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套装和边缘者

    塔纳托斯真就派人给安淮送回了幸运旅店,之后也没再管他。安淮回到旅店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他第一件事就是洗澡,然后好好吃了一顿,吃饭的时候他听周围人议论昨晚的守城战,有一位亡灵法师高调地杀死了丧尸头领的事已经传开了,安淮庆幸这是个科技不发达的世界,没有相机、网络,众人也只知道是位亡灵法师,却不知道亡灵法师长什么样。

    吃完饭后,安淮也没心思听周围再说些什么,边打哈欠边上楼,回屋后倒上就睡着了。

    迷糊之间,安淮感觉自己好像深处浓雾中,下一刻,修普诺斯就出现在了雾后面,如今他看上去竟有点疲惫,安淮能清楚地记得自己明明已经上睡觉了,怎么忽然会变成这样?

    “你喝了记忆泉,那么我再问你一遍,记不得记得我哥哥?”浓雾后的修普诺斯淡淡地说。

    安淮绞尽脑汁想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不记得,我不认识你哥哥。”

    修普诺斯脸色变了变,他又往安淮跟前走了几步,然后他伸手摸了摸安淮的脸:“你上...有我哥哥的气息。”

    安淮想躲开的,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修普诺斯的手十分冰凉,若不是他看着修普诺斯伸手,安淮怕是会以为只是一块冰贴在自己脸上。

    下一刻,修普诺斯在安淮眼前消失,雾气越来越浓,最后化成一片黑暗。

    转天一早,安淮是穿着衣服才想起昨天夜里修普诺斯出现在他梦里,他先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觉得有点渗人,可安淮又觉得奇怪,为什么梦里面他还能思考还有感觉?安淮一时倒分不清那到底是不是梦了,他猛然想起修普诺斯是睡神,那么他能出现在在梦里,也不是不可能的了。

    安淮一开始觉得有点别扭,后来整理背包,想起丧尸头领还爆出了一件蓝装,他也就把做梦的事丢开了,因他都把这事忘了,现在忽然想起来,心里有种突如其来的喜悦,他给那件蓝装拿出来查看,想着不适合自己的话就卖了,正好可以出新兵种。

    幸运皮衣:护甲+3,10%几率完全抵抗对方近攻击,+10%全系魔法抗,(幸运装之一,集齐3件每秒增加2点魔法恢复,集齐5件每秒增加3点魔法恢复、增加10%暴击)

    安淮看了属后心中着实爽了一把,看意思他出不了新兵种了,因为这件皮衣完全适合他这种血少防低无抗的职业者,并且竟然还是装,他当然留给自己用。当下,他就给幸运皮衣换上了,这皮衣包裹在好看的,就和他□穿着布制裤子不太配,安淮索在外面罩了件长袍(衣服,无属)。

    安淮下楼先是吃了点东西,然后想起昨天引导者说还可以领一份奖励,他这就动去了当时报名的地方,那里人头攒动,全是来领奖励的,但好在各个职业、每个队伍是在不同的地方,反正安淮看见的全都是法师。

    找了一圈,找到了他的引导者,安淮走过去,要说其他人不知道杀死丧尸头领的那人长什么样,那么跟安淮一组的则不可能不知道,有几个人领完奖励后也不走,特意留在这就为了再看眼安淮,安淮一出现,他们就小声议论起来,这边一闹,其他队的人也看了过来。

    安淮倒是也没骄也没燥,全然不将周围的议论当回事,那引导者知道他和塔纳托斯是认识的,当下对他的态度也有些小心。安淮原本期待的奖励只有5金币,这钱对他来说还算好点,可对于其他人,尤其是法师,这5金币可能都还不够在守城战里消耗掉的魔药,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守城战不同于一般的任务,即便奖励分文没有,人们也还是会积极参加的,毕竟这是攸关自己的家园。

    领完奖励后,安淮闲溜了一会就回去了,他刚回到幸运旅店,一眼看见在大厅里吃饭的朱伊格。

    安淮快速走了过去,这几天没人跟自己说话,还真有点憋的慌:“朱伊格,你回来了?”

