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这一,是‘金针沈家’的大小姐沈壁君与无垢山庄主人连城壁的成婚大喜之

    大明湖畔,依山傍水。

    沈家庄铜门大开,门口的那两尊石狮子威仪古老,迎接着四面来客,奴仆们尽管都忙得晕头转向,但态度仍旧彬彬有礼,训练有素,各自想着万不可在江湖众人面前失了脸面。

    自庄主沈劲风夫妇出征流寇,双双战死在嘉峪关口后,沈家在江湖的地位更是有增无减。加之沈老太君的威名,使得沈家声望如夕,唯一可叹的是,沈劲风夫妇没能留下儿子,只有一女沈壁君,自小和着老太君一起生活。虽说,这沈家千金乃是才貌一绝,一手针法出神入化,且相貌也是武林第一美,但是,终是遗憾。

    好在,沈家最终给他找了个好丈夫,无垢山庄的连城壁,确是一等一的好人儿,人品、相貌、才、声望地位无疑是百里挑一的。

    这次联姻,更是双赢。一则,沈家庄有了个好女婿,充足了台面;二则,无垢山庄娶得武林第一美女不说,更是相对,娶了整个沈家庄。话说,等沈老太君归了西,沈家的一切还不是他连城壁的。对于这个说论,沈老太君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无办法可想,唯一可聊以安慰的是连城壁这小子看着,他老人家也是喜欢的紧。

    来客接踵而至,好不闹。沈家原就人口稀少,且许久没有如此大肆欢愉,随从娘家叫了些人来。此时,客厅内,接待的便是沈太君娘家的侄子“襄阳剑客”万重山,此人倒也稳重的很。

    连城壁来接亲的时候,后长长的队伍委实壮观,一时叫人群围住。俊美的男人下得马来,并不稍带停歇,众人也并没有为难他。任是谁都知道连城壁这人不善于开玩笑,许是,你开了他玩笑,他微笑的不接招,难免自找难堪。

    花轿落下,新娘子也很快送出来了。沈壁君是个标准的大家闺秀,平时众人再难见面,这时,各自睁大双眼去瞧,但远远瞧着佳人的背影,就已叫人念念不忘。只见大红嫁衣的影纤弱婀娜,姿态沉稳庄重,一行一步端庄徐徐的迈出门槛,握着帕子的手白皙而纤长,遮挡在长袖内,并没有出嫁女儿的羞微颤。倒是因为知道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自己,反而更是强迫自己要冷静,要稳住,不得有丝毫的失礼。

    沈老太君此生豪迈,这次,难免神伤,想来这偌大的沈家庄子以后就剩下她老婆子一个人了。

    望了一眼低眉顺目的连城壁,竟然没有之前那么顺眼了,喃喃道,“你这孩子要好好待我孙女儿,不然,我老婆子第一个不放过你。”

    连城壁微笑点头,说是。

    沈太君摇头,心道: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不太说话。见了自己这么多次,说的话也不过十来句,倒是有些闷人。

    不过,她老婆子就是喜欢这种规规矩矩,安安静静的小子,挥手道,“这人都上花轿了,你还憷在这做甚?去吧。”

    连城壁行了礼,翻马而上,动作轻盈利索。

    连城壁虽然人在江湖向来好名声,但是,他本人并不是特别喜好结朋交友,所以,请的来客并不是很多。第一个来的便是“六君子”之一的‘三原’杨开泰。这人一规规矩矩的浅蓝缎袍,外罩件青布衫子,白布鞋,周干干净净,却也显得极是贫寒,任是谁也不想到他便是‘源记’票号的少东主,人称‘铁君子’,实实在在的铁公鸡。四四方方、正正派派的一张好人脸,老实的紧。

    一上来便亲的一把抱着连城壁,憨憨的嘿嘿几声道:“连弟,大喜啊!”

    已经有人惊讶的看着他们,都知道连城壁这人不喜别人亲近,又有微微的洁癖,所以,一般人并不去讨他嫌,也只有杨开泰这个木讷子,不懂察言观色,硬是往人上贴,不过,细细想来,他要是哪天懂得了连城壁的心思,那他就不是杨开泰了。

    说起来,这“六君子”的往来关系很是一般,但是,他们俩的关系倒是不错。

    这边连城壁给他抱着有些紧,但却也没伸手去推拒,众人皆点头,想他们关系确实不错。

    “杨兄,一路辛苦!”连城壁笑笑,拍拍他的肩膀,声音清淡的道,并没有因为成亲而表现的比平常欢喜。

    杨开泰看着连城壁,心道:连弟真是天下少有的冷静人,自己成亲之还这么镇静,要是换了自己,早就急得团团转了。嘿嘿直笑:“不幸苦,不幸苦!连弟才辛苦呢!”

