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 32 章

    再次上路,他们也没有遇到奇奇怪怪的人,偶然见到村庄,也会绕道而行,倒不是怕天宗的人使坏,主要是觉得两个人夜宿外间也不是什么不能忍受的事,省得去废那些口舌,而且,初夏的夜晚,外间空气也好,这让连城壁想起谷底两人睡在林子里那些子,心好极。

    萧十一郎总能捉来些野鸡飞禽,架火烤上,扑哧哧滴着油,每每萧十一郎都吃得津津有味,弄得满嘴油说味道不错,连城壁却从来不知道那些食物什么味道,只是很细慢优雅的拿着刀割成小片片,慢腾腾往嘴里送,他对于食物没有什么特殊的执着,无论多么人的人间美味之于他,也不过是充饥填饱肚子罢了。

    夜间,饱餐一顿,吃些青杏,便席地睡着。

    这一光明媚,晴空万里,平原碧翠,马蹄嗒嗒慢慢放缓,连城壁昨晚没有睡好,倚靠在萧十一郎肩上便迷迷糊糊睡着,萧十一郎给他盖好披风,紧在怀里,眯着眼,看着远方。

    本来天气是极好的,但是,现时至初夏,天气总是多变的,暮时分,天边闷雷阵阵,远处乌云密布。

    连城壁是被闷噪的雷声惊醒,惺忪着睡眼,看着黑压压的天,皱起了眉。

    后的萧十一郎扶住他腰间的手移上来,落在他的面颊上,蹙眉,有些焦急,他低着头,下巴搁在连城壁头发上,轻声道,“还难受吗?”

    连城壁拿手肘抵抵他,摇头,“我没事。”

    “衣服穿好。”后的人给他把衣襟掖好,系紧披风长带。

    连城壁自昨体一直持续低烧,此时面色还是泛着红,若是淋了这场雨,怕是要大病一场。

    萧十一郎望着天低语,“咱们该要快些赶路,盼着躲过这场雨。”

    一扬马鞭,马儿长嘶,瞬间,闪电一般飞出数丈之外。

    好在,不多久便远远看到了一座小城镇,小城镇不大不小,安静地落在灰蒙蒙的天空下。及到近了,便见人来人往,噪杂不休,闹非凡。

    待他们一进去,大雨便悉悉索索落下,萧十一郎给连城壁遮挡着雨水,走向一家客栈。

    镇子当中,是个很长很宽的长街,人多而杂,大雨一落,更是争相奔跑窜动,不时相碰到人,萧十一郎护着连城壁,尽量不要让人碰到他。他知道这人麻烦,贵毛病多,最是讨厌陌生人碰他的子。

    这镇子并不大,但却是中原与关外的通道,关内那边的商贾,马贩子,或是大漠塞北来的淘金客,胡商多有来往此间,所以,这地界不大,却说不出的繁荣。

    及到了客栈门口,萧十一郎随手让刚出来的跑堂小厮牵了马匹。回,就见连城壁还站在雨中等他,他无奈笑着伸手拉着连城壁便要进去,轻声说,你不会自己先进去坐着吗?连城壁不说话,人多杂乱的时候,他便习惯沉默。他一个人出门在外,总会变得出奇的迟钝,一点也不像无垢山庄那个聪明绝顶的少主,他自己便不会想到在没雨的地方等着萧十一郎。

    总之,就像个什么不懂的孩子一样,随时随地都需要别人照顾着。

    这时,一个鬼头小子迎面过来,似有若无在俩人上碰了一下,连城壁让他撞到大腿,当下皱眉去看,却见那小子慌慌张张低着头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声音轻轻柔柔,却很清越好听,缩着子就要开跑。

    “站住。”连城壁回,斜眼看他,那小子个子很矮,材瘦小,看着是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谁知他一叫,那小东西拔腿便在雨中狂奔,心说,你让我站住我就站着,你当小爷傻啊?当下,小断腿转个弯儿,跑个没影儿。

    只是他再怎么跑,还是让连城壁一个箭步,一把拧住,勒在角落的墙壁上。连城壁站在雨里,冷冰冰看着他,声音一如他的人一般没有温度,“东西拿出来。”他对着除了萧十一郎,沈壁君以外的任何人总是缺乏耐心。

    少年穿着破落,披头散发,子干巴巴的没几两,像个乞儿,但是,仔细一眼,其实他长得非常漂亮,水灵灵的一双大眼睛,长而翘的睫毛,削尖的下巴,菱形的唇泛着苍白,皮肤细嫩滑溜,活脱脱像个小美人,就是看着脏不拉几的,枯黄的头发似是营养不良。

    “你放开我。”他被连城壁紧紧勒住下巴,四肢乱抓,紧抿着唇,并没有被抓住的窘迫,反倒气势汹汹,有些发怒的红了眼,伸脚要来踢。

    是的,这种小孩从小做惯了坏事,就算当场被抓住,也不会觉得羞耻。连城壁上扬下巴,慢慢收紧,少年很快便满脸通红,似要喘不过气来,但是,倔强的眼神直直视过来,细瘦的手臂架在连城壁的手臂上,试图挣脱开。

    雨越下越大,街角的人也慢慢少了。角落里,连城壁勒住一个七八岁的男孩,这样的画面让萧十一郎心里顿时一紧。他很不喜欢这样的连城壁。

    “连城壁,你做什么?他只是个孩子。”萧十一郎要来拉开他的手,可是又中途收回手,顺手把披风的帽子给他盖在头上,看了一眼满眼倔强的少年,又把视线放在连城壁的手腕上,细白的手腕上透着青色的经脉,更有少年挣扎的抓痕,他轻声道,“你放了他。”

