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修改)

    萧十一郎出谷是一个月前的事了。

    他实在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或者说,他已经寂寞了太久。所以,他在谷底待一段时间,出来了,他便要往最闹的地方去。

    看看别人说说笑笑,也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沿途,遇见了大风沙,很大。

    他走进驿站的时候,抖抖子,就能洒落一地的黄沙。

    一帮汉子正在喝酒,谈天说地,吐沫横飞,萧十一郎坐在角落里,叫了酒,背着,安静的喝。

    原来他们成帮结队的正是往姑苏赶,去的无垢山庄。

    萧十一郎眉头一动,慢慢眯起眼,有了些许笑意,他正好没地方去,去瞧瞧那家伙也不错,还能蹭些好酒喝,抖抖上的灰尘,坐到那桌子旁边去,想听他们还说些什么。

    谁知那些人瞧了瞧他,光喝酒不说话了。

    萧十一郎沉声道:“不知道诸位大哥这么赶着去无垢山庄,甚么事?”瞧着那些人的样子,定然是好事。

    一个人道:“无暇公子廿八生,我们兄弟同去贺喜。”

    “是吗?”萧十一郎也觉好事。

    原来连城壁比自己还大上一岁,自己竟不知道。

    另一个人道:“大哥,你不知道,咱们这次去主要是因为连夫人有了喜。”

    “谁说我不知道?”那个大哥怒道。

    “我没说你不知道,我是说你没分清主次。”

    “你刚刚明明说我不知道。”

    ……

    “两位仁兄,有话好说嘛。”

    ……

    “小兄弟,你别管。”

    …

    眼看着两兄弟继续吵嚷不休,也听不到什么话了。萧十一郎退开,坐在角落里继续喝酒。

    到了姑苏境地,到处都说着这双喜之事。

    大家都说,往年连公子生,都是静悄悄过的,何曾这般声张?如此,怕多有连夫人有关。眼下都传连公子与连夫人关系疏远,感不甚好,这次,正好借着这件事澄清一番,谁说他们夫妻感不好?

    萧十一郎一听,恨不得上去插上两句辩解的话,你们不知道,怎么胡说?连公子连夫人他们如何关系不好,他们是关系最好的。不然,沈壁君也不会宁愿中毒废了腿,也不许自己碰,连城壁也不会跳崖来寻她。他们一个俊美翩翩少侠,一个武林第一美女,自然是天生的一对了,谁能比他们好?

    萧十一郎不知道在这里也能遇到风四娘。她穿着一粉衫,看见自己就马上飞扑过来,跟个花蝴蝶似的,揪着他的领子,大吼道:“你这混蛋,终于让我抓到了。”先是得意的笑,后又是怒,“混蛋,让我好找。”

    “是啊,躲猫猫啊!”萧十一郎笑呵呵的拉她坐下。

    风四娘毕竟就是风四娘,一眼便能看出萧十一郎又瘦了,有些担心,“萧十一郎,近来如何?”

    “喝酒啊!”

    废话,白他一眼,“你来这里做什么?”

    萧十一郎不答反问,“那你来做什么?”

    “我来抓你。”

    “那我就是来让你抓的。”萧十一郎跟个调皮小弟弟般对着她眨眼睛。

    “你。。”风四娘噗地一笑,又严肃道:“这段时间去哪儿了?”

    “回家了。”

    “你那家到底在那儿啊?。。”

    她刚要说什么,看着远处,便愣住了,嘀咕怎么到了那儿都能遇到这个呆子。

    “四娘。。”很有力很振奋的大嗓门儿。同一时间,整条街的人都看过来,更有走入巷子里的急急跑出来看。真是有够丢人!

    “这呆子,低调一次,会死啊!老娘真受够了!”

    萧十一郎一回头,便瞧见了杨开泰,顿时,眉开眼笑,“杨大哥。”

    风四娘一瞧,哼了一声,你们倒是亲的紧。

    无垢山庄那天几近人山人海,挤满了各色各样的人物。

    杨开泰来的时候,连城壁正在大厅招呼着。天气转暖,但还是有些凉气的,他穿着一件大红绸缎,面带着笑容,那种风采显得格外耀眼,任是如何,一眼便能看见。

    杨开泰远远便欢喜,上前大力抱住他,“连弟,恭喜!恭喜!”

    连城壁叫他抱得吃力,胳膊上有些疼,皱眉,却不失笑。那种蹙眉含笑的无奈样子,让好些人看过来,心道,这个杨开泰,吃了熊吧,这么使力!的,都能听见连公子骨头响了。

    他们好久好久没见着了。

    杨开泰是发自内心的欢喜,那种激动全部表现在脸上,后面风四娘不屑的白了他一眼,嘀咕,“又不是你老婆生孩子,这么开心作甚?”

