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卑鄙的职业者

    两个材高大的职业者被众美女围在中间,他们并没有急着跟安淮说话,反而拍拍手,又有几个衣着暴露的女人从一侧轻移过来,并凑到了安淮边,拉着他坐在了一边的软榻上。

    在被女人拉住的一瞬间,安淮浑戒备,差点下意识地召唤了亡灵,他紧绷着子,感受了一下周围的女人,都是普通人,并且因为她们穿的很少,不可能在上藏着武器,安淮略微放心,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于是就着女人的拉扯,坐了下来。

    那些女人十分大胆,安淮还没坐稳,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摸上了他的子,她们见安淮不为所动,更有的拉着安淮的手往自己的上按。

    安淮没有松下戒备,这时,有人给安淮送上了美酒佳肴,安淮当然不会碰,但单看用料就知极为奢侈,是那种即使在狮子城,一般的职业者也不能经常吃到的食物,此刻,它们正散发着美味的香气,惑着安淮。

    这还不算完,之后,又有极近全/的女人在他们面前跳着艳/舞,安淮敢说,即便是奥林大陆的贵族,过的也不过如此。

    安淮现在光提心着自己的小命了,哪里还会动别的歪心思,他目不斜视,看着那些女人踢着腿扭着腰,那些画面像是只能映在他眼中,不能涌进他脑海。

    而那两个职业者则时不时冲着安淮这边看一眼,或是互相交换眼色。

    安淮当然知道他们这是想拉拢他,要搁一般的职业者,没准就动摇了,安淮没动摇,不是说他多高尚,一来是因为他对女人兴趣不大,二来是他有自知之明,跟着他们以后是有享不尽的福,而更多的会陷入万劫不复,成为红名,就意味着所有的职业者都能杀你。

    想到这,就让安淮有点坐不住了,放在腿上的手指不停滴点着,他本就不打算和他们同流合污,在这干坐着,还不如痛痛快快打一架。

    “别折腾了!”忽然,安淮将桌子上的铜酒杯挥在地上,同时大喝一声,因他的举动,唱歌跳舞的美女都停了下来,酒杯里的酒洒了一地,它滚了几圈,发出清脆的声音。

    安淮一下子站了起来,他正面冲着那两个职业者,因有了之前的战斗,他现在自认对付两个职业者并不算太困难,毕竟他有无敌和群体传送,即便打不过,跑也跑的了。

    安淮的动作很清楚地表明了他的态度,那两个高大的职业者也霍地起,他俩长得本就凶神恶煞,其中一个脸上还带着刀疤,此时俩人横眉冷目,更显吓人。

    “你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小子。”其中一人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

    “还跟他费什么话?”刀疤脸声音嘶哑,这会已抽出了武器。

    因他们三人的举动,屋中女人皆吓得瑟瑟发抖,有的胆小的更是忍不住尖叫出声。

    尖叫出声的是一个唱歌的年幼女孩,她嗓门洪亮,声音尖锐,刀疤脸冲着那个方向粗声喝道:“叫什么叫,再叫先宰了你们。”

    他这一嗓子着实管用,整个屋中立马安静了,女人们紧紧捂着嘴巴,眼睛睁得极大,有一瞬间,甚至安静的能听得见众人的喘气声。

    比起刀疤脸,另一个稍微有些耐心,当然也只是稍微,从他紧绷的五官能看出他现在有多生气,可他还是强忍着怒意,咬牙切齿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不要加入我们。”

    回答他的是安淮抽出了武器,一字一句道:“谈——崩——了!”

    为防止他们耍诈,安淮紧接着召出了食尸鬼和阿尔萨斯,阿尔萨斯本就浑带着邪气,他们的出现,让女人们再也忍不住尖叫起来,有的更是惊慌喊道:“是是是丧尸!”

    那俩职业者冷笑一声,也纷纷举起了武器。

    安淮看他们举起武器,便以为是要攻击了,随即冲着材相对矮小的食尸鬼下命令:“杀了他们。”

    食尸鬼冲了过去,而阿尔萨斯始终护在安淮前,就在食尸鬼马上就要袭到刀疤脸的时候,只见他随手拉过一个吓到腿软的女人,就挡在了前,那女人像件衣服似的,软趴趴的,她此刻完全动不了,甚至没有任何挣扎,只将眼睛瞪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回来!”千钧一发之际,安淮喊了出来,食尸鬼甚至已经举起了爪子,万幸它们没有思维,完全是凭借着安淮的指令行动,食尸鬼没有任何犹豫停了动作,然后退到了安淮边。

    安淮吓出了一冷汗,只差一点点,食尸鬼就杀了那个女人,他现在整个人有点虚脱,手都软了,都快握不住武器了。

    刀疤脸啐了一口,另一个人则是桀桀桀的冷笑,他们选择在这时,攻了过来,这两个同样是一个战士一个法师,刀疤脸举着大剑,他一脚踏上桌子,别看他块头大,动作可是灵活,另一个人高举着法杖,红色的光芒在前端汇集在一起。

    看着带着杀气冲过来的刀疤脸,安淮急急后退,同时在心中骂着自己,这次是他托大了。

    刚刚陪在他边的女人们这会成了绊脚石,随不至于敢拦着他吧,但因她们都吓趴下了,安淮往后退时,极为阻碍。

    这会,战士已来到安淮跟前,他挥舞着大剑,无所顾忌,同一时刻,魔法火焰带着度也向着安淮砸了过来。

    “神圣之盾!”安淮见这次避不过,这就开启了无敌。

    “啊!”凄厉的喊声在屋中响起,有两个女人被魔法火焰扫到,此刻正发出痛苦得已经不像人声的尖叫。

    尖叫声此起彼伏,没有被魔法伤到的女人们这会也乱哄哄地跑了起来,你推我赶地向门外跑去。

    她们将门挡住,安淮一时跑不出去,他着个脸,心中并不是着急畏惧,单是因为刚刚发生的事

    普通的人怎么受得了职业者的魔法,尤其那个法师并非泛泛,两个女人在地上痛苦挣扎了一会,就咽了最后一口气,前一刻美艳不凡,如今被烧的面无全非,焦黑的脸上是狰狞的五官,却已看不出本来面貌。

    那两个职业者却根本不为所动,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就好像刚刚不是杀了人,而是打死了个苍蝇。

    法师站在稍后的位置沉地笑着,刀疤脸笑得张狂,错以为安淮脸上的表源自于惧怕:“如果你跪下来我的脚,我或许还会考虑放过你。”

    安淮怒极反笑:“别说你跪下来我的脚,你就是我的XX,我也不放过你。”

    刀疤脸勃然变色,愤怒地举起了大剑,同时,安淮也举起了锤子,用发泄的声音大喊:“风暴之锤!”

    作者有话要说:电脑坏了,还是硬盘坏的,说是接口被烧了,坑死我了,感觉不会再了....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之亡灵召唤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