    说着把自己的贺礼递过来,包的严严实实,却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大家都知道杨开泰小气,料定不是什么稀罕物。不过,连城壁也不是个贪财恋物的人,送什么也自不放在心上,不过是大家的一份心意罢了。

    连城壁接过,转交给了后的随从,笑道:“有劳费心!如此,城壁便静等杨兄他成婚。”

    “啊啊!!我…我…我不急。”这人只要一紧张就会结巴。

    “杨兄不急,小弟自然急着去回礼。”连城壁向来话少,只是杨开泰这人难得有趣,每每遇到,定然说上几句。

    “连弟说…说笑了。”

    说着,大男人居然脸红,抓着脑袋往后看去,一瞥之下,脸更红了。

    连城壁顺着他的视线,便看到藏在他后的两人。那是一张英俊秀气的白面书生,叫“冯士良”,另一位年轻的是冯士良的堂弟,叫“冯五”。

    杨开泰笑嘻嘻的对着连城壁介绍,“这两位是我的朋友,他们都说想来见见世面,我就带着一道来了。”

    连城壁微笑不语,并不接话,杨开泰让后的人一拉衣袖,倒是有些尴尬。这般回头嘀咕几句,边的连城壁瞧了一眼后的冯家兄弟,倒是笑容愈深,轻声说了一句什么,便转进了大厅外去。

    “少主,这两个姓冯的,英气人,武功显然非比寻常,绝不是什么江湖无名之辈。”连城壁尾随的侍从低声道,“但是,咱们却偏偏没有听过这号人物。”

    连城壁轻声笑道:“无妨,他们既然不愿透露名号,自有他们不便之处,只要无碍,咱们也不用去理会。杨开泰这人信得过,他带来的朋友自不会是为非作歹之徒。”

    “这倒是。”

    说着,尾随连城壁一起迎接远客。

    就见,一位英气的中年男子大踏步进来,确是“先天无极”的掌门人赵无极其人,他的一手先天无极真气,八十一路无极剑可谓名震天下,再有“关东大侠”屠啸天、“六君子”厉刚,徐青藤一同前来,想是他们各自相约好的。

    连城壁的面子自然是大,相互问好一番,一同请入厅内入座。不多时候,柳色青也匆忙赶来。

    “柳老弟,你可来晚了。”厉刚嗓门奇大。

    “昨夜酒醉,今不想起的晚了。”柳色青并不甚在意,“连兄莫怪。”

    连城壁倒酒,不说话,只是笑,看着面容潮红,似有了酒意。柳色青当下也笑了。

    突地一人道,“柳兄多虑,你若是不来,连弟也不会怪道,只想着还能少备些酒菜呢!哈哈!是吧?连弟?”

    连城壁舌头有些麻,笑笑的好像说了句是。

    柳色青冷哼一笑,想是,赵无极这小子倒是和连城壁一丘之貉。

    徐青藤仰头一杯酒,对着边的杨开泰道,“连兄当真好福气啊,娶得武林第一美女,叫在下好生羡慕啊!”

    众人一齐大笑,心道,这世袭的杭州将军,钟鸣鼎食,席丰履厚,好子过的飘了,什么好的没有,这会子倒是羡慕不来了。

    杨开泰只点头道:“羡慕,羡慕,羡慕的紧呢!”说着,不停的向着后看。

    “杨老弟,你后可是有鬼呢?”

    徐青藤大声笑道,吓得杨开泰一抖,“徐兄说的玩笑。”

    连城壁一看之下,却见那冯家兄弟不见了,眉头微蹙。

    一时酒意上涌,直想吐,便让侍从扶住进了后苑,后面赵无极只嘱咐,“小心些。”

    “他平酒量那样好,今怎的醉了?”

    一个人道,听着想柳色青的声音,“许是今天大喜,不愿为我们而冷落了好嫂子。”

    “哼。”另一个冷哼,咕噜喝着酒。

    进了院子,连城壁的酒意醒了大半,漆黑的眸子越发的亮。这时天色已经不早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垢(萧十一郎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