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团

    因头一天经历了太多变故和刺激,又是打丧尸,又是接受来到新的世界,所以安淮极累,这一睡就直接到了第二天下午才醒。

    安淮刚醒的时候还有些迷糊,坐在上好半天都没有完全清醒,甚至都忘了自己来到了新的世界,只当还在家了,等他面无表头柜上摸索,摸索半天都没找到本应习惯摆放在那里的水杯后,他才慢慢清醒。

    安淮再怎么说也就是个普通人,真要让他去打丧尸,其实他心里还是有些抵触的,可他需要生活,需要优质的生活。昨天夜里他滚下来两次,总忘了自己睡的是单人,不再是自家的大,而且那可比现代的弹簧硬多了,今早一起来,安淮就浑酸疼,脖子也落枕了。

    愁眉苦脸地起,洗漱了下就穿上了唯一的一件袍子,安淮慢悠悠走下楼,花1银币点了份餐,食物量大,而且很丰富,有面包、香肠、水果、牛,可是他不太吃这些,吃着香甜的面包,安淮却发自内心地想念大白米饭的滋味。

    “这叫什么事啊?”安淮擦了擦嘴,把剩下的一多半食物都装进了背包里。

    因安淮想尽快了解这个世界,所以他吃完饭就出去了,出去之前,他又找旅店老板多定了两天房。

    安淮在街上溜溜达达,总算找到一家卖衣服的,是衣服不是装备,没有任何属,是人们常生活时穿着用的。

    这里的衣服虽然只是装扮用的,但不同的职业者有不同的穿衣习惯,例如战士喜欢穿布料结实的衣服,法师喜欢穿长款,牧师则偏白色,所以一般老板看见顾客后都会有选择的推荐一些,可他如今见安淮只穿着一件普通的初级袍子,也没拿着武器,猜不出他是什么职业,所以只能推荐了一些最新款的服饰。

    安淮看这些花里胡哨的衣服并不喜欢,说是最新款,可在他眼里都2的可以,最后他选择了几件轻便的衣服鞋子,这些衣服都是普通布料做的,很便宜,三加起来才花了三十多银币。买完衣服他就穿上了,白色的上衣紧皮裤,靴子他没换,这样一穿着,总是比拖沓的袍子舒服。

    溜完了衣服,安淮又去隔壁看了看装备,没想到装备贵的吓人,最基础、无附加属的装备也得卖十几金币,剑和戒指贵一些,衣服和鞋子稍微便宜,这些装备是打怪最常爆的,稍微好点的就几十,并且这里的装备是商家出售的,用安淮的话就是“系统”出售的,而真正好的装备,职业者是不会拿到这来卖的,他们会拿装备到交易大厅,一是为了出名露脸,再有也是为了能卖个好价,交易大厅每周都有拍卖,这些信息是店铺老板告诉安淮的。

    之后,安淮又溜了溜其他地方,值得高兴的是,他发现大墓地里需要的木头,相当于杂货店里出售的木材,10银币一份,这木材是其他职业者在露宿城外时生火用的,极其易燃。因安淮现在主要就是缺钱,所以他只买了2份,也暂时没有共享进大墓地,这2份木材他是为了过些子去丧尸平原备着的。

    在杂货店,除了买了木材,安淮又买了火种、帐篷、照明器、地图,还有一本《奥林大陆史》。原本安淮想买些回城卷轴以备后逃命用,只是回城卷轴太贵了,竟然要100金币一个,还是单人的,群体回城卷轴则最多可传送10人,要1200金,安淮咋了咋舌,也只得作罢。

    因安淮想着过些子去丧尸平原练级,他又顺道去了魔药店,这小型生命药水是10银币一个,安淮为了保命,一次买了10个,而小型魔法药水是15银币一个,原本安淮是不想买的,因为他根本一个魔法技能都没有,可他又忍不住想自己升级后没准就能学会魔法了,于是他买了2个小型魔法药水备着。

    除了魔药店,安淮比着地图,发现佣兵大厅就在这附近,他决定去那看看。

    其实最开始,安淮并不打算加入佣兵团,但让他一个人去丧尸平原,又有点没底,抱着有条件好的佣兵团就加入,没有好的就算了的想法,安淮还是决定去看看。

    佣兵大厅是个独立的圆形建筑,占地不大,门口有不少人,安淮走进去,并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大厅的装饰很简单,里面反而没有太多人。

    安淮一进去,立马有几个职业者迎了过来。

    “年轻人,要不要加入我们勇之心佣兵团?”

