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话说忠犬吃醋了

    陈子涵嘴角扬起冷笑,“我知道了,只是,我现在还没十八岁,那些遗产我也不急着继承,还得请林律师好好保存吧。...”

    她前生留下的东西竟然会贬值,真是可笑,这几年中国古董的价格在国际上不知道翻了几番,那些古董前生值五千多万,现在怎么也值几个亿,这个林正兴还真当她好糊弄啊,她再没常识,也知道古董是不会轻易贬值的。

    还有那些珠宝,很多都是私人珍藏的,价格更是高,也值个几千万,现在珠宝的价格一年比一年高,没理由会贬值,还有什么保管不当,真是天大的笑话,她选择保管那些财物的银行可是瑞士银行,瑞士银行还没那么烂吧。

    林正兴心里是这么想的,陈子涵只是出(身shēn)孤儿院的,就算这几年在娱乐圈里,见识也不多吧,只要他随意的糊弄一下,那些珠宝和古董一大半还不是归他。

    听到陈子涵这么说,林正兴隐藏着自己的开心,没想到这个陈子涵竟然是那么好糊弄的。

    “遗产的事(情qíng)还是等我十八岁以后再说吧,我还有事我先走啦。”她还真不想对着林正兴,前生她还真是看错了林正兴,他也不过是一个小人罢了,在利益面前,道德早就被抛弃了。

    “陈小姐,慢走。”林正兴好心(情qíng)的说道,只要再过几个月,两个亿就会进账了,还能在政界大有一番作为,到时候,他就真正走入了那个顶尖的圈子里。

    陈子涵出到门外,眼神变得很锐利,她不在意那些钱财,只是林正兴过分了点,想拿她的东西也要有那个本事。

    “那个是陈小姐吧。”一位(身shēn)着深色西装的男子看到陈子涵在这里出现,有点不太肯定,双眼微微转动,看着一旁的夜宁说道。

    夜宁面无表(情qíng)的在应酬,对着一帮有企图的人,他的笑容总是那么少。在听到男子说陈小姐的时候,眼睛顿时一亮,夜宁条件反(射shè)的向男子看着的地方看去,正看到陈子涵和一个男子动作亲密。

    夜忠犬要炸毛了,那个男的竟然敢讲手搭在她的肩上,真是不可原谅,现在夜忠犬的心里是熊熊的火焰啊。

    陈子涵微微笑着,说话的语气很轻,“你在这里工作,(挺tǐng)好的嘛。”谢华是这个(身shēn)体原主人在孤儿院里认识的男生,谢华在这里工作,似乎也混的不错,是什么大唐经理的。

    谢华的手搭在陈子涵的肩膀上,觉得时间真是不等人,当年那么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也长这么大了,眼前的女孩也随着时间长大了,再也不复以前那样的天真,在娱乐圈这几年,这女孩也受了很多苦吧,一线明星的位置不是那么好挤上去的。

    “也就这样啦,饿不死,能混两顿。”孤儿在世上虽然不受什么歧视,可是孤儿一出了孤儿院就会一无所有,什么都要靠自己的打拼才能拥有,孤儿往往是最底层的人群,他们没学历没家人帮助,只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做着微薄薪水的工作,看人白眼已经是孤儿生存的状态了。

    “那你跟于心姐还在一起吗?”这个(身shēn)体在孤儿院也待过很多年,在孤儿院里也有那么几个人对她很好的,可是随着这个(身shēn)体进入了娱乐圈,逐渐和孤儿院里的人失去了联络,现在能遇到谢华还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当然一起啦,我们打算今年年底结婚,你一定要来哦。”于心和他一样是从孤儿院长大的,也算是青梅竹马的,两个人在一起也很多年了,现在又了经济条件当然是要结婚的,对于是孤儿的他们比谁都渴望有一个家。

    “好啊。”陈子涵笑脸甜甜的,眸子里都是欣喜,孤儿院出来的人都不容易,没人帮助,没有人支持,要在这个世界立足是一件很难的事(情qíng),现在谢华做了这间餐厅的经理,在孤儿里算是混的不错的了,至少他没有是社会的最底层。

    看着陈子涵那精致的小脸,谢华心里暖暖的,他虽然没有什么兄弟姐妹,可是这个女孩他真心当做是妹妹,现在见她过得不错,他也放心,孤儿真的很不容易。

    手把陈子涵拥紧,闻着她(身shēn)上淡淡的香味,就像是在孤儿院那时,他和于心一起守护着这女孩一样,女孩总是笑得很甜,没有什么事可以打击到她一样,现在她还是一样甜美可(爱ài),他的心里就涌起一股成就感。

    “到时候,我送给你们一份结婚大礼好不好?”陈子涵把头微微抬高,42度的角度看着谢华那脸庞,不在意谢华拥着她,这是谢华的习惯,谢华只是把她当做是妹妹一样而已。....

