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禁 2

    明兰话音刚落,于静的声音随即响起:“程侧妃,我来看你了。”

    程秋原本歪斜着倚靠着软榻的子直了起来:“原来是于侧妃,请进吧。”

    于静还是一盛装打扮,眉角眼梢都带着妩媚风:“程侧妃这是怎么了?刚被足就生病了吗?”

    她妖娆的行到程秋面前,在椅子上缓缓坐下:“我还真是佩服你呢,刚进府三天就让一向温和有礼的王爷生了这么大的气。”

    程秋冷眼看她脸上显而易见的嘲讽,手里漫不经心的端着茶盏:“于侧妃是没见过王爷生气吧?那倒是可惜了,王爷一向对外人温文有礼,于侧妃只怕终其一生也难得见他生气的模样。”

    于静的嘴角一下子拉了下来:“程侧妃果然牙尖嘴利,怪不得王爷说非是良配呢。”

    “所以于侧妃最好还是离我远些得好,免得被王爷知道你私自前来见我,会失了你在他心里的颜面。”

    于静是带着一肚子的火气来的,没想到见了失势的程秋半点火气没发散出来,倒又在肚子里发酵了一顿。

    眼见她一副懒洋洋恨不得立刻端茶送客的模样,于静冷哼一声:“程侧妃,你可不要以为自己足了就没事了。靖王府里的规矩你一直都没来得及了解,不如就趁这段时间好好看看吧。”

    她接过后伍月递过来的册子,扔到程秋眼前:“这是家规,还请你务必多看多识。若是单看记不住的话,不如就抄习几遍,也好深刻的体会体会。”

    见程秋撩着眼皮伸出一只手漫不经心的扒拉着那册子,于静又冷笑一声:“程侧妃,且容我提醒你一句,这里可不是侍郎府,也没有无限度宠着你的父母。所以我吩咐的事你还是乖乖照办的好,千万莫要让我抛下姐妹谊,真的拿出整顿内务的劲头来指教你。”

    她的眼角狠狠的剜了程秋一眼,高傲的站起来朝外走。走到门口时又站住了,一副刚刚想起来的模样:“哦对了,王妃这几子不大好,这内务的事就都落到了我的头上。”

    她转过来笑着看向似无所觉的程秋:“我事务繁忙,虽然想为王妃尽心,但总是分.乏术。程侧妃既然闲着,不如就替我为王妃多抄几遍佛经吧。”

    “于侧妃,”程秋面色不变,一手按住悄然色变的婉容,一边站起来朝她缓缓道,“这种事我本来以为你是不用特意说的——难道于侧妃不觉得这本来就是该为之事?”

    她看向于静,眼内带着一丝挑衅:“既然于侧妃今来看我,又问及我被足的原因,那我倒不介意与你这个好姐妹分享一下心得——在男人的眼里,多嘴的女人绝不会太可。”

    见于静又拉下脸,她轻轻笑笑:“于侧妃,想要得到男人的恩宠,看来你还是要多加努力啊。”

    说完不待于静开口,就自己转朝内室走去:“明兰,送客!”

    等到了内室,婉容焦心的道:“主子,你此刻失势,又何必去和于侧妃争什么口舌之利?现今王妃病重,后宅大权都在她手里,你又了足,这时得罪了她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这人平生最讨厌两件事。”程秋淡淡的道,“一是别人背叛我,二是别人欺负我。”

    她语气虽淡淡的,但话语之间的凌厉之感尽出:“若是有人犯了这两条,哪怕是螳臂当车,我也会迎风而上。”

    “更何况,若是那人想要对付我,就算我说尽好话放低姿态也没用;若是那人没这个意思,区区一个于侧妃,还不值得我放在眼里。”

    婉容看着程秋的背影,深刻的觉得自己姑娘这子转变的大发了,却碍着主子奴才的差距,不好说话反驳。

    实际上,她对自己家主子的话不是很懂,却也只能寄希望于事发展会如主子所展现的那般沉着。

    于侧妃走后,程秋将明兰找来,先是问了问方晴的病,得知是惯病并无大碍后又吩咐她找来一本佛经,倒是把于静的话听进了心里,真的开始抄写起来。

    然而她抄写的却是不大诚心,不是渴了就是饿了,再不济就是要到院子里去转转,说是坐的股疼。

    婉容第一次听到她这样说的时候,虽然愁云惨淡着却也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主子,你这是抄写佛经呢还是练练手呢?怎么坐不了几刻钟就得动动子,像个小孩子似的。”

    程秋瞥了她一眼:“你懂什么,我这是劳逸结合。”

    “可这佛经是抄给王妃的,你这么不诚心,只怕……”

    程秋摆摆手止住她的话:“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佛经是抄给王妃的了?我只不过是因为自己的毛笔字写得不好看,所以练练笔而已。”

    婉容目瞪口呆:“可是于侧妃走了之后你就吩咐准备佛经,难道不是……”

    “不是什么?”程秋嗤笑一声,“我既然要练字,自然是需要模子的。既然可以一举两得,那何乐而不为呢?”

