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谁痛谁知道

    说服村民让他离开,颇费了些劲,安淮不是不理解他们的担心,他再三保证自己是去圣城,是去解决那些职业者,而不是逃走,村民们知道安淮脾气好,便一直苦苦哀求,安淮十分为难,待在腰间的死神剑不安分地躁动着,安淮能感觉出他几冲出来。

    好在村子里有一些明事理兼之信任安淮的,比起留安淮在村子里待着,不如让他去圣城直接对上那些职业者,谁也不敢保证哪一天安淮腻了,不管他们自己回去了。

    安迪原本也想跟着安淮去圣城了,但经不住奥莉薇可怜兮兮的挽留,安迪虽然不是职业者,可村民也见识过他能力超群,对付魔兽不在话下,安迪处世经验少,耳根子软,在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时,还是妥协了。

    “叔叔,你要小心。”安迪有许多话想说,但最后只化成一句叮嘱,他后的村民们也七嘴八舌说着话,场面有些乱哄哄。

    告别了村民,安淮心中松了口气,沿着小路一直走,便是圣城的方向。

    “卑劣的人类,你难道看不出他们在利用你吗?”死神剑在安淮腰上晃来晃去,不满地吼叫着。

    “谈不上利用,他们只是想抓住一棵救命稻草罢了。”安淮叹了口气,但不可否认,村民依赖安淮到有些过分的地步,甚至在最后一天的时候,他们派人无时无刻地跟着安淮,隐隐有监视的意味,安淮由一开始的可怜他们,到后来变成了压抑。

    “哼。”死神剑的语气是浓浓的不屑。

    连走了三天,中途路过了几个被毁灭的村庄,如果不是看见一些房屋的影子,安淮绝对想不到那里以前竟然有人生活过,他也想不到自己能连续赶了三天的路,中间几乎没怎么休息,更遑论还有解决偶尔蹦出的魔兽,如今他体力大增,并不会觉得太疲惫。

    这,天空灰蒙蒙的,顶上的乌云仿佛要压下来,渐起的冷风顺着袖口、领口直往里面灌,安淮带起兜帽,将自己包裹严实,他没有停止前进,因为附近的道路有曾经人类活动过的痕迹,虽然已长了一层野草,可仍比两旁的矮上许多。况好的话,他可以找到一个有人烟的村庄,在简陋的茅草屋里过一宿。

    又走了一个来小时,断壁残垣出现在眼前,他找到了村庄,但很可惜无任何人际,显然荒废了多时。安淮找到了一处少了一半房顶,但是是岩石搭建的建筑。

    这个废旧的建筑一看就不是民宅,他内部宽敞,一些残破的石像倒在地上摔的粉碎,想来原本应该是宇一类的。

    安淮找了处背风的地方,他先是搓了搓手,驱赶下寒冷,然后又想着要先生火,只是他刚要把木材拿出来,就隐隐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像是动物的叫声。安淮的手僵住了,他以为碰上了魔兽,他不怕,只是懒得在这种天气还要出去打魔兽,他想着能躲就躲过去,于是安淮没动,静静地站在原地。

    声音越来越近,就在安淮以为要躲不过去的时候,他听到了说话声,并同时确定刚刚听到的动物叫声是马匹的声音。

    说话声被风吹的破碎,在那声音又近一些的时候,他才听了个断断续续。

    “这个鬼天气,还他妈的要出来,让我逮到...一剑...”

    “...就应该抱着女人在上,那个奥妮...”

    “她太青涩了,我喜欢股大的,哈哈...”

    之后的话,都是一些词秽语,兼之一些露骨的上风流事,安淮听着,心也跟着沉下去了,双手忍不住攥成拳头。

    如果在奥林大陆,野外练级是碰上人,简直是在平常不过的事了,可这里不同,这里没有职业者,他知道是有普通人为了魔晶石而和去挑战魔兽,可他不认为普通人能有交谈的那两位这么轻松,他们提心吊胆担心自己的命还来不及了,那么显然,那两个说话的八成是职业者。

    “就在这里过一夜吧。”

    “嗯,你小子可马拴好了。”那俩人来到了建筑外,安淮已经能十分清楚地听到他们的交谈声,想想也能理解,毕竟这个建筑是周围唯一一个能堪堪遮些风雨的石造建筑。

    没过多久,两个大咧咧的脚步声走了进来,青白的乌云渐渐转黑,即使这里的房顶有一半倒塌了露出了天空,在这个半封闭的建筑内部还是显得十分暗。

    从打在地上的影子可以看出,两个男人拿出的照明器,光亮衬托安淮躲避的地方更加黑暗,安淮偷偷向外看了一眼,他确定,那两个男人就是职业者,并从他俩上一股邪恶的气息能看出,俩人还都是红名。安淮现在处在最里面的位置,他无处可躲,他也知道用不了多久那俩人就会发现他,紧张是难免的,但莫名的,安淮心中有泰半释然。

