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洗三

    程秋由刘夫人领着,朝着后院慢慢走去。..路上说着些家务琐事。

    刘夫人看着程秋道:“怎么才两个月不到,你又瘦了?王府里生活不好吗?”

    程秋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脸:“娘你多心了,王府里一切都好。只是年前我要处理各种事务,不免劳累了些,这才有些消瘦。再说,窈窕一下也才好看嘛。”

    她前头说的倒是正经,后面一句却已经有些调笑的意味的。

    刘夫人忍不住笑了一声,佯怒的伸手拍了她一下:“你呀,都嫁人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还改不了调皮的子。瘦了有什么好?大户人家讲究的可是能生能养才是福。”

    她这话说完就觉得不对,一时尴尬,有心要说点别的圆过去,却接不上话去。

    程秋倒是没放在心上,有意无意的转换了话题:“大嫂何时生的?小侄子现在怎么样?”

    一提起孙子,刘夫人果然眉飞色舞起来:“是二十一晚上生的,一生下来我就派人去靖王府报喜信了,没扰了你休息吧?”

    程秋摇头:“没,那时还没就寝呢。王爷听到信儿也很高兴。”

    她不知道薛世清今天是不是会来,因此也没提前告诉刘夫人他可能来的消息,免得到了最后空欢喜一场。

    说着说着就到了徐氏的寝房,刘夫人先推开门,让程秋跟着她转过一个屏风,就见徐氏头上包着帕子,正歪着子靠着棂低头逗弄着孩子。

    听到脚步声她抬起头来,见着刘夫人后的程秋,颇有些惊喜的道:“王妃,你来了?”

    程秋点头,上前含笑问道:“大嫂觉得还好?”

    徐氏连连点头,指着边襁褓里的孩子道:“王妃快些看看吧,就是这个小家伙闹腾了我九个多月。”

    程秋低头去看,只见那小家伙攥着拳头,咿咿呀呀的向口里送,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滴溜溜乱转,颇有些机灵淘气的意味。

    程秋一见便喜欢上了,忍不住伸手连襁褓一起抱起来:“哎哟我的小宝贝儿,长得可真喜人。”

    那小家伙也不哭,只盯着程秋看,时不时啊啊的叫两声,两个的小拳头四下挥舞,软软的体也不安分的扭动。

    程秋抱了一会儿就抱不动了,只得将他放下:“这小家伙倒是重,我可抱不住了。”

    徐氏低头看着孩子,眼里一片怜:“嗯,虽然才三天,不过倒是能吃能睡,是个壮实的小子。//”

    程秋见了孩子,又和徐氏笑谈了一会儿,见徐氏脸带疲倦,便起道:“大嫂,你此时正要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等用了饭再过来看小侄子。”

    徐氏见程秋要走,忙起要送,被程秋一把摁住了:“你现在不宜起,躺着就好。”

    等出了门,程秋忍不住长吸了一口气:“小孩子可真是可,大嫂如今算是心愿得偿了。”

    “嗯,”刘夫人脸上也乐呵呵的,“你大哥三年任期也快满了,你爹说这次他很可能会调回京里,到时也不用你大嫂再独守空闺。”

    说起程蔚,程秋突然想起一件事:“娘,之前不是说王姨娘的远房表侄女说给了大哥?现在怎么样了?”

    刘夫人哼了一声:“之前看她算是个好样儿的,女工家务做得极好。我虽然不待见王姨娘,但想着你大哥出门在外,不好没个女人照顾着,这才点头同意。谁想到不过半年多,回来之后就满不是之前的样子了。”

    程秋眼皮一跳:“怎么了?”

    刘夫人叹口气:“之前看着子之类的都还好,又见她虽是小户出,难得人长得水灵手又灵巧,这才同意将她纳给你大哥。谁承想跟着你大哥去了任上不到一年,回来之后脸倒是越发大了,时不时居然还给你大嫂脸色看!真是没一点家教修养!”

    程秋一愣:“她一个姨娘,怎么敢给大嫂脸色看?大哥不制止吗?”

    刘夫人啐了一口:“你大哥天天忙着出去应酬,哪里会知道内宅的妇人事?她不过是凭着自己有了肚子,这才张狂起来!哼,如今我有了孙子,看怎么教训她!”

    原来那个姨娘随着程蔚到了任上之后,没过多久就怀了孕。她自小干惯了体力活儿,子骨强健,又能吃能睡,来了多少个大夫都夸赞她定能生个儿子。等到了年假程蔚带着她回家,便仗着自己有了子,越发的横行无忌起来。连带着王姨娘也跟着趾高气扬,颇有些狗仗人势的气场。

    程秋听刘夫人说到狗仗人势,免不得苦笑:“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即便是那姨娘生了儿子,也不过是个庶子而已,你岂能因此而怠慢了大嫂?”

    刘夫人叹了口气:“秋儿,我怕你担心所以一直都没跟你讲。你大嫂这一胎怀的不稳,差点儿就保不住了。大夫说若是这一胎滑了,你大嫂以后只怕就怀不上了。我若不是为了后嗣,能让那小.人如此猖狂?”

