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初次交锋

    原本还觉得南城旅店的条件差,可住完那小村庄的茅草屋,安淮和安迪才发现原来嘎吱嘎吱响的老木,也能睡得这么舒服,可能因前几天没休息好,这一觉,俩人直接睡到了上三竿。

    边下楼梯边伸懒腰,安淮脸上是一派放松,他和安迪在一楼叫了食物,安淮仍改不了大手大脚的习惯。

    在等待食物上来的时候,安迪倾着子,特意压低声音说:“吃完饭我们就离开吗?”

    安淮当然明白安迪说的离开是什么意思,越跟他相处久,越是很难给他当成孩子,他的一举一动都透着成熟,反观安淮,有时倒显得没什么体统了。安淮一手托着下巴,一手用食指敲着木桌,举止松懈:“想想还有什么落下没买的,一会在去市场逛一遍,然后再离开。”

    安迪似乎急着去送心,他皱起小眉头,掰着手指说:“食物买了,木材买了,衣服、药品、工具、武器都买了,没什么落下的。”

    安淮敷衍地点点头,恰巧这时,食物送上来了,安淮双眼顿时变得更加清明,他也顾不得安迪再说什么了。安淮拿着面包咬了一大口,安迪无奈地翻白眼,这也跟着吃了起来。

    吃饭时俩人都没说话,安淮举着果汁刚喝了一口,他忽然脸色骤变,手里的杯子随便往桌子上一扔,嘴里的液体勉强一口气都咽下去。

    杯子里的液体洒出来一多半,顺着桌子流向地面,发出滴答的声音,安淮那口果汁咽的太急,反而呛了一口,他拍着口,大声地咳嗽起来。

    旅店里的人不多,但还是都冲着这边看了过来。

    安迪知道安淮在被骑士团通缉,这动静吓了他一跳,他忙把手里吃了一半的面包扔在小篮子里,然后从椅子上跳下来,挨在安淮旁边,小小体尽量挡住其中一个方向的人们视线:“叔叔,叔叔你怎么了?”

    安淮咳得脸都红了,他抹了一把挤出的眼泪,哑着声音说:“有人攻击我的石像鬼。”

    安迪啊地叫了一声,接着他瞪着双眼捂着嘴巴:“是不是有魔兽闯进小村庄了?”

    安淮心中犹豫了一下,虽然他看不见石像鬼的况,但他能感觉到石像鬼的生命值以极快的速度往下掉,按理说石像鬼会飞,一般的魔兽不应该能伤石像鬼到如此地步。

    “不清楚,我们赶紧走。”安淮站起,头也不回地就往门外跑,若不是这里有人,他都恨不得直接传送走。

    安迪扫了眼桌上剩了大半的食物,他心里疼得慌,一只手抓了把面包,一只手抓了几张馅饼,边跑边往包里塞。

    安淮已跑出了旅店,他回头看安迪因手里的动作而步伐变慢,心里急得不行,这是他第一次冲安迪喊了起来:“还管那些干什么?赶紧走!”

    安迪一想到小村庄可能遇到了魔兽的袭击,可自己还在顾着食物,他心里也后悔自责,安迪不在管掉了一地的面包,这就迈开了双腿跟上安淮。

    安淮一把抓住安迪,拖着他往偏僻的地方跑,等总算找了处没人的地方,安淮迫不及待地喊道:“群体传送。”

    虽然安淮还有些疑惑,可他在心中也断定小村庄是遇到了魔兽袭击,而且还可能不是一只两只,否则以石像鬼能飞的有利条件,它不可能伤的这么快。

    安淮听见了人们的惊呼声,狼狈的人群模模糊糊,背后是石像鬼拍打翅膀的声音,他甚至都来不得看清现在是什么况,因为石像鬼只剩下一丝血皮了,安淮几乎想也没想,开始了一系列的反应:“石像鬼回大墓地,安迪你退后,神圣之盾!”

