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娱乐圈的那些事

    回到餐厅里,夜宁冷脸看着公司的高管们,一点想要说话的**也没有了,(情qíng)绪极为低落。*.

    众人也知道夜宁心(情qíng)不好,只是出去了一趟,就变成这个样子,那个陈子涵对夜宁的影响力也太强了。

    他们都是因为陈子涵是夜宁(身shēn)边的人,他们才会多加注意的,毕竟讨好自己的老板是很有必要的,适当的讨好一下未来老板娘也是很有必要的。

    提醒夜宁陈子涵在这里的人,现在眼神很闪躲,早知夜宁现在这个表(情qíng),他就不说陈子涵在这里了,现在夜宁变成这个样子算不算他的错啊。

    一连几天,夜宁的(情qíng)绪都很低落,处理公事的时候都有些怏怏的,表(情qíng)有多冷要多冷,要是谁敢在他面前多说一句话,不用说了,那人已经被夜宁那眼神给杀死,那眼神实在是太犀利了。

    某(日rì),有几个员工在休息室聊天,聊到了八卦新闻,顺便把陈子涵也聊到了,可就是那么巧,夜宁刚好经过,听到陈子涵的名字时候,表(情qíng)岁快速的闪过一丝柔和,可是很快又冷冰冰的了,嘴角抽了抽,就离去了。

    这时候就有一个高管经过,心肝被吓得噗噗跳,夜宁现在这个样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和陈子涵闹别扭了,这几人竟然这么不知死活的在谈论着陈子涵,真是活腻了。

    在陈子涵这边,景娱的力捧对象是墨雨烟,就没她什么事,她也顺利换了经纪人,她现在的经纪人是具惠珊。具惠珊见到她时,有点吃惊,她想不到陈子涵竟然会请她做经纪人。

    具惠珊虽是这几年被梁夫人打压得很厉害,可是圈子里的手段一点也不差于六年前,她对这个圈子很是熟练,知道该什么时候就做什么事,说话也是如此的圆滑。

    她也是在人打压期间,可是有了具惠珊的帮助,她的通告也多了起来,暂时不拍戏也不准备新专辑,一切都是在上节目,或者参加一些比较大型的活动。

    知名度也在提高,人气也在逐渐的提高,可是这些都是表面现象,一个艺人没有实则的作品,依然会被大众忘记的,<初恋这件小事>也杀青了,还在后期剪辑中,景娱对她也没有多作安排,一切都要靠自己的本事。

    夜宁不是陈子涵的经纪人的消息,一夜之间就在圈子里传开了,很多人都在幸灾乐祸,之前陈子涵红起来的速度很是让人眼红,现在陈子涵没有了夜宁做经纪人,看她还怎么在圈子里混,这个圈子里没有后台是很难混下去的。

    就算陈子涵有着具惠珊做着经纪人,可是没有后台一切都是空话,这个圈子就是如此的现实。

    喝着绿茶,陈子涵对那些议论一点也不感兴趣,虽然她是别人口中八卦的女主角。

    “子涵,就算如此,可是你还是拥有着你姐给你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啊。”具惠珊现在也年过三十了,成家立业了,丈夫是一个大学教授。

    “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这有什么用,这只能看着。”当初她把所有的财产留给这个(身shēn)体,不过是看这个(身shēn)体可怜罢了,十二岁就没有了父母,还有着一帮如狼似虎的亲戚。

    十二岁是没有权利去继承这些财产的,前生的她留下的遗嘱可是让这个(身shēn)体到十八岁才能继承,现在这个(身shēn)体离十八周岁还有几个月,就算她得到了景娱所有的股份也不过是能看不能罢了。

    “怎么就没用,当初你姐给留下的遗产可是价值在二十五亿左右左右,六年过去了,怎么也翻了好几倍,只要你熬过了这几个月,你就成为亿万富婆了。”当初她是雨萱的经纪人,和雨萱也是朋友关系,雨萱的一些私事她也是知道,陈子涵是雨萱的妹妹,这事(情qíng)她比谁都清楚。

    她一直以为雨萱没有亲人,可是在六年前雨萱竟然说她自己有一个妹妹,是同母异父的,那时候她惊讶了,非常惊讶,雨萱不是孤儿吗,哪来的妹妹。

    她惊讶了,当然是要问雨萱的,当时雨萱那语气云淡风轻的,说她是个孤儿,可是不代表她没有妹妹。还有雨萱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妹妹来,她也问了,雨萱只是神秘一笑,说是她母亲生出来的。

