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嗣

    有了孙功华的帮忙,薛世清的脸色一好看过一,渐渐也能坐起来进些平常的饭食。

    程秋悄悄问过孙功华,知道现在还未真正开始治疗,不过是先控制蛊虫的活,让薛世清把体将养好,才能进行下一步除虫的关键步骤。

    既然薛世清的病有了盼头,程秋也就不再瞒着方晴。趁着她体有了起色之时将薛世清的病半真半假的告诉了她。

    “肺痨不是那么容易治的吧?”方晴对她的话半信半疑,“咱们请了那么多大夫都治不了,区区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子能有十分的把握?”

    程秋支支吾吾的搪塞了半晌,最终还是顾忌她的体,并没有将薛世清是中了苗蛊这件事告诉她,只是含糊道:“王爷其实并不是得了肺痨,而是因为心肺受伤引起了其他方面的并发症。这位孙大夫虽然年纪小,但祖上是专门治这个的,王妃就请放心吧。”

    方晴咳嗽一声:“既然你不愿意细说,那我也就不多问了。你现在是靖王平妻,和我一样的份地位,以后若是乐意就叫我一声姐姐,不必再叫什么王妃了。”

    程秋站起来,毕恭毕敬的道:“我并没有要和您比肩的意思,只是……”

    方晴摆手,示意她坐下:“你不必再说了,我心里都清楚。这件事王爷征求过我的同意,我也没什么觉得委屈的地方。只是……这靖王府还是要有嫡子的好,我体弱,这辈子只怕没这个机会了。你子好,若是能有个一儿半女的,我也就安心了。”

    程秋听她提起孩子,体一僵,神有些落寞,勉强笑道:“姐姐难道忘了,我就是因为不孕才被下堂的。”

    方晴拍拍她的手:“这事儿现在还不能下定论,宫里头有的是高明的御医,让他们给瞧瞧,总有法子的。”

    程秋点点头:“姐姐体弱,还是不要为我的事心了。子嗣方面,我虽然有些遗憾,但也没那么在意。”

    其实她想说的是,她与薛世清并无感,也不觉得和他生孩子是件多好的事。更何况她眼界一向高,来到这平朝之后本来就见不到几个男子,能看到眼里去的就更寥寥无几,因此也就渐渐歇了谈的心思。

    和方晴闲谈几句,见她脸色疲倦,便停了话头起告辞。方晴看着她离开的影,叹气道:“好不容易有个差不多的,没想到又没有那个福气,难道靖王府真的就找不到一个可以诞下嫡子的女人?”

    紫英端着一碗参汤过来:“王妃多虑了,若是程王妃真的没法子诞下嫡子,那就再退一步,让她收一个放在膝下养着也成。”

    方晴合了合眼:“我听说她家里还有个妹妹?”

    紫英道:“是,今年有十六了吧,不过好像是许了徐刺史家的小公子。”

    方晴漫不经心的道:“我前一阵子听人说徐刺史家的老太太好像不大中用了。若是她在徐小公子成亲之前去了,不知道程大人是不是愿意让他家的姑娘等上三年。”

    紫英皱眉道:“奴婢听说,程王妃的妹妹是庶出,只怕份有些不合适。”

    方晴睁开眼睛嗤笑道:“你是钻进牛角尖了,她是什么份关我们什么事?庶出才好呢,当娘的份越低,才会越巴望着自己的孩子能攀上高枝。靖王嫡子的名头,那可不是谁的孩子都能有的荣耀。”

    “可是姐妹两个共伺一夫,传出去是不是有点……”紫英还是有些迟疑。

    方晴瞥了她一眼:“我也没现在就下决心,不过是觉得若是孩子和程王妃有些血缘关系,她后照顾时也会多上些心思。不过这事成与不成,还要看程大人的意思。更何况王爷的病现在还没好,这些事言之过早。”

    程秋见天色不早,急急火火的回了君华院,果然见薛世清已经等在桌旁,一脸无聊的神色。

    “你怎么不先用膳?”程秋见他下了,赶忙示意丫鬟将门关上,“这天气越来越冷了,你体还没好,何必逞强下来?”

    薛世清瞥了她一眼,语调平平:“去哪里了?”

    程秋见他脸色隐隐泛出红晕,知道他这两体已有了大起色,不免在语气里就带出了些欢喜:“我去云华院看王妃了,她的体最近也不错,看起来过年之前咱们就可以一起好好除除这王府的晦气了。”

    薛世清咳嗽了一声,慢慢道:“嗯,皇上下旨又送来几个御医。我记得你体虚寒,抽个时间让御医瞧瞧,免得入了冬之后难受。”

    程秋一怔:“我哪里虚寒了?”