    “我们飞鹰佣兵团条件不错哦!”

    “来来来,我给你讲讲我们铁恺佣兵团。”

    安淮被他们围着,七嘴八舌地说着,就好像在推销保险似的,安淮最烦这种形,他比了个暂停的手势,张了张口,别人知道他有话说,都静了下来:“我现在还是1级,想找一个能带我去杀丧尸的佣兵团。”

    众人听他这么说,发出一声抱怨然后就散开了,安淮一愣,没想到竟没有一个佣兵团愿意要他的。

    倒有几个人留在安淮旁边看了他几眼,然后用打趣的口吻说:“年轻人,听你说话应该不像是狮子城的人,你怎么才1级就来这了?我劝你还是回去家乡吧,等级高了再来。”

    旁边有人附和:“是啊,哪个佣兵团傻啊,收个新人就为了免费带他杀丧尸?狮子城的新觉醒的职业者有皇室给的奖励,而且其家庭也会用心培养,大都是花钱雇佣兵陪练,要都是像你这样的,那佣兵团还赚个P钱啊!”

    周围人嘻嘻哈哈笑闹着,有说话好听点的只劝他先回家乡,说话不好听的就冷言冷语地讽刺,当他是乡下来的穷小子,安淮心里气得够呛,心说你们别让我牛了,等牛了看你们求不求我。

    自此,他连加入佣兵团的念头也打消了,根本不想再往里面看,这就扭走了。

    安淮从佣兵大厅出来时,天色已经有些变暗了,他气呼呼地走了会,后来也就不太在意了。他在街边找了家生意比较火爆的餐厅,里面的食物和幸运旅店的也差不太多,只多了面条、馅饼、汉堡等,安淮点了馅饼,果然菜量也很大,这馅饼是牛馅的,虽然都是叫馅饼,但味道却和中国的馅饼相差很多,馅料里没有葱和蒜的刺激香味,倒多了几种特殊的说不上来的味道,和牛一搭配倒是不难吃,但安淮始终还是吃不太习惯。

    等安淮从餐厅出来时,天都已经擦黑了,外面的行人果然变少了,一些商铺也关了门,安淮想起约翰说狮子城戒备极严,他可不想自己被守卫盯上盘问,不是怕,是嫌麻烦,再说他连自己的家乡都说不上来,也很容易被怀疑,所以纵使天还没全黑,安淮也已经准备要回去了。

    狮子城内部错综复杂,安淮比着地图,见餐馆后面有个直通幸运旅店的捷径,于是便抄了个近道,因这是职业者区,街上随便抓个人,也有八成可能是职业者,而且指不定是多少级的,所以这里的治安很好,几乎没有劫道等犯罪发生。即便楼与楼之间黑暗又僻静,安淮也并不担心。

    所以当后响起簌簌的声音,安淮也并没有意识到是怎么回事,直到双手被人从后面抓住,然后一股不小的力量直接给他压在了潮湿的墙上。

    安淮心中警铃大作,顾不上肩膀火辣辣的疼痛,也顾不上思考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立马就把侍僧招了出来。安淮看不见后的人,但他已经把对方视为敌人。

    侍僧现的地方离安淮极近,他同样把那人当成敌人,根本不用安淮发号施令,侍僧举起双手就要像安淮后的人抓去。安淮本以为对方是抢劫的,料想对方定不知道自己能召唤侍僧,虽然还被制服着,但安淮心中已有了几分把握。

    谁知下一刻,安淮只觉得子好像飞起来一样,眨眼之间再看,侍僧已离他有十来米远,安淮唰的一声,汗就下来了。

    “虽然你是亡灵法师,但你召唤出来的家伙速度可跟不上我啊。”一个低沉的带着笑意的声音在安淮耳边响起,然后一个温润湿漉的物体在他耳朵上擦了一下。

    安淮一愣,紧接着他认出了那个声音,子也随之放松了下来,他弯了弯腰呵呵笑了起来,笑了好半晌,才说:“塔纳托斯·加蒂斯,你在玩什么把戏?”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之亡灵召唤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