    孤儿总是那么的孤单,他们一出生就被抛弃了,是在这个世界上最孤单的人,他们的心里很孤单,他们会把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当做是亲人一样的存在。

    谢华低头看着女孩的笑脸,心里是大大的满足,这个女孩没有白费他们对她的好,女孩是一个感恩图报的人,娱乐圈那个大染缸没有把她染黑吧。

    女孩那白皙的脸蛋很惹人喜(爱ài),有些婴儿肥的脸蛋很可(爱ài),谢华想像旧时一样摸一下女孩的脸蛋,以前女孩在孤儿院的时候,他最(爱ài)的就是捏女孩的脸蛋,女孩的脸蛋是瓜子脸的,可是还是有着婴儿肥,嘟嘟的,配上那发型很可(爱ài)。

    大手来到女孩的脸蛋的面前,就差一点摸到了,谢华突然感到手臂一痛,手臂被一只手捏住了,感到疑惑,谢华抬头一看,一位帅气的男子脸上有着怒容,目光锐利的看着他,眼神很冷,似乎想要冷到入心一样。

    陈子涵看着突然出现的夜宁,明亮的眸子转动了一下,表示不解,在这里也能遇到夜宁,京城真是太小了。

    夜宁捏着谢华的手干嘛?陈子涵皱了皱双眉。

    “你什么东西啊,你敢碰她?”这是在宣示主权,在他心里,陈子涵就是他的所有物,他的(爱ài)意都还没表达,貌似还在暗恋中,这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和她亲密动作的男子,危机感来了。

    厌恶的看了一眼谢华,夜宁嘴角冰冷的向上翘,一个冷笑形成,再看一眼陈子涵疑惑的样子,夜宁大受打击了,那心像是被一盆冷水被泼了,呼啦呼啦,温(热rè)的心有些微凉了。

    谢华忍住手臂上的痛,左手放开陈子涵,不再拥着她,听着夜宁的话语,他也是一个男人,立刻明白了,这面前的男子是子涵的谁吧,否则也不会这么紧张。

    他拥着子涵的行为是会让一些不知(情qíng)的人误会的,可是熟悉他们的人都知道,他只是把陈子涵当做是妹妹,刚刚的动作虽然是亲密,可是这是疼(爱ài)的表现。

    啊~你说他对子涵有非分之想,那是不可能的,子涵对他而言就是一个妹妹的存在,哥哥怎么会对妹妹有意思呢,那是不可能的。

    陈子涵冷眼斜睨了一眼夜宁,“夜宁,放手。”搞什么,平时不出现,一出现就对她的朋友这样说话,真是令人不爽。

    手臂上的痛,谢华还能忍住,可是面前这男子也太用力了,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谢华额头上滴落着冷汗,男子的手劲也太大了,很痛。

    夜宁心里觉得很委屈,孩子气的撇撇嘴,不悦的看着谢华,非常不爽的把谢华的手臂放开。她这么维护着这位男子,这位男子不会是她谁吧,他不在她(身shēn)边一段时间,她这么快就有了喜欢的男子。

    一想到这,夜宁的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这个想法让他非常不爽。

    在陈子涵的目光下,夜宁冷哼了一声,放开了谢华的手臂,目光不悦的落在谢华(身shēn)上,似乎想把他(射shè)出几个洞来,看这个男子有什么魅力让子涵喜欢他。

    浑(身shēn)上下,夜宁觉得这个男子除了外表还可以之外,并没什么出色之处,这个男子(身shēn)上的衣服不是他认识的牌子,从他的衣着可以看出这位男子家境普通,还有男子衣袋上有一个工作牌,是这里的经理。

    这个男子的条件比不上他,得出这个信息,夜宁的嘴角上扬着微笑。子涵也不会这么低要求吧,找一个条件不咋滴的男朋友。

    “谢华哥,不好意思啊,这是我经纪人夜宁。”陈子涵甜美的笑颜展现,介绍着夜宁。

    谢华一听子涵这么说,就知道夜宁还在暗恋阶段中,苦笑了一声,果然吃醋的男人是不可理喻的。“没什么,他也是关心你嘛。”能怎么说,能怎么说,一切都是他自找的,要是他不像以前一样这样拥着子涵,这位名叫夜宁的男子也不会吃醋,他的手更加不会受这个罪。

