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抉择

    到了宛华院,见程秋屏退左右,刘夫人终究免不了唠叨两声:“秋儿,你刚刚那样不好。当面给于侧妃难看,只怕会结下梁子。”

    程艳则只顾四下观望,心里暗叹这宛华院里的布置,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个不停。因刘夫人想和程秋说些体己话,又见她如此,便让程秋使了个丫鬟将她支了出去。

    程秋亲自将茶奉给刘夫人:“这点小事不用娘心。”

    “哎哟你这个子啊,”刘夫人虽然一副埋怨口气,但眉眼里都透着喜庆,“娘吃点小委屈算得了什么?你真是太莽撞了,在王府里树敌可不是件好事。”

    她虽是这样说,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刚刚程秋为她解围,她不知道有多高兴。

    “你是我娘,”程秋见她接了茶,便坐在一旁,语气虽硬邦邦的,但仔细一听便能觉出里头的温,“如果我连你的尊严都保护不了,那我在靖王府里光鲜亮丽的还有什么意思?”

    “你现在会说了!”刘夫人闻言喜不自,却还是佯嗔着笑骂道,“以前在家的时候还不是对我和你爹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我们可没少受你的白眼!”

    程秋皱皱鼻子:“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刘夫人见她有些撒的意思,伸出手抚了抚她的头,“我儿真是长大了。”

    “当然不一样了,”程秋任由刘夫人摸着她的头,“你们是我的爹娘,只准我欺负你们给你们脸子看。要是谁敢也这样对你们,那我肯定要为你们讨讨公道。让他们知道我程秋的爹娘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好好好,”刘夫人听的眉开眼笑,“其实我也不用你为我讨什么公道,只要你能平平安安的在靖王府站住脚,这就够了。”

    见刘夫人说话间脸色又忧愁起来,程秋笑了笑:“娘你不必担心了,我在靖王府过的很好,王爷也对我很好。”

    “就是对你再好,没个子嗣傍也不踏实啊。”刘夫人拍着她的手,“我这些子一直都在给你寻摸着,倒是有几个土方子,只是也不知有没有效果。”

    程秋想起前几天一直喝着黑漆漆的汤药,浑不由打了个颤,忙道:“娘你不必费心了,府里有宫里头的御医专门在这里为我和王妃调理体,也为我开了不少药,你还是歇歇吧。”

    听她这样说,刘夫人的眉眼稍稍放开了些:“好,宫里头的御医肯定比下头的土医生治得好——那御医可有说什么?”

    程秋见她兴致盎然,便将白御医之前说的话原原本本说给她听,接着又道:“应该不是大问题,前几天他过来诊脉之后,又换了一个药方,只可怜我喝药喝的见到黑的东西就想吐。”

    刘夫人听她这样说,稍稍放了心,还是忍不住叮咛道:“药苦些没有关系,你一定要坚持喝下去……没有自己的子嗣,终究不能说在靖王府里有一席之地。”

    她话音刚落,婉容就匆匆进来了:“主子,王爷过来了。”

    刘夫人一听,忙站起来:“哎哟,这可怎么办?我这……我这还没准备好呢,待会儿见了王爷失了礼数可如何是好?”

    程秋见她这幅模样,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娘,王爷是人,又不是妖怪。见个面而已,难道还能吃了你不成?再说,丑女婿总是要见丈母娘的。”

    她刚说完,就听见薛世清爽朗的笑声传来:“秋娘,你又顽皮。”

    刘夫人见屏风后转过来一个拔男子,忙低下头行礼:“妾程刘氏,见过王爷,王爷安福。”

    薛世清亲自过去扶起她:“刘夫人不必多礼,快快请起吧。”

    这是刘夫人第一次见到薛世清,却想不到他竟然如此平易近人。起之后瞥见他温文尔雅,隽秀面容,心里更是满意到了极点。

    有权有势,温和有礼,自己的女儿能嫁给这样一个人,真是三生有幸了。

    薛世清扶起她之后客了两句,见她知识趣的请辞告退,便也不多加挽留。

    等她走了,他转头朝程秋笑道:“你这个做姐姐的,怎么任由自己的妹妹跑出去也不派人跟着?”

    见程秋啊了一声,他又接着道:“刚刚来宛华院的时候,半道碰到一位面生的姑娘。我原本以为是你娘边的丫头,又见她迷路了,便把她带了回来。只是没想到她竟是你妹妹。”

    程秋为他解下外头的大衣裳:“你这人怎么说话呢?平常的丫鬟会穿的那么好吗?”

