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夜 上

    程秋回想起那居然不知不觉中了薛世清的儿,糊里糊涂的点了头承认了自己的心意,便觉得自己答应的太轻浮了些。

    她虽然也对这份感看好,但还是怕薛世清做出什么让自己失望的事来。到时候若是薛世清变心,知道自己曾对他动心,免不得会伤了自己的面子。

    另外,每必喝的汤药也让程秋厌倦不已,却又不能反抗。她虽对儿女看得不似方晴和薛世清那么重,但也还是想要一个与自己骨相连的血脉,来证明自己曾今在这世界上生活过。

    眨眼已经到了十月十四,宴会的事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不过是将请帖发散出去,将杯子盘子碗儿之类的都拿出来清洗干净,做一做收尾工作。

    薛世清的体虽不能完好如初,但表面上已经看不出什么病色,除了要定时吃药之外已经与常人无异。孙功华和其他御医也都在前几一起离开了靖王府回宫交差,唯独留下了白御医依旧在靖王府呆着,时不时的在云华院和宛华院之间奔波。

    程秋这时才相信他是专擅妇科的御医——不过十数,方晴的咳嗽竟然停了,脸色也红晕有加,甚至在这样冷的天气里也能披着狐裘在外头走上好一会儿不见疲色。

    而程秋则感觉不出自有什么变化,只是每次喝药的时候必要在心中将他暗骂两声。

    这她刚和管家商量好宴会当的时间安排,就见婉容匆匆过来禀报道:“主子,王爷和王妃到宛华院里来了,你赶紧回去吧。”

    管家闻言立马住了口转而言道:“程王妃,宴会安排也准备的差不多了,老奴先下去吩咐其他人知道。”

    程秋点点头,转头看向婉容:“什么时候去的?帮我拿着披风,咱们赶紧回去吧。”

    婉容见她劈头就要往外走,唬的忙将披风披到她上:“哎哟,你倒是披上披风再出去啊,小心着凉。”

    外头的北风卷着灰黄的树叶打着旋儿扑面刮过来,程秋眯了眯眼,打了个寒战:“外头居然这么冷了。”

    一路急匆匆赶回去,果然见薛世清和方晴正在厅上说话,旁边是于静和两个庶妃。

    程秋打起帘子进来,呵了一口白气:“王爷和王妃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儿?”

    方晴抬头看见她鼻头都红了,笑了笑:“你整天忙来忙去的脚不沾地,哪里有时间和你说?再说不过是我和王爷忽然起了心思过来耍耍,哪里用得着提前通知?”

    程秋也跟着笑了笑,摆了摆手拒绝了紫英递过来的暖炉,解了披风过去坐下:“原来是来耍的,唬的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

    薛世清眉目含笑,伸手将自己面前的茶递给她:“快暖暖子。”

    程秋愣了下才接过来,抿嘴一笑:“谢王爷。”却不喝,只拿在手里取暖。

    婉容在她边伺候惯了,知道她是嫌弃这个茶碗被别人用过了。但却没想到即便用过的那人是王爷,自家主子也是分毫面子不给,照样嫌弃。

    她怕薛世清着恼,暗里拿手指戳了戳程秋,却被薛世清瞥了一眼,吓得不敢再动。

    薛世清倒是看不出什么不悦,任她拿在手里半晌才道:“这茶冷了,再去换杯茶来暖暖肠胃。”

    这厢程秋笑着问道:“不知道是做什么耍,居然让这靖王府的女主子都到了我这小小的宛华院?”

    方晴似乎对这边的小动作毫无所觉:“我和王爷在院子里呆着闷了,便说好了过来找你乐呵乐呵,走到半道上正好碰见于妹妹和董杨两位妹妹,就一起过来了。”

    程秋笑道:“若是我不来,你们可不正好凑成一桌嘛,看来是我回来的不是时候。”

    许是薛世清也在,于静的脸色也温和。她看了薛世清一眼,抿着嘴笑道:“程姐姐你不回来可不成,咱们刚才正好说到你呢。”

    “哦?说到我什么?”程秋随口问道。

    董庶妃也笑着插话:“刚刚王妃刚刚提起来说,程王妃的大嫂可是要给程大人添喜了。”

    程秋想起徐氏,笑容真心了一些:“嗯,说起来我大嫂也有七个月了,估计明年正月里就能生了。”

    方晴温柔的声音响起:“这次宴会,既是为王爷恢复庆祝,也是为你被封为平妻庆贺,但最重要的是,二十一是你的生辰,你可是大寿星呢。”