    “是啊,关心。”陈子涵笑意盈盈的说道,眼角余光看着夜宁,嘴角微微抿紧,真是关心,关心过度而已。“谢华哥没有我最新的手机号码吧,年底的时候,结婚一定要记得通知我哦。”

    陈子涵在包包里找啊找,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名片,递给谢华。“想找我聊天,记得打这个号码哦。”(身shēn)为艺人,手机号码是经常换的,那速度很快,往往一个月就换几张也是常有的事,这是为了躲避娱记的其中一个手段。

    这次,夜宁听到谢华居然是快要结婚的人,投以一个善意的微笑,可是想了想,怒气又上升了,都快要结婚了,都还来招惹子涵,真是不可饶恕。

    “一定会的,你这个大明星来我的婚礼,真是太有面子了。”现在陈子涵是一线明星,人气是很高的,来参加他一个小小的婚礼,他的脸面也是极有面子的事(情qíng)。

    “那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我先走啦。”陈子涵微微点着头,用手将刘海拨向耳后,露出白皙丰润的耳朵。

    “小心点啊。”谢华不放心的叮嘱一句,眼里都是不舍。疼了几年的妹妹,这次见面,也要很久才能见面了,唉,谁叫子涵是艺人呢。

    陈子涵直径的向前走,双眼看也不看夜宁一眼,没有理会夜宁的意思,(身shēn)形消失在这餐厅里了。

    现在只剩两个人了,谢华拿着陈子涵给的名片,不敢抬头去看夜宁,这夜宁给他的压力也太大了点,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吧,可是子涵有说他快要结婚了,应该不会误会什么吧。

    夜宁看着谢华,冷笑浮现在脸上,眼神很犀利,正准备做什么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了,拿出一看,竟是陈子涵的电话。

    “夜宁,你立刻给我滚出来。”她看到夜宁这个态度,心中有了些眉目,在里面不好和夜宁计较什么,可是她一出到外面的停车场,就立刻打电话叫夜宁出来,语气不算得是好的,有些生气了的(情qíng)绪。

    听到手机里陈子涵这样的话语,夜宁脸上的冷意更冷了,临走前对着谢华冷冷的笑着,吓得谢华差点双腿发软。

    坐在车上,陈子涵拿着手机在玩着,神色很是凝重,她对什么事(情qíng)很都看的透,唯独看不透感(情qíng)这种东西。

    像夜宁这种高贵的世家子弟,他不需要做她的经纪人吧,可是夜宁一做就做了那么久,对她从来没有过拒绝,只要她开声的事,他都可以做得很好,因为夜宁是她的经纪人,她也被圈子里的人,巴结上了两座好靠山,一座是梁宇少,一座是夜宁。

    这样想来,夜宁是她的经纪人好处还真不少,可是夜家是京城第一世家,是不会容许夜宁在娱乐圈里里待太久了,而且夜家只有三个儿子,老大夜景从政,老二夜雨从军,老三夜宁势必是是接受夜家那庞大的家族企业,现在夜宁应该回去接手了吧。

    来到停车场,夜宁在众多的车辆里看到一辆兰博基尼,知道是子涵的车,这是她最近新买的车子,那辆景娱为她配的奥迪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听临时助理说,他也知道她最近一直都是自己开车,景娱为她配的司机也没有俩用处,保姆车更是用也不用了。

    陈子涵看到夜宁站在车外,按下车窗说道,“进来。”

    夜宁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脸色有些讨好,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子涵这个样子不会是因为刚刚的事(情qíng)找他算账吧。

    “夜宁,你现在很闲是不是?”陈子涵声音有些冷,双眸直((逼bī)bī)着夜宁对视着她,眸子一片冰冷。

    很闲,夜宁嘴角抽了抽,双眼有些闪躲陈子涵的眼神,心里更加不安了,他就是控制不了自己,一看到有男的接近她,他就会忍不住升起危机感,他知道,他这是暗恋阶段,被他暗恋的那个人丝毫不知道他的心思,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

    “没有。”夜宁很牵强的让嘴角动了动,形成一个怪异的笑容。

    “既然没有,那你就全心把你的心思放在夜家的事业上,经纪人这一职位根本就不适合你。”经纪人不是谁都可以当得起这个职位的,有时候在圈子里,经纪人是拉皮条的存在。

    前生的她可是被第一任经纪人要求去那些名导和富豪上(床chuáng),说这样才能上位的机会,当时的她不愿意,空有绝美的外表和才华也只能在圈子里的最底层混迹。

    果然被嫌弃了吗,夜宁(情qíng)绪有些低落,可是在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展现一个帅气的笑容,眸子扑闪扑闪的,“经纪人其实很适合我的。”其实他想说的是,只要我是你经纪人,娱乐圈的人谁也不敢对你怎么样。

