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世界的尽头

    安淮上所带的食物已经剩余不多了,但为了保险起见,他宁愿每少吃一点,也不敢冒着被追捕的风险去离风暴城最近的凯旋城,虽然并不能肯定,但他总有预感凯旋城有埋伏,甚至连挨着凯旋城的另一个城镇他都不去,而是选了个不算太远,他们勉强能走到的城镇。好在安迪是个懂事的孩子,这一路上他总是吃的很少,从不抱怨。

    俩人来到蝴蝶城,这是个风景优美的城镇,安迪知道马上就能饱餐一顿了,自打进城后,他始终咧着嘴巴乐不停,安淮饿的眼睛都绿了,找了辆马车,直奔最近的餐馆。

    坐在车里,安迪时而扒着窗户往外看:“叔叔,我听说这里一到天,满城都是各色的蝴蝶,是不是真的?”

    安淮被问得一愣,实际上他对奥林大陆的地理并不了解,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像安迪说的那样。

    前面驾车的车夫是个很健谈的中年大叔,简陋的车厢,安迪的话轻易就传进他的耳朵里,只听他哈哈笑了几声,然后爽朗地说:“可不是吗,一到了天,城里到处都是蝴蝶,尤其城中心的花园,简直成了胡蝶海,漂亮极了。可惜现在天气变冷了,你们见不到这个景色了。”

    安迪闻言睁着大眼满脸兴奋,他一直是一个人,已经能为自己做主了:“明年天我再来蝴蝶城。”

    车夫又地跟他介绍蝴蝶城的一些店铺和景色。

    不一会,车夫就给俩人送到了餐馆,临下车之前,车夫还跟他们推荐这个餐馆的招牌菜。

    俩人在餐馆找了处角落的位置,打扮的有些老气的侍女地送上了菜单。

    安淮是真饿了,又饿又馋:“水果派、番茄通心粉、海鲜拼盘、红薯烩蘑菇、辣豆汤,我来杯苹果汁。”

    然后安淮又将菜单递给安迪,安迪这会表现的却比安淮更像个大人,他看了眼其他桌,发现这里的碟子不小:“叔叔,你点的太多了。”

    安淮摆摆手,表现的无所谓,也是他大手大脚习惯了。

    安迪知道职业者向来如此,于是什么都不说了,给自己点菜:“给我来份什锦绘面、油蘑菇汤,再来杯可可。”

    小餐馆都是做小生意,可能很少遇见一口气点这么多的客人,侍女欢欢喜喜下去了。

    等侍女一走,死神剑就按耐不住了,他在安淮的腰部动了动:“你什么时候动?我还想快点找到塔纳托斯呢!”

    好在安淮是坐在角落里,放着死神剑的那边靠着墙,离着比较近的其他桌的人顶多能听见这边说话声,却发现不了其实是把剑在说话。

    安淮伸手按了按剑,另一只手支在桌子上挡着嘴,他小声说:“不要乱动,不要开口,去找他也得让我们补充下物资吧?否则还没找到他,我和安迪先饿死了。”

    “难道你就不能快一点吗?”死神剑仍旧不满。

    “拜托,我们只是来吃个饭,还有你不要再开口说话了,引起别人的注意就不好了,你应该没忘我正在被骑士团追赶吧?”说到这,安淮的声音更低,连安迪都有点听不清他说的什么。

    “我会怕他们?”死神剑忽然扬高声音,引得离他们最近的一桌人看了过来。

    安迪机灵,赶紧板着张脸,模仿着死神剑清脆的声音,冲着安淮:“你真以为我会怕他们?”

    安淮偷偷冲安迪投去夸赞的笑容,桌面下,他又按了按死神剑,这几天,他已经摸清了死神剑的脾气,高傲、骄傲、谁都不服,和塔纳托斯简直一模一样,这样的人,得顺着他:“你这么厉害,我当然知道你谁都不怕,可是要是惹来骑士团追赶,我们会耽误功夫的,难道你不想更早的找到塔纳托斯吗?”

    “你先不要乱动也不要说话,等我和安迪吃完饭,就去购买食物和用品,这个城镇有公共传送阵,之后我们就往南面传送,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塔纳托斯了。”

    死神剑这才不闹,也不再说话了。

    等了一会,俩人点的饭菜依次送了上来,安淮和安迪一阵狼吞虎咽,原本以为饿急了能吃的多点,只是因饿的时间久了,胃口都跟着变小了,反倒是吃了一会就觉得饱了。安迪的什锦烩面剩了半盘子,安淮剩的更多,红薯绘蘑菇和海鲜拼盘几乎没动。

    安迪是个勤俭的小朋友,他从自己的羊皮包里拿出一个木制饭盒,将剩下的什锦烩面通通倒了进去,然后扣好盖子放回包里。

    安淮也将剩下的食物装好放进背包里。

    俩人离开餐馆,直奔蝴蝶城的商业区,先是将打出来的装备处理了,换了一些金币,然后又购买了食物、饮水、魔药和用品。可能是这几天吃不饱饭的经历让安淮怕了,这次他准备了许多食物,职业者每升一级,“背包”的空间就会扩大一些,当初他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背包内部的空间跟一个小储物室差不多,如今再看已经像间卧室差不多了。

    无论是各种半加工的、蛋、蔬菜、面条,还是直接就能吃的面包、香肠、蛋糕、饼干,安淮几乎将整个背包给塞满,这会他颇有一种逃亡的感觉。

    等到下午,俩人准备妥当,这就来到蝴蝶城的公共传送阵,直接传送到奥林大陆最南面的城镇——南城。

    南城是个有些荒凉的城镇,房屋破败,居民穿的也有些寒酸,南城的天气常年不好,不是天就是下雨,是奥林大陆比较穷的一个城镇,这从停在传送阵附近等活的马车就能看的出来,这里的马车比之蝴蝶城更加简陋。

    安淮还来不及有反应,死神剑就在他的袍子里嚷嚷起来:“这里没有塔纳托斯,还有再南面!”

    安淮一愣:“再南面?再南面还有什么城镇吗?”

    安迪虽小,但到底是原住民,他小脑袋瓜猛摇:“南城是整个大陆最南面的城镇。”

    “塔纳托斯在还要更南的地方。”死神剑被袍子遮住,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也许他并没有在城镇,或许他在野外?我们出城找找?”

    安迪一脸不敢置信,他忍不住尖叫道:“南城的南面就是整个大陆的‘柱子’了,哪里有野外?”

    安淮一阵沉默,他茫然的五官表示没有听懂。

    安迪见他这样,犹犹豫豫开口解释:“南城的南面是南柱山,它是撑起天空的其中一根‘柱子’,到了南柱山就是到了奥林大陆的尽头,哪里还能继续走?”

    “塔纳托斯就在南面!”

    听到这,安淮有点理解了,这个世界毕竟有点落后,他们仍停留在“地是方的”的观念里,认为某某处就是世界的尽头。这里虽然是异界,但安淮仍旧坚信这里是地球,或者这里是地球的异次元,并不相信“尽头”一说。

    安淮抬头看看天,然后打断了安迪的碎碎念:“今晚先找个旅店休息一晚,明早我们出城,向南面走,我上次说的话依然有效,如果你不想跟着我,我可以给你安置在一处地方。”

    安迪猛地闭上了嘴,他先是一脸惊讶地看着安淮,之后又低下头,认真地考虑安淮的话。

    不顾死神剑的抱怨,安淮按了按他好言安抚了几句,这就找了辆马车,直奔旅店。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之亡灵召唤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