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联手打击(一)

    追悼会上,管家捧着一个骨灰盒,超大的墨镜遮住了他的表。安安哭的差点喘不过气了,一周之前还是好好的人,现在变成了一堆骨灰,什么都不剩下,最可怜的还是夜宁,被管家一掌劈晕了,醒过来,子涵却变成骨灰了。

    骨灰,安安还在流的泪水突然停住,看着同样哭的很厉害的林天后,“为什么子涵的遗体不能完好无整的下葬吗?为什么要送她去火化?”哭过后,这件事虽是对已过世的子涵有点不敬,可是为什么要把子涵火化,不能就完好无整的下葬吗?国家不推行土葬实行火化,可是子涵是欧阳家的人,把她的遗体完好无整的下葬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为什么要火化。

    哭的同样差点喘不过气的林天后听后止住泪水,双眼朦胧的看着安安,“我也不知道。”听安安一说起来,她也觉得奇怪,子涵的遗体为什么要火化,这么残忍,为什么不能把她的遗体完好无整的下葬。泪眼婆娑的看着欧阳意,林天后手中的手帕也被泪水全部沾湿了,“欧阳意,为什么子涵的遗体要火化,这么残忍,为什么不能把她的遗体完好无整的下葬?”

    看着灵堂中央那张特大的照片,欧阳意眼眶红了,照片中的子涵是侧回眸一笑被她演戏得倾国倾城,两个酒窝甜甜露出来,眼底深处却没有笑意,笑得亲切,可也有距离感,那就像是俯视人间的女王,笑得亲切可不好接近。

    “管家把子涵的遗体火化的,他说他不想让子涵的遗体慢慢的腐烂,火化是对子涵的尊重。”欧阳意的声音很沙哑,是哽咽着把话说完的。他从裤带里掏出一条手帕,温柔的帮林天后脸上的泪水擦去,轻轻的拥着她。他不知道管家把子涵的后事准备得那么快,昨天子涵才过世,今天中午管家就把子涵的遗体火化了,追悼会也准备好了。他本想找一处最好的墓地给子涵,也叫人打造一副水晶棺,管家却比他快一步,子涵的遗体已经被他送去火化。

    林天后双眼里流出大量的泪水,浸湿了双眼,讨厌的管家,为什么要这么做,子涵那么高傲的一个人,她去世后却只能待着一个狭小的骨灰盒里,管家也不怕子涵会半夜回来找他。

    追悼会来的人都是一些娱乐圈里的大腕和政界上呼风唤雨的高官。梁夫人一黑色礼服,紧紧牵着梁晨的手,心中开心成一朵花的样子,表面很沉痛,在这个场合谁又会敢笑,真是活得不耐烦了。陈子涵死得好啊,她现在只要寻找一个适合的时机除掉梁宇少便得了,她就会没有了后顾之忧,她可以开开心心的活着,不怕她以前那些不堪的事被揭开。

    赵子谦和赵夫人一起来的,两人对欧阳意表示了深层的沉痛之意,欧阳意对此却是不屑一顾,嘴角抿着,眼神也不给他们一个。他不喜欢赵家的人,子涵也不喜欢,在她的追悼会上还来了她讨厌的人,在天上的她一定会很讨厌他这个做大哥的。

    死了吗,双眼冷看着那张巨大的照片,笑颜如花,还是倾国倾城的你,已经死了,是死在他的手上的,雨萱的公道他才取回了一点,接下来,他要一个一个的把欧阳家所有人除掉,以来为雨萱的死谢罪。赵夫人感受到大儿子上发出来的冷意,很不解,这里又没有遇到儿子讨厌的人,他为什么这个样子?

    来到追悼会上,本以为坚强的他在看到灵堂那张笑颜如花的脸,他伪装的没事在这一刻不堪一击,头快要爆炸一般,手心里传到心中的痛是无言的难受,眼里晶莹的泪水在打转,他坚强的不让泪水留下来。

    夜宁的到来是全场人意料之中的事,陈子涵还没有成为夜宁的女朋友就去世了,夜宁心中不是非一般的难受吧。

    双手想握住拳头却是因为颤抖握不住,无力的垂下来,一步一步走到巨大照片的面前,内心已经崩溃,神色想要自若,缺还是做不到。灵堂上都是她喜欢的薰衣草,花圈上也是薰衣草,宾客送来的花圈各种不同,唯一的相同便都是菊花。

    “她的遗体呢?”夜宁强装镇定,声音嘶哑。让他看她最后一面,最后一面也好。

    管家抱着骨灰盒飘到夜宁面前,“这给你,小姐的骨灰。”骨灰盒被塞到夜宁手上,管家摘下大墨镜,抹掉眼里的一把泪。

    夜宁木讷的接过骨灰盒,双手不断的颤抖,抚摸着骨灰盒,他的心碎了一地,他连她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哽咽得不能说出任何一句话。

