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只是生病

    还好,还好陈子涵没事,要不然他这个院长的位置真的要坐到头了。

    抚摸着苍白的小脸,冰冷的感觉传上他的心头,她真的是没有事吗?“”确定没有什么后遗症吗?“她本来就病着可是还要开着车,真是危险,幸好那台车能好,发生了车祸她也没受到的严重的伤。

    院长的心肝抖了抖,摸着下巴貌似很深沉的样子,”夜少爷,陈小姐她本就是病着的,车祸没令她受很大的伤,她现在准确的来说是病着的,她病好了以后不会有任何的后遗症。“

    病着的,夜宁紧皱着眉头,到底是怎样?只不过是一天没见,她就病了。

    ”夜少爷,陈小姐开车撞到了人,现在伤者也在这里治疗着。“这件交通意外可以说是陈子涵的全部责任,当时正是红灯,陈子涵开车闯过了,因为撞到人,陈子涵有意识的刹车,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路人已经被撞伤了,后来车子诡异的改变方向,撞向了栏杆。

    ”伤者的伤势怎么样?“哪怕撞死人了,他也有办法摆平这件事,至于那个伤者有多无辜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不是他冷血,而是世家的人看惯了这样的生死。

    ”重伤,现在还在抢救中。“局长站在夜宁的后说道。他知道这件交通意外是不可能立案的,夜宁这个态度就是在说明他要袒护陈子涵,那个伤者的生死与他无关吧。

    ”你们都出去吧。“这个局长也知道该怎么做了,他的子涵不需要负上任何的法律责任,这件事纯属意外。

    院长和局长都默默的走出去,两人出去后都面对面的看着,大眼瞪小眼的,他们两个在京城里也算是有权人,可是这些权在世家的眼中是很渺小的,他们都想爬的更高点,可是他们这种背景的人爬到现在的位置基本是巅峰了,要想更上一步几乎是没有可能了,可是现在不同,只要他们借着这件事巴上夜家,他们就算是夜家一派系的人,他们想要更上一步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这次的事对他们来说都是机遇,就看他们是怎么抓住了。

    两人各自打着小算盘离开了,他们脸上的笑意很爽朗,他们很早之前就认为自己再进一步是不可能的事了,现在得到更上一步的机会能不开心吗?

    陈子涵发生车祸到现在,知道的人寥寥无几,正在处理女儿的事的了具惠珊也不知道这件事,她的手机几乎被人打爆了,都是一些关于陈子涵怎么不按时来工作的电话以及一些人的怒骂,陈子涵都收了他们的钱,现在竟然不来这不是耍人吗。

    具惠珊被骂蒙了,陈子涵没有去工作,这是怎么一回事?她早上都打电话让她自己去工作了啊,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一时之间,具惠珊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只能打着陈子涵的电话,她打了很多电话,陈子涵的手机都是处于没人接听的状态。

    上升起一丝冰冷,不会是陈子涵出了什么事吧?具惠珊顾不得对方父母还在和她争论,她直接离开了,现在女儿的事比起陈子涵完全全是小事,陈子涵出事了那可是天大的事

    一个晚上,很多消息灵通的高层人士都知道了陈子涵入院的消息,夜宁得态度大家是有眼可见的,陈子涵要进夜家的门那是势在必行了,他们也许可以趁这个机会和夜家打上更好的关系。

    陈子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她也知道自己是出车祸了,这不是第一次了,而是第二次了。

    看着趴在上睡着的夜宁,陈子涵疲惫的闭上双眸,她应该是出了车祸吧,昏过去的最后时间她记得她撞到了人。

    夜宁还真是神通广大的,她出了车祸也能让他知道。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是否被媒体曝光了,要是被媒体曝光这件事,后果很难处理,她未满十八岁,又私自开车,现在还撞到人,这件事要是处理得不好,她的形象会受到致命的打击。

    陈子涵自己坐起来,看到自己的左手打着点滴,头就是一阵眩晕。

    夜宁也许是很累,陈子涵醒来了他也没有醒,很安静的睡着,陈子涵无奈,只能推一下夜宁。

    还不醒,陈子涵右手很吃力的抬起来,捏了一下夜宁的脸蛋。

    睡梦中的夜宁感到脸上一痛,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眸,看到陈子涵似真似幻的出现在他面前,大脑有一秒钟的空白,随后醒了过来。

