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遭遇冷藏

    欧阳意翻了个白眼,什么都不说,带着林天后便出去了,这现在的人啊。

    陈子涵双眼一闭往(床chuáng)上一躺,继续睡觉去。

    夜宁看着(床chuáng)上的(娇jiāo)颜,默默的走出去。

    下午的时候,陈子涵精神不错的看着小说,这时候,梁夫人来了。“子涵,好点了没?”梁夫人声音有些急切,看那语气看那表(情qíng),好像陈子涵是她的女儿一样。其实她心里想着,怎么这场车祸没让陈子涵挂掉,要是挂掉了多干脆啊,她不用花费那么多心思。她也是透过其他人口里得知陈子涵出了车祸的,那时候的她别提多开心了,要是陈子涵和墨雨萱一样车祸死掉就好了,可惜陈子涵的命比墨雨萱的硬,一直死不去。

    陈子涵放下书,抬眸看着梁夫人脸上急切的表(情qíng),心中不屑,恨不得她死了,现在还巴巴的来看她,这不是笑话吗。其实她们都是把演戏带到生活中的人,挂着微笑,背后却在算计别人。

    “谢谢你的关心,我暂时还死不了。”陈子涵用着虚无的声音说道,淡笑的看着梁夫人,眸子的那丝笑意其实是讽刺。她还死不去,这是事实,她今生还没有玩够怎可轻易的离开,这个世界其实是很有趣的。

    梁夫人的双眸里快速的闪过一丝(阴yīn)郁,这个陈子涵是不是察觉什么了?可她做得天衣无缝没人能发现才对啊。

    “子涵,你真(爱ài)说笑。”梁夫人看不出的牵强的笑着打哈哈,不管陈子涵心里想什么,她还是那个贵妇人。

    陈子涵的一双丹眼笑得很弯,像月牙一样,两个小酒窝很甜。说笑,她不是在说笑,梁夫人是怎样的人,她比谁都清楚,不过是出(身shēn)卑微却努力的想装成出(身shēn)高贵的事实,(爱ài)钱(爱ài)地位的人啊,不过是被**主宰的人,若是谁挡住了梁夫人的去路,梁夫人是一定会把那个人除去的,现在她在梁夫人眼里已成了绊脚石吧。

    “好久都没听过梁宇少的消息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陈子涵不经意的问道,梁宇少住院很久了,可是一直都没有出院的消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挂了呢,梁夫人想梁宇少死很久了,若是她想不被人怀疑,那在医院动手是最好不过的,因为伤势过重牵扯到并发症而死去的人很多,梁宇少估计成了那其中之一了。

    梁夫人微微笑着,没有丝毫的心虚,“宇少好很多了,谢谢你的关心。”梁宇少只能在医院去世,她才不会被人怀疑,否则她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梁宇少是她的绊脚石,她绝不让整个梁家都落入他的手中,她儿子粱暮少才是梁家的继承人。

    一个被梁家上上下下都重视甚至比继承人还要重视的人,照梁夫人的(性xìng)格想除掉也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qíng),谁挡住了梁夫人荣华富贵那人必是梁夫人的眼中钉,恨不除之而后快。

    是好很多了,陈子涵双眼望向窗外。梁夫人则是走到落地窗旁边,双手抱(胸xiōng),头颅高高的抬起看着窗外。

    她来这里不过是想看陈子涵死得去吗,不是来看陈子涵那么好的。从高处看下,梁夫人的优越感以及那高高在上的感觉来得很强烈,以前她为了站上高处,可是花费了很多精力,只要是挡住她去路的人她一律要除掉,没有人可以阻挡她。人一旦在高处久了,习惯那高高在上的感觉,一下子掉下去,那时谁都无法接受的事(情qíng),她以前是仰视的人,可是为了俯视,她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所以她一定要保住这些荣华富贵。

    站在高处俯视别人是一件很高高在上的感觉,可是站得越高摔下来越是容易粉(身shēn)碎骨的,梁夫人总有一天会摔下来的,因为她做的亏心事太多了。

    看着梁夫人那背影,陈子涵从(床chuáng)上下来,光着脚丫子踩在地上,“从这么高摔下去是会粉(身shēn)碎骨的,梁夫人,你说是吗?”在高处看着别人固然爽,可是一旦摔下来就越是粉(身shēn)碎骨。

    梁夫人微微一惊,嘴唇张动,想要说什么却什么都没有说。陈子涵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预示她会掉下来吗?真是天大的笑话,她是梁家的女主人,她是京城里的贵妇,她是梁家继承人的母亲,她不会这么轻易的掉下来,陈子涵的一句话想要动摇她的信心那是不可能的。

    “梁夫人,你回去吧,我要休息了。”陈子涵那双清冷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梁夫人,嘴角微微翘起来。

