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万军之中取首级

    因安淮从没参加过守城战,所以他一点也不紧张,相反十分期待夜晚的降临,可其他人并不这么想,毕竟其他人可不把守城当做简单的任务,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宁愿没有丧尸攻城。

    魔药店、魔具店都异常火爆,好在店主们都有所准备,不至于供不应求。安淮在魔具店买了几个猎人制作的魔法炸弹,这玩意价格不便宜,又是消耗品,平时很少有人买,也就是现下有人买来应急时用。

    下午的时候,职业者们就已经动前往自己小组所在的区域,安淮跟随大流,搭了辆马车也离开了旅店,从车窗向外看,街道上都是川流不息的马车,悠哉闲逛的人几乎看不见了。

    来到登记官交代的这是一处偏僻的地方,但也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当中明显一个穿着不同的,他手里拿着张羊皮卷,见安淮走过来,问了一句:“你是法师10组的?叫什么名字?”

    “安淮。”

    那人借着照明器的灯光在卷轴上扫了一眼,在找到安淮名字,和后面备注亡灵法师的时候,他不免抬头又多看了几眼,之后才在安淮名字后面挑了个勾:“嗯,你的号码是20,最后一位,记得一会按照号码站队。”

    安淮点了点头,不一会,整个10组的二十个人就都到齐了,他们按照号码站好,然后在那位引导者的带领下,上了城墙,每个人之间隔着约一米,排排站好。

    他们这组人来的都早,或者说所有参加守城的职业者都早早排好队站在城墙上严阵以待,安淮能看见城墙上其他的队伍,密密麻麻连成一片。现在离太阳落上还要有一会时间,起先也没人说话,后来几个格开朗的互相小声交谈几句,其中也有紧张的,脸色都白了。

    有人好心安慰紧张的新人:“一看你就是第一次参加守城战,放心,队伍和位置都是有意安排的,像是咱们这种新人,负责守卫的位置都比较偏僻,到时丧尸也不会太多。”

    那人点了点头,脸色果然好了点。

    随着太阳渐渐西下,周围再没有人出声交谈,大家纷纷拿出了武器,严阵以待。

    随着第一声嘶吼的响起,新人仍旧难免瑟缩了一下,因为那不是一个丧尸的吼声,也不是几十、几百只丧尸的吼声,那是成千上万、无数的丧尸才能发出来的巨大声音,那个声音从西边传来,安淮甚至觉得脚下的城墙都跟着颤了几下。

    虽然丧尸还未攻到城下,但他们居高临下已经能看到,整个视野已经有一半被黑压压的丧尸占据,密密麻麻的向着这边移动,光是看着这个景,就让人头皮发麻。

    数以万计的丧尸到达了城墙下,它们一点点散开,盲目地冲撞,果然,安淮所在的这个区域比较偏僻,一开始只有不多的丧尸挤到这边。

    “!”引导者一声大喝,站在城墙上的法师们纷纷使出了魔法,有的是风系的,有的是火系的,但都是相辅助的,没有相克制的,就比如他们小组大都是风系和火系的配合,却绝没有水系或冰系法师。

    安淮有一瞬的停顿,他现在真心觉得有种植物大战僵尸的错觉,不过愣神也只是几秒钟,下一刻,他就召唤出了居恶魔,居恶魔站在安淮旁边,嘴里吐着蛛丝攻击着城墙下的丧尸。

    居恶魔一出现,不少人都看了过来,有几个新人更是都忘了施法,直到引导者暴躁地大声呵斥,相较于其他法师忙个不停,安淮也只能居高临下地干瞪眼。

    这一小波丧尸解决,而下一波丧尸还未走进攻击范围之前,有短暂的歇息,法师们一边喝着魔药,一边向安淮这边看过来,他甚至能听见其他人小声的议论。

    “是亡灵法师!”

    “他召唤的是什么?我从不知道亡灵法师还能召唤这个?”

    “远程攻击?好像是蜘蛛吧?”