    “我还以为主子你想通了呢。”婉容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她总觉得程秋这些子虽然活的潇洒恣意,但却与当世的道德标准大大不符,一时间不知是该劝该喜。

    程秋看她那副样子就知道她心里在纠结什么,一挥手让她退下:“我口渴了,去给我泡碗茶来。”

    等程秋悠哉游哉的将整本佛经抄完,又托明兰送给方晴之后,她便翻开于静给的册子,一边抄一边啧啧:“这靖王府的家规还真是变态。”

    这一个多月来,靖王薛世清像是消失了一般不再露面。虽然他下令将程秋软在宛华院,但吃穿用度却一律按照侧妃的规格来,半分没有短缺。

    院子里丫鬟小厮们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又见程秋平里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时一长便渐渐歇了想要起事易主的心思,在婉容和明兰的打压下又恢复了往的恭敬。

    婉容对自己忠心耿耿那自是不必说,但明兰却也服侍自己尽心尽力就有点说道了。

    程秋放下毛笔,看着堂下低着头回禀王府里大事的明兰,不由微微一笑:“你做的很好。”

    她站起来,从腕子上褪下一个翡翠镯子:“我没什么好赏你的,也知道你在王府里不稀罕这种成色的玩意儿。但这好歹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就拿着吧。”

    明兰看着塞到自己手里的绿莹莹的镯子,面色不改,微微弯腰:“谢主子赏赐,这本来就是奴婢该做的,不敢当主子谬赞。”

    挥挥手让她下去,程秋转头看着婉容似笑非笑:“我说,你是该好好跟着明兰学学了。”

    “明兰姐姐做事滴水不漏,确实是个妙人。”婉容见她赏给明兰镯子,也不见恼,倒是露出些不好意思来,“我还有很多要跟着她学呢。”

    程秋漫不经心的问:“你什么时候开始叫她姐姐了?”

    “主子,你别说,”婉容丝毫不上心,喜滋滋的道,“明兰姐姐手段好着呢,前些子不是有些下人嘴皮子碎吗?明兰姐姐眼眉一竖,三句两句就把他们说得脸红得像猴儿股,把我在旁边给羡慕的……什么时候我也能和她一样厉害?”

    “既然她那么厉害,那为什么会对我俯首帖耳?”程秋嘴角轻轻弯起,“难不成一见到我就觉得我是她命中注定的主子,从此之后一心一意的专给我伺候?”

    “主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婉容听她语气不对,收敛了笑容,上前两步问道,“是不是明兰姐姐……额,明兰,做错了什么事?”

    “就因为她什么事都没做错,所以我才放心不下。”程秋合上抄了一半的家规,“我问你,阳现在怎么样了?”

    “你提她做什么?”提起阳,婉容一脸不屑,“亏她还是王妃院子里出来的人,居然这么没礼数。自从主子你让她去专管洗衣之后,她整天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指桑骂槐。主子你失了宠,她更是张狂的没了边儿,有点空儿就想着撺掇着丫鬟们造反!”

    “亏你还知道她是王妃院子里出来的人。”程秋站起来,走到窗前看着院子里忙碌的众人平静的道,“我统共就进过云华院一次,见过王妃一面,但是我却对王妃的御下之道念念不忘。既然是王妃亲自发话送过来的人,没一两点特长怎么能行呢?”

    “主子,我不懂……”

    “很简单,”程秋转过来微微一笑,“人总是会对不屑的人放松警戒,不愿她们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中,甚至在心里想一想,在嘴里提一提都觉得是对自己的侮辱。同样,人也总是会对处事圆滑心思细腻且时时处处都为自己着想的人青睐有加,认为她们品行高洁,若是有一丝一毫怀疑她们的举动,便觉得那是对她们的亵渎。”

    “主子你怀疑明兰和阳是王妃派来的细作?”婉容大吃一惊。

    “细作倒谈不上,这院子里除了你,又有哪个人是对我忠心的呢?”程秋不以为意,“我今与你这样说,为的是让你多长个心眼儿。后见到明兰,虽不必作出什么泾渭分明的样子来,但也不能糊里糊涂人家问什么你说什么,让人卖了还傻乎乎的帮人家数钱。”

重要声明:小说《二嫁侧妃奋斗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