    这样一说,她就迷惑了,雨萱既然有父母,那为什么还要在孤儿院里。雨萱当时,笑得比任何人都要冷,不作回答。她就知道她说了不该说是话语,雨萱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吧。

    就在雨萱站在这个圈子的巅峰时候,雨萱去世了,据说是自杀的,那一刻她不相信,雨萱那么一个高傲的人,怎么会选择这种方式离开。

    雨萱去世了,她也被梁夫人打压了,雨萱生前一直和梁夫人不和,每次见面虽然都是很亲(热rè)的样子,可是两人心里都是极度讨厌对方的,她们做出这个样子不过是表面功夫罢了。

    这个雨萱同母异父的妹妹,她当时也很好奇,要知道雨萱这等倾城的美貌,和她一母同胞的妹妹也差不到哪里去吧。

    陈子涵星路开始的时候,她也注意着陈子涵,看到陈子涵那中上的容貌,她心里立刻将陈子涵和雨萱作比较,发现两人都相差甚远,还有陈子涵一开始的两年都被人打压得很厉害,那时候的她在鄙视陈子涵,雨萱那样聪明绝顶的人,怎么就会有这么一个愚蠢的妹妹。.

    后来一想到这两人只是同母异父的,心里也释怀了,毕竟不是一个父亲的,可能是雨萱遗传了她父亲的聪明呢。

    她在工作的同时,由着陈子涵是雨萱妹妹的事实,她还是会关注陈子涵的,没想到去年开始,陈子涵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在圈子里的位置也是越站越稳,虽然最近出现了一点动摇。

    陈子涵是变聪明了,她会笑着面对每一个人,就算是很不喜欢也好,也会笑着,别人想从表面看出什么东西也看不出来。看到这个(情qíng)况,她心里也微微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陈子涵是靠着夜宁上位的,笑眯眯的面对着,演戏已带入了生活中,这样的人才适合在娱乐圈生存啊。

    陈子涵她不是一个草包,只要和她联手,她一定会帮助陈子涵站在圈子里的巅峰,她做三流的经纪人也久了,需要好好的发挥一下自己的才华了。

    “现在的景娱是梁夫人掌控了,只要她找个借口将股份重新分配,或者融资之类的,我手中握有的股份势必会减少。还有,我姐留下的那些遗产能不能全部回到我手上,也是一个未知数。”要将她手上的股份减少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qíng),现在的梁夫人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会那么轻易放过她,那是不可能的,她早就找人买通律师,让律师在使劲的忽悠她。

    叫前生的自己做姐,感觉有点奇怪,不过呢,也无所谓,她现在的(身shēn)份就是陈子涵,墨雨萱已经是过去式了。

    具惠珊对景娱的事也多有了解,梁夫人那心(胸xiōng)狭窄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qíng)了,要是给梁夫人知道陈子涵是墨雨萱的妹妹,还不往死里去打击还真是怪事了。她是雨萱的经纪人也被打压了,陈子涵是雨萱的妹妹,还不使劲打压。

    要是不打压,还真不是梁夫人的风格,什么大方得体的贵妇人,还不是表面的现象,内心里比谁都小气。

    梁夫人和雨萱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她不清楚,可是梁夫人恨死了雨萱,说不定雨萱的死也是和梁夫人有关的。

    “梁夫人知道你是雨萱的妹妹啦?”要是知道了,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以梁夫人那(性xìng)格还不直接来狠一点的。

    陈子涵歪着头想想,“也许知道一点吧,可是她应该也不是很肯定。”梁夫人就算心计有多么厉害也好,她始终不太明白政治这种东西,政治的(阴yīn)暗她始终是无法明白。

    政治圈里的女人可是不多的,什么男女平等这只是体现在民间而已,在政治圈里始终是男尊女卑,你有见过国家的领导人是女(性xìng)吗,一个都不见,这就是现在国家的政治圈。