    如果当时在早几秒点燃了篝火,那么俩人早就发现他了,安淮庆幸现在是自己隐在暗处,而不是坐在里面等着被人偷袭。

    安淮轻轻地将锤子提了起来,他一动不动有一会了,两条腿不可避免的有点发酸。此刻他只是在等待时机,对于自己要偷袭的事,安淮心中无半点犹豫,他可不想磨磨唧唧最后自己失了先机,毕竟面对红名,对方可不会手软。

    就在那俩人坐在地上,刚刚将篝火点燃的时候,安淮手里的锤子扔了出去:“风暴之锤。”

    俩人在安淮出手的前一秒已经感觉到了杀气,奈何他俩坐在地上,很难抵挡,再加上两人处在亮的位置,很难看清暗处的景。

    风暴之锤本来就是百分之百命中,安淮击昏了坐在右面、后背背着大剑的男人,同时他冲着另外一个拿法杖的人使出了最近刚刚学会的技能:“魔法吸”

    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后,安淮往另一处墙壁后面快速滑了过去:“食尸鬼、石像鬼、阿尔萨斯。”

    安淮在心中默默召唤,一口气将所有他现在能召唤出来的不死通通召唤出来,对方有两个职业者,他不敢轻敌。

    那两个职业者几乎一瞬间就知道了安淮是谁,除了倒下的那个不说,另一个用法杖的粗鲁地骂了一句:“婊/子养的。”

    然后,他快速举起法杖,原本是想直接攻击安淮所处的位置的,但一瞬间出来了许多的亡灵,他无暇顾及安淮,只能慌乱地应付着已给他包围住的亡灵。

    男人气急败坏的大声咆哮:“妈的,婊/子养的!我要给你烧成灰烬!”

    被击昏的另个男人很快就醒了过来,他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这就跟着起加入战局,他抽出背后的大剑,很明显他是战士,是近战职业者,比起旁边的法师,他更加擅长对付将他们包围的亡灵。

    “神圣之盾。”安淮给自己加了无敌,然后光明正大地从两个男人跟前跑了过去。

    两个男人看见安淮后眼睛都红了,也不顾围在边的亡灵,各种魔法纷纷向安淮上招呼,安淮毫发无伤,很快他就跑出了建筑,同时,他将食尸鬼和石像鬼召回了大墓地。

    那俩人急红了眼,光顾着跟安淮拼命了,根本没发现跟前只剩下一个阿尔萨斯。

    “阿尔萨斯,摧毁俩人背靠的那面墙。”安淮在心中发号着命令,两个男人也是选了面墙挡风,此刻正站在墙下:“石像鬼,出来攻击房顶!”

    阿尔萨斯手握霜之哀伤,以气吞山河之势,照着那面墙就砍了过去,这处建筑本就处于半坍塌的况,兼之风吹雨淋久无人维护,阿尔萨斯只用两下,那面墙便摇摇坠。阿尔萨斯在攻击里面的墙壁,石像鬼飞在半空攻击着房顶,里外夹击,很快,整栋建筑就发出了轰隆轰隆恐怖的声音。

    “回来,阿尔萨斯。”安淮将阿尔萨斯也召了回来,但石像鬼仍不停歇地攻击着。

    两名职业者想跑,奈何地上本就横七竖八倒着石像和塌下来的石块,拖慢了他们的步伐,俩人躲过了倒下来的墙壁,却没躲过砸下来的房顶。

    伴随着巨大的响声,整个建筑土崩瓦解,将两名职业者埋在了废墟中,拴在外面的马匹也受到牵连,被石块砸到,嘴里发出高亢的嘶鸣。

    空气里飘着土石特有的气味,哗啦哗啦石块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飘起来的粉尘让那片废墟像是笼罩在雾里一般。安淮自然知道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解决他们,他向后退了一大段距离,并将所有兵种都召唤到跟前,严阵以待。

    隔了约有半分钟,废墟中间如爆炸一般,先是一阵黄光闪过,接着石块被震到半空,一声气到极点的怨恨声音大声响起:“我要一剑一剑的割掉你的,我要让你痛苦到怨恨自己不该出生在这个世上。”

    安淮感受了下自己所有技能全部冷却结束,他有群体传送,根本有恃无恐,安淮大声地挑衅道:“嘿嘿,谁痛谁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之亡灵召唤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