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你是谁

    朱伊格看见安淮后,脑中的弦跟着绷紧:“怎么样?割下她的脑袋...”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听自塔纳托斯的手里传出一阵阵咯咯咯磨牙的声音,然后一个沙哑带着怨恨的女声响起:“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打我的注意,你们等着我姐姐来给你们撕成碎片吧!”

    三人都被那声音吓了一跳,不由得看过去,原来塔纳托斯手里抓着蛇发妖怪的头颅,明明只剩一颗头,但她仍旧能开口说话,仍旧能看清周围形式,只是她脑袋上的无数条毒蛇,宛若死了一般,软趴趴地垂着,毫无动静。

    三人没时间惊讶和害怕,虽然传送出来一段距离,但安淮和塔纳托斯总感觉后有什么东西追赶着,让人背后发麻,安淮急火火地问朱伊格:“你跑出来多远了?现在进远古森林了吗?我们之后该往哪边跑?”

    “哪这么容易就进远古森林?这里还是风暴森林,我自己带着你的居恶魔,再往前走就扛不住了!”

    “哼!”塔纳托斯割完蛇发妖怪的头颅后更加傲气,他对于朱伊格不敢在前进表示不屑。

    朱伊格见状后一脸不服,但想着当下的况他还是忍住了,他指了指一个方向,说:“往这边跑。”

    三人没做耽误,这就跑了起来,只是现在是夜晚,纵使安淮和朱伊格都拿着照明器,但能照明的范围也很有限,再加上这里又都是纵横交错的树木,所以三人的速度并不快。

    但好在这妖怪震慑力十足,看来不止在远古森林畅通无阻,在风暴森林也没人敢再上来找他们不痛快,跑了这一会,他们连一个魔兽都没遇上。

    这一路上,那蛇发妖怪,说个不停,一会咯咯咯的笑,一会又发出恶毒的诅咒,兼之她像个催命钟似的,一直说什么“快了快了,我的姐姐们很快就追上你们了,嗬嗬嗬,她们会撕碎你们。”

    这妖怪的声音欠的慌,让人听了就忍不住给她暴打一顿,安淮捂了捂口:“哎呦,你能不能堵上她的嘴?叨叨叨叨,烦死人了。”

    妖怪的头颅不是物品,自然放不进背包。塔纳托斯粗鲁地甩了甩手里的头颅,嘴里却说着安淮:“看来你还未尽全力,竟然还有功夫说她?”

    塔纳托斯说完,另一只手从背包里掏出几样东西,然后沿途扔在了地上。

    “你扔的是什么?”

    “魔法炸弹,如果她两个姐姐追来,至少能挡一挡。”

    朱伊格表纠结,回头看了一眼,见他扔了不少,忍不住酸溜溜的说:“真跟不要钱似的。”

    魔法炸弹属消耗品,安淮知道价格不便宜,塔纳托斯扔了少说二三十个了。

    “哼,难道命还比不上魔法炸弹值钱?既然如此,我给你一万金,你就留在后面当盾吧。”

    朱伊格脸色涨红,气呼呼地不说话了。

    蛇发妖怪安静没多一会,就开始发出渗人的笑声,她的笑声响起没多久,后就传来一连串爆炸的声音,三人都脸色一僵,没想到妖怪的连个姐姐竟已追到了这。

    想想也能理解,安淮他们不能尽全力奔跑,但对于属妖怪的两姐妹来说完全不用顾虑什么,这森林估计也是熟悉的,所以他们很快就会赶上安淮三人。当然,好的况是其他的魔兽误中魔法炸弹,但听那爆炸声已经响了一路了,这种况不大可能。

    塔纳托斯忍不住埋怨道:“给了你半天的时间,你就只跑出这么远吗?”

    “我等级不够,你试试一个人在风暴森林里?”朱伊格呼哧呼哧的:“我跑的距离也不短了。”

    三人又加快了些速度,不知何时,周围的景色再次变换,熟悉的树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千奇百怪的参天大树,地上的野草也快到达人的膝盖,使安淮三人行进速度再次降下来。

    纵使他们三都没来过远古森林,也能立刻知道他们已经跑出了风暴森林,正式进入远古森林。

    原本安淮还抱着跑进远古森林的话,后面那俩妖怪就不会再追了,谁知声音更近,仍旧穷追不舍。

    “只有你们胆小、懦弱、愚蠢的人类才不敢进入远古森林,你们不会以为我的姐姐们也不敢进入这里吧?嗬嗬嗬!”蛇发妖怪不怀好意地笑道,安淮听了后再一次想暴打她一顿。

    后面的沙沙声越来越近,三人被得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你再扔点魔法炸弹。”安淮气都有点喘不匀了。

    “已经没了,那个威力不算太大,我只带了一组。”三十个是一组:“如今都扔了。”

    安淮被得无法,他咬了咬牙:“火凤凰!”

