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姑苏,无垢山庄。

    仲秋,红叶满山,艳似火。

    树下,晚风一起,吹起满地的枫叶。伴着绚烂的剑光,飞舞的影,也不知是风吹起的落叶,还是男人浑那股密不透风的剑气。

    整整数,庄主在山间,树下,拼命的练剑。

    他突然觉得自己回到了自己年少的时候,一心一意,心无旁骛,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专心练剑就好了,一下一下,只要把剑法练好了,爷爷就会很开心。那时,就算是小手上蹭破了皮,沾满了血,以至于到了晚上,累的两条腿都在发抖,他还是从那里头感受到充实和快活。

    这剑法,是他爷爷留下的。他早已练得不止千遍万遍,以至于不用思想,形自然随的动,都能完整的把整剑法演绎出来。修长的形,凌厉的步伐,都没有任何破绽。只是觉得很乱,他以为是自己的剑法乱了,越是急,越是练不好,于是,便无休止的重复动作,像是上了发条的玩偶。

    汗水湿透了他的衣襟,飘逸的长发黏在年轻的脸颊上,没有了往的潇洒;神淡漠的可怕,也没有了往的优雅从容。

    衣服是最华丽最适合的,腰间的配饰是最高贵清雅的,人的容貌无端也是极致俊美的,更是独一无双的。

    这便是当下武林最是声名的无垢山庄的主人,人称“无暇公子。”公子无暇世无双。

    只是,世人难免俗,这俗世凡尘,但凡沾染上,又如何得以“无暇”?也不过只是人们找不到比他更好的,又仰仗着他的人,做做样子,以为这样,便是最好的模子。

    何其好笑?

    不过,他当然知道。

    自己不过是那些人虚伪的幌子,利用自己来达到某种目的。只是,朝复一朝,年又一年,自己又何尝不是在利用自己呢?还是说,自己本就享受于那种虚无缥缈的名利。

    手腕一转,于空中划出一个好看的剑花。

    剑,就是他最好的工具,最忠诚的朋友。并且,自己的剑只忠于自己。

    所以,自己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练剑。

    只是,如今,拿剑的手却在发抖。虽然,剑气恢宏,独霸强劲,依旧是那么完美无缺,但是,感觉是那么的不安。

    萧十一郎的话言犹在耳,絮絮叨叨,反反复复。他一直在想,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想和那个人做朋友,只是,他们本就是敌非友。

    连城壁曾说,他不要萧十一郎死。

    他笑着对那人说,“因为我要让你活着比死更痛苦,我要彻底毁了你,我要让每个人都对你完全绝望,我要让每个人都认为你是个无可救药的畜生。”

    那时,他并没有想起沈壁君。他只是单纯的想要毁了萧十一郎。完全是他的自负自傲的心在作祟,自来,他都是那么完美,无暇无疵,只是,因为一个萧十一郎,他便不再完美。

    甚至,高傲的自己开始隐隐的自卑。连自己的妻子都守不住,这可不是华贵的衣饰、俊美的面容、优雅的所能补救的。

    也许,毁了萧十一郎,他们之间就会保持某种平衡。

    夕阳依旧在天空,他没有死。而是好好的在无垢山庄练剑。

    而萧十一郎也没有死,据说,不久前,他还砍了以“左手神刀”名动江湖,号称中原第一快刀花平持刀的左臂、废了“公孙三绝”的双腿,可谓坏事做尽,世人喊杀。

    连城壁眉头越皱越紧,拿剑的手虚晃,终于子在空中一番,脚踏树桩,单膝跪地,膝盖处有些疼,有些麻。用的力越大,反弹的力道便更大。

    树叶踩踏的细碎声在后响起,他微微动动眉,子却没动。

    “少主,晚膳准备好了。”

    “嗯。”跪在地上的人本来是背着子,口沉重的压迫的难受。此时,转过来,淡淡一笑,“知道了,就去。”

    在大管家充满慈、自豪的目光下,他顿觉心下一阵冷汗,手心湿的黏人,像是偷窃了什么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出,落。

    一天转眼又过去了。

    回到房间,让丫头伺候着洗了个温水澡,换了干净无尘的衣裳。

    随便吃了些清淡的食物,便进了房间。

    烛光,摇摇曳曳。

    院子里的梧桐树,哗哗的响。

    烛泪“扑哧”的落下,红烛好看的形状霎时扭曲。

    相比之下,男人映照着红光的面容,美的晃眼,尤其是上眼角,细条细长,勾勒而上,面如桃花之灼,眉眼如梨蕊之淡雅,浑却透着梅花的清冷倔强,一如手中的剑,柔而不弱,淡而不俗。他从来不喜照镜子,甚至一度,他并不知道自己具体长得什么模样,时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无端是那样的陌生,好似有些熟悉有些疏远,看得久了,他也不知道镜子里的那个人是谁了。

    握住剑的手,修长温润,指腹细细研磨,温柔的像是人的触摸。剑甫一出鞘,便立即被绢布覆盖,擦得更亮。长发一缕,搭在肩上,滑下,顺势被剑锋割断,落在地面上。

    他笑起来,好看的极。所以,他常常会笑,但是,没人在跟前的时候,他便很少笑。

    总是喜欢绷着脸,就像现在。

    他的一生所做的,都是在控制自己,喜怒哀乐所有的绪都隐藏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就算是皱眉,也是在自己的屋子里,在只有自己的地方。

    轻轻的叹气声响起。

    躺在上的那刻,他总是习惯的握住自己手中的剑。

    而今天,他却高高的把剑挂在帘帐上,长长的流苏落在自己的手背上。

重要声明:小说《无垢(萧十一郎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