    薛世清抬头看了她一眼,慢条斯理的道:“你懂医术吗?这虚寒是在体里边,又岂是你自己个儿看就能看出来的?”

    “可……”

    程秋话未说完,薛世清就不耐烦的道:“就是让御医给你请个平安脉,哪儿那么多话?”

    说完也不待程秋反应,自己低下头开始用膳。

    既然他这样说,程秋也懒得再问,心里嘀咕了一声真难伺候之后也安安稳稳的拿起筷子开始用膳。

    饭后,薛世清漱完口,看似漫不经心的道:“我今天觉得精神还好,正好让任御医过来诊诊脉,也顺便给你请个平安脉。”

    “需要这么着急吗?”程秋有些摸不着头脑,薛世清虽然表现的不当一回事儿,但程秋明显从中感觉出他绪的异常。

    “不过是凑巧都在,你怎么那么多疑?”薛世清转过去,似是不耐烦的道。

    程秋哦了一声,也没多想,见薛世清站在原地,似是等着她去扶,眨了眨白眼,起扶着他上

    薛世清任由她将自己盖的严严实实,咳了一声道:“天气越发冷了……我听说你大嫂有孕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程秋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提起徐氏,心不在焉的道:“前些天你体有了起色之后我就命人开了靖王府的大门,我娘想是听说了我被封为平妻的事,差人过来报喜,闲谈之中倒是有说起过大嫂。”

    她想起那婆子绘声绘色的说起徐氏的肚子整闹腾,忍不住扑哧一声笑道:“大嫂的孩子淘气得很,整在肚子里伸胳膊伸腿儿,可把她给折腾苦了。”

    “哦,是吗?”薛世清不动声色的引着她继续说道,“听起来倒是个不省心的。”

    “可不是?”程秋抿着嘴道,“我看那一定是个臭小子。哼,等他生出来,我可得让大嫂好好教训教训他,让他娘吃那么多苦。”

    薛世清看着她,眼色柔和:“小孩子总是闹腾的很,不过靖王府这些子愁云惨淡的,若是能有个小孩子闹腾一下倒也能活泼气氛。”

    程秋哑然,看着薛世清几乎算得上含脉脉的眼神,有些瑟缩道:“你……你该不会是想把我大嫂的孩子弄过来吧?我告诉你,那可是我们老程家的长房嫡子,我爹是不会同意的!”

    薛世清原本暗含期待的眼神一下子愣了,接着有些恼羞成怒道:“本王堂堂一个正值壮年的王爷,子嗣想要多少有多少,用得着惦记旁人的孩子?!”

    说完一翻朝里头侧躺着,直接拿后脑勺对着程秋。

    程秋苦笑一声,为他掖了掖被角,一个人悄悄出去了。

    她并不是听不懂薛世清话里的意思,但那又如何?且抛开自己是不是愿意和他生孩子组建一个家庭,她本就是不孕的体质,何必再给他无谓的希望?

    至于是不是有御医妙手回能治好她的病,程秋下意识的拒绝去想。也许她很自私,但她就是不想明确的回应薛世清若有若无的试探。

    这段时间她和薛世清相处的很融洽很自然,但严格来讲,他们之间的关系充其量是病人与护士之间淡淡的暧昧。虽然薛世清是真正的高富帅,但程秋却不大愿意做王子怀里的灰姑娘。她一直都信奉着“只要自己不付出感,那别人就不能用感伤害自己。”在感上,她承认自己是个胆小鬼,即便对薛世清有一丝丝的好感,但一不能确定薛世清牢牢的握在自己手中,她便一不会正面的回应。

    薛世清为一介亲王,自然不会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而程秋最不能容忍的便是亲近之人的背叛。她背靠着窗户,看着外头渐渐落下的夕阳,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她与薛世清,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即便曾有过短暂的对望,也终究只会如两条相交的直线,在唯一的交点亲近过之后,渐渐的越行越远。

    至于薛世清,她轻笑一声——她不过是在他生病期间心理变得极其脆弱的时候被他抓住的一根浮木而已,换成是任何一个人,薛世清都会有此举动。

    虽说他现在对自己的依恋的很,但如花美眷,怎抵得过似水流年?等他病好了,自然有大把的妻美妾围在边,到时候自己这个黄脸婆,也该识时务的急流勇退了。

重要声明:小说《二嫁侧妃奋斗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