    “这件事一定要保密,不然你我都不用在娱乐圈混了,直接去做乞丐好了。”梁夫人那么恨雨萱,陈子涵也是会被受到牵连的。

    陈子涵不语,现在具惠珊的生活状况不是很好,这其中有她一半的原因,都是因为她是她前生经纪人的原因有关系。

    现在具惠珊到了她(身shēn)边来,加上遗产事件,梁夫人在心里已有八成的肯定,只是没有找到证据证明而已。

    这个时候她找具惠珊做她的经纪人自然有她的用意,梁夫人要肯定就肯定去吧,她没关系,只要她高兴就好。

    五个月,她只有五个月的时间,一定要将所有麻烦扫平,这个(身shēn)体要是到了十八周岁,一定不能再活下去了。

    “那个墨雨烟是哪里冒出来的?长得这么像雨萱。”具惠珊自言自语了几句,那个墨雨烟是哪里冒出来的呢,一开始在报纸上看到墨雨烟,她还以为雨萱复活了呢,可在见到了真人的时候,她就知道墨雨烟这容貌是整形出来的。

    圈子里整形的艺人很多,(身shēn)为经纪人的她也练就了一双金睛火眼,能一眼看穿艺人是不是整形了,那个墨雨烟美则美,只是整过形了,不论整得多好,还是留下一点痕迹的。

    墨雨烟整形成这样子是有何目的,现在还和莫尘是(情qíng)侣关系,真是越来越离奇了,具惠珊心里可是深深的不解。

    陈子涵粉红脸蛋对着经过她(身shēn)边的人微微一笑,听到具惠珊的自言自语,柳眉杨了起来。

    墨雨烟的出现自然有她的道理,只是现在还不知道她背后是什么人,只要墨雨烟和莫尘再亲密一点,那真相自然会浮现水面的。

    “陈小姐,要拍摄了,请上台吧。”现在是一则综艺节目的录制现场,一个工作人员来叫陈子涵上台,陈子涵可是这期节目的嘉宾。

    陈子涵甜美一笑,可(爱ài)小酒窝迷得男工作人员一晕一晕的,十八岁这个时候的少女是最迷人,因为她们往往充满着青(春chūn)的活力。

    圈子的另一边,在圈里顺风顺水的墨雨烟有些高傲了,眉宇之间全是风(情qíng)无限,(身shēn)上多了一种更加吸引男人的风味,走路的时候,柳腰总是一摆一摆的,看到莫尘的时候,就化(身shēn)为一个小猫(咪mī),慵懒得可(爱ài)。

    自从破了墨雨烟的处,莫尘没有说过墨雨烟是他女朋友的话语,可两人的关系还是那么的亲密,有空的时候两人都会在(床chuáng)上滚一滚。

    现在莫尘和墨雨烟在合作一部电影,两人都是男女主角,在片场上行为也很亲密,一些来探班的娱记们,也拍到两人亲密照片,现在谁人不知墨雨烟是莫尘的女朋友啊,莫尘总是笑而不谈,可是墨雨烟那甜蜜的样子可是有眼见的。

    墨雨烟化好妆,(身shēn)姿优美的从化妆间出来,还没踏出门口,就被一位大牌女星挡住了。大牌女星是女二号,这个(情qíng)况有些奇怪,照说是新人的墨雨烟是女主角,女二号就不应该找一个大牌女星来饰演,这样大牌女星会抢了墨雨烟的风采的。

    其实真相是这样的:大牌女星原定是女主角的,可是因为墨雨烟的出现,硬生生的把大牌女星从女主角的位置挤了下去,大牌女星一开始就不想不干了,可料签约了,剧组方面不肯解约,她也不敢执意的解约,这件事闹大了,对她可是没好处的。

    她才这样憋屈的当女二号,看着墨雨烟得瑟的样子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大牌女星(身shēn)后也(挺tǐng)有靠山的,据说是某高官的女儿,对着只是万物的墨雨烟,她心中很不爽很不爽,每次要是有机会针对墨雨烟的时候,绝不手软,一定会下手的。

