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 28 章

    这天,连城壁刚起,梳洗一番,枫儿丫头端着银盆去了,便见着隶儿拿着那贝壳香脂来了。

    “咦。”连城壁奇怪,自己明明把那个差人给了沈壁君,怎么她给还回来了?他心里疑虑,嘴上却不说,坐在铜镜前,整理自己的衣襟。

    丫头见他视线对着自己手中的东西,便笑道:“这是十一公子昨儿送来的。”

    连城壁嗯了一声,冷着脸,不置一词。干什么这人?

    坐在椅子上,伸出手,外面那人便优哉游哉的进来,“连城壁,早。”

    “已经不早了。”连城壁淡淡的道。

    他嘿笑了一声,见隶丫头正在给连城壁涂膏脂,也觉有趣,也不理会儿连城壁斜斜盯着他的视线,弯腰便笑道:“隶儿,让我也试试。”倒真似很期待的好玩乐事一般,连城壁仰视他,竭力用眼神表示鄙夷。

    隶儿丫头瞧着他们少主一眼,便憋笑,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了萧十一郎,“我们少主皮肤嫩,你可仔细着。”

    “一定,一定。”萧十一郎一笑,忙不迭地接过来。

    这两人当着连城壁面儿一唱一和,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活该自己竟拿他们没办法,莫说处罚,就连重话也不舍得说几句。他们倒是臭味相投,连城壁扬着下巴,侧过头去,像个骄傲的孔雀,东看西看,也不知道看到什么,自己的余光都用来瞄半蹲在自己腿间的人,自己的耳朵都用来听闻他的声音,手无端觉得有些沉。

    隶丫头双手撑着膝盖,弯腰,装模作样指导萧十一郎这里的学问,轻柔重缓,顺着纹路,面面俱到。萧十一郎肃然,点头一一照办。

    萧十一郎拉着连城壁的手,尾指挑了一点脂膏,沾在连城壁手背上,慢慢自上而下涂抹开。萧十一郎的指腹糙糙的,力气也大,揉了几下,连城壁的手上便红了一片,被碰到的地方,有点**辣的。

    涂完右手,连城壁很自觉的伸出左手。

    连城壁低头瞧他认真样儿,不莞尔,“萧十。。”意识到什么,赶紧补救,声音淡若深谷幽兰,有些不解的无奈,“萧郞,你这是干什么呢?”

    一声好听的萧郎差点儿听得半跪的人骨头都酥了,强着自己无视,萧十一郎真似宛若没听见,心里乐开了花。

    隶儿在两人之间来回一扫,噗嗤一笑,“少主,他这是对你好呢。”

    连城壁皱眉,瞪了丫头一眼,看着萧十一郎,闷闷道:“这倒好笑了,壁君说我对你好,这会儿,丫头又说你对我好,咱们这可像是相恋的人?”好来好去的,可是不烦?这话听着,真俗!

    萧十一郎大功告成,这时长直立,嘴角含笑,过来一把勾住他的脖子,似真非真的腆笑道:“哎,少爷你有这觉悟就好,不枉在下一片苦心呐!”

    “你怎么不去死?”连城壁斜眼瞪他,已经怒不可止。

    “你可舍得?”萧十一郎依旧笑得很得意。

    “我为什么舍不得?”连城壁一咬牙,发狠道,“你可是我什么人,便敢来问这话?”他连城壁杀人无数,他的剑喝的血和他喝的水一般多,有什么舍不得?这人说话真好笑。

    “哎,隶丫头,你主子要杀我,你还不去拿剑。”

    丫头笑说,“你等着,这就去。”转便去提剑,放在他们少主手边。

    萧十一郎真的很讨厌,连城壁扶额。

    一个提剑,起迈出屋子去。

    连城壁觉得很奇怪,自己总喜欢拿话惹怒萧十一郎,说是讨厌烦人什么的,但心里却不真这么觉得,只是觉得这么说,萧十一郎不气反笑的形,很好。

    萧十一郎宛若吃准了自己是拿话搪塞他。

    这点,连城壁觉得很失败。

    自己这么被动,怎么行?于是,他打定主意,今天一天不理他。

    说不理就不理,于是,这点忍耐力他还是有的。

    一上午,他都在练剑,萧十一郎就躺在不远处的草地上,脑袋枕着手腕,嘴里叼着干草,看着他练剑,“连城壁,过来歇歇。”

    远处的人,才不理他,继续练剑。萧十一郎看着练剑的人,皱眉,便有些出神。

    突地,地上的人一个飞跃,空手赤拳,混入剑影中,然后听得一声惊呼,他一闪从背后紧紧靠过来,贴着连城壁,温干燥的手掌穿过腰,握住连城壁细细的手腕,慢慢用力,像是要碎了,萧十一郎徒然变冷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连城壁,你杀不了我,而我却能杀你。”

