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回到一个人练级的日子

    因安淮和朱伊格手里有蛇发妖怪的头颅,所有这一路来他们并没有遇见一只拦路的魔兽,托此福,俩人离开风暴之森并没有用太长时间。

    一出了风暴森林,朱伊格就用布带将蛇发妖怪的眼睛蒙了起来,那蛇发妖怪又嘶声地咒骂,很快,朱伊格麻利地将她嘴也堵住了,然后塞进了衣服里,给她包了起来。

    这几天,那蛇发妖怪时而暴躁地咒骂,时而低声地请求他们放了她,时而又嘴里念念叨叨不知说着什么,总之那张嘴是一刻都不得闲,就是晚上,也没完没了,偏偏她的声音嘶哑难听,安淮觉得自己都快神经衰弱了。

    那烦人的声音消失,俩人都长吁了一口气,安淮揉了揉耳朵,由衷地叹道:“总算清净了!”

    朱伊格颇赞同地点点头,然后他看着安淮,说:“安,我要回家乡了,准备一下,接父母和妹妹去‘理想乡’。”

    理想乡这个名字是安淮和朱伊格起的,因为他俩一致都认为那里适合普通人生活。

    安淮一早就知道朱伊格有此想法,所以他倒没有太惊讶:“直接就走?也不休息一下?”

    “是的,我家乡地处偏僻,如今风暴城又将公共传送阵毁了,所以我要先到凯旋城,如果快的话,我能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到那,到时再休息也不迟。我父母居住的小镇并没有传送阵,我只能传送到离我家乡最近的沙城,剩下的路需要我走回去,加在一起需要不少天了,我当然希望父母和妹妹早一天地住在和平的地方,而且回家后需要准备处理的事不少,我推测我未必能在下个月圆之前回来,若是不能的话,只能等下下个月了。”

    安淮对奥林大陆的地理并不是很熟悉,他听朱伊格说了一堆地名,也只能敷衍地点点头,朱伊格又问:“那你呢?你接下来去哪里?我安排好父母后就去找你。”

    安淮对哪里都不熟悉,在加上现在的况,他也只能留在风暴城:“我留在风暴城,最近在这附近自己练级。”顿了顿,他补充道:“我仍旧住在蔷薇旅店,如果房间还有的话,就还是上次我住的那间房。”

    朱伊格高兴地点点头,他“哥俩好”地用手肘推了推安淮的胳膊,又冲他挤眉弄眼:“要是这样的话,我就把父母和妹妹接到风暴城,倒是直接用你的技能给我带到龙血树那,好不好?”

    安淮如今跟朱伊格这么要好,这点小忙,有什么不行的?安淮爽快地点头:“这还叫事吗?当然行了!”

    朱伊格嘿嘿笑了两声,又大力地拍了拍安淮后背:“够义气!”

    他手劲不小,安淮被拍了一下就躲开了,然后他指了指朱伊格拿在手里的衣服包裹,问:“那这个你打算怎么办?”

    安淮指的当然是蛇发妖怪的头颅,这算是“特殊的物品”,搁不进背包,要是带着,只能用手拎着,对于职业者来说,若是看见有用手拿着东西的,那觉得引人注意,尤其朱伊格虽然给蛇发妖怪的嘴堵上了,但她还是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朱伊格面露为难,他也是个谨慎的人,虽然说有了安淮的技能,他到时就能靠他技能直接传送到龙血树那里,但毕竟俩人要分开一个月或是两个月了,这里又没有什么能彼此联系的工具,若是俩人分开的这段时间,安淮出了什么意外不见了,那朱伊格到时还怎么带着父母和妹妹穿过风暴森林和远古森林?

    所以朱伊格并没有犹豫太久,他说:“我带着她吧!”

    安淮也猜到了朱伊格想法,他无所谓地点点头:“那你小心点吧,千万别给她眼睛上的布解开。”

    朱伊格点头,俩人分别之际,彼此又互相祝福了一番,朱伊格也嘱咐他几句在风暴城的注意事项,和练级时要注意安全。

    俩人向着不同的方向走,安淮又恢复成了一个人,少了朱伊格在旁边叽叽喳喳,安淮一时还真有点不习惯。

    风暴森林离风暴城并不远,安淮走了半天,就来到了风暴城的城门,如同上次一样,城门周围有许多士兵把守,因安淮来过一次,所以这次他并不紧张,悠悠哉哉就走了过去,有士兵对他盘问,连盘问的内容都和上次一样。

    面对士兵“为什么来风暴城”的问题,安淮嘴上胡乱编着:“我是在风暴森林练级的职业者,来城里休息一下,顺便补充些物品。”

    那士兵好好看了眼安淮,狐疑问:“我见你眼生啊,不像是在风暴森林练级的。”

    “我都离开风暴城一个多月了,你见我眼生也是应当,之前我住在蔷薇森林,还见过厄里斯小姐,是她为我指引了方向,所以我走的远点了,实在是上的食物不够了,才回来的。”

