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宴会 下

    虽然方晴以有重病闭门不出,但宴会开始前还是派紫英送来了贺礼。众府家眷见正妃的贺礼到了,气氛更加活跃高涨,将程秋像月亮般围着,源源不断的说着好听话儿。

    程秋被吵得头昏脑胀,却又不能生出一丝厌烦神色,只得好声好气的笑着招呼,不一会儿额头就冒了汗。

    借着更衣的空儿逃出屋子,她深深吸了一口凉气,复又吐了出来,感觉脑中尖锐的刺痛轻缓了些。

    不想太早回去,她带着婉容转到屋后,向一条僻静的小路走去散心。

    可没想到没走几步,远处拐角处一串冬青树后头就传来了争吵声。

    一个女人尖利的嗓音高昂着道:“我早就知道你心思不纯,不过现在你可以死心了,那女人过的很好。不知道耍了什么狐媚子手段将靖王爷迷得五迷三道的。哼,之前还看不出来她是这样一个狐狸!”

    她话音刚落,一个男声低沉的呵道:“你胡说什么?!这里是靖王府,岂能容你这般口无遮拦?”

    “怎么?”那女人冷笑一声,“我说错了吗?陈沛,你敢摸着自己的良心说,对那个女人没有半分不轨的心思?”

    程秋一愣,就听陈沛隐忍着怒气道:“沈修宜,你平里胡闹也就罢了,今天是她大喜的子,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沈修宜似乎更加恼怒,音调也提高了一层:“大喜的子?陈沛,我呸,你还真是不要脸!自己的前妻和别的男人有了正经名分,你居然巴巴的跑过来贺喜——我当初怎么就看中你这么个窝囊废!”

    陈沛似乎也火了,声音也不再刻意压低:“当初?你还好意思提当初?当初我陈家四下和睦少有事端,自从你进门之后,将整个陈家搞得鸡飞狗跳,你还不知道收敛吗?退一万步,今天的宴会,是你自己求着我跟来的,到了之后看了别人气派自己心里不平衡了吗?”

    沈修宜半晌没有动静,一会儿却有细细的抽噎声断断续续传来:“陈沛,你……你忘了前两天你在我爹面前是怎么下的保证了?我真没想到,这才几天你就变了心。我堂堂尚书之女下嫁给你做填房,你还要我怎么样?”

    听到这里,程秋面无表,拉住想要上前训斥他们的婉容,对她无声的摇了摇头,就准备转离开。

    然而刚转过,她就吓得惊呼一声,呆愣的看着眼前站着的黑脸男人。

    冬青树后的人听到程秋的惊呼之后似乎有些慌乱,悉悉索索的响了一阵之后,陈沛和沈修宜尴尬的走了出来,看着面带惊吓的程秋和面沉如水的薛世清,脸上的尴尬之色更浓。

    程秋轻咳了一声,慢慢走到薛世清后站住,轻声道:“你怎么来了?”

    薛世清轻哼了一声,对无所适从的陈沛道:“陈大人,本王刚刚在宴席上四处不见你的踪影,想不到竟是偷偷和尊夫人在这简陋的冬青树后约会。”

    “贤伉俪的感真是令人感动艳羡啊。”他脸色含怒,却偏偏言语之中颇多礼貌,更透出几分冷讽。

    陈沛此时眼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咳了一声行礼道:“是下官鲁莽了,请王爷见谅。”

    薛世清背着手不说话,只是把眼睛转到沈修宜的上,直直的盯着不放。

    沈修宜就是再泼辣,也没怎么见过这么凌厉的眼神,熬了一阵败下阵来:“是妾失礼,请王爷见谅。”

    听她说话,薛世清轻笑一声,语调温柔:“陈夫人不必对本王道歉,这次宴会的主角是本王的王妃,本王只是王妃今的点缀而已。你们失礼是对王妃不敬,只要王妃愿意既往不咎,那本王自然乐得做好人。”

    沈修宜听了他的话,脸色更加难看,原本红涨的脸变得青白。她几乎是含着怨恨的看了程秋一眼,低下头去福了一福:“妾刚刚言辞无状,失礼于王妃,请王妃宽宏大量不予计较。”

    程秋虽不想做烂好人,但也觉得没必要搀和进他们之间的事里,见状便点了点头:“闲谈莫论人非,静坐常思己过。陈夫人出尚书府,这点小小的道理自然不用我教。”

    薛世清伸手揽住她的肩:“妃真是好文采,本王记得前几你送给本王的那幅芝兰图就是你亲手画的。果然是贤良淑德,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他每说一句,陈沛的脸就白一分,直到最后程秋转头对薛世清说想要静一静,薛世清才似笑非笑的让他们离开。

    “为什么当着他们的面说谎?”程秋见他将婉容也支使了下去,知道他要说心里话,便毫不客气的直接问道。

    薛世清伸出手指,沿着她的脸庞虚虚描绘下来,心不在焉的回道:“我怎么说谎了?”

