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 34 章

    萧十一郎垂首,看着怀里的子拱啊拱,小猫一样,想要挣脱开,显然并不是很愿意继续这种别扭奇怪的姿势,但是萧十一郎觉得好喜欢,一收紧手臂,怀里的人也不做大的动作,低眉敛首,在自己的角度也只看到小巧的鼻尖,长翘的睫毛,削尖的下巴,向来清冷的样子此刻透着暖暖的柔和,有些似有若无的小羞涩,好像纠结了很久,又好像只犹豫了那么一瞬,体再度慢慢靠了过来,当真安安稳稳不动了,由着他抱着凉凉的子。夜晚凉,子露在外面,也不觉得冷。

    他长长的吐露气息,那人软软的长发,绵绵的子,细若游丝的喘息,每一个细微的神动作都能弄得他体内每一处都挠心的痒,紧紧相贴的皮肤像是要烧灼一般,他只能尽量抱紧连城壁的体,以此缓解这种无法消除的燥,只要抱着就好些,连城壁的体总是凉凉的。他觉得自己不正常了,不正常到就想这么一直抱着这人,他偷偷地想,原来怀里有个人抱着是这么的舒服。

    萧十一郎今年已经二十七岁了,按理说,照江湖人对于他的诠释,他应该算是|色|海里的老手,对于男人体的本能反应差不多也可随心所的掌控,但是,他却不能,他满眼都写着不可控制的|望与不得甜头的焦躁。连城壁一如其他人,总以为萧十一郎拥有过很多女人,妖娆放的,甜蜜纯的,庄重大方的,反正很多,也是,即使是自己,不也有了个沈壁君,这么一想,他便会变得有些心烦,外加一点点一点点的生气。

    攀附着萧十一郎肩的手指慢慢用力,一种想掐他的冲动。

    萧十一郎想,如果他说,他的第一次是和的连城壁,那么大家一定会狠狠嘲笑他们,而连城壁也一定会红着脸,再也不会理自己,更坏的话,会杀了自己吧!他低头,突然很想知道连城壁会是什么反应。不过,他的想法很快因为连城壁轻微扭动的体,邪恶地想到了别处,视线一路下滑,雄赤|暴虐的目光落在被衣衫半掩的凸起的尾椎骨上,呼吸突地急促起来。

    拥抱着细弱无骨的人,他便想起自己进|入连城壁体内的那种要命的溺水一般的快感,自己被那里紧紧的吸附吞噬,像是再也不愿放自己出来的被求索,那温暖湿的地方美妙的若谷底的嫩嫩的滴滴的花,美好的让人想施虐揉碎。萧十一郎口舌一阵干涸,视线落在连城壁的唇上,有些苍白的泛着红血丝,一咽口水,全的毛孔都叫嚣着三个字:要进去。

    他紧紧抱住连城壁的腰,头微低,像只精力充沛,|旺盛却得不到甜头的公狼,开始乱摸乱咬。

    “连城壁,我这次会…轻轻的…慢慢的…弄…一定不会弄疼你,好不好?…少爷,我…我想要。”萧十一郎像个撒的孩子般耍赖,紧紧他的腰肢,沙哑着嗓音,声音轻柔的像低吟呢喃,下巴蹭着他的发顶,舌尖一挑,一阵粘稠的湿落在耳背之后,呢喃,“好想,要憋不住了。”可怜巴巴的祈求的语气,小狗一样的来蹭他。但是,他接下来的动作却只能彰显着那话语中祈求不过是在提个醒儿,一口含住发间半隐的耳垂,弄起来,惹得怀里的人惊呼出声,再强行抓住连城壁的手放在自己的腿间。