    那士兵见他说得头头是道,心中已信了,之后并没有在为难安淮,这就放他走了。

    城门附近停了许多马车,安淮随便找了一辆,报了“蔷薇旅店”的名字,马夫便赶着马车行驶了起来,用了也就两个小时左右,在天黑之前,安淮来到了蔷薇旅店。

    安淮先是要了房间,也是风暴城现在的局势稍微有些紧张,所以来这里暂住的职业者并不是特别多,他上次居住的房间还有,要完房间后,安淮又在大厅点了丰盛的食物,总算舒舒服服吃了个饱。

    吃完饭后,安淮在桌边坐了会,听其余人说了会现在的一些八卦或事,安淮只离开了一个月,却觉得好像离开了一年,他们说的好多事,安淮都听不懂,尤其现在又没有朱伊格给解释,后来安淮便不再听了。

    在大浴池洗完澡,安淮便上楼回屋了。理想乡的环境虽好,但条件落后了些,汤姆家的木板嘎吱嘎吱的,并不是太好睡,再加上这几天赶路餐风饮露,安淮已经极困乏了,洗完澡后,他更是连动都不想动。

    因现在没有塔纳托斯和朱伊格的照应,安淮不免更加谨慎戒备,他召出了侍僧守在门口,然后就直接扑上了。安淮又想起了塔纳托斯,即使已经过一个月了,安淮每每想起起塔纳托斯是死神就仍旧觉得不可思议,脑子里就好像有东西在砸似的,总是发懵,要是这么说的话,他可是跟死神睡过...

    睡着之际,安淮脑海里还回忆着塔纳托斯在上时的一些小趣,其结果就是安淮做了一宿的梦。

    第二天,安淮洗漱好后就下楼吃早餐,用完了早餐就直奔交易市场,他上现在还有三十多个金币,花了二十金买了二百份木材,这风暴城到底比不上狮子城,单是二百份木材,那老板就凑了多半天,还是安淮先交了定金,然后于下午的时候来取的。

    剩余的钱用了几金补充了用品、食物和药品,安淮便准备转天就出去练级了。

    转天,要离开风暴城了,安淮上次就发过誓,要是脱离了危险,说什么都要在安全的地方安置一个不死单位,方便遇危险的时候随时逃命,这会他犹豫了下,然后找到了旅店的老板,交了两金币将那间房长期地定了下来,风暴城的物价比狮子城的便宜许多,在蔷薇旅店,住一天只需要六金币。安淮将侍僧安排进去,其实侍僧只是不死,或者按奥林大陆的话说是亡灵,本并规定说不可以把亡灵留在旅店,但安淮又嫌解释起来麻烦,便跟老板说那屋中放了他的私人物品,请他不要让女仆去打扫或擅进他的房间。

    安淮的说辞并没有引起老板的怀疑,职业者虽然有“背包”,但那背包的空间是有限制的,随着练级地点的难度加大和呆在野外天数的增加,练级时要带的东西自然不少,食物、装备、魔药、用品、帐篷等等,而且还要预留足够的空间来放置练级时打出的装备,所以不少职业者都将练级用不到的东西放在旅店,旅店老板闻言信誓旦旦地脯:“先生放心,您离开的这段时间,绝对不会有任何人进您的房间。”

    安淮满意地点点头,这就离开了。

    之后,安淮一直在风暴森林的外围练级,这里的魔兽颇厉害,要是其他像安淮这个等级的职业者,是绝不敢自己来的,但安淮毕竟不是普通的职业者,他有“群体传送”这个技能所以根本有恃无恐,再加上他还有食尸鬼和石像鬼,急了还能召唤“火凤凰”,不过他没有用“火凤凰”,因为那个太招摇,这森林又不是就他一个人,安淮想低调点,他主要用的还是石像鬼,石像鬼各项属高,又是在空中,总是比安淮更早地发现魔兽,打得过就打,打不过也能掩护安淮逃跑,所以这几天安淮的经验是噌噌往上涨,装备也打出了几件,其中还有一件蓝装。

    这,安淮找了一处空旷的地方坐下来歇息,食尸鬼和石像鬼一左一右地守着,忽然,顶上好像有一个黑影飞过,安淮眉头一跳,抬头就寻找,他还在奇怪石像鬼怎么毫无反应,就见一只漆黑的乌鸦在安淮头顶盘旋。

    那乌鸦绝对已经进入石像鬼的程之内了,可他仍旧毫无反应,安淮以为遇见了什么难对付的魔兽,他立刻站了起来,举起武器戒备着。

    那只乌鸦盘旋了几圈,接着便直奔安淮飞了过来,它速度并不快,看起来也不像是有攻击意图,安淮却顾不上这么多,口里念着“风暴之锤”,那锤子直接甩了出去。

    锤子命中,那乌鸦无声地摔在了安淮跟前,安淮还不及走近看个究竟,那乌鸦彭地一声燃起了一团黑火,待黑火燃烧殆尽后,地面上只留一片烧焦的痕迹,和中间的一张羊皮卷轴。

    安淮觉得莫名其妙,他地观察了会,见那羊皮卷轴并无异样,这才小心翼翼地捡了起来,然后将羊皮卷展开,猛然发现那是一张任务卷轴。

    任务:进入迷之地取出死神镰

    指定接受人:安淮

    奖励:任何你想要的

    而发布者,赫然写着的是塔纳托斯。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之亡灵召唤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