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忠犬表白

    欧阳意无聊的打哈欠,夜宁要追子涵就去追,他完全没有意见,可是为什么要把他拖来,他可是正上着班的。

    “子涵,送你的百合。”欧阳意手上也有一束花的。陈子涵看着眼前的百合,眸子疑惑的转动,“谢谢。”欧阳意的花和夜宁的花不一样。

    “我喜欢薰衣草,达麻烦你下次不要送其他的花。”一个送白玫瑰,一个送百合,就这么想猜出她喜欢的是那种花吗?

    薰衣草,欧阳意愣了愣,子涵不是最喜欢百合的吗,小时候,子涵可是一看到百合都要买一束回去,怎么长大以后就换了。

    薰衣草,夜忠犬心里暗暗记住,下次送花,他一定会记得送薰衣草的,不再送其他花。

    薰衣草,安安拿着白玫瑰发愣,子涵喜欢的应该是百合吧,她观察的就是这样。怎么喜欢薰衣草,她可没见过子涵的边出现薰衣草。

    录音室,陈子涵戴着耳机,隔着厚厚的玻璃对录音师做出OK的手势,把双眼闭上一会儿,酝酿绪,随后睁开双眼,双眼带有一丝小悲伤。

    录音师也同样做出OK的手势,把所有都做好,准备录音。

    我寻你千百度

    出到迟暮

    又一岁枯荣

    你从来不在阑珊处

    ……

    “子涵,你可以回去了,今天的工作没有了。”安安翻看着行程表,头也不抬的说道。具惠珊把子涵要录音的时间估计得太长了的,录音之后的一个通告也被一通电话打来被告知改时了。

    “嗯。”陈子涵淡淡的应道。夜忠犬也学着陈子涵拿着一杯绿茶在喝,甩了个眼神给安安。

    感受到忠犬眼里的切,安安飘走了,好歹也要给个机会给人家嘛,她坐在这里会耽误别人的,她要飘啊飘,飘到门口偷偷观察去。

    陈子涵依然喝着茶水,夜忠犬被无视得很彻底。一瞬间她觉得她的左手被人握住了,握住的人是夜忠犬。抬眸看着夜宁,“你干嘛?”无端端握住她的手干嘛。

    软软的,温温的,的,软若无骨说的就是这种感觉吧。夜忠犬嘴角扬起完美弧度的微笑,眼睛一闪一闪的,右手手上拿着一杯闪耀非凡的钻戒。

    “这是送给你的生礼物。”她的生他怎么可以不送礼物呢,一定要送,戒指就是最好的。

    送给她的生礼物,陈子涵看着钻戒,眼睑微微下垂,她都不知道她的生是何时,那个生下她的女人也不知道她的生是何时,据说是忘记了,这个世界上知道她生的人,估计没有。前生为了需要,她随便的挑了个子当做她的生

    “我的生已经过了。”陈子涵抬眸注视着夜宁,淡淡的说道,这个体的生已经过了,无需送礼物给她,那礼物更加不需要是戒指。

    “过了也要送。”送戒指刚刚好,这戴在左手的中指上是很好的选择,别人看到这个戒指就知道她是名花有主的,谁也不会打她的主意,她是他的。

    陈子涵放下茶杯,快速的把夜宁的手腕抓住,阻止他的行为,“可是没有必要送戒指。”她的左手中指已经有了一枚戒指,不需要再戴一枚。

    她的手真的好小,都握不住他的手腕,力气也没多大,握住他的手腕,他的感觉到她的动作是轻轻的。“送戒指没什么不好的。”送戒指没什么不好的,刚好住她。

    陈子涵双眸与夜宁的双眸对视,看着对方的眸子都只能看到对方,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眨了一下双眸,“你知道送戒指的含义是什么吗?”不是什么关系都可以送戒指的,夜宁此时借着她生的的借口送戒指给她,她知道是什么意思。

    什么含义?夜宁把他的记忆都回想一下,他送戒指的含义是什么,他不知道。“不知道。”他是诚实的孩子,他真的不知道。

    看着夜宁如此诚实的模样,陈子涵眨巴眼睛,很无语。不知道含义还送戒指,不要告诉她,他送戒指就是纯粹是因为她的生

    夜宁轻轻用力就挣脱开陈子涵的手,左手握着她的左手,对准她的无名指想把戒指上去。陈子涵不阻止他的行为,看着他的左手无名指上也有一枚戒指,和他右手手上的戒指差不多的,应该是一对侣戒指的。