    程秋倒是不知道徐氏这一胎这么凶险,闻言吓了一跳,想起刚刚见小侄子长得壮实,这才放下心来:“既然大嫂平安生育了,那就好好制制那姨娘的气焰。总不能宠妾灭妻,让她爬到大嫂的头上来。”

    “不说这些了,”刘夫人很不愿这些事坏了程秋的心思:“后头的宾客现在差不多要到齐了,我们快些过去吧。”

    程秋嗯了一声,还没走两步,就见婉容急匆匆过来:“王妃,王爷过来了,正在前厅呢。”

    程秋愣了一下:“他来了?”

    她记得他今天说有事要办,所以也没开口让他过来,想不到他居然真的来了。

    刘夫人也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欣喜的道:“哎哟,这可是大荣耀。秋儿,王爷可是为了你来的,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迎接啊。”

    程秋反应过来,转头去刘夫人道:“娘,那我先去前头,你自己去后堂吧。”

    刘夫人点头:“这还用你说?赶紧去吧,别让王爷久等了。”

    程秋带着婉容急急朝前厅走去,果然见薛世清一深紫锦袍,带着紫玉冠坐在堂上和程元山说话。

    程元山想是没料到他会来,神色之间颇有些受宠若惊之色,小心的筹措的言辞回答他的话。

    程秋紧走几步上了堂:“王爷,你怎么来了?”

    薛世清抬头看见程秋,抿嘴笑了笑,站起来亲自过来迎她:“今儿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提前跟本王说?差点儿就让本王失礼了。”

    程秋轻咳一声:“不是多大的事,原也没想劳动王爷出面。”

    程元山见前厅陆续来了客人,便上前道:“王爷必定累了。秋儿,你先带王爷去你的闺房歇歇。等待会儿客人来了再请王爷出来吧。”

    薛世清无可无不可,轻轻颔首,任由程秋带着他朝内堂走。

    “你今天不是有事吗?怎么来了?”

    程秋边走便问道。

    薛世清见左右无人,上前两步拉住她的手:“你还说?我之前明明和你说过要一起来,你倒是一声不吭自己走了。”

    程秋被握着手,脸色一下子红了,挣了两挣也没挣开,便由着他握着:“我不是怕你忙没时间吗?”

    两人手拉着手低声说着,不多时就到了程秋之前住的闺房。薛世清倒是毫不客气,自己推开门就进了去,四下打量里头的格局。

    “这就是你之前住的地方?”

    程秋嗯了一声:“我去给你泡茶。”

    薛世清摆摆手:“我刚从朝堂上下来,又急急忙忙回府换了衣服过来,倒是不忙着吃茶,先铺了让我歇歇吧。”

    程秋见他脸上依稀有疲惫之色,忙铺了,又给他脱了外头的大衣裳:“你也真是的,累了就不要来了嘛,干嘛委屈自己非要过来?本来体就没好利索,万一累病了怎么办?”

    薛世清微笑着听她嘀嘀咕咕的啰嗦,半晌起将她抱了个满怀。

    程秋吓了一跳:“你干什么呢?青天白的……”

    薛世清直起来将她放开:“没干什么,我暂且躺一会儿,等前头开席了你再将我叫起来。”

    程秋嗯了一声,服侍他躺下:“我知道了,你安心睡。”

    趁着薛世清睡的时候,程秋翻出自己带来的包袱,从里头拿出一件还没完工的衣服,不甚熟练的开始继续缝起来。

    等外头的丫鬟过来叫人的时候,程秋刚缝好一条袖子,看着歪歪扭扭的针脚苦笑了一下,便将衣服放起来,转去叫醒薛世清。

    将他叫起来之后又端了水给他净了面,这才披上大衣裳,叮嘱道:“你体还没好彻底,不要喝太多酒,免得明天早上头疼。”

    薛世清回头捏了捏她的脸颊:“知道了,我喝多了顶多在你的闺房里住上一晚。倒是你,还没老就这么会唠叨,等老了可怎么办?”

    见他笑嘻嘻不正经的模样,程秋假嗔的一把拍在他手上:“赶紧去吧。”

    天色将暗,程秋眼见着薛世清裹得厚厚实实之后才打点了一下自己,转朝后堂走去。

    等到了后堂,果然见满屋里都是人,个个喜逐颜开,正围着刘夫人成了一个圈儿,个个交头接耳的称赞孩子长得壮实可

    程秋见孩子已经抱过来了,忙上前两步朝众人打招呼。众人早知她已是靖王平妻,此时地位不可同而语,忙个个过来行礼问安。

    程秋一一避过:“各位不必多礼,今天是为了我的小侄子来的,各位都是他的长辈,不要因为我在场觉得拘束才是。”

    众人见她这样说,便都放开了心思,对着小家伙夸赞不已,一时后堂闹非凡,气氛融洽。

重要声明:小说《二嫁侧妃奋斗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