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胜利

    原来那黑法师记恨安淮当众让他出丑,是以他想趁着安淮晕倒的时候给他下黑手,反正站在精灵族这边的只有安淮,到时安淮或死或伤,也就没人再给精灵族出头了,捕奴团的团长也默认了黑法师的做法。*.那黑法师也是心狠手辣,直接用了死亡缠绕,传说这是死神的招数,中了死亡缠绕的人,即便当时不死,怕是也没多少子活头了,不过这个技能由人类来施展,恐怕效果要打些折扣,但无论如何,这是个狠的技能。

    塔纳托斯注意到了黑法师的小动作,他看着安淮毫无防备地躺在地上,想也没想就冲了过去,等他扛起安淮以后,连他自己都有点不理解自己的行为,心不太好,脸色也沉的厉害。

    安淮从一旁精灵族的叫嚷中,理出了大概,他又是气愤又是后怕,他都恨不得让石像鬼教训那黑法师一下,安淮恶狠狠地瞪了眼他,骂道:“胆小的失败者,人渣!”

    黑法师当时要是成功了,偷袭的事也许就一笔揭过了,可偏偏他失败了,还被当事人指着脸的骂,底下的一些职业者也跟着有些讪讪,不满地嘟囔几句。

    安淮知道这件事跟里昂无关,但他不想跟他对上,所以,他做出一副失望兼讽刺的表看着里昂,说:“难道这就是你说的比试吗?果真打的好主意!”

    里昂恼怒地说:“他的事跟我无关。”

    安淮耸耸肩,哼了一声:“谁知道呢!”

    里昂攥了攥拳头,然后提起大剑冲着黑法师挥了挥:“你这个混蛋,你来搅合什么?”

    那黑法师对里昂有所忌惮,什么都没说,只能狼狈地跑了。

    赶走了黑法师,里昂喘了口大气:“咱们再重新比试!”

    “我可是怕了。”安淮假意地拍拍心脏:“我怕比试的时候在出现几个你圣子的追随者,给我放暗箭。//

    他这样说,便是给黑法师算在了里昂上,里昂气得呼哧呼哧喘大气。

    通过刚刚的比试,安淮对里昂的实力有了大概的了解,他不同于其他的职业者,里昂等级不高,但却有几个特殊技能,并且上装备也好,若是打拖延战术,安淮绝对不是对手。

    安淮没辙,只能采取哀兵之计,他往里昂跟前走了几步,摆了个可怜兮兮的表,小声说:“里昂,你还记得金碧辉煌的安小淮吗?”

    里昂还未说话,塔纳托斯先是重重地哼了一声。

    里昂闻言倒吸了口气,他咬牙切齿地说:“你威胁我?”

    “不是不是,这哪算是威胁啊,我就是想帮助精灵族,里昂,你是圣子,你是光明,你是正义...”安淮牙齿泛酸,差点说不下去:“难道你就不能放过精灵族吗?难道你也和那些庸俗的人一样,想抓几个精灵当奴隶吗?里昂,在我心中你可是大英雄啊!”

    里昂听安淮说了这么多,面色有所和缓:“安,我来这里是因为一个任务,跟精灵族无关,我看见你后怎么能不管?现在狮子城已经通缉你了,我不想你落在别人手里。”

    安淮闻言,一半心里听,一半又有点疑惑,心想我不能落在别人手里,也不能落在你手里啊,安淮又摆出个诚恳表:“里昂,你信我,真不是我刺杀国王的。”

    “我信你,可光是我信你有什么用?尤其你还逃跑了,这样更没人相信你了。”

    安淮从来都是说起谎来脸都不带变色的,他一副要说什么秘密的表,表认真:“我现在正在追查真正刺杀国王的凶手,已经有点眉目了,其中一条线索就在精灵族,里昂,你...”