    “一边去,挡着我路了。”大牌女星把墨雨烟挤到一边去,毫不留(情qíng)的说道。

    圈子里的话语真是要细心琢磨的,大牌女星话语愿意是,滚一边去,挡着我上位的机会了。

    可惜啊,墨雨烟在圈子里时(日rì)尚短,不能很理解大牌女星这句话,在圈子里一直有着莫尘的照着,谁也不敢这样对她,可就是这个大牌女星偏偏不给她面子,处处与她作对。

    被大牌女星遮掩对待,墨雨烟很生气,小脸全是怒意,咬牙切齿的看着大牌女星,不好当场发作,重重的冷哼一声,随即离开。

    “什么东西,还不是靠着那张脸蛋上位的,也不知道多少被多少个男人上过。”一名化妆师有意讨好大牌女星,故意这样说道。在娱乐圈里能被人潜规则也是一种幸运啊,长得丑不拉几的睡会愿意潜规则你,还不是那些美貌女星被潜规则的多。

    “被多少人上过,这个就不用计算了,但是我肯定的是,她肯定被那位上过。”另一名化妆师接着说道,说完便嗤笑一声,借着莫尘上位,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人家莫尘从头到尾都没有承认墨雨烟是他女朋友,莫尘这种态度分明就是玩玩而已。

    大牌女星听着两位化妆师的对话,嘴角微微抿着,一个隐藏起来的笑意。她知道这两位化妆师只是在讨好她罢了,可是这丝毫不妨碍她喜欢听别人踩低墨雨烟的话语。

    墨雨烟不就是仗着有小墨雨萱的称号和莫尘和她关系暧昧而已,其他的,墨雨烟在她眼里就等于是一个草包的存在,演技平平,歌喉平平,只有那外表算得上是极品,一个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风尘味的女人是注定成为玩物的。

    其实墨雨烟并没有走远,站在化妆间门口不远处,正好听到了里面的对话,狠戾在眼里一闪而过。她就是靠着这张脸蛋上位怎么样,她就是被莫尘上过怎么样,她就是靠着潜规则上位怎么样,也好过那些一辈子都上不了位的艺人,她只要得到她想要的,付出所有也甘心。

    大牌女星,什么大牌女星,还不是一样做女二号,她这个新人可是踩着她上位的,她就是女主角,谁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墨雨烟哼着歌曲,微笑的走着,心里一直想着,要怎么对付大牌女星。她可不是好欺负的,她在圈子中也有了地位,不是那些一出道就被前辈欺负的新人,她可是今年最为亮眼的超级新星,还有是景娱力捧的新人。

    剧组终于收工了,劳累了一天的莫尘没有理会墨雨烟,就带着经纪人和助理先走了。墨雨烟站在原地,双眼里全是哀怨,莫尘在(床chuáng)上对她(热rè)(情qíng),可是在平时心(情qíng)好的话就对她好点,心(情qíng)不好的话鸟也不鸟她。

    “雨烟,去夜店玩一下吧。”一位女艺人走过来想着墨雨烟说道。

    圈子里浮浮沉沉,很多新人因为红了起来,没有那个接受能力能接受到这个转变,人气的高涨,随之压力也会来的,他们往往会通过各种手段来解压,比如吸毒、吸大麻或者**,这些都是他们的解压方法。

    去夜店轻松一下,只是比较简单的方式,女艺人看着墨雨烟(身shēn)上露的地方那么多,那白皙无暇的肌肤很美,几乎吹弹可破,这样的皮肤是很多男人的最(爱ài)。

    夜店,墨雨烟斜睨了一眼女艺人,她还从没去过夜店呢,一来她进入圈子里来,都是围着莫尘转的,要不然就是在工作,心中的压力很大,从来没想过怎么发泄。

    “好吧,待会一起去。”那就去玩一下,既然莫尘今晚的行为就像是不太想要那个,既然这样的话,她何不妨自己去寻找一下刺激,这样也算没有违背那人的话吧。

    女艺人笑眯眯的,她在圈中也只是二线明星,在强大新人墨雨烟的面前,也是需加讨好的。

    两人一起来到夜店,墨雨烟虽然极力装作是很熟悉的样子,可是女艺人一眼就看出墨雨烟是第一次来了,女艺人对墨雨烟的乖巧也有点惊讶,圈中的人又有哪个不会来夜店,当然除了六年前就去世的墨天后。

