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情

    <>作者有话要说:
更,由于**抽啊抽啊没完没了,使得某不得不放存稿箱。九月三号开学之前每天下午六点准时更新,如果过了六点半还点不开新章节的话就说明某那天没更。

    如果主页面一直不变的呆在29章乃们可以顺着上一章点开,刷新页面估计也没用。因为某特么刷了无数次页面,没一次有用的,而且文案上的更新到29章根本改不了这才是最悲催的……如果在收藏夹内发现某频繁的更新那就是某在后台极力的刷新,请无视,不承认伪更。

    最后哀嚎一句:妹子们,**抽的这么厉害,乃们能收藏就收藏了吧,最起码在主页面抽了之后还能知道某是不是更新了……

    以上皆是废话,简单来讲,就是,求收!!!
  不知是不是错觉,自从舒王爷第二次来过之后,孙功华治疗的态度就变得认真起来,薛世清的体也在快速的恢复之中,除了脸上还有些贫血之状外,已经和平常无异了。

    前几孙功华检查过薛世清的体之后告诫他这几好好休养,再过几天便可以动手为他驱除蛊虫。

    “你去哪儿?”见程秋布好菜之后就要出去,薛世清抿了抿嘴问道。

    程秋愣了一下:“我去自己房间休息下。”

    薛世清眼里的不满一闪而过,面无表的道:“你之前都是亲自伺候我用膳的。”

    程秋哦了一声,笑笑道:“你现在的体恢复的很好了,哪里还需要我像之前那样服侍?”

    薛世清见她说完之后转就走,不悦的将手里的筷子拍在桌子上。

    “王爷,您怎么了?”旁边伺候着的丫鬟适时上前两步柔声问道,眼里是一片闪动的慕。

    薛世清连看一眼都欠奉,自顾自沉了脸色。今天这种况不是第一次了,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然而随着自己体的好转,程秋也开始若有若无的疏远自己,如今更是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了。

    然而他也不能真的不用膳——废话,体养不好,蛊虫取不出来,说什么都是白搭!

    用完午膳不久,薛世清就昏昏睡。他现今的体不同以往,极易感到疲劳,因此没用多长时间就陷入了睡眠之中。

    等他醒过来,天色已经擦黑了。一旁侍女见他睁眼,悄无声息的走过来:“王爷,要起吗?”

    薛世清平虽做儒生打扮,但平里却十分注重锻炼。虽然他生病时不能起,但体略有好转之后便坚持每做些运动。

    见他点头掀开被子,侍女忙上前去扶他,接着为他更衣洗面。一切打扮妥当之后才跟在他后朝屋外走去。

    走出屋子,呼吸了一下深秋时分略显冰凉的空气,薛世清觉得心舒畅了许多,示意后的人不要跟的太近之后便背负着双手慢慢行走。

    一边走一边想心事,等他回过神来,竟然快要走到程秋所住的厢房门口了。

    看着屋里亮着的柔和的烛光,他洒然一笑,伸手就要推开门。

    然而手到了门上,他忽然顿了顿,将推门的动作改成了敲门。

    笃笃的敲门声响起没多久,程秋的声音就传来了:“婉容,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王爷用完膳了吗?”

    说完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要想知道我用膳了没有,为什么不亲自过去?”

    程秋万万没想到,打开门后见到的竟然是一脸笑意的薛世清。

    “你……你怎么会在这儿?”她脑子一下子没转过弯儿来,竟然保持着将门打开一条缝的状态傻傻的看着门口的人问道。

    薛世清似乎被她逗乐了,淡淡一笑:“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程秋觉得讶异得很,薛世清今的态度与以往绝对不同,最起码以前他要进屋绝不会先抬手敲门。更何况他现在的言行,活脱脱是一个相交多年的好友,意态平和温润,不带半分上位者的强势。

    也因此她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忙不迭将门打开:“快些进来吧。”

    将他迎进屋里,程秋不免唠叨两声:“如今已经快要十月了,外头落了太阳之后冷得很,你怎么也不多穿些衣服就出来?”

    薛世清伸出双手,握住程秋为她倒茶的手:“是啊,出门的时候不觉得,转了一会儿之后就觉得冷了。王妃,为本王暖暖手可好?”

    程秋动作一顿,抬头看他。只见他俊眼含笑,笔的鼻梁在晕黄的烛光下投出一片微然的翳,就好似是一位晚点归家的书生,在和他的妻子谈笑一般。

    她下意识的避开他的笑,反手握住他的手:“这么凉,你究竟在外头转了多长时间?虽然你的体在逐渐的复原,我也明白你很想尽快恢复,但你也要明白速则不达的道理,千万不要……”

    “若是这么担心我,为何不守在我边时时照看?”薛世清打断她的话,被她握住的手又反握了回来,“这样就不用担心我是不是在不恰当的时间做了不恰当的事。”

    暧昧的气氛太过浓厚,让程秋想视之不见都难。她看着眼前一双明亮的眸子,咽了口唾沫道:“你先把我的手放开再说。”

    “好,”薛世清爽快的答应,接着放开了她的手,“不过妃不要忘了,只要我想,你的手我随时都可以牵得到。”