    里昂听懂了安淮没说完的话,在安淮评估里昂的时候,里昂也在评估他,因安淮展现的技能都是匪夷所思的,所以里昂也忌惮他,若说原本他拿海妖当绝招时还稳胜算的话,那现在看见安淮的不死鸟后,里昂也没有十足把握能胜过安淮,这里比试毕竟有许多人看着了,他也不想丢了面子。

    “你的善良天神会看见的,那么我尊重你的选择,这场比试,我退出!”里昂不卑不亢地行了个礼仪,姿势潇洒,他虽说是退出,但一点狼狈的态度都没有。

    “哼,倒是会说话,真比下去还指不定谁会赢呢!”塔纳托斯不屑地抛出几句讽刺。

    安淮唯恐里昂被话激得又要重新比试,他瞥了一眼塔纳托斯,用全场都能听见的声音大声说:“圣子是光明磊落的,他不忍心看见精灵族成为奴隶,这才放弃比试的!同样的,圣子,我也尊重你!”

    其余人没听见他们几人的对话,多数以为安淮说的是真的,虽然心里有觉得不服的,但面上还有不少赞里昂善良。

    安淮这马拍的好,里昂面露得意,他冲安淮几不可闻地点了点头,然后抬头地走下去了。

    安淮擦了下汗,他环视一圈四周,虚张声势地大喝:“还有没有人要上来!”

    普通的职业者畏惧安淮实力,自然不敢上来,捕奴团里其实还有几个高手,但那黑法师磕磕巴巴不知道跟团长说了什么,那团长最后没让任何人再跟安淮比试,只派了个代表承认比试输了,然后脸色沉地让把这次抓来的精灵都放了。

    安淮不知,捕奴团畏惧他的实力的同时,更加畏惧始终没有露面,轻松挡下死亡缠绕的塔纳托斯,如果只有安淮一人,捕奴团也不会轻易认输的。

    捕奴团的人没有多停留,一行二十来人,用了传送卷轴直接回城了。其他人一看没戏看了,便也都不舍地散开了,临走的时候,还都冲着安淮几人指指点点。

    精灵族也有颇厉害的黑精灵,所以打着抓漏网之鱼的普通职业者,在捕奴团的全体走后,并不敢多做停留,等人都走光后,只剩下安淮三人和一众精灵大眼对小眼,精灵族大都厌恶惧怕人类,但安淮他们刚刚又救了他们,这让精灵们一时不知道该拿什么态度面对他们。

    等人一走光,精灵王子立马冲到柯米里恩的跟前:“柯米里恩,你没事吧?”

    柯米里恩眼中含着泪光,他只来得及说一句“王子下”,之后就戏剧地昏倒了。

    上过柯米里恩当的安淮嘴角抽了抽,他小声嘀咕:“一准是装的,他也太能装了,我之前就想问了,捕奴团的都在精灵之森,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么远的地方?”

    朱伊格跟着附和点头。

    塔纳托斯则说:“你不知道?精灵族有魔法免疫,连传送卷轴的魔法都能免疫,精灵族使用不了传送卷轴,所以捕奴团抓完精灵后,会把一些条件好的先让人护送回城,留下来的只是少数。”

    安淮一噎,他原本以为救了精灵,没想到只救了一半。

    这时,有精灵给柯米里恩抬回精灵之森,安淮急忙拦住他们:“他不能走,他当时可承诺给我们东西,他要是走了,让我们找谁去?”

    那几个精灵瑟缩地往后退了退,精灵王子却过来了,他有些愤怒地看着安淮:“果然另有所图,我就说肮脏的人类怎么可能会平白无故地帮助我们!”

    “你说的不是废话吗?我跟你非亲非故,凭什么为你挑战捕奴团?”安淮翻了翻白眼。

    精灵王子一噎,脸上忿忿,这时,从森林里跑出来一个着白衣的精灵:“国王说让几位进去。”

    精灵王子大声咆哮:“父亲就是这么糊涂,怎么能让他们玷污了咱们神圣的森林?”

    那白衣精灵缩了缩肩膀:“国王就是这么下达的命令!”

    作者有话要说:实在不好意思,家里最近事太多太多了

    三天没摸电脑了!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之亡灵召唤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