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莫名其妙的哥俩

    安淮和安迪拨开草丛冲了出去,只见在杂草的后面有一个衣衫褴褛的孩子摔在地上,他上脏兮兮的,加上瘦的皮包骨头,根本看不出来是男孩还是女孩,然后在离这孩子仅有几步远的地方,一只直立的魔兽正手握木棒,正要冲这孩子凶狠地砸下来。

    俩人都愣了一下,他们之前见过这么多魔兽,还从没见过一只懂得使用工具,这只看起来竟好像有些智商,安淮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吃惊,只不过他没有多长时间思考,因为那木棒已经抡到了孩子的跟前。

    不知是否因为安迪也是孩子而感同受,一瞬间的爆发力竟比安淮的速度还快,只见一条特质的绳子从安迪袖口飞了出来,那绳子搭上木棍,直接绕了几圈,安迪止步,手握绳子将它绷直,使劲地给那魔兽往另一个方向拉。

    地上的孩子因恐惧而将眼睛睁得极大,简直让人担心他的眼珠子会不会掉出来,他抱成一团瑟瑟发抖,一时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魔兽被安迪一阻,形顿了下,只不过下一刻,它发出暴躁的一声大喝,举起双臂,安迪小小的子直接被甩了出去。

    “安迪!”安淮大叫。

    那魔兽没有立刻反应,它看看地上衣衫褴褛的男孩,然后扭头又看看摔在不远处呲牙咧嘴呼痛的安迪,似乎正犹豫先去解决哪个。

    安淮强势闯入魔兽的视线,他这时早忘了刚才对死神剑说的话,危急关头只想着救下这俩孩子,安淮举起死神剑,指望像往常一样,可偏偏这时死神剑闹脾气,阳怪气的说:“不知刚刚是谁说的,下次再遇见魔兽让我不要出手,他好试一试这里魔兽的实力。”

    安淮几吐血,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他忍住要给死神剑掰折的冲动,一手将死神剑插回腰间,另一只手拿出惯用的锤子,想也没想就扔了出去:“风暴之锤!”

    魔兽在锤子的重击下,晕晕乎乎摔倒在地上,同时它的木棒也脱手而出,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安淮趁着它昏迷的功夫,小跑到过去,他先是一脚踢开木棒,然后就举着锤子就敲了起来,连敲了好几下,这魔兽都没有死。安淮的汗有些下来了,他在心里计算着魔兽醒来晕眩的时间,趁它醒来之前又跳开一段安全距离。

    魔兽醒来后暴怒地大喝一声,迈着笨重的步伐就向安淮冲了过去,它粗壮的、有安淮腰粗的手臂早已抡了起来。

    安淮频频后退,他召出了石像鬼,因他对这魔兽实在没有底气,这就又使用了神圣之盾,他现在处于无敌状态,自然无所畏惧,举着锤子凶狠地还击。

    最后在安淮和石像鬼的联手下,总算给这只魔兽杀死。

    自魔兽的体冒出一股黑雾,安淮一看此场景,就知道这魔兽剩余的力量能凝结成物品,他一边呼哧呼哧喘大气,一边不错神的盯着。

    黑雾凝聚在一起,然后掉落在地上,期望中的装备没有出现,在黑雾散开后,地上出现了一颗明黄色的半透明晶石。

    安淮从没遇见过这种况,他不知那晶石是什么,但还是弯腰捡了起来。

    这时安迪也已站了起来,刚才那下摔得不轻,他走起路来一瘸一拐,他走到安淮旁边,看见他手里的晶石后大吃一惊:“这是魔晶石!”

    安淮狐疑地看着安迪:“什么是魔晶石?”

    这回换安迪狐疑地看着他了:“你是职业者,不知道什么是魔晶石?”

