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双双击晕

    火凤凰的叫声盖住了海妖的歌声,她那棘手的技能暂时不用愁了,但海妖到底也不差,火凤凰和她打了个平手。而地面上,里昂见海妖帮不了他了,便也不再指望,转而举起大剑,表坚决地向着安淮冲过来,安淮自己的实力自己清楚,他哪敢让里昂近,只能让食尸鬼等挡在前,再想着歘空给里昂来一锤子,可这里昂不愧为圣子,也不知道是用了技能还是有什么极品装备,他速度极快,安淮都快捕捉不到他的影了。

    虽然安淮一时拿里昂没办法,但因食尸鬼、居恶魔、石像鬼给安淮包围住,所以里昂也很难近安淮的,双方便这么僵持着。

    只不过里昂到底是有些真本事,而安淮大多是投机取巧,打破僵局的是里昂一个怒斩给挡在最前面的石像鬼击晕了,保护着安淮的则由三个单位变成两个,这就露出了个豁口,里昂瞅准时机,硬是躲过了食尸鬼和居恶魔的双重攻击,转眼就来到了安淮跟前。

    “怒斩!”里昂挥剑,剑发出紫色的剑气,向着安淮就袭了过来。

    “风暴之锤。”因里昂离安淮近了,安淮这会也能捕捉到他的影,为了速战速决,安淮甚至都来不及躲避里昂的攻击。

    几乎同一时间,安淮的锤子击中了里昂,而里昂的剑气砍伤了安淮。

    安淮嘴边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他眼看着里昂翻了翻眼睛,之后就倒在了地上。只不过安淮没得意太久,他也觉得脑子晕晕乎乎,思维再控制不了自己的四肢,他也向着地面狠狠摔了下去。

    安淮想起战士的怒斩也是有几率击晕对方的,昏倒之前,他只来得及让食尸鬼等保护好他。

    底下的人一看安淮和里昂双双昏倒了,一时间都愣住了,有的闹着说这样就算平局,但有的又非说是安淮先倒下的,理应算圣子赢。

    “亡灵法师召唤的亡灵还在呢,不能算平!”精灵的胆子也逐渐大了起来,一些没被抓住的,则在另一边叫嚣着。

    “对,比试还没结束!”

    闹了一会,人类这边意识到了战士怒斩的击晕时间比安淮那个技能要长,为了胜得磊落,倒又慢慢安静下来,都在等着圣子醒来,光明正大地制服安淮。

    “安,起来啊,安!”朱伊格在一旁焦急地叫喊着,纵使他知道无论他喊得多大声都没有用。

    安淮的风暴之锤对人物只有3秒钟的击晕时间,所以里昂倒下没多久就醒了过来,他迷茫了不到1秒钟,然后猛地跳起来,扫了一眼躺在地上、如睡着一般的安淮,里昂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里昂提着剑走到安淮跟前,他想学安淮之前打败别人的方法,让他也尝尝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别人用武器架在脖子上的滋味,只是食尸鬼它们接收到要保护安淮的命令,所以它们死死守着安淮,里昂靠近一点就对他发起进攻。

    食尸鬼和居恶魔拦着里昂的去路,或是抓挠,或是喷着蛛丝,这会石像鬼也醒了,它飞在空中攻击里昂,里昂一时也不得靠近安淮。

    想当然,安淮昏倒的时候,里昂胜算更大些,否则等安淮醒了,一切都未可知,尤其战士的怒斩造成晕眩效果是有几率的,而安淮的技能可是百分之百。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里昂有些急了,出手更重,食尸鬼几乎只剩下一丝血皮,但它仍旧毫不畏惧地攻击着里昂。

    其实,1级怒斩的击晕时间是5秒,每增加一级,就增加5秒时间,按说里昂的怒斩技能最多是2,可安淮昏倒绝对有10秒钟了,仍不见他醒来。

    众人由此看出圣子的怒斩技能绝对是2以上,一时又爆发出叫好声。

    安淮不醒,里昂又近不了他边,众人的心都跟着悬着。

    忽然,一道黑色的雾气以极为刁钻的角度,冲着毫无防备的安淮就袭了过去......

    对于安淮来说,晕倒的十几秒的时间不过是一闭眼一睁眼,但对于清醒着的人,这十来秒可是有可能发生不少的事

    安淮眼皮动了几下,之后就睁开了眼,他第一眼看到的是茵茵草地,隐隐的,他有种脑袋充血的不适感,可来不及觉得不舒服,他立马想起了自己在和里昂比试,并且自己被他的怒斩击晕了。安淮只想赶紧弄明白现在势如何,他刚要抬头,这才慢半拍地反应过来自己被人抗在了肩上。

    安淮的汗当时就下来了,他以为自己被制服了,一瞬间又不敢动弹了,可等思绪再过清明一些,他发现眼前的是黑色的袍子,而并非里昂银白色的披风。

    “为...为什么?为什么死亡缠绕对你无效?”一个听起来有一些耳熟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那声音里饱含着不敢置信和一丝丝害怕。

    “哦,你认为是为什么呢?”扛着安淮的那人不紧不慢地说,他的回答不叫回答,反而给人一种深藏不露的感觉。

    “塔纳托斯?”安淮这才反应过来,扛着他的正是塔纳托斯。

    “你是...你是...”那人声音近乎咆哮,可到底是什么,他始终没说出来。

    “塔纳托斯,你放我下来。”安淮揉了揉充血的脑袋,然后又轻轻捶了几下塔纳托斯,提醒他赶紧给自己放下来。

    塔纳托斯自然感觉到安淮的动作,他先是拍了几下安淮的股,然后才给他放回地上。

    双脚着地的一瞬间安淮还有点懵,他是胃口被顶的疼,头也有点疼,纵使难受,他也不能让自己完全不知道现在的势。安淮先环视了一圈场地,见自己的三个召唤单位都在,这就松了口气,然后他见食尸鬼只剩下一丝血皮,又是心疼又是后怕,立马给他召了回去。里昂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站着,表晴不定,而另一个进入场地里,一直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安淮听声音又有些耳熟的,正是第一个和安淮比试的那个黑法师。

    按理讲,比试没结束,是不能有别的职业者搅进来的,安淮不知他晕倒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他扯了扯塔纳托斯的披风:“什么况?”

    塔纳托斯用下巴努了努黑法师,鼻子里哼了一声,他故意大声说:“我不知道有的人竟不敢堂堂正正比试,非要干些偷鸡摸狗的行为,这样做的话,怕是连他的名声都要玷污了。”

    安淮直觉地知道塔纳托斯的话并不是指的黑法师,倒好像矛头冲着里昂。果然里昂闻言后表变得更加不悦,他狠狠地瞪向那黑法师,沉地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没想到他是...”要说圣子发怒还是颇有气势的,那位黑法师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不知为什么,他始终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塔纳托斯,眼中混合了惧怕、不甘、愤怒、疑惑,倒让安淮看不明白了。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之亡灵召唤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