    一声稍稍满足的轻吟落在耳边,连城壁子一僵,手心冷汗直冒,也不动。大眼睛失神的瞪着前方的黑夜。

    连城壁装作没听见,小心翼翼的缩回手,走神一般看着纸糊的窗棂。但是萧十一郎从他快速眨动的几下睫毛,颤抖的体可以看出,他听见了。也有感觉了。

    怀里的人侧脸贴着萧十一郎的膛,温顺的像只猫,一边听着耳边失衡的心跳,一边蹙眉凝神,故作平静地在思考着什么很严肃的事,手臂攀附着他的肩膀,慢慢收紧,干净通透的指甲嵌入铜色的内,萧十一郎微微皱眉,便笑了,由着他继续用力,把手伸入连城壁的小腹下面,慢慢的一点点的动作最是磨人。在小腹处细细柔柔揉搓,滑至耻骨,再到腰侧,大腿内侧,连城壁的皮肤滑嫩的若是摸在一块温玉之上,轻拂的有时感觉不到形体。

    手掌细细研磨,一寸一寸,圈手一握,他太瘦了。

    连城壁若是在感受这种磨人的触摸,眉头,睫毛也跟着一下下的顺着萧十一郎的手有规律的跳动。然后,在萧十一郎手掌裹着□当中之时,闭着眼帘轻吟出声,“唔…嗯…”细碎隐忍的音调颤抖的不行,有些害怕又有些羞耻,死死收紧双腿,把萧十一郎的手腕夹得生疼。

    …噗…毫不掩饰得意的笑让连城壁眉头一蹙,也不敢抬头来瞪,深深的把脑袋埋在萧十一郎的怀里,脸贴着宽厚的膛,鼻息间俱都是属于男子的雄味道,强大而有力,他轻微的闻着,心底隐藏的那层脆弱胆怯,渴望被保护疼绪脱离而出,下腹一阵激流,弄得他无端紧张害怕,不知所措地一口死死咬住萧十一郎的□。

    萧十一郎一个吃疼,冷汗直冒,终于感觉手掌之中软绵的小东西慢慢硬了起来,在自己手下的跳跃着,就和自己一样焦躁的渴望着,“少爷,你…”萧十一郎哑着嗓子,在连城壁耳边一亲,“你那里…”毫不掩饰的笑了,手下也不动。

    连城壁叫他说的子一抖,脸红透了,是的,自己那里好好烫好难受,羞耻难当,更深的把脸埋在底下,很久,萧十一郎一直不动,只是看着怀里的人笑的那叫一个坏啊。连城壁终于忍不住了,他觉得无端焦躁,浑,他从来没有这样过,下面胀破了一般,不颤抖着轻声低语,“快动…那里难受…”说完这话,他耳朵边都红得滴出血来。

    “很难受?”萧十一郎抬起他的下巴,笑问。

    “嗯。”细不可闻的应声。

    怀里的人此刻脸颊晕红,饱受|沾染的双眸溢着泪水,素严肃紧抿着的双唇微微开启露出粉色的舌尖,萧十一郎几乎激动的心跳顿停,心花怒放起来,倾一口含住那淡色的唇,不管不顾粗暴的啃咬折腾起来,连城壁后倾被压,腰背几乎折叠到扭曲的程度,不及喊疼,那双略显粗糙的手伸过来,缓缓的稍稍拉开他夹住对方手腕的大腿,安抚他他紧绷的肌,萧十一郎几近讨好的为他竭尽能事,把人弄得气喘吁吁,瘫软如水一般埋在他怀里。

    此起彼伏的低吟在房内响起…萧十一郎的粗重而急躁,连城壁的纤细微隐忍。

    两人折腾半天,最后连城壁只觉得腰酸背疼,他觉得自己快不行了,被萧十一郎一拉扯,便趴在他的前,连城壁上赤|,衣衫凌乱落至腰间,遮挡住腰的部位,长腿半露,缠在萧十一郎腰间,随着萧十一郎手间的□动作,连城壁更是蹙眉,双腿蛇一般慌慌缠上,神色迷离沉溺,唇微张不时轻吟,子微微发颤,既像是无边快乐,又像是极致痛苦,这所有的表现若不是天生骨子里的|,那便是少经事的稚嫩。萧十一郎几乎叫他弄得把持不住,“呃…唔…”就在连城壁颤抖着子,快要宣泄的时候,萧十一郎停住手,残忍地收回来。不行,怎么能让他就这样释放了呢?