    众人的议论没持续太久,因为下一波丧尸已经攻到了城脚,法师们再次举起了法杖,绚烂的魔法一个接一个地向城下招呼过去。

    紧挨着法师10组的是一队猎人,铺天的箭雨遮天蔽月,红色的月亮将箭矢镀了一层红光,整个场面带着一股肃杀的气氛。在月亮的红色几乎如鲜血一般的时候,丧尸的进攻达到了最□,它们疯狂地进攻城墙,用残破的体撞击着,一下又一下,简直让人忍不住担心下一刻城墙就会倒塌。

    安淮观察的差不多了,这些丧尸完全是靠力量和数量,由始至终也没有一个能使出技能。安淮松了口气,他接连喝了提神药水、力量药水,下一刻,他召唤出了石像鬼。

    面目狰狞的石像鬼在红色的夜空中展开了巨大的翅膀,周围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看了过来,有的人一时反应不过来更是哇哇大叫了起来。

    众目睽睽之下,安淮抓住了石像鬼的两条腿,在其他人反应过来之前,他就让石像鬼带着飞上了天,居恶魔仍留在城墙上,安淮在空中欣赏了下其他人目瞪口呆的脸,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

    “飞高点,躲开魔法和弓箭。”安淮下达命令,石像鬼听话地带他又飞高了一些。

    安淮升级后的力量本就比以前有所见长,再加上体力药水和力量药水的辅助,他现在双手承担着自重量根本一点都不觉得吃力,甚至他还有余力在空中做了几个引体向上。

    安淮一开始是让石像鬼往高处飞,所以现在他并没飞多远,看着底下密密麻麻、疯狂涌动的丧尸,说不心惊是骗人的,但安淮却不是怕,他毕竟有绝招群体传送,根本不担心自己体力不支掉下去。

    忽地,一个破空的声音擦过耳边,安淮心惊跳一哆嗦,他还以为这是丧尸使得技能,却在下一瞬间,他看见一根木箭在他眼前呈自然落体,掉了下去。

    安淮愤怒的扭头,并让石像鬼停了下来,他顺着后的方向搜索了会,没两眼他就看见在人群中极为醒目的塔纳托斯,对方手握长弓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因距离有点远,安淮看不清他表,不过却不会错认他又拿了一根箭,正要搭弓瞄准安淮。

    “快飞快飞!”安淮别过脸,抬头催促着石像鬼。

    下一刻,安淮觉得股上一疼,他当下就知道自己中箭了,他原本并不相信塔纳托斯会真的用箭他的,除了一瞬间的慌乱,安淮心里还有点烦闷,他甚至想了下现在冲回去跟塔纳托斯大干一场的话胜算有多大,不过很快安淮就注意到,想象中箭矢没入中的剧痛没有,被打中的地方只有一点点疼,就好像被棍子敲了一下,现在仅剩下一点点麻了。

    安淮搔了搔被打中的股,然后他再次让石像鬼停下,回头看着塔纳托斯,现在俩人的距离更远了,但因城墙上灯火通明,所以他还是一眼就找到了塔纳托斯。塔纳托斯再次举起了箭,安淮冲他比了个国际手势,然后欢快地大喊:“去—你—大—爷—的——吧!”

    洪亮的声音被风吹到了城墙上,安淮咯咯咯笑着,催促石像鬼赶紧飞走。

    安淮的股被打了几下,总算飞出来塔纳托斯程之外。他飞了有一会,底下的丧尸被顶上活人的气息吸引,纷纷仰着脑袋张牙舞爪,给他抓下来,安淮也不敢马虎大意,他让石像鬼在飞高一点,脚底离着丧尸的头顶约有个两三米。

    又飞了一会,底下密密麻麻的全是普通丧尸,连一个头领模样的都没看见,安淮心里多少有些不耐烦了,看着眼下的丧尸海,只觉得头都大了。

    不过很快,安淮就看到了希望,也是他居高临下看得远,不远处正有一波密集的丧尸群,而在丧尸群正中间,则是一个两米多高的巨大丧尸,区别于其他丧尸残破不堪的样子,这个丧尸竟还穿着一件生锈的铁恺,脸上的也比一般丧尸多,隐约还能看见样子,最重要的是它的体被一股黑雾缠绕,在丧尸群中十分显眼。

