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回城

    三人恢复了记忆,原本是想立刻回狮子城的,可西里尔始终失魂落魄的,一点也不想走,安淮和朱伊格到底不是硬心肠,不能说给他扔下就扔下,这就陪他在记忆泉边住了一晚。转天,几人无所事事,记忆泉周围没有野兽,安淮他们也只能干瞪眼。最后连威胁带哄,总算说服西里尔先回城再说,一直呆着这里也不是办法。

    安淮用了群体传送,一瞬间,他们就回到了狮子城幸运旅店的房间。西里尔不知道安淮的技能可以进行远距离的传送,他没想到说回去就真的直接回到了狮子城,竟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这猛地回来后,他心里更加空落落的。

    三人从房间出来,先是去洗澡,西里尔这会也没心思挑剔环境。洗完澡后,三人又在旅店一楼吃了饭,大厅里闹非凡,人们脸上洋溢着笑容,和西里尔形成鲜明的对比,他们口中大多说着两件事,一个是庆典,一个是圣子。

    安淮这才想起他们在离开狮子城之前,弗伦奇家主也说过城里的庆典快开始了,于是趁着食物上桌之前,他问:“庆典是什么?”

    朱伊格已经习惯安淮什么都不知道,他叹了口气,先是抱怨几句:“这次竟然错过了庆典,太可惜了...”之后他见安淮有点不耐烦了,这才正色说道:“每年,当美惠三星排成一排的时候,狮子城的美惠池就会开放,城里所有女都会去池中沐浴,以求得美惠神的庇护,在这之后,年轻的女子会盛装打扮,然后相约上街唱歌跳舞,展现自己的美丽。”

    安淮心中对于错过了庆典也有些淡淡的失望,朱伊格则还在长吁短呼,一个劲地说庆典的时候,街上会有多少的美女,不过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安淮倒没有太纠结,他又问:“那圣子又是什么?”

    朱伊格一愣,也犹豫了起来:“教会有传言,不久就会出现一位手持光明火焰的圣子拯救黎民苍生,难道真的已经出现了?”

    俩人留意了下周围人的话语,最后大体得知在庆典期间,果真有位能使出光明火焰的职业者,他俊美无双、正义凛然、能力非凡,他为了保护心的女孩,以2级的份打败了6级的职业者。

    当然,传言总是夸大的,安淮也没将其他人的话当真,听过后乐一乐就完了,朱伊格却较真,一边酸溜溜地说想见见圣子,一边又抱怨这次离开狮子城竟发生这么多的事。不一会,食物上桌了,三人吃了起来,不再说话。

    吃完饭后,安淮和朱伊格又去装备店处理白板装,西里尔出于惯地跟着俩人,因他当初说不要钱也不要装备,所以安淮和朱伊格也没跟他客气,美滋滋地将换来的钱平分,俩人一人得了六十来金,还有一件蓝装、一件黄金装没卖了,这两件是等着明天参加交易大厅的拍卖会。

    朱伊格摸了摸手里钱,笑得见牙不见眼,他说:“等黄金装和蓝装卖完钱后,我得离开一阵子。”

    安淮也是跟他在一起习惯了,难得在这个世界上有个说得上话又默契的人,于是他问:“去哪里?”

    “回老家几天,去看望我妹妹。”一提起妹妹,朱伊格表温柔,看意思也是个妹控。

    安淮是第一次听到朱伊格提起自己的家人,不过之后他也未再多说其他,不知是不愿意说还是怎地,安淮也就没问,点个头表示知道了。

    在此之前,西里尔先告别了两人,他比刚回来的时候好了一些,眼中有着安淮他们无法理解的绪,他说自己有个地方要去,又礼貌地对安淮和朱伊格这些子来的照顾表示感谢,安淮看他这样,总觉得跟交代遗言似的,心中多少有些不放心,朱伊格显然也有此种感觉,他对西里尔说了好一通劝慰的话。

    傍晚的时候,安淮和朱伊格溜溜达达往回走,偏走到一半的时候,叫辆马车拦住了,这马车一看就和外面供人搭乘的不同,更豪华不说,上面还搭着绣有家徽的旗帜,来到这个世界,安淮只认识两个家族的家徽,一个是弗伦奇家的蔷薇,一个就是眼前这个火焰标志。

    安淮心知这是塔纳托斯家的,不曾想朱伊格也认识这个标志,他奇怪地咦了一声,冲着安淮小声喃喃:“这是加蒂斯家的马车,它为什么要拦下我俩?”

    这会,自车上下来一个打扮得体的年轻人,正是安淮上次见过的那人,那人冲着他微微躬,说了和上次几乎一模一样的话:“我们少爷想邀请您共进晚餐。”

    朱伊格目瞪口呆地看着安淮,忍不住大声问道:“你还认识加蒂斯家的人?”

    安淮表有点尴尬,他总不好说就是伴吧,安淮拿朱伊格当朋友,在他面前也展现的是正常的一面,心中还是不想让他知道自己乱七八糟的生活,他轻轻嗯了一声:“不算太熟,打过几回交道,我先跟他去一趟,今晚不回旅店了。”

    朱伊格见他不愿多说,也就没多问,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自己走了。

    同上次一样,马车给安淮送到了金碧辉煌,还是那个房间,塔纳托斯正半躺在上,手里拿着本书,见安淮进来后,他把书收了起来,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眼神就好像要立马给他剥光一样。安淮满足了他,也没多废话,把衣服一扯,直接滚在了上。

    安淮可是有一段时间没做/了,这被塔纳托斯轻轻一撩拨,只觉得饥渴得不行,塔纳托斯也喜欢安淮的反应,俩人战得火

    事后,收拾了下又分别洗了澡,俩人这才坐在一起吃饭,塔纳托斯规矩极好,吃饭的时候几乎不说话。饭后,安淮和他又在上滚了一回,再之后,俩人就躺在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最近还是在丧尸平原练级?”