    安淮之所以能这么多次从被人的追捕中逃脱,除了他BUG般的技能外,更重要的是他谨慎,安淮有自知之明,面对任何一场战斗,他都不会抱着什么侥幸心理,甚至他连当前的况都还没闹清楚了,无敌状态就已经加,至少他现在有时间弄清楚现在是怎么回事了。

    神圣之盾的金光刚罩在上,一连串带着蓝色光芒的魔法箭就撞在了安淮上,金色和蓝色碰撞,迸发出一片魔法火焰,安淮庆幸自己的先见之明。他一只手护着安迪,扭冲着魔法箭袭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不远处,站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个职业者,他披黑色斗篷,面色沉,手里拿着一把泛着紫光的弓箭,而那弓箭,此刻正瞄准着安淮。

    安淮愣了一下,然后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对方是职业者,如果出现在小村庄,那么无疑就是这些村民们说过的职业者。安淮之前虽对他们的行为很气愤,但对方毕竟是“人”,而且安淮和他无冤无仇,他做不来立刻兵戎相见,安淮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安淮没有立刻举起武器,并不代表对方也如此,那个握着紫弓的职业者在看见安淮出现后停了几秒钟,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安淮是什么人,下一刻,他又一连出好几箭。

    “啊!”周围的人群再次响起惊呼。

    安淮脸色一变,心中由犹豫变成了愤恨,任谁面对一个想杀了自己的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吧?显然,对方动了杀机,如果之前那几箭安淮还能说是他出现的太突然,对方没反应过来的话,那么无疑,这几箭是确确实实冲着安淮来的。

    蓝色的光芒再一次撞击在神圣之盾上,安淮毫发无伤。

    对方表充满疑惑,之后又化为怨毒,光是眼神就能看出他恨不得穿安淮的心脏,安淮无所畏惧地对上他的视线,黑炎锤也已经握在了手里。

    那人的视线移到安淮的手上,他见安淮也拿着一把紫装武器,并且完全抵挡住了自己的攻击,他心中难免忌惮,这就不再轻举妄动,但弓箭仍旧没放下来,一只手搭着箭,将弦拉满。

    安淮可是将对方的行为看的一清二楚,自己现在是有神圣之盾护着,才能无所畏惧,若是神圣之盾消失了,自己还不成了对方的靶子?当下,他也不心软了,举起锤子,冲着对方就扔了出去:“风暴之锤!”

    那人看见扔过来的锤子,他自诩速度快,并没急着躲,先是连了几箭,然后才收了弓跳开,只不过那锤子比他想象的还要快,转瞬就来到了跟前,他躲过了要害,但还是让锤子砸中了他的胳膊。

    风暴之锤的伤害不高,那人立刻就能知道自己伤的有多重,就在他要开口嘲笑安淮微弱的攻击力的时候,一阵晕眩传来,他晃晃悠悠摔在了地上。

    同一时间,安淮的神圣之盾也消失了。这个战术,安淮早已熟练,在那人还没倒在地上的时候,安淮已经动了起来,他跑到那人边,捡起了锤子,之后就将锤子架在他的脖子上,等待他醒来。

    隔了一会,那人悠悠转醒,他一时还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已然发现自己被对方制服了。

    那人的脸上闪过疑惑、不甘、畏惧,他紧紧闭着嘴,一瞬不瞬地盯着安淮,咬牙切齿道:“你是谁?”

    安淮笑得没心没肺,给人一种高傲的错觉:“你又是谁?”

    那人没回答安淮:“你就是换给他们物品的那个职业者!”他的语气是肯定,而非疑问。

    “是啊!”

    那人闻言,气的呼呼直喘大气,安淮能理解,这次他换来的魔晶石卖了将近一千三百金,这意味着对方损失了这么多钱,难怪对方气的都快冒烟了,要不是他还被安淮的锤子架在脖子上,安淮毫不怀疑他能上来咬他几口。

    “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吗?”那人大声质问。

    “后果我不知道,我就知道你脖子上架着我的武器。”

    对方脸都红了,额头上鼓起了青筋。

    安淮其实真不想跟他废话了,但他也不敢立刻放他走,而是在心中计算着神圣之盾的冷却时间。

    那人又威胁了几句,直到神圣之盾冷却结束,安淮懒得跟他磨叽,虚张声势地大喝一声:“滚,以后不许再来。”

    安淮到底做不来杀人的事,他在松开对方的同时,低头默念“神圣之盾”,金色的光芒再次给他笼罩。

    那人几乎是立刻跳了起来,他跳离安淮一段距离,看着他,攥着武器的手一直捏着紧紧的,安淮有神圣之盾护着,自然无所畏惧,对方见状,到底没敢轻举妄动,而是扭离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之亡灵召唤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