    女艺人和墨雨烟说了几句话,就和她分开玩了,来到夜店,当然是想自己开心,和一个女的一起玩,也没什么意思,在这里要是找到一个帅哥共度一晚**才是最重要的。

    很high的气氛,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都是艺人和一些公子哥或者是千金小姐,墨雨烟眼里出现了火(热rè),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在夜店,长得美的女子可是很吃香的,没一会儿,墨雨烟坐在吧台就遭遇到了好多位男士的搭讪,她很享受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了,她还是第一次享受到,在这里她就觉得自己是公主,被无数人环绕着。

    喝着威士忌,一股辛辣在口中蔓延,墨雨烟轻笑出声,看着周围对着她有兴趣的男子,虚荣得到了大大的满足,她以前也长得很美,可是没有整形过后的美,因为那人,她不敢和男人上(床chuáng),她要保存着处子之(身shēn)献给莫尘,现在莫尘破了她的(身shēn),她也不用再守着了,只要她做的保密一点,那人是不会知道的。

    想到莫尘那帅气的脸庞以及健壮的(身shēn)子,墨雨烟(身shēn)子一紧,脸颊出现了红潮,她母亲是姓赵的高官(情qíng)妇,她母亲现在也不过是四十多岁,一直做了别人的(情qíng)妇二十多年,她母亲不指望着她嫁入豪门,指望着她做某位高官的(情qíng)妇,她母亲教了她很多房中术,为的就是勾住男人。

    从小就被灌输的(性xìng)观念已经被定型了,扭曲的(性xìng)观念造成了她的(性xìng)需求很大,十六那年她就差点和一个男孩发生了关系,可是被母亲发现了,才没有发生关系。

    她母亲为了荣华富贵,在她十七岁那年就这样奉献给了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她那个哥哥要她整形成墨雨萱的样子,她本来就和墨雨萱有几分相似,整形了以后,她连名字也改了。

    想到自己这三年来的生活,她就好想疯狂一下,她不想再受同父异母哥哥的摆布。

    一对双胞胎帅哥来到墨雨烟面前,没有说什么,只是各自点了一杯酒,一边喝着,一边礼貌的对着墨雨烟微笑。

    墨雨烟外表是很美,在夜店这种地方,很多心动了的男子也起了那心思,就连这一对双胞胎也不例外。他们兄弟一起长大,一起玩女人,其中最(爱ài)的就是同时上一个女人,这个墨雨烟就很对他们的胃口了。

    墨雨烟看着双胞胎,心里很是满意,双胞胎的容貌很相似,同时也是帅哥,这样的他们她是极满意的,双腿有意无意的往双胞胎其中一个往上蹭,最后大家都明白了,三人一起离开了夜店,来到了一间酒店开了一间豪华房间,服务员对两个男子和一个女子开房虽觉得奇怪,可还是微笑着把房卡给三人。

    双胞胎一进入到房间,看到墨雨烟风(情qíng)万种的样子就忍不住了,(身shēn)下立刻有了感觉,两人纷纷脱去上衣,一起把墨雨烟压到(床chuáng)下

    ……。(不能写h,不能写,否则会被编辑说低俗的,那剩下的自由想象)

    完事以后,墨雨烟整个人瘫痪在(床chuáng)上,(身shēn)心都是满足,她被莫尘上的时候,都是她在服务莫尘的,自己的感觉放在一边,莫尘爽了才最重要,所以有时候,(床chuáng)第之间一般都是莫尘满足了,她却没有满足。

    可是这次不同了,双胞胎经验丰富,用嘴也能让她达到**,还很在意她的感觉,尤其是同时被两个人搞得时候,她就飘飘然了,这种感觉是会上瘾的,做了一次,又一次,三人齐齐到达那极乐的世界。

    双胞胎也很满意墨雨烟的表现,他们兄弟共同上过的女人不少,可是还没有女人像墨雨烟这样放得开的,那动作一想起来就觉得**,那紧致的快感,让他们直达到天堂。

    擦干净了腿间的液体,墨雨烟毫无顾忌的把自己的**展现在两人面前,双眼还是很魅惑的看着两人,只需要一点时间她就能恢复,她那(性xìng)需求特别大,两次并不能满足她,她还想要得更多。

    双胞胎兄弟还是第一次遇见这需求这么大的女人,正好他们也想再来一次,夜正浓,(春chūn)色无限。

    ------题外话------

    其实吧,很多明星因为快速红了,随之压力也来了,所以吸毒、吸大麻活着是**都是他们发泄的方式~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一女王归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