    “不要…”宛若在美妙的巅峰跌入深谷,连城壁满目委屈与不满的看着萧十一郎,水润的眸子急得要哭出来,这种激烈的感觉太可怕了。他想要开口去求,但是到底咬咬牙,又没有,只垂帘低着下巴,坐在萧十一郎腰腹上,|露的苍白子泛着暧昧的粉红,手指由掐住萧十一郎的肩膀改掐自己大腿。周遭一安静,那种火一样的|顿时显得落寞,连城壁不知道怎的突然想哭。

    “连城壁,你过来让我抱着。”他那可怜的模样叫萧十一郎看着一时到不行,一把拉过他来,紧紧抱在怀里,连城壁也没有挣扎,手臂回应般缠绕萧十一郎的颈项,低声泣一般,“…好难受…”

    “我知道,我知道。”萧十一郎抱着他,分开他的腿,背靠着自己,帮他那个。连城壁纵然被贴着萧十一郎,还是执拗地回旋子,抱着他的脖子,脸贴着他的颈窝。

    这种相靠相依的亲近,让人不自觉的心都打颤。

    萧十一郎从来没有和人这般亲近过,真的从来都没有。就这么一会儿,他突然不那么想着急着进入连城壁那里了,就这么抱着他,单让他快活也很美。

    连城壁靠在萧十一郎怀里,半享受的眯着眼,半出神的呆呆想,自己这是怎么了?这种况从来没有过,自己不是一个会被**掌控的人啊。虽然自己喜欢萧十一郎,喜欢闻他上的稻草味儿,喜欢他满嘴酒香的对着自己脸上喷气,喜欢他搂着自己半玩笑半认真的喊自己少爷,但是,就算多喜欢,也不能这样啊,怎么可以这样呢,这子原来这样下|啊!他微不可察的对着自己的手臂上狠狠的掐下去,弄出一个个显眼的指甲血印。

    作者有话要说:萧十一郎垂首,看着怀里的子拱啊拱,小猫一样,想要挣脱开,显然并不是很愿意继续这种别扭奇怪的姿势,但是萧十一郎觉得好喜欢,一收紧手臂,怀里的人也不做大的动作,低眉敛首,在自己的角度也只看到小巧的鼻尖,长翘的睫毛,削尖的下巴,向来清冷的样子此刻透着暖暖的柔和,有些似有若无的小羞涩,好像纠结了很久,又好像只犹豫了那么一瞬,体再度慢慢靠了过来,当真安安稳稳不动了,由着他抱着凉凉的子。夜晚凉,子露在外面,也不觉得冷。

    他长长的吐露气息,那人软软的长发,绵绵的子,细若游丝的喘息,每一个细微的神动作都能弄得他体内每一处都挠心的痒,紧紧相贴的皮肤像是要烧灼一般,他只能尽量抱紧连城壁的体,以此缓解这种无法消除的燥,只要抱着就好些,连城壁的体总是凉凉的。他觉得自己不正常了,不正常到就想这么一直抱着这人,他偷偷地想,原来怀里有个人抱着是这么的舒服。

    萧十一郎今年已经二十七岁了,按理说,照江湖人对于他的诠释,他应该算是|色|海里的老手,对于男人体的本能反应差不多也可随心所的掌控,但是,他却不能,他满眼都写着不可控制的|望与不得甜头的焦躁。连城壁一如其他人,总以为萧十一郎拥有过很多女人,妖娆放的,甜蜜纯的,庄重大方的,反正很多,也是,即使是自己,不也有了个沈壁君,这么一想,他便会变得有些心烦,外加一点点一点点的生气。

    攀附着萧十一郎肩的手指慢慢用力,一种想掐他的冲动。

    萧十一郎想,如果他说,他的第一次是和的连城壁,那么大家一定会狠狠嘲笑他们,而连城壁也一定会红着脸,再也不会理自己,更坏的话,会杀了自己吧!他低头,突然很想知道连城壁会是什么反应。不过,他的想法很快因为连城壁轻微扭动的体,邪恶地想到了别处,视线一路下滑,雄赤|暴虐的目光落在被衣衫半掩的凸起的尾椎骨上,呼吸突地急促起来。