    程秋噎了一下,果然君子端良之类的都是浮云,这货绝对是腹黑。

    边喝着程秋为他倒的茶,薛世清边打量着这间屋子。说实话自从程秋搬进君华院之后,他还没有到过她住的地方呢。

    “你在看什么?”程秋不知为何有些局促,看着他那双眼睛心里有点敲鼓。

    “没什么,只是看看妃你平常住的地方是什么样子。”薛世清淡淡一笑,一双眼中眸光流转看向她,“果然和妃的子一样,不符合大部分人的口味。”

    程秋噎了一下,刚要反驳又住了口。平心而论,她的格确实不讨喜,这也是为什么她在现代长得不错学习不错找个工作单位也不错就是找不到男朋友的原因。她习惯的先用审判的眼光去看人,直到能基本确定那人的子才会决定要不要深交。她讨厌改变,用惯的东西喜欢放在同一个地方,吃菜可以一个月不换花样,甚至连买衣服都会买同一个色系。

    抬头看看自己这间屋子的装饰,确实不符合大部分人的审美。程秋一直都没把自己当成是薛世清的女人,也没打算在君华院里长住,因此这间屋子里头能不碰的地方就不碰。也就是说,除了一张和一个箱子外,这屋子里的任何东西她都没碰过。即便是让她立刻就走,她也可以在半刻钟之内将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打包好,不会落下任何属于她的东西,也不会拿走任何不属于她的东西。

    “你在害怕什么?”程秋正在发呆,冷不防薛世清站起来,贴近她的脸柔声问道。

    也许是气氛太过温和,让程秋失了一贯的防备,她垂着眼皮轻声道:“我只是不喜欢被人赶走的时候还要在别人的眼光下收拾东西。”

    “谁会赶你走呢?”薛世清慢慢贴近她的体,低下头若有若无的亲吻着她的头发,“你只会在别人开口之前先自己逃开,不管那人想说的是不是让你留下。”

    程秋只觉得一股温的气息围绕着自己,眼前这人满脸温柔多,正将自己缓缓笼罩在他的控制之下。

    程秋皱眉,刚要开口,就被一个温的物体贴上了双唇。她的心猛地狠狠的跳动了两下,脸上也霎时泛起了红晕,一双眼反的看向薛世清,却在碰触到他炽烈的目光后似被火烧了般蓦然垂下。

    薛世清不着急,他伸出舌头缓缓的摩挲着程秋的嘴唇,试探的朝里头探入,在遇到阻碍时也不灰心,执着的一遍遍的□着她紧闭的牙齿。

    也许气氛太好,程秋心里发慌,居然忘记可以推开他,只是慌乱的反手抵住后的屏风,不至于被薛世清一路压到上去。

    薛世清见她如此样貌,心里忽然生出一丝促狭。他冷不防伸出一只手揽住她的腰,微微展现出一丝强势的用另一只手抵住她的后脑勺,让她毫无选择的看向自己。

    眼见正要沦陷之际,忽然房门响起几声敲门声:“主子,我进来了。”

    程秋有些涣散的眼光霎时凝滞,一挥手将几乎趴在自己上的薛世清推了出去,反手擦了擦自己的嘴唇,看向他的眼光有些羞怒:“你——”

    “进来吧。”薛世清倒是不急不怒,扬声唤婉容进来,“你家主子用过晚膳了没?”

    婉容进来之后眼见一人姿态恣意,一人面红耳赤,心里暗暗后悔自己的莽撞,闻言忙道:“还没,奴婢这就让人去传膳。”

    “你亲自去传吧,”薛世清漫不经心的道,“正好本王也没用膳,就一起传过来在这里用吧。”

    婉容嗯了一声,朝程秋抛过去一个惊喜的笑容,接着不顾程秋的挽留一溜烟儿跑了出去,还不忘转为他们将门关上。

    “你……”程秋嘴角微肿,又羞又怒的看着薛世清,嗓音微哑,“很好玩吗?”

    薛世清见她这幅样貌,知道她已有些微恼怒,便笑笑道:“不好玩,但是心里很欢喜,你不喜欢吗?”

    他说这话时一脸温润笑容,让程秋虽有一肚子的火气但又不好发出来,只得悻悻道,“你体还没好,用完膳就赶紧回屋去休息。”

    薛世清只觉得心底的笑意都忍不住泛滥到脸上:“妃,你是害羞了吗?”

    程秋不理他,见他伸手拿茶,便为他倒上新茶,却不防被他握住手抽不回来,不免又有些惊疑。

    薛世清嘴角含笑,握住程秋的手为自己倒茶:“妃,长夜难眠,不如与本文同睡吧。”

    程秋脸皮似是被火烧过,将手抽回来:“你还是先关心你肚子里的虫子吧。”

    薛世清一拍掌:“好!一言为定!等我养好病,我们再鸳鸯好合。”

    程秋看着眼前这笑的清风朗月的人,只想找把刀剖开他的人皮,看看下头是不是藏了个采花大盗。

重要声明:小说《二嫁侧妃奋斗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