    夜宁深知在娱乐圈没有后台的艺人是很难红起来的了,女艺人就去被人潜规则,男艺人就要够听话,还有长得美的男艺人也会被一些好男色的人潜规则的,这个圈子很肮脏,什么事都能发生的。

    留她一个人在娱乐圈发展,他害怕有一天,她会变成为了上位而不择手段的人,这样的她会失去了自我。

    “你最好去辞职,我会向公司申请一个新的经纪人的。”有些事在摇篮中就必须要扼杀了,放任了,只会害人而已,她无所谓,一个人习惯了,可是夜宁会有所谓的。

    这就是晴天霹雳,夜宁被炸的神智有些混乱了,整个脑海里都是,子涵嫌弃他,嫌弃他啊,现在竟然剥夺他做她经纪人的权利,这很不公平啊,很不公平啊,难道就是因为他管太多了,而遭到的嫌弃吗。

    “为什么?”夜宁撇着嘴巴,神(情qíng)很沮丧,本来去年的他就该继承夜家的事业,可是他没有继承,逍遥了一年之后的他还是要去继承的,这就是他的责任,根本就没得推卸。

    “没有为什么,你就算想做经纪人,你也没那个时间,我要的是经纪人是时时刻刻能为谋划的经纪人,你做我的经纪人,可能我这一辈子都无法站在圈子里的巅峰。”夜宁做她的经纪人也许会有很多好处,可是带来的坏处也很多,她现在在圈子里的位置很危险,像是随时都要掉下二线明星的行列,她将近一年的努力因为梁夫人而差点白费了。

    原来是这样吗,夜宁立刻又神采奕奕了,羽夜集团旗下也是有娱板块的,那什么经纪公司也是有好几间的,只要子涵去那里发展,她就想成为天后级的巨星也不是难事。

    “你可以到羽夜集团旗下的经纪公司发展,到时候,我会让公司全力捧你的。”只要集中资金去捧一个艺人,只要这个艺人不是很烂,也能红起来,子涵演技好,歌声好,条件这么好,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里成为天后的。

    陈子涵瞟了眼正在谋划得很开心的夜宁,凉凉的道,“我和景娱是签了五年约的,现在跳槽,那违约金以我现在的能力也需要三四年的时间才能还清。还有我为什么要跳槽,我在景娱好好的。”

    她为什么要跳巢,她去年之所以会进景娱,当然不是她太好运,这些好运都是拜莫尘所赐而已。她和景娱签了五年的约,现在跳槽,后果是很严重的,那一笔不菲的违约金是她现在拿不出来,还有景娱已经被梁夫人掌握了,梁夫人会放弃这么一个好打压她的时机吗,这个时候只要夜宁表现得和她疏离一点,估计就是她消失在娱乐圈的时候。

    “违约金,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解决的。”不就是钱吗,在常人看来是天文数字的资金,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一顿饭的钱。“在景娱里,你会得不到最好的资源的,可是你到了羽夜却不同了,那时候你想成为国内一姐的位置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qíng)。”她是他这辈子就认定的人,他会尽最大努力去支持她。

    “夜宁,不要把钱说得不是钱,我是不会去羽夜的。明天你就向公司辞职吧,我的经纪人会换为具惠珊的。”既然都想撇清关系了,那就更加清点吧。具惠珊,她前生的经纪人,可是在前生她车祸(身shēn)亡后,具惠珊就被梁夫人恨上了,现在的具惠珊空有才华,在娱乐圈却得不到发展,从一个金牌经纪人沦落到一个三流的经纪人。

    “现在你下车吧。”陈子涵拿过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语气淡淡的说道。

    现在的她最重要的是重新在这个圈子站稳,还有属于她的东西全都要拿回来,那些想抢她东西的人没那么容易,真当她是一个小女孩,不知世事吗。

    话已至此,夜宁知道说再多也是没用的,她既然都做了这个决心,就代表事(情qíng)没有转弯的地步,心就像被抽离,没了经纪人那个(身shēn)份,他还能接近她吗,对她而言,他只不过是比陌生人还要熟悉一点的人,只是个认识的人而已。

    ------题外话------

    这两天心然生病了,头昏脑胀的,码字也变得超慢的。话说,这文要是有什么不连接的地方,等我有空的时候我会修改滴~还有,原来亲们不喜欢这种写作方式啊,我会改的,不会挖了很多坑然后再填的,现在我开始填坑了~亲们,表拍飞我~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一女王归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