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宴会 上

    为了照顾刘夫人的绪,薛世清这几并没有到宛华院来,只是派人传信说让程秋好好招待客人,府里剩下的琐碎事宜都交给管家处理。

    程秋正好顺水推舟,在第一带着刘夫人和程艳去云华院向方晴请安之后,便领着她们在靖王府里四处游览景色,并不时逗得刘夫人开怀大笑。

    眨眼几天过去,程秋亲自吩咐管家将各府的请柬送过去,便收了心思开始准备两后的宴会。

    虽然她进府时尚短,但此时好歹已经是靖王平妻,而且又是打着她生辰的幌子,因此在薛世清的授意下,宴会办的倒也宏大闹。

    程秋天不亮就起了忙活,刘夫人自觉在这里碍手碍脚,便主动带着程艳到了厢房安稳的坐着,顺便教导程艳待会儿见到各府家眷之后该守的礼节。

    程艳虽低眉顺眼的坐着,但心思却渐渐翻转开来。前两天去给方晴请安的时候,方晴拉着她的手,意味深长的问起她的婚事,又隐隐提起程秋不孕的事

    程艳虽不太了解方晴的意思,但却明显的感觉出这位靖王妃对自己有股说不出来的意味。

    “我说的你听清楚了没有?”

    听到刘夫人的声音,程艳轰的一下抬起头,诺诺道:“知道了,我绝不会让夫人丢脸的。”

    “嗯,”刘夫人点点头,“抬起头来,别一副小家子气。你二姐现在是靖王妃,你也该有些做派才行。”

    程艳又连着点头应是,见外头几乎没了人,便怯怯道:“夫人,外头好像没人了,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

    刘夫人一拍她的手:“乖乖在这里呆着,别给你二姐惹祸。”

    程艳哦了一声,又低着头坐了下来。不知多了多久,恍惚听见一个温和的男音隐约响起:“秋娘,收拾好了吗?前头有客人来了,王妃子不方便,你去迎客吧。”

    听着那隐隐约约的声音,程秋的脸忽的红了,脑中不由想起那天自己在宛华院外迷了路,一抬眼却看到那样一个温润男子。

    想起他询问自己时的温柔神和低沉嗓音,还有嘴角那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程艳只觉得心砰砰直跳,脸也忍不住开始发

    她从来没见过那么隽秀的男子,温和可人,简直是梦里头才能出现的白衣才子。

    薛世清交代了一些必备的事宜之后就和程秋一起出了门打算去前院迎客。

    走到厢房门外,程秋站住脚步:“你等一下,我去和我娘说几句话。”

    薛世清微微一笑:“之前可不见你这么粘人,也不见你这么粘我。”

    程秋咳嗽一声:“在外头的时候,注意你的形象,靖王爷。”

    看着程秋转的背影,薛世清只觉得心底一片平和——他与程秋相处久了,才发现这人虽然明面上讲究的很,一旦熟了却从不知道遵循什么贵尊卑。他与她相处的这段子,竟然也会跟着她下意识的忘记礼法,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程秋到了屋里,和刘夫人说了说自己今的安排之后道:“我今天很忙,待会儿时间差不多了,我让婉容来接你们,免得去的早了还要在那里干等。”

    刘夫人点头,将她向外推去:“这些事我都明白,你快些走吧,别让王爷久等。”

    程艳闻言眼神一亮,悄悄朝外头瞥了一眼,果然见一个影在门口不远处站着。

    “二姐,我送你出去吧。”程艳抿着嘴,上前替她整了整衣角,“现在天气冷了,你出门该带个暖炉才好。”

    “哪儿就那么弱了?”程秋笑笑,拒绝了她的扶持,“你也说了,外头冷,别出去冻着了,还是呆在屋里吧,不用送了。”

    程艳还想开口说什么,但见着刘夫人的脸又咽了下去,只得微微不甘的道:“那就请二姐自己小心些,别冻着了子。”

    程秋嗯了一声,转头打了帘子出去,和薛世清一道儿低声谈笑着出了宛华院。

    “你娘打算在这里住多长时间?”薛世清冷不防问道。

    程秋一愣:“不知道……怎么,你要赶他们走?”

    薛世清站住脚转过,对着她无奈的笑了笑:“你别这么敏感,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担心你妹妹一个未嫁女子,呆在靖王府时久了传出去名声不好。”

    程秋略略思索了下才明白他的意思,不由好笑:“她还是个孩子呢,想什么呢你?!”

