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起疑

    既然薛世清并没有和其他的女人纠缠,那程秋也拉不下脸来硬赶人走,又见他这几来竟憔悴许多,对他更是关心周到。

    她和薛世清两个人似有默契,皆不提那晚的对话,平里只说些闲谈趣闻,子倒是过的滋润平和。

    方晴倒是又让人请了程秋去云华院,在程秋欣然前往之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叮嘱她好好照顾薛世清,对她将人留在宛华院一事竟绝口不提。

    既是如此,那程秋也乐得缄默——方晴和薛世清之间虽有分,却不似夫妻,倒似是结伴的同事一般。虽不谈感,但两人之间只怕自己也难□嘴去。

    虽然还有一个多月才过年,然而现下的事务却也不少,更兼着薛世清自宴会后算是正式宣告病愈,府上来往探望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虽然薛世清已经上了折子,但皇上以临近年关天气寒冷让他休养为由,让他继续在家里养着,且先不用上朝理事。

    薛世清也不急,又加上天气寒冷,便呆在宛华院里,和程秋的感发展倒是突飞猛进。

    这程秋接了舒王府的信儿,说是舒王爷和舒王妃要过来看望薛世清,便将些杂碎事都交给管家,自己直接回了宛华院里去。

    薛世清正在书房里看书,冷不丁程秋一个猛子扎进来,带出一股子寒气:“后面有狼撵你呢跑得这么急。”

    程秋甫一遇着屋里温的空气,忍不住遮着嘴打了个喷嚏:“舒王府来信说王爷王妃要过来看你,所以我急着回来告诉你一声,快些准备着,他们估计午时前就到了。”

    薛世清嗯了一声,却是亲自将面前的茶递了给她:“喝口茶水暖暖子,府里的事杂多,不要什么都亲力亲为,累坏了子就得不偿失了。”

    “我知道,”程秋下意识的吸了吸鼻子,“我前两天去燕华院里看过于侧妃,也说过年关事忙,让她出来帮着掌掌事……”

    薛世清见她没说完就停了口,笑了一下:“碰钉子了?”

    “没,”程秋轻咳一声,“只是这两天她正好体不爽,等她爽利了再出来帮忙。”

    “嗯,”薛世清也撇开话题,“舒皇叔对我一向不错,他一向最重规矩,既然亲自过来,那你就先去好好打点一下,免得让他见着心里不爽快。”

    程秋闻言,点了点头:“好,那你赶紧收拾一下,让丫鬟伺候你换了衣服就去前厅吧。”

    薛世清伸手握住她微凉的手,打趣道:“这点子事打发个奴才来传信儿也就是了,竟自己巴巴的跑一遭儿。真不知是该说你傻呢还是夸你认真。”

    见程秋微微红了脸,他又促狭一笑:“还是说你想我了,所以特地来看我?”

    程秋抬手锤了他一下:“光天化的,乱说什么呢。还不是舒王爷和舒王妃来得急,所以我才自己跑一次吗?”

    两人正在说笑,婉容在外头敲门道:“主子,王妃派紫英姐姐过来,说是请你过去一趟。”

    方晴那里自己只派了个小厮过去传话,想必是她有话要亲自对自己说。程秋想到这里,便道:“姐姐那里有事找我,我就先过去了。前头管家也得了信儿,想必现在已经在安排了。”

    薛世清点头,为她拢了拢衣服:“路上慢些走,这几天下了雪,地上不好走,自己注意些。”

    程秋应了他一声便转头出去了,剩下薛世清站在屋里暗自盘算舒王爷的来意。

    程秋出去见了紫英,就听她道:“王妃知道舒王爷要来,所以特地派奴婢来请程王妃过去商议一下。”

    程秋见她鬓角微微沁出汗珠,喘气还略略不稳,就知道她定是先去了前厅扑了个空又急急忙忙转头跑到这边来的。

    按理说舒王爷送了拜帖,虽然说午时前便到有些急,但此时尚是卯时,更兼着这几都在宴请来客,东西都是一应齐全的,方晴有什么事竟急成这样?

    程秋虽心里微微起疑,但也没多想,又见紫英确实急着回去,便吩咐婉容伺候好薛世清,自己笼着披风跟着她走了。

    等到了云华院,方晴已然在座位上坐了,正拿了碗茶品着。面色虽和往常一样,但神色之间却略显得急躁。

    程秋见了礼,在旁边座上坐下:“姐姐有什么事这么急着找我来?”

    方晴也弃了之前的慢条斯理,开门见山道:“刚刚小厮过来禀报,说舒王爷下了拜帖,今天中午就要到了?”

    程秋点头:“虽然急了些,但幸好东西都是齐备的,所以也不会太手忙脚乱。”

    “确实是急了些,”方晴低头看着手里的茶碗,“舒王爷一向最懂礼数的,想不到临近年关倒也浮躁了呢。”

    程秋心里一紧,方晴这话说的意味不明,虽只是闲谈之语气,但却不好接话。自己不过是个后来提上来的平妻,哪里有资格对长辈品头论足?

