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街

    既然薛世清开口,那程秋也乐得偷懒,派人去和管家说了一声后就收拾了一下准备出门。

    薛世清在外头坐着看书,时不时抬头看看内室,虽然等的时间略长,但脸上却丝毫不见厌烦神色。

    内室,程秋看着铜镜里的自己,皱皱眉头:“婉容,不要再换了,我觉得头发好重。”

    婉容兴致勃勃的将她头上的凤钗拔下来,又换了个金步摇比量着:“主子,你看是凤钗好看还是金步摇好看?”

    程秋见她兴奋的脸都红了,不无语:“你都在我上捯饬了多长时间了?我头皮都快给你挣下来了。”

    “主子你可是第一次陪王爷出去,不打扮的好看点怎么成?”婉容不以为意,放下金步摇又把眼睛往匣子里头凑。

    程秋见她那副架势,似乎还想再摩拳擦掌的挑选一番,忙开口道:“我看这金步摇就不错,走起路来一步三摇,既贵气又妩媚。”

    她实在怕极了婉容的喋喋不休,不待她发表什么见解,便随手将金步摇插到头上,站起来道:“王爷还在外头等着呢,别让他等急了。”

    婉容听她这样说,这才停了手,犹自念念道:“若是王爷昨天说就好了,我也能早些为你准备,今天还是太匆忙了……”

    程秋一面点着头,一面朝外头走,心里嘀咕下一次出去前决不能让她为自己梳妆。

    薛世清见帘子一起,便站起来含笑道:“收拾好了?”

    程秋嗯了一声,转头看见旁边两个大箱子放在墙角:“这是什么?”

    薛世清缓缓走过来,伸出手来为她正了正金步摇,云淡风轻道:“没什么,是我惯穿的几衣服。”

    感觉到程秋的体一下子绷紧了,他又接着道:“我今天起时没有衣服换,还得巴巴的遣人大清早的从君华院里拿,放几衣服在这里,若是后有什么事也方便。”

    程秋又能说什么?只好默然不语的点点头。

    不是没发觉,薛世清似乎玩够了原地踏步走的游戏,开始逐步的进攻起来。从以前的两不相犯到现在的鲸吞蚕食,自己个人的领地似乎在逐渐的减少。

    程秋不知这是不是一个好现象。薛世清主动,能够使他们两个人更快的接受这份感;然而这也同时意味着自己的个人领域在逐步的对这个男人敞开,自己原本隐秘的不容他人侵入的心房也渐渐染上他的气息。

    不过薛世清并没有给她拒绝或是犹豫的机会,笑着说完之后便拉起她的手朝外走去:“今天天气不错,正适合出去透透气。”

    程秋被他拉着,只觉一股气从相交的手上传到体里。摇摇头抛开那些无谓的坚持,她告诫自己这只是一场普通的约会,自己放松心就好。

    出了靖王府上了马车,薛世清倚着车厢道:“你也半年多没出门了吧?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程秋哪里知道这京城里有什么地方,闻言摇摇头:“我在家的时候呆在闺阁里,等嫁人之后又呆在后宅里,哪里出去过几次?”

    薛世清看着她道:“那就是没什么喜欢去的地方了?”

    见她点头,他温润一笑:“那你陪我去些地方可好?”

    说完掀开车帘朝前面的马夫道:“到前面的巷子口停下。”

    程秋不明所以的被他拉下马车,又听他吩咐那车夫在这里等他们,便被一路拉着手上了大街。

    大街上人来人往格外闹,薛世清一袭白衣,俊美朗目,即便在人群中也分外惹眼。程秋被他拉着手,不解道:“我们要去哪里?”

    薛世清回头一笑:“为什么非要规定去哪里呢?”

    他紧了紧拉住程秋的手,将她带到边来:“今天是十五,正好是集会。你若是有兴趣,我们便在这条街上随意走走,看看闹,可好?”

    他如今的这幅样子,真的似是画中人般高洁清圣,一颦一笑皆透着淡淡的温柔体贴。程秋不习惯的别过眼,咳嗽一声:“好,都依你。”

    “这里人太多,抓紧我的手别走散了。”薛世清说完,拉着她的手朝街道两旁的小摊子走去。

    程秋打眼一看,是个吹糖人的老头,摊子旁边挂着一块发黄的白布,上头写着糖人张。

    “这位老丈,可否为我和我家娘子吹个糖人?”薛世清见程秋似是很有兴趣,便微笑着开口问道。

    那老板眯着眼睛看了两人半晌,点点头笑呵呵的道:“好,当然好。不知道小官人想吹个什么样式的?”

    薛世清回头朝程秋问道:“秋娘,你喜欢什么式样的?”