    安淮尴尬地打着马虎眼:“嗯...忘记是干什么的了。”

    安迪的脸上还是充满疑惑,隔了会,他说:“只有高阶魔兽在死后才能自体里爆出魔晶石,魔晶石可以提升职业者的体素质,黄色的魔晶石我记得代表的是...智力,它是智力魔晶石。”

    安淮常年接触游戏,几乎一点就通,魔晶石有点像魔兽里的“书”,例如智力之书、力量之书,他捧着魔晶石,有些稀罕地反复看着。

    “想不到这里竟然会有高阶魔兽,之后我们要小心点了。”安迪人小鬼大地嘱咐着。

    一声断断续续的抽泣声传来,这让两人想起现场还有一个孩子在,安迪转个,一瘸一拐地走到还坐在地上的可怜孩子。

    “你没事吧?你是普通人,怎么敢一个人往有魔兽的地方跑?”安迪忍着痛,冲着那孩子笑了起来,在他的观念里,不由得将这片土地况和奥林大陆重叠。

    那孩子一句话不说,眼中仍是只有恐惧,体如落叶一般抖个不停。

    安迪以为他是被刚才的况吓的,这就伸出一只手,要给他拉起来。

    “不要!”谁知那孩子大叫一声,挥开了安迪的手,下一刻他闭起眼,脸上是等死的绝望模样。

    这时安淮也走过来了,他在安迪和那孩子之间来回看了几下,然后说:“这孩子,好像害怕你?”

    安迪收回被打的手揉了揉:“我们救了他,他为什么怕我?”

    安淮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可他们好不容易碰上一个人,当然要多问问这里的况,安淮猫腰,双手放在那孩子腋下,要给他提起来,在安淮碰着他的一瞬间,那孩子的眼中涌出大量的泪水,喉咙里发出忍不住的抽噎声,听着就好像断气一样。

    安淮连忙给他放回地上,他蹲下,尽量用柔和的声音说:“小朋友你不要怕,我们已经将魔兽打死了,你告诉哥哥你家住哪,哥哥给你送回家。”

    那孩子站在地上闭着眼,听了安淮的话更加哭出了声,安淮被他哭的脑袋都疼了,又好言安抚了几句,总算让这孩子开口说了句话。

    “你们不会杀我吗?”他的声音很小,安淮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们杀你干什么?”

    孩子的眼睛已经哭的如桃一般,他睁开一点眼缝,看向安迪:“他也不会杀我吗?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挥开你的手。”

    安迪莫名其妙地指了指自己:“我?我怎么可能会杀你?”

    那孩子将信将疑,但总算慢慢停止了哭泣,此时他脸上都是鼻涕眼泪,试探地问:“那我可以走了吗?”

    安淮想了个借口说:“我们迷路了,你能不能带我们去附近的城镇村庄?”

    那孩子闻言,又害怕地瑟缩了一下,然后他用恭敬的音调说:“好的。”

    安淮、安迪俩人总觉得这孩子态度怪怪的,好像一直在害怕,而害怕的对象还正是他们俩。

    那孩子在前面带路,走了连两分钟不到,就见前面的树下躺着一个人,安淮和安迪还来不及反应,就听那孩子大叫一声冲了过去:“哥哥!”

    孩子冲到树下,他蹲在地上,小小的手努力地推着那人,他再次哭了起来:“哥哥,哥哥!”

    安淮和安迪赶紧赶了过去,只见地上是个成年人,他同样穿着很破旧,浑都是伤口,杂草般的棕色头发此刻黏在一起,鲜血流了一脸,看起来很是渗人,这人虽然还没死,但看起来也离死不远了。

    安淮做不到袖手旁边,他蹲在那人边,自背包里拿出一瓶生命药水,生命药水的力量对职业者有百分之百的效果,对普通人也能发挥三成功效。

    安淮将生命药水的小瓶子凑到那人嘴边,给他一整瓶都灌了下去,那人的伤口终于停止了流血,安淮又拿出一瓶,喂他喝了第二瓶。

    等第二瓶生命药水也被那人喝下去后,他总算咳嗽了一声,眼皮动了动。

    那个孩子又是惊又是喜,嗓子都喊哑了:“哥哥,哥哥!”

    那人听见弟弟的呼唤,勉强睁开了眼睛,他将目光投向自己的弟弟,虚弱的说:“艾利克斯,你没事吧?”

    艾利克斯摇了摇头:“哥哥,你不要死啊!”

    那人渐渐恢复了些精神,瞳孔不在失焦,这次他看向安淮,不确定地问:“你们是?”

    艾利克斯知道安淮救了自己的哥哥,对他的防备也放了些,他哭哭啼啼地说:“他们是职业者...是他救了和我哥哥。”

    一瞬间,那男人眼睛瞪得极大,就好像安淮做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之亡灵召唤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