    平里,朱伊格是个欢快的人,今,他却显得有些怏怏的,听见声音后他抬头看了眼安淮,叹了口气:“嗯,我今天回来的。”

    安淮自顾自地坐下,奇怪地问:“朱伊格,你怎么了?”

    朱伊格长吁短叹:“我妹妹成了边缘者。”

    安淮可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于是不解地问道:“边缘者?什么是边缘者?”

    朱伊格有些埋怨地看着安淮:“你不知道什么是边缘者吗?你不会连魔药是谁做出来的都不知道吧?”

    安淮直觉地觉得边缘者可能不是个太好的词,如此详细的问还真有点戳人伤疤的意思,但他确实不知道,再加上安淮潜意识里一直将这个世界和“游戏”划上等号,所以魔药到底是怎么来的他也从没想过。

    朱伊格被他这种茫然的表打败了,虽说安淮对常识的不懂他已经习以为常,但不懂到了这个地步,还是让朱伊格心中疑虑重重,朱伊格再次叹了口气,解释道:“魔药、修补装备魔力耐久、魔具制造、晶石镶嵌等都是边缘者做出来的。”

    安淮在心里想了下,又不自觉地往游戏上带,觉得这倒有些像“生活技能”,这也没什么不好,安淮不明白朱伊格为什么因此唉声叹气。

    朱伊格见安淮还是不懂的表,只能继续往深了解释:“你知道,职业者觉醒,一般在12岁到16岁之间,过了16岁,再不可能觉醒了...”

    安淮心里汗了一把,心说他还真不知道。

    朱伊格继续说:“但是觉醒不了的人们又岂会甘心?10年前,大陆上开始出现了魔法引导石,它可以引导人们潜在的魔力,让原本没资格觉醒的人觉醒成为职业者,俗称强制觉醒,但因为魔法引导石的魔力太过强势,所以有规定,使用魔法引导石的,必须年满16岁。”

    安淮点点头,问出了心中的疑惑:“那要是如此的话,只要魔法引导石数量够,那么大陆上还不都是职业者了?”

    朱伊格惊讶叹道:“你竟然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魔法引导石也不是百分之百能成功的,有的人自然能通过魔法引导石强制觉醒,但强制觉醒的职业者必定没有自然觉醒的职业者魔法高,而有的人自魔力太微弱了,即使用了魔法引导石也觉醒不了,然而还有一种人,自有魔力,但是魔力不够,不够格成为职业者,只能成为一个不能就职但又有些魔法的人,俗称边缘者。”

    安淮觉得即便不能成为职业者,成为边缘者其实也不错,做做魔药、修补下魔力耐久什么的,尤其那还是朱伊格的“妹妹”,女孩子出来打打杀杀总是不太好,毕竟这里可不是真的“游戏”。

    “你知道魔法引导石有多昂贵吗?我妹妹一心想当个牧师,全家为了满足她,四处向人借钱,好不容易才买了一块魔法引导石,我倒宁愿她魔力再微弱点,那样的话魔法引导石跟她不能产生共鸣,魔法引导石还是完好的,还能再卖给别人。”

    安淮真不知道魔法引导石有多昂贵,不过看朱伊格这样,也知必定不是几百几千。

    “而且你当边缘者是这么好当的?多少魔药大师、魔具大师?你道大生命药水和小生命药水的区别是什么?其实是用同样分量的材料制成的,大师就能制成大生命药水,一般的边缘者也就能制成小生命药水,新手边缘者还不定能不能制作成功呢!”

    安淮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在一旁劝了他会,让他宽心,职业者赚钱不太难,有朱伊格了,必定用不了多久就能将钱还上,朱伊格叹了口气,说出来后果然心好点了:“我家的亲戚肯借钱,不也是看在我是职业者的份上吗?”

    之后俩人在大厅里一边吃饭一边说话,直坐到了傍晚,傍晚的时候有职业者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光芒城、风暴城、神树城,宣布独立。”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之亡灵召唤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