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伊格

    安淮刚回到自己帐篷跟前,那胖子就凑过来小声地说:“诶,你没给杰克塞点什么别的?他这人最小心眼了,拿人东西都拿成习惯了,小心遇危险时他不带你走。”

    安淮知道这胖子指的是谁,他看向已经收完钱,正坐在地上大口吃的杰克,他面前的食物很丰盛,都是刚刚别人给他送来的,安淮收回视线,扯了扯嘴角:“不会吧?”

    “哼。”胖子把拿在手里的小果实扔进了嘴里:“那可说不好。”

    安淮并没给胖子的话放在心上,他现在还不困,而且他觉得胖子又好说话,于是便想着跟他聊聊,哪么再多了解这个世界一点也好,安淮摆出招牌笑容冲胖子招了招手:“过来坐坐吧,我刚来狮子城不久,还什么都不懂呢,你能给我讲讲吗?”

    说着,安淮从包里拿出了果汁,又拿了一盘小饼干。

    胖子看见地上的食物,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动作迅速地窜到了安淮旁边,找了处干净的地方席地而坐,股还没坐稳了,手都已经伸向了盛小饼干的盘子。

    “唔,是甜心屋的棋格饼干!你虽然刚来狮子城不久,不过还会吃的吗?甜心屋的招牌就是棋格饼干。”

    安淮自然不记得买饼干的店铺名,他当时也是逛饿了,被街旁牛的香甜气味吸引,进了那家店,买了几样甜品。

    “不过要说他家最出名的还是舒芙里,只是那个是不能外带的...”

    胖子滔滔不绝说了半天跟吃有关的事,安淮都插不进话,等盘子快要见底了,他才放慢了速度,抬眼看向安淮:“我觉得你这人不错,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安淮心想八成凡是请你吃东西的你都觉得人不错:“安淮,我叫安淮。”

    胖子的反应和欧斯特第一次听他名字时一样,都是顿了下,似乎等他继续说完,胖子见安淮抿着嘴,知道他说完了,然后惊讶地问:“姓什么啊?搞的这么神秘,连姓氏都不能说?”

    安淮叹了口气:“安就是姓,名字是淮。”

    胖子眨眨眼,吃惊道:“真奇怪啊,你的姓怎么在前面?而且姓和名都是一个发音?嘿嘿,可真奇怪。”

    安淮只能应付地点点头,胖子又指了指自己:“我叫朱伊格,朱伊格·德普。”

    猪一个?安淮拍了下大腿,他忍着笑,上上下下再次打量了他一遍,尤其在朱伊格大肚腩上停留最久,这个名字倒也贴切好记。

    朱伊格并不觉得自己的名字好笑,他也就没把安淮要笑不笑的表放在心上,而是伸手去拿最后一块饼干。

    安淮恢复了表,他见朱伊格也是一个人来练级,于是就问:“我看其他人都是组队来,怎么你是自己来呢?你不怕遇见丧尸群?哦对了,我听说这还有强盗?”

    朱伊格等把饼干咽下去,又喝了口果汁,这才开口:“我怕什么?打得过就打,打不过我就隐跑了,丧尸个个都没脑子,也没什么技能,我一隐,它们自然找不到我。至于强盗,难道他们为了抓我一个人,还要浪费个侦破之眼吗?侦破之眼得10金币一个了,在丧尸平原练级的大都是新人,上指不定有没有价值10金币的东西,傻子才会为了抢劫买个侦破之眼。”

    安淮听他说隐这词激动的眼睛都放光了,这技能可不同于其他,光是想到用隐这技能能做多少坏事,安淮心脏就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安淮打断了朱伊格下面的话,有点兴奋地说:“我能问下你是什么职业的吗?”

    朱伊格神秘一笑,装模作样地用食指点着嘴唇,轻声说:“我是刺客!”

    安淮虎躯一震,是真的惊倒了,在他的印象里,刺客应该是神秘、沉默、孤傲的,他们喜欢穿着方便行动的紧衣服,如鬼魅一般来无影去无踪,手敏捷是刺客的必备特征。

    安淮赶脚,除了紧衣这一点符合外,其余的,朱伊格根本一点像刺客的地方都没有,况且他那肥硕的体...奔跑的起来吗?