    而且薛世清也说了舒王爷以前对他不错,看他神色之间对舒王爷也颇见恭敬之,怎么到了方晴这里竟是这样言语?

    方晴见她不语,自己笑了笑:“说起来王爷和我病重的那段时间,舒王爷也曾三番两次的上门探望,想必妹妹对他是极熟的了——妹妹觉得这位皇叔是个怎么样的人?”

    程秋听她越说越不对,心里暗自警醒,小心翼翼的回道:“舒王爷在王爷和姐姐生病那几统共上门了两三次。虽次次都是由我接待的,但舒王爷却并不多言语,而且看起来为人稳重,最是重规矩,其他的却并没有太关注。我毕竟是晚辈,也不好对长辈多加评论。”

    她哪里见过真的舒王爷?不过是把之前薛世清告诉她的自己编了编又告诉了方晴。

    方晴闻言,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既是这样,那我也能略略放心。舒王爷份尊贵,我怕你应付不来,这次就和你一道儿去吧。”

    程秋吃了一惊,这时才在心里确定下来方才方晴确实是在试探她。她不确定方晴是不是知道之前来的是个假的舒王爷,闻言也只得应道:“那就请姐姐多多费心了。”

    既然方晴开了口,又当着程秋的面叫人来嘱咐了该准备的事体,程秋也没了理由自己出去,只好陪着方晴一起在堂上坐着。

    方晴早就对先前舒王爷访而不见的做法生疑,又兼薛世清这些子于政事上也淡了心思,不免对程秋多出了两个心眼,这才非拘着程秋一起见客。

    差两刻到午时的时候,舒王爷和舒王妃的轿子就到了。小丫头来禀报了说轿子已经到到了门口,薛世清已然去迎接了,这才站起来对程秋笑道:“既然舒王爷来了,那咱们也出去见见吧。”

    程秋却有些发急——她虽没见过真的舒王爷,但上前头走一遭儿打个照面必然认得出来;然而舒王爷却不是和她一般有心,能在一众女眷里头将自己单独挑出来。到时若是当着方晴的面出了岔子,那自己之前说的话可就圆不过去了。

    然而方晴看她看的紧,竟没有半分机会想个法子周旋,面上还不好让方晴看出端倪,只得跟在方晴后头亦步亦趋。

    等到了前头大厅,舒王爷舒王妃两个果然已经坐在正座上了,旁边薛世清坐在侧座上正和他说笑。

    方晴进门之后,先是朝舒王爷夫妻俩拜了一拜,就听舒王爷含笑道:“你子不好,怎么今倒出来了?”

    方晴也笑着应道:“既是皇叔来了,妾怎么能不前来拜见呢?”

    说着侧了侧子将后的程秋让了出来:“皇叔想必还没见过,这位便是王爷之前请旨奏上封的平妻。”

    程秋一愣——之前自己明明和她说见过舒王爷的,如今她这么说分明就是误导舒王爷,竟是连一丝开口打诨的余地都没留下。

    她早在进屋之时便看清了这位舒王爷与那位“舒王爷”不是一个人,他必是不认识自己的,如果他顺着方晴的话说,那自己就彻底露馅了。

    虽不知方晴为什么突然之间对这件事起疑,然而此时却由不得她多想,正要开口之际,就听堂上中年美髯男子温声道:“这可错了,我与程王妃却是见过两次面的。”

    程秋听他竟然圆过来了,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是,妾有幸,曾与王爷见过几次。”

    舒王爷闻言笑道:“你既已经是平妻,不妨唤本王一声皇叔使得。”

    程秋见他有意遮掩,忙点头应是,一番下来,竟在一顷刻间出了一冷汗。

    上头舒王妃看了方晴和程秋两个的神色变化,与舒王爷对视一眼,便开口请她们坐了,与薛世清一起说说家常。

    没过多久就有小厮上来禀报说宴席已备,请几位主子移步。方晴先起朝舒王爷舒王妃一拜:“妾子虚弱,怕到时扰了二位的兴致,就先回去了。”

    舒王爷点头应了,旁边舒王妃又添了几句让她好好休息不要劳心劳力,这才看着她搭着丫鬟的手走了。

    虽是备了宴,但程秋和舒王妃却是不与他们一起的,二人自结伴去了后堂宴席上,于静已在那里等着了。

    舒王妃被程秋小心扶着,又被提醒小心脚下的雪,心里欣慰,拍拍她的手:“果然是个好女子,正好配世清那倔孩子。”

    程秋想了半晌,终还是开口道谢:“多谢皇婶从中周旋,若不是您,妾当场就要失礼了。”

    舒王妃呵呵一笑:“我又帮了你什么忙?”

    她意味深长的看着程秋:“我家王爷挂心世清,在江南也没住安稳,特特自己一个人悄无声息的回了京来府上探望,竟生生把我给扔在了江南。”

    话说到这里双方都明了,程秋适时行了一礼:“正是要多谢皇叔多次到府里来看望我家王爷呢。”

重要声明:小说《二嫁侧妃奋斗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