    把戒指在她的无名指上,夜忠犬笑得双眼眯成一条缝。这个戒指很适合她,大小刚刚好,衬得她的皮肤更加白皙,嗯,就是中指的那个戒指有些多余,若是拿掉就很不错。

    放开她的左手,夜忠犬笑得各种欢乐,手心里属于她的淡淡余温还在,她是属于他的。

    将左手抬起,陈子涵仔细的看着无名指的戒指,面无表,无名指可以随便戴戒指的吗,她都没有结婚,无名指戴什么戒指。

    右手使劲捏着夜忠犬笑得欢乐的脸蛋,刚才面无表的小脸扬起甜美的笑容,丹凤眼被拉的很长,很妩媚的感觉。“送戒指就算了,可是为什么戴在无名指手上呢?”脸上笑得甜美,话语轻飘飘却是各种压力。

    夜忠犬还是灿烂的笑着,脸因为陈子涵捏着变扭曲了,“戴在无名指手上好看。”戒指戴哪个手指都不好看,唯独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最好看。

    “好看也就算了,可是为什么和你手上的戒指是侣戒指?”陈子涵压低声音,笑容消失。

    “啊,我不知道啊。”夜忠犬嬉皮笑脸的,装傻装到底,他故意的,故意把这枚戒指送给子涵,这样,他和她走在一起,别人看他们两个手上也知道他们是侣了,可以防范敌。

    装傻,陈子涵微微一笑,放开夜忠犬的脸蛋,右手缓慢的把戒指脱下,随意的把玩着,“戴在你手上应该很不错吧。”

    把夜宁的左手握住,因为夜宁的手大小是她的手两倍,她的手也是只能微微握着,夜宁的手掌很有,有一层薄薄的茧子,把他的小指拿住,想把戒指戴上去,发现不能,戒指的尺寸不适合夜宁。

    夜忠犬笑,他的十个手指中都不适合,子涵的手太小了,为了知道她的无名指大小,她打瞌睡时,他有偷偷量过,那时她的精神不佳,没空理会他,他才得以成功。这枚戒指他准备了也有一段时间,她没有传出去世的消息时,他就准备好了。

    陈子涵拿着戒指,放开他的手,柳眉微微皱在一起,眉宇之间有点烦恼的样子,把戒指放到台上,站起来,往外走去,出去时刚好看到安安偷偷摸摸的在门口。

    安安僵硬的笑笑,双手举起来做个投降的手势,她什么都没看到,她不知道夜宁送戒指给子涵,子涵却不接受,她不知道,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瞟了眼安安,陈子涵当没有看到的样子走过去。这个什么状况?安安默默的跟在陈子涵的后。话说,她还没见过这么强大的人,夜宁真是一个例外。

    夜忠犬急了,拿起台上的戒指追上去,跟在陈子涵的后。安安在某人的眼刀下,无声无色的退场了。

    “子涵。”夜忠犬说话的同时,一把抓住陈子涵的右手,把她转向自己。

    没有任何的准备,突然间被人抓住右手,还被人转,一个站不稳,差点摔倒,“夜宁,你做什么?”

    “你不喜欢我送你的戒指吗?”气势刚才还是有的,但一在她的双眼注视下,他的气势全无,化,左手紧紧握着她的右手。

    “不喜欢。”她不喜欢,不喜欢,她脱下戒指就证明了,她不喜欢戒指。

    “是因为我个人的原因,还是因为戒指不好看。”戒指是他花了一大笔钱找名家设计的,世间只有一对,独一无二的,他母亲也说非常好看,他的大嫂也说好看,说只要是女子都会喜欢的。

    “两样都不是。”陈子涵想挣脱夜宁,却挣脱不开,夜宁握得太紧了。

    “那到底是什么?”既然不是他本人的原因,也不是戒指好不好看的原因,那他为什么不接受这个戒指。

    “你送戒指给我,OK,我接受,没什么问题。但是这个戒指不是随便的可以戴在无名指上的,我们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他送戒指给她,他又不知道是什么含义,她接受没问题,可是不代表这个戒指要戴到无名指上。

    夜忠犬的眼里一闪而过受伤,“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为什么说是普通朋友关系?”他的行为,他的做派,难道还不明确的在告诉她他是她的吗?

    “就算你喜欢我,可是我们还是很普通的关系。”夜宁喜欢她是他的事,她不喜欢夜宁,先不说年龄的问题,可是两人长大环境不同,追求的东西也不同,就算这些东西相同了,好,她可

    以和夜宁谈恋,可是她不喜欢夜宁,她不相信

    就算你喜欢我,可是我们还是很普通的关系。她到底知不知道这句话对他有多难受,他的心会痛。夜宁委屈的看着她,很想凶起来,可是对着她,他不舍得。“那你做我女朋友。”

    ------题外话------

    1111快乐!

    话说心然的新文恶女需要大家的支持,麻烦亲们轻轻点击看一下,然后果断收藏行不……

    后续如何,请亲们脑补……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一女王归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