    薛世清见她一副不上心的模样,忍不住叹了口气:“你总是这样,你当她真是小孩子吗?秋娘,她明年就出嫁了,怎么可能还是小孩子?我这也是为了她好。这次宴会之后就让她们回去吧,若是你真的想念父母,大不了等过了年你大嫂生育之后,再回侍郎府住些子。”

    既然薛世清这样说,程秋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点点头:“那好吧,那我回去之后和我娘说一声。”

    一路走到前院,程秋只觉得腮帮子都僵了。现在的天气虽还不是很冷,但却透着股子寒,能让人一直冷到骨头里去。

    “今年可真冷。”程秋跺跺脚轻声抱怨道。

    “这可怨不得别人,”薛世清见左右无人,上前两步调笑道,“谁让你偏偏挑了这么个时候出生呢?”

    程秋见他不正经,抬起一根手指抵住他越来越近的脸面:“别闹了,我要进去见客了。”

    薛世清顺从的顺着她的手指退后,接着伸出手握了握她略显冰凉的手指:“那你小心些,各府的家眷可都是才狼虎豹,你可当心着别被她们生吞活剥了。我去前厅替你应付她们的男人去。”

    程秋正漫不经心的点头,却在一瞬间觉得指尖微。她抬头一看,就见薛世清正将嘴唇贴在她指尖上亲吻,脸色一时大臊:“你做什么呢?让人瞧见我还要不要脸了?”

    薛世清松开她的手淡笑:“好了,快些进去吧,我不扰你了。”

    程秋进了屋,就觉得一阵气扑面而来,竟生出几分郁卒之感。刚吐出一口凉气,旁边就有一个材微微发福的贵妇过来笑道:“哎哟,咱们今儿个的寿星来了。”

    她这样一说,屋里头四处坐着的妇人都站了起来,簇拥着过来。其中一个细眉长眼的苗条女子笑着道:“哎哟,程王妃来了,可让咱们都瞧瞧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妙人,把咱们靖王爷的心系的死死的。”

    她话一说完,就听后一声轻哼,不由僵了脸色,周围气氛也为之一滞——她只顾得奉承程秋,却忘了于静在后坐着,一时间脸色讪讪。

    程秋笑笑打破僵局:“各位夫人说笑了,我进府时尚短,还不曾将诸位夫人认熟,倒是我的疏忽了。”

    既然她主动开口缓解僵局,众人自然是乐见其成,不多时又嘻嘻哈哈说笑起来,一片和谐景象。

    程秋坐在于静旁边,拿着茶盏轻声道:“我们之间的恩怨暂且放下,你也不想明天各府家眷中流传靖王妃与侧妃不和的消息吧?”

    见于静的子动了动,她接着道:“你一向知识趣,别让我失望。”

    说着起了对正朝自己走来的一位贵妇含笑问好。

    那贵妇四五十岁,面色慈祥皮肤白皙,一副养尊处优的姿态:“程王妃,恭喜了。”

    程秋见她态度和蔼,忙笑着回礼,却又听她道:“你不必过谦,我之前看你就觉得你是个好孩子,果然没看走眼。”

    程秋隐隐觉得她眼熟,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才恍然道:“原来是舒王妃,真是失礼了。”

    舒王妃还是一副微笑表:“你只几个月前见了我一面,想不到今居然还能认得出来。”

    程秋抿嘴笑了笑,对眼前这贵妇更是多了几分好感。且不说当时薛世清被困在宫里,方晴派自己将这一众家眷请来之后,这舒王妃真心的劝慰过自己;单是舒王爷两次登门,并去宫里争取到薛世清的生机,便已经算得上靖王府的大恩人了。

    想到这里,程秋神更加恭敬:“舒王妃谬赞了,您风姿出众,虽然只见了一面,但却令我印象深刻。”

    舒王妃听她这样说,忍不住轻笑出声,又伸手拍了拍她的手:“好了,你现在也是靖王妃了,后叫我皇婶就是,不必叫舒王妃这么生疏。”

    程秋真心实意的叫了声皇婶,接着轻声道:“还要多谢皇叔为我家王爷进宫求,靖王府才能度过一劫。您和皇叔的大恩,王爷和我都一直记在心里。”

    舒王妃闻言,微微疑惑的问道:“什么进宫?我和王爷前段时间去了一趟江南,前几天才回来,他怎么会进宫求?”

    程秋一愣:“大约一个月前,舒王爷曾经两次登门探望我家王爷……”

    舒王妃打断她的话:“不可能,一个月前我和王爷肯定在江南水镇,他怎么会分.有术到靖王府拜访?”

    见舒王妃言之凿凿,程秋的脑袋嗡的一声,自己呆愣着站了半晌才勉强将心里的疑问理清楚——如果不是舒王爷,那那个两次以舒王爷的名义登门拜访,又为了薛世清进宫求的人会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二嫁侧妃奋斗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