    依旧是苍白的小脸,双眸却是很有神,灵气人的看着他。

    夜宁的细胞一下激生了,”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喉咙很干涩,陈子涵不想说话,嘴角微微抿着,双眼却是在看着旁边桌子上的开水。

    得不到陈子涵的回答,夜宁愣住了,难道真的出现什么后遗症。

    陈子涵懒得理会夜宁,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桌子上放着的开水,随后拿起杯子,喝起水来。

    夜宁脸色僵住,原来子涵要喝水。

    ”需要我叫医生帮你检查一下吗?“医生说只要子涵醒过来就没事了,可是现在子涵都不理会他,他还是叫医生来吧。

    陈子涵喝完水后,看着夜宁这张有些憔悴的脸,垂下眼睑,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上的物品呢?“出了车祸以后,她上的物品应该都是警察处理的,那夜宁在这,她的物品应该都是交给了夜宁。

    ”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因为那局长没把东西给他。

    ”把你手机给我。“她人在医院,那那些已经安排好的工作一定去不了,很多通告都是签约了的,不去可是要赔钱的,她要打电话给具惠珊跟她说一下,要推了她这几天的通告。

    他们这些人的手机是很重要的,手机里有着很多不能随便给人看的东西,可是对于她,他一点都不介意。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陈子涵,眼中有些欣喜,子涵应该不会怪他吧,他前天可是还在她家里搞破坏来着。

    拨通具惠珊的电话,陈子涵平淡无痕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波动。

    这两天一直因为陈子涵的失踪忙得头晕的具惠珊心里急得不行,现在陈子涵失踪了,辛苦的是她啊,这两天忙着工作和私事她都要累死了。

    看着手机屏幕上跳跃的陌生号码,具惠珊觉得头都大了,不会又是哪个人打来说陈子涵怎么不去工作的吧。她现在接电话都接到怕了,真想把手机直接关机,可是她又不敢,就怕有什么事要发生。

    ”喂,你好,我是具惠珊,请问你有什么事吗?“不得已的具惠珊只能接听电话,很有礼貌的说道。

    听到是具惠珊的声音,陈子涵微微一笑,”珊姐,是我,你把我未来半个月的工作都推掉吧,我现在有事工作不了。“她病的并不是很严重,只需两三天就好了,只是嘛,她倒想找出把她关在更衣室的人,耍这样的把戏到她上来,真是活腻了。

    具惠珊听到是失踪了两天的陈子涵的声音,嘴角一抽,大小姐啊,你要是有事你就早点说啊,她也好把那些工作给推了,现在临时一说,不知道要赔多少钱给那些演出商。

    ”你有事就忙吧,这些事我会帮你搞定的。“她只能说这一句,她不是谁,她也要听陈子涵的。

    ”就这样。“陈子涵挂掉了电话,双眸变得很深沉。

    ”夜宁,出去叫护士进来。“陈子涵突然想起什么,对着夜宁道。

    夜宁不明白什么事,只知道听陈子涵的话语权,叫了护士进来。

    在护士的帮助下,陈子涵洗漱了,夜宁也不见了,估计是去做什么了吧。

    正在吃着白粥的陈子涵看着站在门口的人,这些人来这里是怎么回事?

    站在门口的三人看着陈子涵,嘴角一裂开形成一个大大的笑容,三人没有看到夜宁的存在有些小小的失望。

    三人来到陈子涵的面前,先是来个自我介绍,然后就把手上的礼品放好,近乎讨好的话语和陈子涵聊天。

    陈子涵对这些人印象不深,可是她都记得这些人她前生都见过了,都是一些有实权的人,同样被烙上了夜家派系的烙印。

    三人说的话语虽是很无聊,可是陈子涵还是微笑回应,这些人是看在夜宁的子上来看她的吧,或者说他们想透过她来讨好夜家。

    政治圈里的东西是常人想不到的暗,她也懂得,没有背景的人要想上位可是比登天还难。

    三人也知道陈子涵是病人,适当的说了一下话便离开了,三人走后,陈子涵走迎来看她的第二批的客人,和三人拥有着一样的目的,都是想透过她来讨好夜家的。

    陈子涵没有不耐,安静的听人说话,对这些陌生人口上的关心心里有一丝嘲笑,这些人的消息真是神通广大,她因为车祸住院了他们也知道,不愧是官场上的人,绝不放过任何一丝可能上位的机会。

    ------题外话------

    晚上还有一更……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一女王归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