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阴谋 上

    这场酒席一直喝到落西山才逐渐散场。程秋虽然没怎么喝酒,然而怎么说也是程家的姑,又是今天女席上地位最高的人,因为免不了四处应酬说笑。

    虽然头有点昏沉,但程秋心还是不错。她与徐氏一向交好,如今又见小侄子机灵可,心里也免不得痒起来,心想若是以后自己的生了儿子女儿,是不是会和小侄子一样可

    然而快到散席的时候,眼角忽然瞥见家里一个丫头神色沉,疾步走进来对着刘夫人耳语半晌,就见刘夫人蓦地面色大变,手里的酒也颤抖的几乎全都洒了出来。

    “娘,你怎么了?”程秋见状,走过来问道,“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刘夫人一见她过来,忙迭声道:“没事没事,你快些去招呼那边的客人。”

    程秋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又见那边席上的女眷招呼她,也只好朝她一点头:“好,那我先过去应酬。”

    刘夫人见她走远了,这才扯住刚刚的丫头厉声问道:“你刚刚说的可是真的?!”

    那丫头似乎被吓得不轻:“夫人,奴婢哪里有那么大的胆子骗您?王姨娘已经哭哭啼啼的准备过来诉苦了。”

    “胡闹!”刘夫人知道事关重大,决不能让王姨娘当着众位客人的面将事抖出来,也顾不得生气,忙吩咐道,“还愣着干嘛?赶紧去找几个有气力的婆子将她架住了,堵了嘴先弄到后院去,客人没走之前不准让她出来瞎嚷嚷。”

    “可是……”丫头有些犹豫,王姨娘的表侄女是大少爷的姨娘,加上她又有了孕,这次回家气焰十足,连带着王姨娘的份也水涨船高。

    刘夫人拧了她一下,恶狠狠的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啊,要是她进了这个门嚷嚷出来,你以后也不用在侍郎府里干了。”

    丫头吓了一跳,也顾不上思考这样是不是会得罪王姨娘,忙点头转出去找人帮忙去了。

    “王妃,可是家里出了什么事?从刚刚起,我就看刘夫人的脸色似乎不怎么好呢!”

    和程秋说笑的一位夫人试探的问道。

    程秋一怔,也觉得刘夫人从刚才开始脸色有些难看,却不能当着她的面直说,只好笑道:“许夫人多虑了,家母这两为了大嫂生养之事也了许久的心,脸色确实比不得许夫人呢。说起来许夫人果然是天生丽质,哪里看的出来已经是四十的人了?我和你一起出去,估计都得让人认成是我姐姐。”

    许夫人被夸得欢天喜地,忙顺着程秋的话相互恭维起来。

    等应付了这一边的女客,程秋一转头,却发现原本坐在桌旁的刘夫人不见了。

    她招手将一个伺候的小丫头唤过来:“可曾看见夫人去哪里了?”

    小丫头怯怯的道:“刚刚铃铛姐姐过来回话,夫人脸色有些难看,后来让铃铛姐姐找几个婆子,好像说是要把王姨娘架回后院去,不准让她出来乱说话。”

    程秋一怔:“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可知道铃铛回了什么话?”

    小丫头摇摇头:“铃铛姐姐声音太小,奴婢没听清楚。”

    此时,婉容忽然从外头气喘吁吁的进来,扫了一圈之后走向程秋:“主子,出了点事,夫人让你尽早将宾客送走吧,前头的男客已经离席了。”

    程秋更加摸不着头脑,又见婉容脸色也不好看,便问道:“你可知道出了什么事?”

    婉容见她问,脸色更难看,忍不住啐了一口:“果然不是个正经东西!”

    再问却是怎么都不说了。

    程秋虽不知道是什么事,但也明白绝非好事,又怕宾客在场闹出来惹笑话,便打起笑容和客人们周旋着,不多一会儿就将众客人都劝离席了。

    眼见客人都快走光了,程秋一皱眉头:“现在还不说?!”

    婉容言又止,犹豫半晌还是闭了嘴:“其实没什么大事,你忙了这么许久也该累了,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程秋慢慢严肃了脸色:“连你都学着瞒我了?你不和我说,是不是要我自己去问王姨娘?”

    婉容听她这样说,忽然红了眼眶,声音里略带哭腔:“可不就是那不要脸的东西生的浪货,眼见着王爷醉了,居然生出了龌龊念头……”

    程秋脑子一懵,不自觉抓住婉容的手腕:“你说什么?”

    事很简单,薛世清虽然病愈,但体始终没恢复到以前那么强健,再加上他这几忙于公务,更是乏累疲惫。今在席上饮了几杯酒之后不胜酒力,便被扶着去了程秋的闺房稍作休息。没想到的是,程艳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居然避过了门口守着的下人,自己溜了进去。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且一个酒醉一个年少,被抓现行的时候皆是衣衫不整。幸好程元山适时安抚住了前头的男客,不至于将乱子闹得更大。

    原本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但不知怎地王姨娘居然跑到那里去,见了两人之后开始嚎啕大哭,说自己的闺女受了委屈没了清白,又一路嚷着要到后堂来找刘夫人请她主持公道。

    程秋脸色铁青——若不是刚刚刘夫人派人将她制住送回后院去,那她岂不是要在这席上的满堂宾客面前将事都闹出来?

