侍妾强得多吗?”

    程艳却是误会了她的意思,以为她被自己之前的说辞和方晴吓到了,心思一转以为自己抓住了王牌便不由得意起来:“二姐,这事已经变不了了,而且我进府以后肯定是尽心竭力帮你巩固地位,你何必在这里吃这些干醋?”

    见她犹自不知悔改,程秋简直不知该说些什么。手指在椅背上紧紧地攥了几下,深吸了一口气道:“四妹,我说这些是想给你留些余地,免得走到最后大家脸上都不好看。王爷是我的男人,我了解他比其他人都深——你口口声声说王爷坏了你的清白,那我问问你,你可敢让婆子验验你还是不是室女?”

    程艳不意她居然当着程元山的面就这样说,立马涨红了脸。虽然恨她口无遮脸却也知道自己不能答应。

    她本来就是由王姨娘授意,趁着守门的不注意溜进程秋的闺房。虽然知道只要事成了自己后半生就无忧了,然而让一个待嫁的姑娘主动做出什么事来也不是只需要克服心理障碍就可以的。她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上前,却不料薛世清警觉的很,自己不过刚刚动手解开他的衣襟,他就已经转醒了。

    刚开始是以为自己是程秋,所以他才没有反抗。然而睁眼看到是自己时,他就立马起推拒。确切来说,两人的衣服就是在拉扯中挣开的。

    当然,这年头女子的贞洁比生命都重要,自己都做到这份儿上了,薛世清看着程秋的面子上自然也不好出头说出真相。

    原本以为就可以这样蒙混过关,想不到最大的绊脚石居然是程秋。

    想到这里,程艳眼里闪过一丝愤恨,却怎么都不敢答应程秋的提议,只得低着头不说话。

    “秋儿,她是你妹妹!”程元山不赞成的皱皱眉,“靖王府的女眷也不少,多她一个又能怎样?而且她还是靖王妃指明了要给你用的。”

    他在开始的时候虽然也觉得这件事对程秋有些不公平,然而想到程秋不孕,如果程艳有个一子半女,那程秋在靖王府的脚步也会站的更稳。他怎么也想不到程秋对此事居然如此排斥,虽然他此时已经隐隐后悔答应方晴,但面子上还是要再劝着争取一下。毕竟此事一出,程艳以后的婆家只怕不好找了。

    “你总要想想你妹妹以后的生活。”他看了旁边的程艳和王姨娘一眼,“这种事,让她以后怎么嫁人?”

    程秋却毫不松口:“如果她和王爷真的发生了什么,那不用我说,王爷自会迎娶她进府;若是她和王爷之间本就是清清白白的,那王爷又为何要为她的下半辈子负责?”

    她转头,目光灼灼的看向程元山:“如果今天是王爷酒醉之后误入四妹的闺房,那这个责任自然是该由王爷来承担,我一句话都不会多说。然而现在却是四妹趁王爷酒醉之际偷偷进房,难道王爷就该是冤大头,随便别人怎么戏耍,到最后还要给她收拾烂摊子?”

重要声明:小说《二嫁侧妃奋斗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