    于静听方晴提起这个,脸上的笑淡了点。她嫁进靖王府这么多年,方晴一直不理事,更显得她是这府里头一份儿的尊荣。即便如此,往年她过生辰的时候也没能张罗的这么盛大,倒是今年先是与平妻失之交臂,接着又失了薛世清的青眼,最后甚至还要沦为程秋生辰宴上的陪衬。

    想到这里,她又幽幽的看了薛世清一眼。自从薛世清体好转之后,除了君华院,他就只去过云华院留宿。虽然也去过她的燕华院和董杨两人处,但都只是在白里略坐了坐。

    虽说他在宛华院里也不过是白小憩,但这白小憩又有不同——在她那里时,薛世清虽还是俊脸含笑,但行动处却没有半分亲昵,最多只问下自己的近况,堪称最守礼的君子典范。

    而在宛华院时,虽不知具体境,但每次他去过后程秋都是一副舒畅面容,想也知道肯定不是如自己那般吃铁板。

    想到这里,她神色有些黯淡,微低着头慢慢抹着茶沫子,自己盘算着。

    程秋倒是没注意到她,看着方晴道:“王妃折杀我了……”

    她话未说完,方晴就开口道:“这是你应得的,不必谦虚。”

    接着转头看了薛世清一眼笑着道:“刚刚我和王爷商量着,你进府这半年多,也就前些子着急忙火的见了你娘一面。既然是为你办庆生宴,不如就将你的家里人请过来多住两天,也好让你们一家人说说话。”

    程秋倒是没想到这一茬,听她这样说,下意识的去看薛世清。薛世清眸光柔和的看向她,微笑着点点头:“你若是想,让她们多住几天无妨。”

    这可算得上是份大恩典,程秋闻言忙站起来行礼:“多谢王爷王妃。”

    “不必多礼了,”方晴离她近,伸手将她拉起来含笑道,“你大嫂既然临盆在即,也不好让她来回奔波。我听说你还有个妹妹,不如就让她也过来耍耍,好和你说说女儿家的体己话。”

    说起薛艳,程秋倒真是有几分想念,闻言笑道:“也好,我这妹妹等过了明年就要出嫁了。一嫁出去深宅大院的再见可不是那么容易了。”

    薛世清随口嗯了一声:“宴会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程秋应道:“差不多了,只剩下些细碎工作,在二十前肯定弄得完。”

    薛世清点头道:“既然办的差不多了,那就不必起早贪黑的。这几天冷,尤其是入夜之后更冷,你下次不可这么晚回来了。万一招了风寒,那就得不偿失了。”

    程秋还是不大习惯他在众人面前的亲昵,但听到这透露着淡淡关心的话语,心里还是有一丝温暖流过:“谢王爷关心,下次不会了。”

    几人又谈笑了一阵,眼见已是晚膳的点儿了,薛世清便开口提议让大家都留在宛华院用膳。

    既然是他提出来的,那众人自然没有意见,便又留在宛华院里说笑着用了晚膳。

    虽然这几精神甚好,但方晴毕竟体虚弱,用过晚膳后便撑不住了,向薛世清告了罪后便领着小丫头率先离开了。

    方晴走了,那于静和董杨二人也不好留的太久,过不多时便一一离开了。

    程秋白里奔波许久,此刻酒足饭饱,不免生出几丝倦意来。本想着众人都走了薛世清也留不长久,但没想到他坐在那里岿然不动,像是根本没有想走的意思。

    程秋连打了几个哈欠,眼睛有意无意的看向薛世清,却见他安稳坐在椅子上,翻着一本书卷,似是看得入迷。

    “咳咳,王爷,”程秋最终还是忍不住先开口道,“天色不早了……”

    她话只说了一半,后边的送客之意已经呼之出,只是碍着薛世清的份不好言明。然而薛世清似乎把准了她不能将后半句说出来,头也不抬的道:“我先在这里看会儿书,你自去歇息吧。”

    程秋没想到他居然会这样说,站在那里无声的叹气——自从薛世清明白的表明心意之后,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虽然亲密了一些,但程秋一没正式回应,薛世清便一不在宛华院过夜。

    不知道他今为什么突然之间打破这种平衡,但不可否认的是,若他真想留下,程秋必然不能赶他走,使出什么擒故纵的招数。

    但是程秋此刻心乱如麻,毕竟她之前没有拒绝薛世清,并非是真的喜欢他,而是觉得自己对他有好感,希望和他相处,慢慢彼此观察了解之后再慎重的考虑是不是交出自己的心。

    简单来讲,就是她一方面想跟薛世清慢慢发展感,一方面又不想在没有任何保障下和薛世清太过亲密。

    可是,程王妃,世界上真的有这样好的事让你称心如意吗?

重要声明:小说《二嫁侧妃奋斗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