    拥抱着细弱无骨的人,他便想起自己进|入连城壁体内的那种要命的溺水一般的快感,自己被那里紧紧的吸附吞噬,像是再也不愿放自己出来的被求索,那温暖湿的地方美妙的若谷底的嫩嫩的滴滴的花,美好的让人想施虐揉碎。萧十一郎口舌一阵干涸,视线落在连城壁的唇上,有些苍白的泛着红血丝,一咽口水,全的毛孔都叫嚣着三个字:要进去。

    他紧紧抱住连城壁的腰,头微低,像只精力充沛,|旺盛却得不到甜头的公狼,开始乱摸乱咬。

    “连城壁,我这次会…轻轻的…慢慢的…弄…一定不会弄疼你,好不好?…少爷,我…我想要。”萧十一郎像个撒的孩子般耍赖,紧紧他的腰肢,沙哑着嗓音,声音轻柔的像低吟呢喃,下巴蹭着他的发顶,舌尖一挑,一阵粘稠的湿落在耳背之后,呢喃,“好想,要憋不住了。”可怜巴巴的祈求的语气,小狗一样的来蹭他。但是,他接下来的动作却只能彰显着那话语中祈求不过是在提个醒儿,一口含住发间半隐的耳垂,弄起来,惹得怀里的人惊呼出声,再强行抓住连城壁的手放在自己的腿间。

    一声稍稍满足的轻吟落在耳边,连城壁子一僵,手心冷汗直冒,也不动。大眼睛失神的瞪着前方的黑夜。

    连城壁装作没听见,小心翼翼的缩回手,走神一般看着纸糊的窗棂。但是萧十一郎从他快速眨动的几下睫毛,颤抖的体可以看出,他听见了。也有感觉了。

    怀里的人侧脸贴着萧十一郎的膛,温顺的像只猫,一边听着耳边失衡的心跳,一边蹙眉凝神,故作平静地在思考着什么很严肃的事,手臂攀附着他的肩膀,慢慢收紧,干净通透的指甲嵌入铜色的内,萧十一郎微微皱眉,便笑了,由着他继续用力,把手伸入连城壁的小腹下面,慢慢的一点点的动作最是磨人。在小腹处细细柔柔揉搓,滑至耻骨,再到腰侧,大腿内侧,连城壁的皮肤滑嫩的若是摸在一块温玉之上,轻拂的有时感觉不到形体。

    手掌细细研磨,一寸一寸,圈手一握,他太瘦了。

    连城壁若是在感受这种磨人的触摸,眉头,睫毛也跟着一下下的顺着萧十一郎的手有规律的跳动。然后,在萧十一郎手掌裹着胯下当中之时,闭着眼帘轻吟出声,“唔…嗯…”细碎隐忍的音调颤抖的不行,有些害怕又有些羞耻,死死收紧双腿,把萧十一郎的手腕夹得生疼。

    …噗…毫不掩饰得意的笑让连城壁眉头一蹙,也不敢抬头来瞪,深深的把脑袋埋在萧十一郎的怀里,脸贴着宽厚的膛,鼻息间俱都是属于男子的雄味道,强大而有力,他轻微的闻着,心底隐藏的那层脆弱胆怯,渴望被保护疼绪脱离而出,下腹一阵激流,弄得他无端紧张害怕,不知所措地一口死死咬住萧十一郎的**。

    萧十一郎一个吃疼,冷汗直冒,终于感觉手掌之中软绵的小东西慢慢硬了起来,在自己手下的跳跃着,就和自己一样焦躁的渴望着,“少爷,你…”萧十一郎哑着嗓子,在连城壁耳边一亲,“你那里…”毫不掩饰的笑了,手下也不动。

    连城壁叫他说的子一抖,脸红透了,是的,自己那里好好烫好难受,羞耻难当,更深的把脸埋在底下,很久,萧十一郎一直不动,只是看着怀里的人笑的那叫一个坏啊。连城壁终于忍不住了,他觉得无端焦躁,浑,他从来没有这样过,下面胀破了一般,不颤抖着轻声低语,“快动…那里难受…”说完这话,他耳朵边都红得滴出血来。

