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声称进入迷之地的男孩(倒V)

    安淮和朱伊格在之后加快了脚程,终于在第三天中午的时候达到了迷之地。这里与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不同,没有醒目的标志,或是看着特殊的景色,要说最大的不同那就是草地几乎被踩平,露出了深褐色的土地,甚至这周围连棵树都没有。

    安淮狐疑地四下张望,然后又拿出地图看了看,虽然地图上显示出正确的坐标,但他还是忍不住问:“这里就是迷之地?”

    朱伊格一副早料到他会是这反应的表:“对,这里就是迷之地,你找吧,看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面对光秃秃的地方,安淮能找什么?他也只能将羊皮卷拿出了仔细再看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暗语之类的,然后他蹲在地上掬一把泥土捻了捻,又对比下其他地方的。

    朱伊格嘴角抽了抽,安淮又用手随便挖了几下土,他刚要说些什么,朱伊格就打断了:“不用想着往下挖了,早有人想到了,前几年的时候,这里挖了一个又一个的深坑,结果什么都没有,最后被人填平了。”

    这回换安淮无语了,他站起来,取出布巾擦了擦手:“我还是坚信迷之地的存在,可能我们没有进/入那里的‘钥匙’吧。”

    朱伊格耸了耸肩:“你也说没有‘钥匙’了,我们还是先练级吧。”

    之后俩人就围绕迷之地四周寻找丧尸,遇见了几只,都轻松解决。

    “安,你感觉出这的丧尸比其他地方的厉害吗?”

    安淮摇了摇头,肯定地说:“没有,跟其他地方的一样。”

    因安淮都是用“食尸鬼或是居恶魔攻击几下就能杀死丧尸”来衡量的,所以他很清楚迷之地附近的丧尸并没有比其他地方的厉害。

    朱伊格喃喃道:“我也这么觉得,可要是都一样的话,弗伦奇家主为什么交给咱们这种任务?”

    俩人围绕着这个问题又讨论了会,朱伊格越说越不靠谱,到后来都出现了“没准妮丝看上他了,所以妮丝的父亲才交给他们这种既简单报酬又高的任务”。

    晚上,俩人在迷之地扎的营,安淮又奇思异想是不是迷之地只有夜晚才会出现,他明明已经极困了,偏偏还想要熬到午夜。

    朱伊格对他真是无语了,他打了个哈欠,口齿不清地说:“你能想到的所有办法都有人试过了,我劝你还是早点睡吧啊哈。”说完,他就钻进帐篷了。

    安淮还真的等到了午夜,可什么特殊况都没有发生,甚至连个丧尸都没出现,安淮满心失望地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挂着两个大大黑眼圈的安淮在朱伊格的嘲笑下,跟着他往稍远的地方寻找丧尸,他俩干脆连帐篷都没收,安淮留下侍僧在那守着,也不为了戒备什么,毕竟丧尸不会攻击它,只是为了晚上能用群体传送直接回来。

    练级是比较枯燥的,尤其有时半天都遇不上一个丧尸,今天一天的成果不太好,总共杀了不到三十只丧尸,却一件装备都没有,最后只有几瓶药水和3金币。

    见天色已晚,安淮用群体传送给俩人传回了侍僧的边。

    一阵若有似无的痛苦呻吟,自安淮的帐篷里发出,俩人几乎一瞬间就听见了动静。

    松懈的体再次戒备,安淮抽出了长剑,朱伊格紧握住匕首,俩人对看了一眼:“什么况?”

    安淮和朱伊格都猜测可能是丧尸无意识地占据了帐篷,这时俩人难免后悔自己的懒惰。

    朱伊格故意发出了很大的声响,如果是丧尸的话,它感觉到活人在附近,那么必定会冲出来。

    可是等了半晌,那声音还在断断续续的持续着,但却并没有丧尸冲出来。

    “不对!”安淮摇了摇头,他又往前走了一小步,侧耳停了会:“不像是丧尸发出来的,这个声音更加的...清脆!”

    那声音确实不像丧尸发出的无意义的低吼,相比于丧尸,它更像是人类发出的声音。

    朱伊格五官皱在了一起:“难道遇见了盗贼?可你的侍僧还好好的在这,也没受到过攻击,再说就算是盗贼,听见声音也该出来了。”

    俩人踌躇了一会,最后由安淮用长剑将帐篷帘子挑了起来,帘子掀开一角,一个小小的体躺在正中央,看不清表,但他此刻正拼命挥舞着四肢,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

    “是个孩子!”俩人齐声惊呼,安淮一下子将帘子挑到了最大。

    朱伊格谨慎地用照明器将帐篷内部都照了一遍,见并没有其他人,俩人这才依次钻了进去。

    帐篷里躺着一个小男孩,他此刻双眼紧闭,泪流满面,脑门上全是汗,在脸上形成一绺一绺的黑道子,男孩一直挥舞着四肢,好像在做着噩梦,嘴里也发出不明的痛苦呻吟。

    “喂,你醒醒,喂喂,醒一醒啊!”安淮一开始动作还算轻柔,可男孩始终不行,他不免加大些力度。

    朱伊格见状,直接给他提了起来,提在半开晃了几下,男孩终于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他满眼泪水,恐惧地看着朱伊格,下一刻,就嗷地大叫了起来。

    安淮捂住耳朵皱眉,朱伊格则粗鲁地给他搁回地上,不爽地呵斥道:“别哭了别哭了,你是谁,从哪里来,怎么就你一个人,你你你...你是普通人?”

    说到最后,朱伊格几乎喊了起来,安淮闻言也吓了一跳,他低头仔细观察这个男孩,见真的跟职业者不同,上没有那种特殊的波动。

    男孩总算稍微平静了些,由嚎啕大哭变成小声抽泣,朱伊格不耐烦的又问了一遍:“你是怎么来到这的?带你来的人呢?”

    “我...我一个人来的。”男孩断断续续地说。

    “天啊,你怎么敢一个人跑来?”安淮和朱伊格异口同声地说出一样的话。

    “你才多大?怎么就敢一个人跑到丧尸平原来?你找死来的啊?”

    “我是来找爸爸的,我来找我的爸爸!”男孩用力地抹了把眼泪,然后冲着两人大声喊道。

    朱伊格张着嘴巴,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安淮却仍不信男孩是自己来的,毕竟他俩来时,这一路上可都遇上了不少丧尸,男孩的话,不可能一个丧尸都没遇见,哪怕遇见了一个最弱的普通丧尸,那也不是男孩可以应付了的。

    “你真的是自己来的?一路上没碰见丧尸?”安淮再次问道。

    男孩点了点头:“我是跟着你们来的,一直在你们后面,所以没碰上丧尸。”

    安淮和朱伊格顿时无语,俩人让一个孩子跟了一路,竟丝毫没发现。

    “喂,小鬼,你干什么跟着我们?”

    “在城里的时候,我听你们说要去迷之地,我就偷偷跟上了,因为我爸爸...我爸爸就消失在迷之地里了。”

    安淮和朱伊格再次大吃一惊:“消失在迷之地...里?”

    男孩的用词和语气清楚地表示,他口中的迷之地并不单是一个坐标,一片谁都能来的荒地,而是真正的人人趋之若鹜的迷之地。

    说到这,男孩又哭了起来:“我爸爸他找到了迷之地...可是却再也没回来,妈妈整的哭,我来找爸爸回家,我...我进入了迷之地,却没有看见爸爸,只有一个可怕的怪物一直追着我。”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七夕节快乐?

    祝大家都甜甜蜜蜜的^_^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之亡灵召唤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