    “我什么时候给你画过什么芝兰图?”程秋拍开他的手,“难不成你吃醋了?”

    “我吃什么醋?”薛世清抬眉盯着她,一字一句的道,“你全上下,一丝一毫都是我的,我有什么好吃醋的?”

    程秋被他盯的心里发毛:“喂,我可没有招惹他,我只是恰好碰上他们而已。”

    薛世清似笑非笑的弯起嘴角慵懒道:“我也没有特地跑到这里来,只不过是你们都赶巧堵到了我面前。”

    “好吧,我说不过你。”见他似乎是在逗弄自己,程秋耸了耸肩,“出来的时候不少了,我该回去了。”

    她见薛世清没有表示,以为他同意了,便转了朝后走。

    然而刚迈出一步,体就被一阵大力拉着朝后倒去。她猝不及防之下仰倒在薛世清的怀里,心狠狠的挣了一下。

    不等她反应过来,自己的子已经被薛世清紧紧抱住。她刚要诧异的开口,就被薛世清狠狠的吻住了。

    薛世清也不深入,只是将唇堵在程秋唇上,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抬起头吐出一口气,对着程秋的耳朵悄声道:“今天晚上等我回去。”

    说完不待程秋反应就放开了她,自己整了整衣角大步走了。

    程秋原地愣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薛世清话里的意思,虽然没人看见,但还是不由红了一张脸,啐了一声:“还说没有吃醋!”

    想到薛世清那句等他回去,她觉得脸都快烧起来了,下意识的四下望望,也抬脚走了。

    许是薛世清的话太过震撼,程秋回屋之后精神一直恍恍惚惚,跟人说话时也心不在焉,幸好于静在旁边帮衬着这才没出了纰漏。

    “谢谢你,”空闲的时候,程秋走到她边,真心实意的道,“今天真是多亏了你。”

    于静见到她还是没什么好脸色:“我可不是帮你,这次若是弄砸了,丢的可是靖王府的面子。”

    说完便转了,又去和旁边的一个贵妇说笑去了。

    程秋虽说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但终归是没怎么筹办过这种大型宴会,因此时不时还是有些小纰漏,幸好今天来伺候的丫鬟小厮都是极机灵的,打着旋擦着边,总算是宾客尽欢。

    自冬青树边见了沈修宜一面之后,程秋就再也没找到她的影子,也不知道她是躲在哪个旮旯里还是索早早走了。她对这人没什么好印象,也没特地吩咐人去找问,权当不曾看见过她。

    一场宴席从上午持续到金乌西坠,贵妇们酒足饭饱之后,又趁兴点了牌子听曲儿,个个瞧着台上咿咿呀呀的旦角小生如痴如醉。

    程秋在现代虽也听过几句戏曲,但那是在闲暇无聊的时候对着电视下边的字幕看的。如今干坐在戏台子下头,耳朵里都是黏糊不清的婉转腔调,却又听不懂是什么意思,不由心里一阵烦闷,一走神就想起了薛世清。

    薛世清最近表现的可圈可点,别说是按古代的标准,就是和现代的二十四孝老公相比也不遑多让。然而程秋总觉得他们之间的进展太过迅速,有点不真实的朦胧感。

    但是面对薛世清的步步紧,她又说不出不字来。薛世清虽然一步一步将他的气息印盖在自己的生活范围内,但却在强势中透着温柔,总是保持在自己的可容忍范围内。

    想到他今天在自己耳边的暧昧叮嘱,程秋的脸忍不住又烧了起来。她知道他不愿意再虚耗下去,也知道只要自己不同意,他绝对不会强来。

    但是,面对他温柔的进攻,自己真的能拒绝的了吗?

    一直胡思乱想到戏台子散场,各府的家眷也纷纷起告辞。程秋暂时抛开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迎着笑脸和于静一起将人一个个送了出去。

    临到舒王妃时,她拉着程秋的手到了一旁,看着她慈的道:“看得出你是个好孩子,世清个倔强,你若是有机会就好好劝劝他。人生在世,总有十之□不如意事,让他看开些,多想想未来,不要再纠结于过去。”

    程秋觉得她话里有话,却又知道不能多问,只好点头应是:“我知道了,今天没有见到皇叔,请皇婶回府之后代我向皇叔问好。”

    舒王妃微笑着点了点头,拍拍她的手之后慢条斯理的拢了拢狐裘上了轿子。

    程秋望着缓缓远去的轿子,暗自叹了口气:那位冒充舒王爷上门探视的“舒王爷”,自己该不该告诉薛世清呢?

    作者有话要说:摸下巴,要不要上点荤菜?笑

重要声明:小说《二嫁侧妃奋斗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