    “很难受?”萧十一郎抬起他的下巴,笑问。

    “嗯。”细不可闻的应声。

    怀里的人此刻脸颊晕红,饱受|沾染的双眸溢着泪水,素严肃紧抿着的双唇微微开启露出粉色的舌尖,萧十一郎几乎激动的心跳顿停,心花怒放起来,倾一口含住那淡色的唇,不管不顾粗暴的啃咬折腾起来,连城壁后倾被压,腰背几乎折叠到扭曲的程度,不及喊疼,那双略显粗糙的手伸过来,缓缓的稍稍拉开他夹住对方手腕的大腿,安抚他他紧绷的肌,萧十一郎几近讨好的为他竭尽能事,把人弄得气喘吁吁,瘫软如水一般埋在他怀里。

    此起彼伏的低吟在房内响起…萧十一郎的粗重而急躁,连城壁的纤细微隐忍。

    两人折腾半天,最后连城壁只觉得腰酸背疼,他觉得自己快不行了,被萧十一郎一拉扯,便趴在他的前,连城壁上赤|,衣衫凌乱落至腰间,遮挡住腰的部位,长腿半露,缠在萧十一郎腰间,随着萧十一郎手间的弄动作,连城壁更是蹙眉,双腿蛇一般慌慌缠上,神色迷离沉溺,唇微张不时轻吟,子微微发颤,既像是无边快乐,又像是极致痛苦,这所有的表现若不是天生骨子里的|,那便是少经事的稚嫩。萧十一郎几乎叫他弄得把持不住,“呃…唔…”就在连城壁颤抖着子,快要宣泄的时候,萧十一郎停住手,残忍地收回来。不行,怎么能让他就这样释放了呢?

    “不要…”宛若在美妙的巅峰跌入深谷,连城壁满目委屈与不满的看着萧十一郎,水润的眸子急得要哭出来,这种激烈的感觉太可怕了。他想要开口去求,但是到底咬咬牙,又没有,只垂帘低着下巴,坐在萧十一郎腰腹上,|露的苍白子泛着暧昧的粉红,手指由掐住萧十一郎的肩膀改掐自己大腿。周遭一安静,那种火一样的|顿时显得落寞,连城壁不知道怎的突然想哭。

    “连城壁,你过来让我抱着。”他那可怜的模样叫萧十一郎看着一时到不行,一把拉过他来,紧紧抱在怀里,连城壁也没有挣扎,手臂回应般缠绕萧十一郎的颈项,低声泣一般,“…好难受…”

    “我知道,我知道。”萧十一郎抱着他,分开他的腿,背靠着自己,帮他那个。连城壁纵然被贴着萧十一郎,还是执拗地回旋子,抱着他的脖子,脸贴着他的颈窝。

    这种相靠相依的亲近,让人不自觉的心都打颤。

    萧十一郎从来没有和人这般亲近过,真的从来都没有。就这么一会儿,他突然不那么想着急着进入连城壁那里了,就这么抱着他,单让他快活也很美。

    连城壁靠在萧十一郎怀里,半享受的眯着眼,半出神的呆呆想,自己这是怎么了?这种况从来没有过,自己不是一个会被**掌控的人啊。虽然自己喜欢萧十一郎,喜欢闻他上的稻草味儿,喜欢他满嘴酒香的对着自己脸上喷气,喜欢他搂着自己半玩笑半认真的喊自己少爷,但是,就算多喜欢,也不能这样啊,怎么可以这样呢,这子原来这样下|啊!他微不可察的对着自己的手臂上狠狠的掐下去,弄出一个个显眼的指甲血印。

    这章慢得我要吐血三尺~~~先贴着,本来不打算在这里停的~~~

    我真的走向龟速的路程了~~

    Ps:刚居然被锁了,擦,其实也没写什么,亲耐的,都不要去举报啊,修改那什么最讨厌了;额

重要声明:小说《无垢(萧十一郎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