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忠犬亲吻

    夜忠犬回来的时候,发现病房里的人多了很多,脸色沉,这些人他都是认识的,都是贴上了夜家的标签,现在消息倒是灵通,知道子涵车祸住院了跑来这里探望她,还不过是想透过子涵讨好他罢了。

    陈子涵也没有想到,来看她的人都是一批接着一批的,没有个尽头的时候,她现在已经和不知第多少批人在说话了。

    病房门前站着很多人,每个人脸上的笑意都是高深莫尘的,这就是政客,无论何时都不能让别人看出自己的所想。

    门前的人看到夜宁的时候,脸上都微微笑着的,正主来了,他们也就不用透过陈子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夜宁脸色很沉的不想说话,把在场的人都冷冷的看一遍,随后推门进入,进入里面以后他发现病房里的客人有很多,只见子涵微微笑着聆听他们说话,没有生气的样子。

    这样也好,他还真怕子涵生气了。现在子涵病了,他们还留在这里,难道就不知道病人要多休息的道理吗?

    病房里的人也看到夜宁推门进来,夜宁的脸色已经说明他的心不太好,做政客的人可是很会摸透人的心思,夜宁的不悦他们已经感觉到了。他们是章讨好夜宁不是想得罪夜宁,纷纷向夜宁打个招呼便离开了。

    陈子涵很冷淡的看着夜宁,嘴角的微笑消失。

    糟糕,还是生气了。

    回来的夜宁已经焕然一新了,上的衣服换了,还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手上还拎着一个饭盒,小心翼翼的坐到边,双眼扫视到桌子上放着的粥。

    “子涵,对不起啊,那些人我会处理好的,他们不会再来烦你了。”现在的人想上位想疯了,连子涵也来讨好。

    陈子涵淡淡的看一眼夜宁,不言语,拿过粥打算拿来吃。

    她今天都没吃什么,连粥也是吃了几口就被人打断了,现在一天也过去了不少,她要吃点东西。

    夜宁看着那早就凉掉了的粥,浓眉一皱,子涵体不好,当然是不能吃这些冷掉的食物。“不要吃了,都冷掉了。”夜宁把粥夺过来,不想让她吃,他离开是因为回家了,他回到家中吩咐厨师做了清淡的粥,然后急急的把自己打理一下便赶回医院里了。

    陈子涵眸子的冰冷似乎入骨了,任夜宁夺取她手上的碗。她是出孤儿院的人,什么苦没有吃过,她连吃不饱饭的时候都有过,在那时候有一碗冷掉的粥可以吃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

    夜宁把粥放好,拿出自己的饭盒打开,看着陈子涵的脸色,心里也不太知道她在想什么。

    “来,吃粥吧。”这些粥才有营养,吃白粥有什么营养可说。夜宁小心的把勺子放到陈子涵的嘴边,双眼火的看着陈子涵,这是他第一次做这些事,就是不知道子涵是否会喜欢。

    陈子涵没好气的看一眼夜宁,咬牙把夜宁手上的饭盒拿过来,“你出去吧,这粥我会吃的。”

    夜宁手上空空的,把勺子交给陈子涵便出去了,子涵都这样说了他也出去吧,刚才他那样做是不是有点幼稚啊?

    病房门前的人早就走光了,为政客就是要懂得看人心,否则早就从政坛消失了。

    过了一个钟,在医院楼下夜坐够了的夜宁决定去房里看一下子涵。回到房里,他看到子涵睡着了,睡梦中的子涵好像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柳眉一直皱着。

    这样的子涵他看了他会心疼,夜宁坐到边,双眼里都是陈子涵虚弱的模样,用手摩擦子涵的脸蛋,夜宁心里闪过一丝痛感。

    睡着了的子涵没有了女王气势,有的只是虚弱,她只是一个女孩而已,她的肩上有着重担,他看了他会心疼的,他只想让她过得更好,不想让她在娱乐圈急生活,可是他不敢去阻止她,他怕她会怨恨他,他看得出子涵很喜欢在娱乐圈里生活,至少工作的她是很认真还带一点隐藏的笑意,他不可以那么自私,为了自己的私,而剥夺她的快乐。

    她不论是什么样子都会让他心动,夜宁的手来到陈子涵的双眉之间,想要抚平那紧皱着的柳眉,他不想让她皱着眉头,他要她开开心心的。

    夜宁看着精致的五官,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低下头,轻轻的吻了一下陈子涵的唇,那似真似幻美好的触感,他舍不得放开了,怎么办?

