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第一次杀人

    “撕碎他吧,疾风之狼。”嘶哑的声音从男人口中传来,能听的出他声音里充满亢奋。

    一只深灰色的狼自男人后窜出,疾风化成它的体,它仰天嗥叫,然后呲着牙,虎视眈眈地盯着安淮,同时,男人手中的法杖不停地出魔法火焰。

    所有的魔法攻击,都被安淮的神圣之盾挡下,但他的这个技能到底是有时间限制的,对方肯定也深知这一点,所以才会不知疲惫地轰击着,就等着神圣之盾失效的那一刻。男人可能从上一个和安淮交手的职业者口中听说,安淮有晕眩的技能,所以才会一上来就唤出契约召唤兽,这下有两个目标,安淮是一个人,怕是很难应付了。

    周围的村民无不替安淮担心紧张,一是安淮的胜负跟他后的生活息息相关,一是也真的担心安淮这个人,他们虽然见的职业者不多,对各个职业也不太清楚,但他们至少看得出对方现在有两个“人”,而安淮这边只有一个。

    安淮若真只有这点本事,之前他也不会强出头。

    “出来吧,阿尔萨斯!”安淮一声大喝。

    驾驭着骷髅战马的阿尔萨斯,踩着死亡之气冲了出来,安淮挥手,指向疾风之狼:“杀了它。”

    得着命令的阿尔萨斯这就冲了过去。

    对方显然没料到安淮是亡灵法师,即便对方在看见石像鬼的时候有了猜测,也没预测到安淮能召唤这么强大的亡灵,阿尔萨斯是“英雄”,纵使他现在只有一级,其气势也不是小兵能比拟的。

    那个职业者总算变了脸色,嘴里咒骂了一句,他开始分心频频向自己的疾风之狼张望,但手里施法的动作仍不停止。

    可以召唤不死,又有无敌傍,并且能百分之百晕眩敌人,在1V1的况下,安淮可以说是无敌。

    神圣之盾的保护马上就要失效,安淮片刻不耽误,阿尔萨斯出现后他看都不往那边看一眼,这就举起了黑炎锤:“风暴之锤。”

    男人猛地转回头,他听说过这个技能,不敢硬抗,这就收回了魔杖,想要跳开,可他毕竟是法师,速度不快,虽然躲避了一下,但他最后还是被锤子击中,每个被风暴之锤击中的人,在昏倒前都有一个侥幸,侥幸这个技能并不是百分之百晕眩,侥幸自己可以躲过去。

    男人晃了几下,终于不甘心的倒地,他倒下之前,及时将疾风之狼召到边做保护。

    安淮的神圣之盾失效,他甚至喘口大气的功夫都没有,这就冲了过去,只是男人边有疾风之狼,安淮一时也近不了,他看了眼趴在地上的安迪,只有仔细看才能看见他后背还有微弱的起伏,着急地大喊:“快给安迪扶走。”

    周围的村民都远远地躲着,一下子并没有反应过来,安淮急得差点跳起来,他嗓子都走音了:“快啊!”

    飞利浦先生的大儿子吉夫最先跑了过来,奥莉薇也想跑过来帮忙,但被飞利浦先生按住了,格纳这会从安淮的后咚咚咚跑了过来,他速度快,形又大,一把抱起了安迪。

    风暴之锤的晕眩时间只有三秒钟,可以说格纳和吉夫刚跑到安迪边,那个职业者就醒了过来,并且他很快地反应过来,暴怒地看了眼安淮,然后又低头狠狠瞪着格纳和吉夫,这会,职业者离他们俩只有一步之遥,比起被安淮击中,他更受不了普通人在他面前放肆。

    职业者大声咆哮:“无能低的普通人!”喊完后,他高举起法杖,象征着他的愤怒的红色魔法火焰迸发出来。

    格纳和吉夫吓傻了,周围的村民发出惊恐的尖叫,一瞬间,安淮心提到了嗓子眼,他当时也顾不上其他了,自腰间抽出死神剑,用恳求的语气尖锐地喊道:“死神剑,求你了。”

    死神剑终于没有耍任,他甚至还发出一声不屑的嗤声,然后他的剑发出一股黑雾,以势不可挡的气势瞬间冲到了那个职业者前,并给他包围住,安淮看过多次死神剑的这个技能,但每次目标都是魔兽,而用在职业者上,这绝对是第一次。

    职业者的魔法火焰最终如雾一般散开,紧接着,他发出了悲惨的尖叫,那声音拉扯着每一个听到它的人的神经,安淮的心脏都跟着抖了一下。

    尖叫持续了几分钟,然后它的声音渐渐变小,覆盖在他上的黑雾也一点点散开,男人如破布娃娃一样倒在了地上,离他极近的吉夫和格纳倒吸了一口气,僵硬着体猛地退了一大步。

    安淮看着那人一动不动,心也跟着沉了下去,隔了会,他一步步走到那人跟前,只见男人浑的皮肤变成了深灰色,宛如死亡多时的僵尸,然后在他的体上,布满了许许多多撕裂的伤口,伤口未必多长,但密集到了膈应的地步。

    死神剑得意地说:“虽然用了很多次,但我好像没说过,这是死亡缠绕,瘟疫、疾病、痛苦化为最锋利的死亡之刃。”

    安淮麻木地看了会,然后竟然还蹲在地上摸了摸他的鼻息,男人在安淮颤抖的手指下咽了最后一口气,这是安淮第一次杀人,纵使刚才真和他对上,纵使安迪说对方是红名,安淮在心里也还没有杀人的觉悟,这会他整个人都懵了,脸色异常难看,吉夫和格纳有些畏惧地看着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僵在原地。

    安淮忽然发现自己的经验涨了一大块,甚至他在杀一两个魔兽就能升级,安淮不知道现在该是什么心,然后同时,死亡的职业者上携带的所有东西都掉在了地上,食物、药物、魔晶石、装备等,同样的,安淮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安迪痛苦的□拉回了安淮的思绪,心中多了些担心,这让安淮找回了四肢的感觉,他咳了一下,用很轻的声音说:“先给安迪抬回屋里吧,你们帮忙,把地上的东西也拿过去。”

    安淮一时还不想捡起那些东西,也不想将东西收进自己的背包,好像这么做了的话,他就真成强盗一样。

    格纳背起了安迪,吉夫帮忙收拾着地上的东西,地上的东西虽然吸引人,但对于吉夫来说,这些都是属于那个职业者的,虽然他已经死了,但对他的畏惧,或者对那些职业者的畏惧,让吉夫在摸上那些东西时,还是忍不住犹豫瑟缩。

    这时,村民陆续跑了过来,他们对死的职业者又气又怕,胆小一点的只咬牙切齿地看着,胆大的则忍不住冲他吐口水,嘴里念叨着解气的咒骂。

    至少那些细数职业者过去的罪行让安淮觉得好过点

    作者有话要说:之前有一个节,一个黑法师对塔纳托斯试用死亡缠绕,塔纳托斯一点事也没有,因为这个技能的力量是源自于死神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之亡灵召唤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