    安淮懒得跟他解释西里尔的事,就随口嗯了一声。

    塔纳托斯沉默了一会,然后又问:“等级有没有提升?几级了?”

    “3级了。”安淮本来就累了,此刻躺在柔软舒适的大上更是昏昏睡。

    “你也该适时换好点的装备了,没事多去交易大厅逛逛,我给你张那的VIP卡,想参加拍卖会直接就能进去。”

    塔纳托斯要是给他装备或是其他的东西,安淮未必会要,总有种在卖的感觉,不过只是张VIP卡的话倒没什么,而且他说的也对,安淮是该换好点的装备了,尤其在他学会风暴之锤以后,安淮正想着弄把高攻击的锤子。

    安淮接过卡,见卡片做工精美,上面画着火焰形标志,他粗略看了几眼就收起来了。

    之后俩人也不再说话,没一会,安淮就睡着了。

    转天,安淮醒来的时候塔纳托斯已经走了,他收拾洗漱了一下,在房间吃完早饭,也离开了金碧辉煌。

    安淮回去后,朱伊格分寸拿捏的极好,一句关于昨晚的事都没问。白天俩人闲逛了一天,补充了魔药和一些用品,下午的时候,安淮和朱伊格早早就去了交易大厅。

    因有两件装备能拍卖,所以他们拿到了两个座位,安淮想起塔纳托斯昨晚给他的VIP卡,只不过他不想招摇,也就没拿出来用,拍卖会开始之前,他和朱伊格坐进了交易大厅给安排的位置。

    整场下来就属他们的那把圣光权杖最瞩目,最后拍得1500金,朱伊格笑得嘴都合不上了,连连拍着大腿,另一把蓝装也卖了200金。

    刨去给交易大厅的佣金,安淮和朱伊格各分到了570金,算上之前的,安淮上现在有六百多金币,他心里也是喜滋滋的,盘算着这些钱怎么合理利用。

    原本以为朱伊格明早才走,没想到他竟归心似箭,分完钱后就告别了安淮,搭了辆马车去了传送广场。

    安淮出了交易大厅一个人走在街上,心里正盘算着让居恶魔学习技能的事了,忽然,一个小正太拦住了他。

    “请问是安淮,安先生吗?”

    安淮挑眉,一时想不到究竟谁还认识自己,只不过他见小正太模样生的可,便笑嘻嘻地应了,问:“我是,你是谁?”

    小正太也回他个礼貌微笑:“我是受人所托,那人让我把这钥匙交给你,并让你去金碧辉煌4011找他,说是要给你个惊喜。”

    安淮一愣,脑海中立马想到的是塔纳托斯,他是知道塔纳托斯花样比较多,所以当时根本没有怀疑,甚至小正太给他找了辆普通马车他也没怀疑。

    安淮颇喜欢有小调的男人,再加上他和塔纳托斯在上又十分合得来,所以即便俩人昨晚刚做过,安淮这会也没拒绝,他接过钥匙,跟小正太道了声谢,这就坐上了马车。

    马车到达目的地后就离开了,安淮走进金碧辉煌,有妙龄少女在门口迎接,她见安淮穿着普通,脸上的表似是不屑,不过来者是客,她本意是要给安淮带进大厅的,不过安淮及时拿出了钥匙给对方看,少女脸色微变,转瞬又换上了讨好的笑容,这就引着他上了楼。

    少女给安淮带到4011房门前,然后就退下了。

    安淮看了看紧闭的门扉又看了看后的另一间,他露出疑惑的表,这间房并不是塔纳托斯的房间,而正好是那间房的对面,安淮还是知道的,一般有钱人常住某一处的话,总是喜欢要固定的房间,或是干脆给那间房包下来,不会轻易换房间的,只不过一提起金碧辉煌,安淮也只能联想到塔纳托斯,再加上他在这个世界实在没什么熟人,所以安淮也只是疑惑了一下,只当是塔纳托斯搞得小把戏,这就用钥匙自己开门进去了。

    房间没有开灯,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甜蜜的气味,还有一声声压抑的粗重喘息,直让人觉得气氛暧昧。安淮隐约能看见边有个人影,他往前走了几步,大门在他背后无声地阖上。

    “这哪里有浪漫气息啊,恐怖效果倒是出来了。”安淮忍不住抱怨一声,他又走进了几步:“塔纳托斯,是你...”

    安淮的话没说完,因为此时借着月光他看见了坐在边的分明是个女人,女人衣衫凌乱,衣服前襟的带子被拉扯开,露出里面半拉酥,她脯急剧起伏,若有似无的呻吟从她嘴里发出,女人有一头美丽的金发,此刻汗涔涔地贴在了脸上,她听见动静后转过头,双眼迷离,眉头紧蹙,牙齿死死咬着嘴唇,她压抑地喊了一声,只不过没等她的句子完全吐出,话语就化成了一声呻吟:“你来干什么啊...”

    安淮当时汗就下来了,脑海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此女发/了,第二个念头则是靠,被人算计了。

    作者有话要说:肯定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之亡灵召唤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