    杨开泰闻言,敛起笑,对着连城壁指了指风四娘,“我朋友,姓冯。”

    连城壁点点头,微微笑了一下,看到风四娘后的人,嘴角暗暗一抽。萧十一郎瞪大眼,来回扫视他。

    风四娘也笑,顺手指了指萧十一郎,“我表弟。

    杨开泰“咦”了一声,诧异道:“你不是说他不是你表弟?”

    风四娘瞪他,“他不是我表弟,是你表弟啊?”

    杨开泰摇头,“不是。”

    “那不就是了。”

    “你上次说不是的。”杨开泰迷糊。

    “我什么时候说了?”

    “去年。”杨开泰怕她记不得,又补充,“连弟成婚那天说的。”

    “我说什么了?”

    “你说他不是你表弟。”

    “他不是我表弟,是什么?”

    “是呆子。”

    风四娘朝天白一眼,大怒道:“你才是呆子。”

    杨开泰脸一红,有些委屈。

    风四娘见连城壁在场,又放软了声音,“你记错了,再好好想想。”

    “哦。”杨开泰一脸小媳妇儿模样。

    “你哦什么?”

    杨开泰不说话了。

    萧十一郎自打进门,就瞧见了锦衣华服的连城壁,果然,穿上这样的衣服,才会彰显他的份。

    这还是出谷之后,第一次见到他。

    他对着那个人笑,那人却似看不见他,目光即使扫到自己上也会立马跳开。也是,他知道自己是萧十一郎,又怎么会和自己亲近呢?尽管这样,萧十一郎还是希望那人能稍稍对自己笑一下,就算出于礼貌,他也应该这样的。萧十一郎有些失落的转开了头,开始找好酒喝。

    心说等没人的地儿,再找你算账。

    不一会儿,沈壁君过来了,是被丫头扶着过来的。连城壁见了,贴心的赶紧去扶。两人对视,无声笑了笑。简直是旁若无人的甜腻。“麻!”风四娘翻白眼,很受不了的样子。

    “人家那是恩。”萧十一郎保持笑容,下意识的看向沈壁君的下腹。毕竟怀孕不久,肚子还看不出什么。

    看着连城壁亲昵的搂着她的腰,便觉得有些碍眼。想起他们在谷底那些时候,相互斗嘴玩笑,上树摘果,下河抓鱼,倒也开开心心,连城壁生病那段子,自己不也是费心费力,夜夜守着,现在连话也不敢说上一句半句,不免,一阵唏嘘,喝口酒。

    人太多了,不一会儿,便见不着连城壁人影。

    萧十一郎穿进大堂,才看见被赵无极搂着肩喂酒的人,赵无极这人很讨厌,众目睽睽之下,总是要似有若无的和连城壁表现亲昵关系,搂肩抱腰那是家常便饭,好似叫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和连城壁关系很好。

    被赵无极拥着的连城壁就是保持习惯的笑容,对于赵无极的心思,他一般不予理会。他似乎很能应付这些场面,游刃有余的笑着一一接招。

    萧十一郎看了一眼,默默转出去了。捏着酒瓶子想,原来你同甘共苦的朋友不要,边需要的便是这样的朋友。他真想把人一把揪出来,问问到底在想些什么?江湖上的虚伪事,见惯了的,可是这次,却是那般不舒服。自己进庄子这么久,也不来问候一声,够无无义的。亏着自己兴匆匆颠着跑来,这般受冷落,当初还说什么他有事来找你,的,现在来找你喝杯酒,你还死没人了。连城壁,你狠。心说,早知道,我不来了。

    连城壁望着那人面上的怒容,萧瑟的背影,想起在谷底的那些子,便又心神不宁起来,心说冷落了他这许久,自己差不多就得了,这人能忍耐这半没走,也算极限了,若要真走了,自己还不知道几时能见。随后找了个借口出去了。

    匆匆赶来,待近了,便慢慢度着步子,看着坐在石间的人,轻咳一声,收起笑意,不冷不的道:“你来无垢山庄,可是有什么事?”

    萧十一郎垂着头,这时抬起,黑亮的眸子一弯,坏笑道:“嘿嘿,来给少爷过生啊!”暗道,连城壁,你行,翻脸不认人,我来了,你就这样残忍对我?

    连城壁瞧他嬉皮模样,就不高兴了,轻描淡写的看他一眼,“不必。”

    心里这时真有气了,强撑起笑:“才知道原来少爷比我还大上一岁呢!”

    “萧十一郎,你是不是有奴啊?”连城壁脸色一沉,又顿觉憋屈,凭什么一天到晚来拿自己调笑,冷笑道,“你可是见到谁都叫少爷?”

    “我只这么叫过你。”

    “萧十一郎。。”连城壁收起自己的怒火,决定好好说话,他要再这样,自己马上离开,一辈子也不要见他了。

    “你说过,以后叫我十一。”萧十一郎委屈道。

    这委屈样子显然是装出来骗人的,连城壁才不会上当,哭笑不得,“谁要叫你十一,你便叫谁叫去。”

    那人嗤笑,“这不是在叫你叫么。”

重要声明:小说《无垢(萧十一郎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