    一声凤鸣响彻天际,凤凰上的火焰将周围照的极亮,它拍打着翅膀,在半空中盘旋。

    塔纳托斯和朱伊格都以为他这个是契约兽,是不死鸟,如果是不死鸟的话,那么也许和后面的妖怪可以抗衡一下。

    “拖住后的妖怪!”安淮发号施令。

    朱伊格看见火凤凰后,仿佛吃了颗定心丸,语气都轻松了些“嘿,没准安的不死鸟还能杀死那俩妖怪呢,就不知杀死他们后能有多少经验!”

    “嗬嗬嗬,我的两个姐姐可是杀不死的!”

    安淮三人闻言,一时间都不说话了,只顾着再加快些速度。

    火凤凰遇上了那两个妖怪,安淮虽看不见况,但他心中知道,安淮以为火凤凰至少能拖延会,没想到只一下,那两个怪物只有一招击中火凤凰,火凤凰和安淮心中的联系便断了,安淮一开始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等明白的时候,他又是吃惊又是后怕,连步子都停了下来。

    塔纳托斯走在最后,他见安淮停下了,不由得也顿了下,但也只是一秒钟,然后他抓住安淮,带着他继续跑了起来:“怎么了?”

    安淮脸色有些煞白,他摇了摇头,虽然心中早已做出牺牲火凤凰的准备,但真发生了,还是让他措手不及,万幸,真的是万幸“火凤凰”是技能,不是召唤物,否则死了就是死了。

    “还没到达厄里斯小姐说的地方吗?我的火凤凰...挡不住后面的妖怪了。”

    安淮这样一说,塔纳托斯和朱伊格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俩沉默了一瞬间,隔了会,朱伊格安慰道:“你别太伤心,那是不死鸟,以后会复活的!”

    安淮点了点头,他的虽然不是不死鸟,但过过之后也是能重新召唤的。

    三人连续跑了已经快两个小时了,柯米里恩口中的“红龙血树”始终没看见,安淮心中开始敲鼓:“柯米里恩不会是骗我们吧?”

    朱伊格瞪大眼睛:“你可不要吓我,柯米里恩虽然格不太像一般的精灵,可他到底还是精灵,不会说谎话的,再说你又救了他们,精灵国王是最善良的,他不会害我们的。”

    “可是红龙血树到底在哪啊?”安淮忍不住喊了出来。

    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什么,他刚喊完,朱伊格就夸张地咦了一声,然后用不可置信的声音大声道:“那那那,那有两棵红龙血树!”

    原本周围都是极茂盛的树木,安淮他们甚至看不到树顶,但只有前方的一块空地上,两棵不足两米的如伞的树,深棕色的树枝屈曲盘旋,组成一把“大伞”,而“伞”上,是一片片红如血的树叶,两棵树并排,高矮也相仿,如同形成一道拱门。

    这会,连塔纳托斯都肯定地说:“对,这是红龙血树!”

    三人仿佛看见了希望,最后的几十米都用尽了全力冲刺,终于,三人依次穿过了树形成的门。

    背后响起如雷的吼叫,安淮在穿过红龙血树后,忍不住回了下头,月光照耀下,两个异常恐怖的怪物张牙舞爪,安淮快速扭头,心脏扑通扑通快要跳出来嗓子眼,他依稀记起柯米里恩说过这个地方不会存在魔兽和任何魔法,他只求那两个怪物不能进来。

    三人只记得背后有妖怪在追,一时间谁都没停,等意识到的时候,周围已变成一般的森林,因他们的忽然闯入,已经入睡的鸟儿惊慌失措地扑腾着翅膀四处乱飞。

    “是鸟!”朱伊格用好像发现什么宝藏的惊喜口吻说:“我有多久没有看见正常的鸟了?”

    安淮也意识到,之前他们去过这么多个森林,好像一只鸟都没有看见过:“这么说...我们已经进来了?”

    安淮不知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都抖了,他顾不上塔纳托斯和朱伊格,双眼只顾得瞅四周的景色,企图能看出来什么。

    “咦?”朱伊格一声惊叫:“你手里的蛇发妖怪怎么变成普通的人头了,塔纳...你是谁?”

    朱伊格的声音由惊疑变成了戒备,最后那句“你是谁”几乎是厉声质问,安淮被朱伊格突如其来严厉的声音吓了一跳,他转过,准备询问是怎么回事:“怎么...”

    安淮的后半句话冻结在嘴边,是如何都吐不出来。

    跟在安淮后的已经不是塔纳托斯了,而是一个陌生的高大男人,男人一头黑色长发,面貌是那种难以描述的俊美,但他的表却异常冷酷,尤其他的双眼,透着一股死亡气息,让对上他眼神的人忍不住害怕得发抖。

    安淮看他有些眼熟,大脑空白了得有十多分钟,才反应过来这个男人长得和睡神十分相似,只不过他的气场比睡神修普诺斯的还要强大,安淮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你你你...你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有断更了这么多天

    羞愧逃跑

    写到这大家都应该能猜到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之亡灵召唤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