    “我只是觉得,若是侍郎府的姑娘,断不会有那么多心思罢了。”薛世清淡淡的说了一句,便伸手要茶。

    程秋也没上心,倒了杯茶递给他:“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正事都做完了?”

    薛世清接过茶盏,顺手将她的手也包在掌心里:“我过来你还不高兴?”

    程秋使了点劲儿将他的手挣开,脸色微微发红:“你就不能好好说话?”

    薛世清见她恼了,笑笑道:“脸皮这么薄,算了,不逗你了。”

    他喝了口茶,接着又道:“你的那个妹妹,不是什么安分人。你还是好好看着她,免得在靖王府里惹出什么事来,把你也拖下水。”

    “至于吗?”程秋不以为意,“她还是个孩子呢。”

    薛世清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十六岁,不小了。她明年不就嫁人了吗?”

    程秋见他这样说,知道程艳必然做了什么惹他不高兴的事,不由好奇的道:“难道她做了什么事不入你的眼?”

    薛世清手指曲成环状轻轻敲着桌子:“人不大,心眼不少,不是个省事的主儿,你自己多瞧着吧。”

    两人又说了几句闲话,眼见到午膳的点儿了,薛世清却起要走。

    “这个时辰了,不如用了午膳再走吧。”程秋挽留道。

    薛世清站住脚,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若是我留下来,那你娘肯定拘束的放不开。你是愿意和我一个桌用膳呢,还是愿意和你娘一起?”

    程秋想了想确实是这么回事,便拍拍他的后背:“好吧,那你慢走。”

    薛世清的脸几不可见的抽了抽:“你这是在赶我走?”

    程秋见状安抚道:“我和你天天都可以见面,但我和我娘就这么几天相处的子,你吃什么醋?”

    “我听说你在家的时候和你爹娘的关系并不好。”薛世清转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谁说的?”程秋摸了摸鼻子,“不过是撒罢了。”

    又逗弄了她一阵,薛世清才心满意足的出了宛华院,转头朝云华院走去。

    等到了云华院的时候,正好赶上方晴传膳。

    方晴见他过来,脸色不变,又让紫英去厨房加了几道菜。

    “怎么在这个时候过来了?”方晴裹着狐裘,抱着暖炉,“我听说你不久前才去了宛华院,程妹妹没留你在那儿用膳?”

    “她娘亲来了,我怕在那儿她们会不自在,所以就走了。”薛世清坦然相告,接着又皱皱眉,“还不到十一月呢,你怎么把暖炉也抱上了?”

    方晴笑了笑:“子虚,怕冷。”

    接着又道:“我听说程妹妹的小妹也来了,传言说是个美人坯子,王爷可见到了?”

    薛世清抬头看了她一眼:“小晴,是你在作怪。”

    方晴不以为意的道:“王爷不喜欢?”

    薛世清顿了顿:“她的妹妹虽然才十六,但心思多的能淹死人。你还嫌靖王府不够乱?”

    方晴也不恼,依旧慢条斯理的道:“乱不乱不说,总也得给靖王府留条后。”

    薛世清手一顿:“白御医不是在给她看着吗?”

    方晴轻轻叹口气:“白御医给她换了方子,又诊了脉,但前景还是不佳。”

    她抬头看着薛世清温柔的道:“我知道你喜欢她,也知道她确实和这府里的女人不一样。但是一个女人只有男人的恩宠是不够的。没有子嗣,她永远没办法在靖王府真正的站住脚。”

    见薛世清还想开口,她又接着道:“她和于侧妃不一样,于侧妃的父兄在朝中地位超然,即便她嫁进王府多年不孕也动摇不了她的地位。但程王妃呢?你当初在那么敏感的时间一意孤行要将她迎进府里,就已经知道她的父亲在朝中已无出头之了不是吗?”

    薛世清张了张嘴,半晌无语。

    “生一个和程妹妹骨相连的孩子,让她当做亲生的养大,这对她来讲已经是个很好的选择了。”

    “可是她不会愿意的,”薛世清只觉得嘴里发干,“我了解她,她绝对不会同意。”

    他当初迎娶程秋,是为了将程元山到极端。若是皇帝升他的官,自己便利用程秋拉拢他;若是皇帝不信任他,自己便可以除去一个异党。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和程秋发展一段感,当初视之为便利的不孕,此刻却成了他们之间最大的问题。

    想到这里,他抬头看向一直望着他的方晴:“这件事,以后再说。没有我的首肯,你不要轻举妄动。”

    作者有话要说:不会像乃们想的那样在王府里发生什么的……我保证程艳会完璧归赵……

重要声明:小说《二嫁侧妃奋斗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