    朱伊格看着安淮的表,似乎明白他想的什么,朱伊格脸上微有恼怒,脯:“告诉你,我可是刺客中的高手,在相同的等级里,还没有刺客能打的赢我。”

    其实朱伊格说这话还是有些夸大了,除了等级外,还要装备差不多,不乏有贵族家的子嗣,他们虽然应战能力差,但扛不住一极品装备啊,只有一白板装备的朱伊格和那些人还是没法比的,不过在他看来,那些人根本不算数。

    安淮为激他,表现出不相信的样子:“那你隐个给我看看咩?”

    朱伊格忿忿地站起来,他倒退着往后走,没走几步,就不见了,不是突然不见,而是像融入了空气里,安淮竟想不起来他是怎么消失的。

    安淮倒吸口气,心想这尼玛真是凶残的技能,这要是一隐,还不想干什么干什么?往小了说偷个窥,往大了说杀个人,不都是无声无息?从前,对于刺客这个词,安淮也只是觉得是游戏里的一个职业,但并不是他喜欢玩的职业,也没有什么实际感,可这会他亲眼看见朱伊格整个隐去了形,只觉得鸡皮疙瘩起到了脑顶,跟见到鬼似的,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同时,一种被紧盯的感觉让安淮浑别扭,他向周围看了看,企图看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无论他怎么看,一切都如常,好像由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似的,安淮干笑了几声:“朱伊格,你出来吧。”

    耳边只有风声,和从远处传来的其他队伍说话声,安淮刚要再说话,忽然他觉得菊花一紧,上的寒毛好像都竖了起来,他本能地想转,可还没等念头传达给体,他已经被人用一根木棍抵住了后颈。

    后传来朱伊格笑嘻嘻的声音:“如何,小爷我可是号称闷棍第一人,我刚才要是下手,你早倒地上了。”

    说完,朱伊格收回木棍,轻轻松松绕到了安淮跟前,面带炫耀地看着他。

    安淮长吐口气,心中还砰砰砰跳的厉害,他这才发现朱伊格从隐到出手,根本就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朱伊格虽然胖,不过他行动起来真如鬼魅一般,速度快得惊人。

    安淮冲他挑起了大拇指:“高!”

    朱伊格露出得意的神色,得得瑟瑟的自夸起来:“你知道我速度是多少吗?就是等级比我高一些的,要追上我也不容易!”

    “不过你们攻击人时会现吧?”安淮想起朱伊格出来的一瞬间,他从地上看见一个影子闪了一下。

    朱伊格点点头:“那是啊,要是攻击的时候都不现,那刺客不就无敌了吗?”

    “不过不攻击不就能一直隐着吗?嘿嘿...嘿嘿嘿...你还不想干什么干什么?”说到后来,安淮冲他挑眉,坏笑了起来。

    朱伊格心照不宣,也跟着笑了会:“除了站立、行走、奔跑,其他任何举动都会解除隐状态。”

    刚刚安淮表现出的赞叹和惊讶大大地满足了朱伊格,这会俩人倒又熟了些,朱伊格问:“你也是一个人,你是什么职业的?”

    安淮其实不是职业者,可他说起这话来一点也不心虚:“我是亡灵法师。”

    朱伊格的反应跟刚刚安淮听闻他是刺客一样,先是瞪大了眼睛,子震了下,然后满脸兴奋:“真的是亡灵法师?召唤个亡灵给我看看呗!”

    安淮召唤侍僧,并在心中想着朱伊格后的位置,下一刻,侍僧真的出现在了那里,朱伊格的背后。

    只是朱伊格太敏感,反应奇快,几乎在侍僧出现的一瞬间,他就已经转过了,退后一步,举着木棍戒备在前。

    安淮对没能吓着他心中有些不满,侍僧并没有接受到安淮的指令,也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任朱伊格围着他打转,没有任何反应。

    朱伊格围着侍僧转了几圈,一边转一边啧啧咂嘴:“行啊你,招出来的竟不是骷髅兵,倒是我小瞧你了。”

    之后俩人又聊了会,越聊越投机,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不过两人都没有相约一起练级,因为如果不是太熟的或是雇佣关系的话,那么打出来的物品会不好分配,容易造成矛盾,再加上组队的人数越少,获得的经验越多,既然俩人都是一个人练级没有问题,那还何必组队一起呢?

    见不早了,安淮说要回去睡觉了,朱伊格站起点点头,还嘱咐他一句:“晚上睡觉警觉一点,没准就有丧尸围攻营地。”

    其实不用朱伊格说,安淮也想到了这种况,并且他本睡觉就轻,但他还是冲朱伊格道了谢,然后钻进了帐篷。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之亡灵召唤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