    闭上双眸,所有泪水都被了回去,夜宁抱着骨灰盒,脚步很重很重的离开灵堂,背影落寞得心酸。的人没有任何预兆的离世,应该没有多少人能接受。这次陈子涵是真真实实的离世了,她的遗体已被她的管家火化了,爆炸时找不到她的人,证明还有活着的希望,这次是真的绝望了。

    “夜宁,他没事吧?”林天后把所有泪水回去,担心的问道。夜宁太正常了,正常得令人觉得不正常,子涵昨晚去世的时候,夜宁那激动和伤心的模样他们都看到。

    欧阳意担忧的看着夜宁离去的影,夜宁的况令人担忧,越是看起来正常,他的心就伤得越痛,“不知道。”

    夜宁抱着陈子涵的骨灰回家,绪精神都很正常,没有伤心,没有激动,变得只是他的脸色,深沉得冰冷,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一句节哀和陈子涵的话语,他也表现得冷冰冰的。这个模样,夜母看到很担心,她的儿子她懂,她小儿子不是不伤心,而是把伤心隐藏了起来,陈子涵的死是确确实实的,这次连骨灰都被小儿子拿回来了,陈子涵没死的可能没有了,小儿子的伤痛比上次陈子涵传的爆炸中死亡的痛更痛,她就怕小儿子把他的心封印起来,第一次的人的离世对人的打击是巨大的。

    欧阳家,欧阳老爷子难得精神好在庭院里喝着茶,听着大儿子的话语。“父亲,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涵丫头在前天去世了。”欧阳震已经七十岁了,在自己父亲面前还是不敢放肆。

    茶杯掉落,欧阳老爷子怒意显外,“涵丫头去世了?”声音很洪亮,中气十足得不像迟暮的老人。涵丫头去世了,那个相师的话有错,相师说过只要墨雨萱死了,五年后让涵丫头死了,这样墨雨萱的灵魂就会进入涵丫头的体内,两人合一,到时候,欧阳家就会因为她而保持几十年的屹立不倒,现在她一死,欧阳家那不是很快就要倒了,不行,欧阳家到今天,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怎么可以到他手上就结束了,不可以,要仔细的想办法把欧阳家保住才行。

    “是的,父亲,涵丫头的追悼会昨晚已经举行了,她的遗体被火化了,骨灰在夜宁手上。”

    欧阳老爷子眯着双眼看着太阳,欧阳家已经不成气候了吗,就像落的太阳,已经到了迟暮的时候,他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经历的事多了去,他已经九十了,没有多少子可以在世了,一定要在他还在世的时候,为欧阳家除去一切阻碍,欧阳家不可以没落,一旦没落,欧阳家的敌人是不会放过欧阳家的,为了延续欧阳家,除掉那些有危险的人又如何。

    欧阳老爷子一旦震怒不是一般人可以让他不怒的,欧阳家对陈子涵去世的事表示十分愤怒,每天有无数的人在调查陈子涵的死因,任何一点可疑的线索都不会都不会放过。夜家和欧阳家一起联手了,夜家为了安慰夜宁,和欧阳家一切去调查陈子涵的死因。

    在两大世家的强强联手调查下,还真的被他们发现了蛛丝马迹,寻着这一点线索下去,他们发现了越来越多可疑的东西,欧阳家最为震惊,欧阳家除了莫尘和欧阳意是真的伤心外,其他人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他们能去调查陈子涵的死因已是天大的恩赐了,可是随着陈子涵的死因变得扑朔迷离,查出了一大堆对欧阳家不利的事,其中以赵家对欧阳家的威胁最大,没想到,欧阳家一直一来扶持的家族,倒是反过来对付他们,养不熟的白眼狼。

    欧阳老爷子面对着一沓沓的资料,心里的怒火已经向外露,赵家是他一手扶持起来的,没想到啊,没想到啊,如今赵家是京城中一流势力了,事业也做得很大,如今却是对付起欧阳家起来,真是反了,他扶持起来的家族,敢反咬一口,是嫌弃赵家太辉煌了吗,他只要轻手一捏就把赵家捏灭亡。对欧阳家有威胁的,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赵子谦,有前途,天才钢琴家,哼……不止是钢琴上天才,在经商上也天才的,短短五年的时间,在国外经营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杨威集团,杨威的谐音是阳痿,阳痿往深层处一想那就是在诅咒欧阳家早灭亡。欧阳家近几年的事业发展倒是受到一些阻碍,这些阻碍对欧阳家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一句话就可以摆平的事,导致了他们也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现在看来这些事不过是赵子谦搞出来的。

    欧阳家自在了很多年,他的子孙靠着他在政界上混得风生水起,高位带来是头脑不清醒了,他这次要借助他的影响力彻底把赵家连根拔起。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一女王归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