    安淮大喜过望,向着那边飞了过去,很快,那些丧尸发现了他,嘴里发出更愤怒的吼声,连丧尸头领都举起了过长的手臂,向安淮抓了过来。

    安淮在半空中欣赏了会它们焦急的样子,心前所未有的好,然后他就不再多耽搁,掏出了魔法炸弹,一连扔下了好几个,并同时对石像鬼发号命令:“攻击!”

    魔法炸弹发出耀眼的光芒,一下子给这周围照得极亮,紧接着就传来了丧尸的哀嚎,同一时间,石像鬼自嘴里发出的魔法攻击也无差别地向了丧尸头领。

    魔法炸弹的攻击目标是多个的,因今天是红月之,丧尸的各项能力都大幅度提高,若是搁平时,一个魔法炸弹至少能炸死一个丧尸,不过今天的话效果就打折了。

    饶是如此,安淮的一连串攻击也让底下的丧尸伤亡惨重,这从他一连猛涨的经验就能看出来。

    这个丧尸头领实在太耐打了,安淮的魔法炸弹都扔了一多半,再加上石像鬼不间断的攻击,周围的丧尸都不知道倒下多少批了,可它仍旧狰狞地咆哮着,生命值还剩下不到一半。

    不过安淮却不着急,毕竟现下是他在空中拿丧尸当靶子,而丧尸完全碰不到他,就在安淮完全没有技术的单方面进攻下,丧尸头领终于哀嚎一声,倒在了地上。

    同一时间,所有丧尸都停顿了一下,安静得好像时间停止了一般,之后它们好像疯了一般,发出更大的吼声,动作也更加疯狂。

    安淮耳朵震得嗡嗡响,他让石像鬼往高处飞了一点,这时,原本缠绕着丧尸头领上的黑雾先是一下子散开,之后又慢慢凝聚在一起,黑色褪去,转而化成蓝色,一个发着淡蓝光芒的装备咚的一声掉进了丧尸堆里。

    安淮心里痒痒,恨不得立时冲下去将蓝装捡起来,奈何丧尸群没完没了,杀完了这一波,紧接又有下一波补上,根本没有空隙让他下去捡装备。

    思来想去,也只能让石像鬼用爪子将那装备抓起来,安淮再次命令道:“我传送走后,你将地上的装备和丧尸头领的头颅抓起来,然后飞回我的边。”

    石像鬼毫无反应,但安淮知道它肯定是“听”明白了,在最后,安淮将仅剩的一个魔法炸弹扔进了丧尸堆里,为石像鬼赢取了哪怕一秒钟的空挡:“群体传送!”

    下一刻,安淮再次出现在城墙上、居恶魔的边。其他的职业者见凭空出现的安淮吓得眼睛都突出来了,有的人更是差点把法杖都扔下城墙,空气里有短暂的沉默,连那位引导者都愣楞地看着安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沉默过后,他们又不时地四处看着天空,好像都在搜寻着石像鬼的踪迹,安淮却神色如常,活动了一下发酸的四肢。

    没过多久,在心里做着各种猜测的人们听见了空中传来翅膀怕打的声音,他们本能地循声望去,就将一个狰狞的怪物向这边飞来,而它的两只爪子分别抓着一件蓝装和一个丧尸头颅,但凡参加过守城战的人就知道,那个头颅不是普通丧尸,正是其头领的。

    人们看着那怪物乖顺地飞到了安淮头顶,然后将两样东西扔在安淮脚边,安淮捡起蓝装也不细看,直接收了起来,他踢了踢地上的那颗头颅,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嘿嘿,紫装我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边有太多糟心事了...

    想买房子,对方违约,中介费也不退了....

    唉,我都暴躁了...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之亡灵召唤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