    梁夫人双眼正好对上陈子涵的双眼,她的心猛然一跳,这种感觉来得很强烈,就像当年墨雨萱看着她的样子,虽是两双完全不同的眼睛,可是她们都有一个特点,好像能看透人心一样。当年墨雨萱也说了这句话,那时候的她比谁都觉得恐怖,她好像在她面前无所适,好像他做的一切都被墨雨萱看穿了,她就是受不了这样的感觉才设计好了那场车祸。

    夜宁拿着鲜花进来的,看到梁夫人和子涵在对视着,冷哼一声。

    梁夫人移开自己的视线快速离开了,这里让她有一种错觉那就是墨雨萱复活了,可是陈子涵不是墨雨萱,墨雨萱已经死了,陈子涵像她是很正常的。出到病房门外,梁夫人的心跳还是不能控制住,她害怕了。

    看到陈子涵是光着脚丫子在地上的时候,眉头紧皱在一起,她(身shēn)体还没好,怎么可以这个样子。

    陈子涵看着自己的双脚,自动的爬回(床chuáng)上,继续看书。

    ……

    三天,只需要三天,陈子涵的病就好了,然后就出院了,她的出院和她的入院都是悄静无声的,她车祸的事只有政界里的人知道,其他一律不知道,就算是她的经纪人具惠珊也不知道。

    被陈子涵撞伤的那个伤者伤势也在恢复良好中,他一开始很奇怪怎么没有警察来问他关于车祸的事(情qíng),他等来的是大笔的赔偿金,他便知道撞伤他的那个人在京城中一定是很有地位的,他也知道自己该如何做了,那就是把这件事没法生过。

    十二天后,陈子涵以惊吓的方式出现在具惠珊的面前,坐在沙发上,陈子涵很是慵懒,懒洋洋的看着具惠珊怎么一个月不见具惠珊,她瘦了那么多。

    这半个月忙得晕头转向的具惠珊惊魂未定的看着陈子涵,这妞是从哪里出来的?

    喝着茶水镇惊的具惠珊心(情qíng)有那么一点不爽,这个月她简直就是做牛做马一样,不仅要受人白眼,还要想办法从公司里拿钱去赔那些违约金,现在公司的高层对她可是颇有意见,她刚刚可是被一高层叫去骂了一顿,就是因为陈子涵的不出现,现在陈子涵的突然出现简直就是想吓死她。

    双层的惊吓,具惠珊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陈子涵,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有一职员进来,好奇的看了一下坐姿慵懒的陈子涵,再把他来的目的告诉具惠珊。

    具惠珊差点把口中的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什么!总裁找她!有没有搞错,她可是刚被人骂完,现在又要去挨骂吗?

    半个钟后,具惠珊是黑着脸回来的。这次她不是去挨骂,可是这比起挨骂还要严重,骂人的最高境界是什么,那就是骂人不带脏而且话中还要有话,不仔细去想,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在骂你。

    骂完了以后,然后再冷言冷语的说句,黑陈子涵放半年假期吧,她当时就愣住了,黑陈子涵放半年假期这不是变相的冷藏吗。

    陈子涵看着具惠珊,“他跟你说了什么,不需要这样黑着脸吧。”具惠珊是很少会生气的人,因为她知道在这圈子里混着,一定要微笑对人,可是具惠珊这次是黑着脸的,难道那位新总裁骂她了。

    具惠珊哀怨双眼瞪着陈子涵,大小姐啊,要不是你的半个月突然消失,她需要这个样子吗,根本就不需要啊,根本就不需要啊。

    现在陈子涵被冷藏那是谁的错,是怪她这个经纪人没用还是要怪陈子涵半个月的不出现。具惠珊纠结了,她现在深深的头痛了。这事太烦人了。

    “总裁说给你放半个月的假期,以免你有事处理不好。”具惠珊纠结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其实吧,之前她为陈子涵找的借口都是有事的,现在这个借口竟然成为了冷藏陈子涵的借口,这个借口也太烂了。

    陈子涵正拿着一瓶绿茶在研究,瞟了眼改在纠结的具惠珊,“哦,然后呢?”这绝对是心不在焉啊,心不在焉啊。

    具惠珊看着陈子涵毫不在意的态度晕了晕,这个样子真是淡定得可以,和当年的雨萱遭遇冷藏是一个样子啊,都是这么的淡定得不像话,一个艺人要是遭遇了冷藏,若是再想复出,那可是和咸鱼要翻(身shēn)是同样的高难度。

    “然后,你就成为了过气明星。”具惠珊没好气的说道,这就是所谓得皇帝不急太监急,她这个经纪人累死累活的,陈子涵呢,则是完全不在乎的样子,这个样子看了真是生气。

    一个艺人要是半年里不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那是过气得很快的,这个规则也造成了一些艺人明明没有绯闻也要制造绯闻的原因,因为他们要保持一定的曝光率。

    ------题外话------

    昨天心然有八节课,还全都是上机课,课上得我头昏脑胀的,所以我才没有更的,嗯……晚上还有一更……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一女王归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