    看着桌子上一点也没有动过的粥,夜宁皱着眉,她今天都没有吃过多少东西,这是不行的。

    她喜欢的东西他都记得,那心里满满都是她。她也许是不喜欢这粥吧,没关系,他知道有一间很出名的粥店,他现在去买吧,到时她醒来的时候就可以吃了。

    房间里飘着一种名为关心的触感,陈子涵在夜宁走后睁开了双眼,冰冷的眸子让人看不透。她是很浅眠的人,在夜宁的手摸着她的额头上时她便醒了过来,她不想在那种况下面对夜宁,只能装睡别无他法,没想到他竟然吻了她。

    事变得有些复杂,她知道夜宁对她的感觉,可是她不想接受夜宁,因为她根本就不相信这种东西,这么虚无飘瞭的东西不可靠,她不相信,她更不会喜欢比她小的男人,夜宁对她而言不过是认识的人的存在。

    一个钟后,夜宁从粥店回来了,陈子涵正坐在上翻看着解闷的杂志,这种可以随时看到子涵的感觉很美好。

    “子涵,吃粥吧。”生病中的人吃粥最好了。

    一开始夜宁本想喂陈子涵的,可惜的是陈子涵冷眼看着他,他屈服在她的眼神渣,只能让她自己吃,也许是她生病了胃口不大好,只是迟了一点便不吃了。

    然后夜宁为了让她解闷,陪她看起偶像剧来。对他来说看电视的人都不会珍惜时间,有看电视的时间还不如花费精力去思考一下未来的路怎么走。

    可是这次不同了,他在她边,这样的景就像是他们是老夫老妻叫吃饱饭以后一起看电视的景,这样温馨的场面是很多人羡慕不来的。

    电视上的偶像剧有些脑残,陈子涵看着偶然也会笑一笑,这雷人的剧太多了,让一向不屑偶像剧的陈子涵也有点想大笑,偶像剧虽是被很多人骂脑残,可是它唯一的好处就是一直在强调男女是平等的,女子不必为某件事而委屈了自己。

    看着惨白的小脸一直在笑着,讨厌看电视的夜宁也被她的绪感染叫,脸上也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容,其实不管你做的事有多脑残,可是只要你的那个人在你边,你就会觉得你拥有了全世界。

    两人一起看完了两集电视,陈子涵也很劳累了,夜宁看到,赶紧扶好陈子涵,让她平稳的躺在脸上,然后大概觉得她睡着了的时候再离开。

    第二天的时候,陈子涵醒来的时候看到了欧阳意和林天后出现在她的面前,这两人也知道她车祸了,京城里高层的人物真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子涵,没事吧?”欧阳意很担心的问道,他也是昨晚才知道她住院了的消息,可是当时也很晚了,他也不方便来看子涵,只能今天和林天后一起来看,现在看她精神不错的样子,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吧。

    “没什么事,只是体有点不舒服而已。”她车祸的时候她没受什么伤,只是那一晚让她生病了而已。

    体不舒服,欧阳意纳闷了,不是说她出了车祸受伤的吗,干嘛说体不舒服,子涵到底是生病了还是受伤了啊?

    每一个女人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关心别的女人时候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只是林天后心里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直觉告诉她,陈子涵和欧阳意之间是没有任何暧昧的,他们给她的感觉就像是认识叫很多年一样,甚至有时候两人会给她一种错觉,其实两人是兄妹吧,可是一想到陈子涵和欧阳意巨大份差别,她也觉得自己想多了。

    “没事就好,不是说你出了车祸吗?怎么一点事都没有?”欧阳意坐在边,双目看着陈子涵大大咧咧的问道。

    林天后满头黑线,怎么说话的,车祸也分严重不严重的,子涵没事不是最好吗,就偏这个欧阳意废话那么多。

    夜宁刚好进来,听到欧阳意这样说话脸黑了下来,“欧阳意,你怎么说话的?”语气充满了责备,子涵没事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偏欧阳意的语气好像是巴不得子涵受伤的模样,他看了怒气直直的上升。

    欧阳意知道夜宁很紧张子涵的,也知道自己的确是说错话了,“我没恶意的。”绝对是没有恶意的,他也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没恶意,夜宁直勾勾的看着欧阳意,“给我滚出去,在这里看了碍眼。”世家子弟本就是相互看不顺眼,他从小就不大喜欢欧阳意,长大了也是一样的。

    林天后小嘴一藐,她就说欧阳意嘴了,明知道夜宁紧张子涵。居然说这些话,夜宁不讨厌他才怪。

    欧阳意白眼一翻,夜宁这小子对他就没有过好脸色。

    ------题外话------

    嗯,今天心然洗澡洗了一半居然没水了,悲催的不想说话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一女王归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