    程秋本来正看着摊子上吹出来的栩栩如生的龙凤花鸟,闻言不自觉一怔,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刚才薛世清是在对自己说话,又见那老板笑呵呵的看着自己,居然没来由的觉出一丝羞涩:“都好看的。”

    “嗯,”薛世清点点头,捏了捏她的手,转头对老板道,“那就麻烦老丈自己看着,为我娘子吹一个吧。”

    老板眯着眼笑呵呵的看着两人点头道:“好好好,看起来,小官人和小娘子成亲还没多少时候吧?”

    薛世清面色不改,只在白皙的脸颊上透出一丝淡淡的红晕:“老丈好眼力,我和我家娘子刚刚成亲。”

    程秋见他越说越离谱,忙拿眼瞪了他一下,却见他视而不见,温柔的问道:“秋娘可还有什么别的东西想要?”

    程秋见他越来越疯,不想再和他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只管转了脸去看老板吹糖人。

    那老板熬好糖浆调好色,略想了想,便拿着一根铜签子蘸着糖浆在板子上画了几道,接着抬起板子来开始吹糖人。

    程秋朝左右看了看,都是些卖胭脂水粉各色水果和用杂货的,每个摊子前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姑娘小媳妇围着卖货郎叽叽喳喳,用心的挑选着合用的各色丝绦。再远些还有挂着字画的摊子,人略微少些,却都是些着长衫的秀才四下品定。

    果然是一番繁华景象。

    程秋正走神间,就觉得握住的手心被挠了挠,回过神来时正看见薛世清的笑容:“秋娘,糖人吹好了。”

    程秋打眼去看,果然见板子上已有了两个糖人。一个是纯白的子,手里拉着另一个穿红色衫子的人。再仔细看看,可不就是她和薛世清的翻版吗?

    那糖人的五官虽然看不太清楚,但神态动作吹得极好。那红衫子的女子半低着头,任由旁边那白子的男人拉着,平添三分羞之色。

    程秋咳嗽一声,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抬头正撞到薛世清的眼里,更是觉得分外尴尬。

    薛世清看起来倒是高兴,付了钱让老板将那两个糖人包起来,便拉着程秋的手朝前接着走。

    程秋不自在的挣了挣,见薛世清回头,便开口道:“还是松开吧,这大庭广众的,让人看见不好。”

    薛世清嘴角微翘:“我拉着我家娘子,哪个敢说不好?”

    说完也不待程秋反驳,回了头重新拉着她朝前走。

    街上拥挤的人群中不乏有人盯着她们交接的手看,待程秋看向她们时,却都露出一个善意欣羡的笑容。

    程秋本来就不是在乎这些细节的人,走了一段时间想开之后也就不再在意。薛世清明摆着是想趁机和自己发展感,既然自己不讨厌,那就不妨试着去接受。

    走到一个刺绣摊子前,程秋被那活灵活现的绣活儿闪了眼,不过脚步略慢了慢,薛世清就敏感的停了下来,转头看向那摊子:“我们去看看吧。”

    等到了那首饰摊子前,才看清摆摊的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妪,边摆着摊子便自己动手绣着。

    程秋站定脚,俯捡起一方帕子,看着上头精致的缠枝花问道:“大婶,这个多少钱?”

    老妪抬头笑了笑:“十文钱一块,虽说我这帕子贵了些,但用料都是好的。我以前是在大户人家供活儿的,老了才退下来。”

    她说着打量了程秋和薛世清两眼:“两位一看就是精细人,合该用这样好的帕子。不是我自夸,这帕子就是拿到皇宫大内去,也丢不了人。”

    薛世清毫无反应,倒是程秋起了别样心思:“我看你的绣活儿极好,那你会不会裁缝?”

    老妪笑道:“小娘子算是问对人了,老之前是在一品绣坊做事的,裁剪当然不在话下。”说完放下手里的绣活儿,从摊子下头拿出一还未完工的衣服:“小娘子看看老的手工就知道了,这可不是一般的绣娘能比的。”

    “哦,”程秋见那衣服着实精致,转了转眼珠,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薛世清:“王……相公,我有点事要和这位大婶说,要不你先去前面的摊子看字画,等我说完了就过去找你。”

    薛世清对这种闺阁绣活本来就不感兴趣,又见程秋似是不愿意让自己知道谈话内容,便顺着点头道:“好,那我去前面等你,你不要乱走,说完话之后叫我一声就是。”

    等薛世清走了,程秋才转头对老妪道:“大婶,我有位深宅里的朋友想学裁剪,不知你是不是有时间去教教她?”

    老妪闻言大喜:“那敢好,不知小娘子家在何处?”

    程秋咳嗽一声:“不是我,是我朋友要学……”

    老妪了然的笑笑:“小娘子不必再说了,老明白,你是想偷偷学了好给你家相公一个惊喜是吧?”

    程秋被她一语道破心中事,脸倏尔红了红,见薛世清走的远了,索点了点头:“是,还请大婶不要出去乱说。”

重要声明:小说《二嫁侧妃奋斗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