    想到这里,她面无表,站起来直接朝自己的闺房走,连婉容伸手拉她都被她毫不留的一把甩开。

    “主子,你不要激动,王爷他绝对没有其他的心思。”婉容急的在她后小跑着劝道,“这肯定是王姨娘她们的谋。”

    程秋只觉得心都砰砰的快跳出了腔,全的血液都似乎是涌上了头脑,以至于她的两只手都滑腻湿冷起来。

    等到了自己的闺房,果然见大门敞开,程艳捏着衣襟缩坐在地上低低啜泣,薛世清面沉如水坐在上,旁边程元山和刘夫人都站在一旁。

    见到了人,程秋的脚步反而慢了下来,不疾不徐的跨过了门槛:“王爷,爹,娘,这是怎么了?”

    程元山见程秋到了,脸上滑过一丝尴尬:“秋儿,你……你来了。”

    薛世清抬头看见她,脸色没什么变化,只是拿一双墨黑的眼睛盯着她。

    而程艳则忽的抬起头来,可能是在地上坐的时间太长,她站起来的时候踉跄了两下,才朝程秋扑过来。

    程秋面无表,歪了歪子避过她,就见刘夫人也伸出手将程艳挡在程秋前,厉声道:“你还想做什么?你要不要脸了?”

    程艳似乎被吓到了,一双眼红肿着看向程秋:“二姐,二姐,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我……我已经……”

    程秋根本不看她:“女孩子家家的不要随便坐在地上,你衣衫不整的成什么体统?婉容,还不叫人进来将四姑娘送回后院去?”

    程艳闻言,面色一下子扭曲起来,双手四下胡乱挥舞,声音也尖利的响起:“我不要,我不走,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

    门外伺候着的小丫头见了她这幅样子,都吓得在原地不敢动弹。

    “二姐,你一定要帮帮我……”程艳见丫鬟们不敢过来,忙又收回手做出一副受惊模样,眼巴巴的看向程秋哀求道。

    程秋嫌恶的避开她的眼神,却不理她,而是拢了拢衣袖走到薛世清面前:“王爷,冷不冷?”

    薛世清似乎没想到事到了这步田地她第一句问的居然是自己冷不冷,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程秋叹了一口气,将上的披风解下来披到他上:“你体不好,怎么也不穿件大衣裳就敞着门坐在这里,也不怕着了凉。”

    薛世清握住她为自己系带子的手,踌躇道:“秋娘……”

    程秋拿手指抵住他的嘴巴,头也不回的吩咐:“婉容,你带王爷另找间屋子休息。再打盆水给王爷擦脸,弄碗参茶压惊,免得这一会儿的功夫着了凉。”

    婉容想不到她居然会这样做,张大了嘴巴半晌才反应过来:“是,我这就去。”

    程元山眼睛闪了闪:“秋儿,你冷静下,王爷他不能……”

    “王爷他不能走!”打断程元山的是程艳尖利的声音。她笼着衣襟脸色苍白中透着潮红,“二姐,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我已经……”

    “我刚刚要你走,你却不肯。难道你不走也不许别人走吗?”程秋不待她说完便转过去,平静的看着她道,“你既然知道对不起我,那就好好的呆着,闭紧你的嘴巴。再说,王爷是我名正言顺的丈夫,我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我的男人要做什么难道还需要你一个订了亲明年就出嫁的侍郎府的四姑娘来心?”

    程艳脸上的潮红迅速退去,她无助的回头看了程元山一眼,见他似乎没有为自己说话的意思,回过头来泫然泣道:“二姐,我不能嫁人了……我求你了……”

    程秋却不去看她跪在地上梨花带雨的姿态,自顾自转道:“王爷,别多想,好好歇歇,睡一觉就好了,这里的事我会解决。”

    薛世清的脸色似乎回转了一些,他看着程秋轻声道:“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要相信我。”

    程秋点头,退到一旁让开路让薛世清离开。

    程艳原本跪在地上,此时见薛世清真的要离开,忙膝行两步上前,张开双臂想要抱住薛世清的双腿,却不想被程秋抬起脚毫不留的朝着她的膛踹了过去。

    她哀痛一声向后仰倒在地上,就听程秋冷漠的声音响起:“我的男人,也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碰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放心,程艳不会搀和进两人之间的,其实木半毛钱关系,只是谋而已……事实上,是不是某从两人一发展感的时候就已经让楠竹守了呢……嗯哈

重要声明:小说《二嫁侧妃奋斗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