    连城壁就是勒住那小东西,眼神不善,“他偷你的银子。”说话时,并不看萧十一郎。

    萧十一郎没有去摸自己的腰袋,也没有辩解,他知道这小子偷了他的钱,他能理解,因为很久很久的以前,自己也干过。他看着小冻猫一般的小孩,倔强的和着连城壁对视,突地笑了,仿佛看到了很久之前的自己,伸手摸摸那颗小脑袋,小家伙一躲,皱眉,瞪他。那样子好像在说,别以为你替我说话,我就会感激你。然后,继续和连城壁对视,瞪大眼睛。

    “连城壁,别闹了,和个孩子闹什么。咱们进去吧。”萧十一郎软语相劝。

    连城壁倒似个孩子,和那小孩别扭上了,就是不松手,轻悠悠的道:“我最讨厌这样的小孩,仗着自己那点小聪明,天不怕地不怕。”说着手下用力,“把东西拿出来,我就放了你。”

    手腕用力,宛若听见骨头错落的声响,小男孩脸上青筋直冒,翻着白眼,就是咬着牙不松口。连城壁此时就像个没有人的冷血动物,清冷的眸子里一丝一毫心软都没有,没由来的他就是讨厌这种小男孩,想捏死他。

    “你发什么疯?他只是饿了。”萧十一郎忍无可忍,把孩子从连城壁手中夺过来,突觉无比气愤,“他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他只是不想饿死,并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从小有吃有穿。你没有资格说他。”说着,搂着小冻猫子,揉揉他的小脸。

    “你。。”连城壁叫萧十一郎一推,清醒了些,有些气,“他偷你东西。”从头到尾除了这句,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反正,在他意识里,这小孩就该死。

    “你怎么一点同心都没有,这么可的孩子。”

    连城壁不想说什么,他才没有多余的同心,起便走。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为什么让萧十一郎说的便难过,只是自己确实不知道什么是同心,也没有人教过自己,爷爷除了教自己杀人练武之外,关于其他并没有说过,多数时候,他只是在凭着感觉来而已,这么多年,自己一直做得很好。可是为什么一遇到萧十一郎,自己便做什么都是错的,好像全天下就自己一个笨蛋。

    他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对那个孩子无比的厌恶,就像他不知道为什么萧十一郎会讨厌的小孩骂自己。

    走到客栈里,便有人来问可要住房间,连城壁刚要开口,萧十一郎从外面进来,搂着连城壁的肩膀,大声道:“我们要一间上房。”连城壁回头瞪他,那样子很明显是在说,谁要和你谁?萧十一郎便又笑着补一句,“两张。”

    连城壁的视线透过萧十一郎看向门外,变得迷离,那个小男孩居然跟着进来,缩在萧十一郎背后,看着连城壁的样子没有了刚才的挑衅,反倒显得楚楚可怜。“小四,过来和叔叔道歉。”萧十一郎拉他出来,他这才慢吞吞,委屈的看了一眼萧十一郎,过来拉着连城壁的衣摆,“城壁叔叔,我错了,你别。。”

    他话还没有说完,连城壁默然,冷着脸,转,噔噔上了楼。

    那叫小四的回瞪了萧十一郎一眼,然后也跟着噔噔上了楼,不一会儿便听见连城壁不耐烦道:“干什么你,萧十一郎,你还不滚上来。”

    进了房间,萧十一郎便赶紧让连城壁换了赶紧衣服,洗了澡,就睡在上不许动,连晚饭都是萧十一郎端上去的。那个叫小四的孩子鬼机灵一般围着两人转,又是递水又是端盆的,乖乖的呆着。萧十一郎没说什么,连城壁也没问,但瞧着意思,那小子是不打算走了。

    晚上,萧十一郎就和着那个叫小四的小子睡在对面上,两人玩得还熟,那小子更是抱着萧十一郎睡下的,连城壁一个人缩在被子,咬着牙闭着眼不吱声,迷迷糊糊好不容易睡着了。

    因为淋了雨,半夜便发起高烧,子火的发烫。

    他半梦半醒的皱眉,额前汗水湿透了枕头的大片。他从小就怕生病,那种昏沉沉晕转转的感觉会让他容易做恶梦。不停的在上翻,人还是昏沉着没醒。萧十一郎听见动静,赶紧爬起来,也没顾着点灯便坐到边,伸手摸着他的额头,汗湿一片,顿觉不好,“连城壁,你忍着,我去请大夫。”

    “不要。”连城壁清醒了一点,心说下大雨这么晚请什么大夫,看了他半天,愤愤道,“你上来陪我睡,不许陪那小孩睡。”一副命令的口吻,子往里缩缩。

    萧十一郎愣了半天,突地于黑夜里一笑,翻,侧抱着连城壁,“好,我陪你睡,行了吧!睡吧。”

    捂了一夜的被子,出了汗,第二天一早便退烧了。萧十一郎只感觉自己昨夜抱着一只火炉子睡着的。

    那小子醒得早,揉揉眼,看着两个拥着的大男人,咦了一声,无声对着房顶翻个白眼,又“切”了一声,穿衣服下了去叫了一大桌吃的,然后,端进房间,叫两只懒虫起吃饭。甜甜的道:“十一叔叔,城壁叔叔,吃早饭啦啦啦~~~~”

    作者有话要说:**要抽的人吐血,好不容易上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垢(萧十一郎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