    连城壁浑一颤,面色由燥瞬间冰冷,面若死灰,一种久远的记忆冲入他的脑海,呼吸顿重,连城壁似乎觉得下一秒自己的骨头便会在萧十一郎的手中碎裂,几乎在对方一笑松开手的空儿,他手腕一转,一剑倒刺,插向后人的腰腹,剑柄很快溢出温的鲜血,滴在草地上。

    整个世界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只余下耳中嗡嗡作响,顿重的利器插入血的沉闷,以及后萧十一郎粗重隐忍的喘息,连城壁始料不及,霎时清醒过来,刚要回头,便被他点了,后面的人贴着他的背,血染红了他的袖口,那人扑哧一笑,湿压抑的嗓音在他耳边吹拂,痒痒的,麻麻的,靠的极近,他说,“你不听话,我便点你的。”声音里带着沙哑的笑意,似是人的悄悄话,让连城壁浑一颤,然后那人握住自己的手,慢慢抽出剑,推入剑鞘。的血顺着剑鞘的花纹,流转。

    连城壁眼眶涨,却一句话说不出,也不能回头。不能哭,他强压泪水。他其实是个哭鬼,在很久以前。他其实很想回头看看,自己伤他如何了,自己不是故意的。但是,不能动,心里咒骂,萧十一郎,你这混蛋,还不解开我的道。

    萧十一郎的食指在连城壁上一击,连城壁浑一软,便倒在他怀里,萧十一郎上哎呀一声,“好沉。”声音轻快,然后忍着下腹的疼,很艰难的拦腰抱着他到后苑小屋子前坐下,连城壁子不能动,嘴不能说,只能用无声的方式狠狠的瞪他,眼一瞄到对方红成一片的下腹,便眼底一,吧嗒一下,憋屈的落下泪来,唇抿着,咬紧牙关。好在,混着汗水,看不出来自己哭了。

    萧十一郎一直就是欠扁的笑,蹲在他面前,拿着袖子给他擦额头的汗水,嘴里念念有词,“你说你,武功已经那么好了,那么拼命练做什么用?不是我说,你再怎么练,也杀不了我,也杀不了逍遥侯。你瞪我做什么,我说的可是不对?你瞧你,把自己累的满头大汗,不知道我看着心疼啊!--嘿嘿,你翻什么白眼,我说的这么真诚。--要我说,你要是真想杀我,法子也不是没有,不用动用江湖那些废物,他们想要杀我,还不配,你倒不如自己花些心思,说不定你逗得我一时高兴,我便自己颠乐着来给你杀。”

    他盘腿坐在连城壁对面,嘴角带着冷笑,又似讥笑,一丝不苟的给连城壁擦拭着脸上的汗水,越擦越多,连城壁听到他的话,瞬间脸色惨白,也不敢那样瞪着他了,低垂着眉眼,神色开始迷离深思起来。

    这一切的变化在萧十一郎看来,倒像是心虚。

    他的笑容一下子僵硬,脸色铁青,手停顿在连城壁慢慢凉下去的面颊上,轻轻拂过,微微的发颤,声音冷的可怕,“你真想杀我?你叫那些人来杀我?”说到最后,连他自己都音调变了。

    萧十一郎并不解开他的哑,他怕那个人真的会说出一个是字,他相信他能说得出来,他甚至不敢解开他的道,怕他会毫不犹豫的点头。

    连城壁不看他,他便用力抬起他的下巴,居高临下,着他看自己,他突地收起冷冷的样子,换上一抹流氓气的调笑,扣紧连城壁的下巴,“连城壁,想杀我萧十一郎的人多了去了,那些人一直叫嚣了这么多年,我不还活得好好的?什么狗大盗,我却盗了他们什么好东西,不过是看我萧十一郎脾气好,不与他们计较,那些人顺着竿子往上爬,便什么坏事都往我上推。”仔细瞧着连城壁精致的脸蛋,红肿的眼,上挑冷绝的眼线,突地嘴角一扬,“实话说,我还喜欢你的,我这么喜欢你,你还来杀我,我多委屈,多没面子?”

    连城壁蹙眉,大眼睛水润润的看着萧十一郎,言又止的模样。

    “你想我点开你道,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同意,眨一下眼睛。”

    连城壁听话的眨一下眼睛。

    “这才乖。”萧十一郎言语调笑,气的连城壁要死,他又说,“听着,我点开你道,你得说你不舍得杀萧十一郎,我要听这句话,就算骗我,我也要听。”

    这是什么破条件?这个笨蛋,不能提点有用的?

    连城壁哗啦一下,眼泪落在萧十一郎的手指上,满脸的羞愤,憋屈。最终在萧十一郎收紧虎口,瞟见那下腹的红,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易书谢谢大家的支持~~~今天偶变严肃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垢(萧十一郎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