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遗产事件

    “事(情qíng)都会处理好。..”陈子涵冷哼一声,不屑的看了一眼欧阳意,“你有多大的能耐,我比谁都清楚,你现在赶快给我滚,少出入我这里。”她现在住的地方是一栋别墅,这栋别墅区住了不少政界人士,欧阳意经常出入她这里,肯定会有人注意上的。

    “好啦,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你近段时间,最好去一趟欧洲。”他也不想来找子涵,只是想告诉她这件事而已。

    “有事(情qíng)打电话给我就好,不用特意来告诉我。”陈子华眸子里变得冰冷异常,这该死的(身shēn)体,到底留下了多少麻烦给她,还不如她是墨雨萱的时候活的自由自在,现在,活得就一无趣。

    “知道了,那我们先走了。”欧阳意站起来,大手搂住正在愕然的林天后离开这里。

    出到别墅,林天后终于凌乱够了,“你们说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陈子涵和欧阳意的对话,她一句也听不懂,简直就是不知所云,说的什么东西也不懂。

    “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福。”欧阳意痞痞的笑着说道,俊脸笑得可开心了,因为他的手中已经搂住了全世界。

    林天后不雅的翻了一下白眼,右手狠狠的扭了一下欧阳意的腰间软(肉ròu),瞧,这话说得她很蠢似的。嗯~陈子涵现在的事(情qíng)也不是她一个人能理清的,这一切会随着时间的逝去而搞清楚的。

    腰间的那些痛对于欧阳意就像是挠痒痒似的,一点也不在意。

    坐在客厅的陈子涵看着陈管家,“吩咐厨师,我今晚要吃的是火锅。”这栋别墅可不小,她也配备了管家和佣人,至于她欠银行的钱,(爱ài)什么时候还就什么时候还。

    陈管家微微一点头,行走去厨房。

    想起欧阳意和林天后,陈子涵苦恼的抚着额头,真是的,这两人又复合了,这次欧阳家又该变天了。

    林天后手上的那条手链竟然不戴了,她问过莫尘,知道那条手链对林天后的意思有多重要,现在林天后竟然不戴了,这个事实让她有点接受不了,要是那个人回来了,欧阳意又如何去应对,欧阳家的男人可是没一个是好人。

    墨雨烟挽着莫尘的手在整个场合走来走去,似是有意的炫耀什么,她现在可是莫尘的女人,名义上也是莫尘的女朋友,现在的她不仅在圈子里的地位不同了,在这个圈子里她也有一定的话语权了,这样的(日rì)子她真是想不到,这张脸的威力还真大。

    莫尘脸上很温和的笑着,他不介意墨雨烟把他当做是一件物品在炫耀,这么肤浅的女人,到底和墨雨萱不是同一个人,墨雨萱她永远都是淡淡的,对待谁的态度都是那么的淡然,从没刻意炫耀过什么。

    贵妇甲看着墨雨烟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还挽着莫尘的手从她面前经过,她不屑的嗤笑一声,打扮的和孔雀没什么两样,还拉着莫尘到处是炫耀,真是肤浅的人,她以为这样做,就真的巴上了莫尘吗,还真是头脑简单。

    “那个墨雨烟打扮的真漂亮。”贵妇乙深感羡慕的说道,墨雨烟真是个尤物啊,今晚还穿了一件深v的晚礼服,那(乳rǔ)沟和白皙的(胸xiōng)部都在若隐若现,还有那火爆的(身shēn)材,那完美无瑕的脸庞,一切都那么吸引男人的注意。

    贵妇丙硬生生忍住笑意,不想去笑话,打扮的跟孔雀一样,是很美,可是没搞清楚这是什么场合吗,这可是政界的圈子,她一个明星想打进来这个圈子有那么容易吗,在这个圈子里没有足够的背景和实力谁会去鸟你。//**//

    “难道你也想打扮成这个样子吗?”贵妇甲对墨雨烟这种女子深深的不喜欢,长的那么美也就算了,毕竟美不是罪,可是你那一(身shēn)小三的气质就很碍眼了,她们这种贵妇对小三可谓是讨厌到极点。

    贵妇乙年纪还很小,是那种初为人妇的,她的家庭是从来就没有人敢打扮成墨雨烟那样子,因为她们这种家庭是很注重脸面的,大家族出来的女子都是淑女,没有谁会打扮得太过(性xìng)感的。

    “打扮成这个样子,丢死人了。”穿的(性xìng)感没什么,可是太过(性xìng)感就是没家教了,她们这个圈子对衣着特别有讲究,出席什么样的场合都由造型师来设计的。

    “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就别想轻易进来这个圈子里,不是长得美就可以了。”贵妇丙拿着一杯红酒慢慢的摇晃,神(情qíng)很不经意的说道。

    她们是丈夫都是大权在握的人,男人嘛,有了权,**也就更强了,在外面的女人,那私生子就更多了,可是有谁见过男人把外面的女人带进这个圈子,或者是把外面的私生子带回家,没有,越是大权在握的人,他们就越注重脸面,他们的妻子只能是和他们门当户对的女子,继承他们权利的儿女,也一定要他们的妻子生。

    外面的女人对他们而言只是玩玩而已,他们从没有想过带她们回家族里,因为他们一方面是顾忌妻子娘家的势力,一方面是他们丢不起这个脸面。

    在附近的贵妇们一致点点头,这话说得很有道理,一个圈子有一个圈子的规矩,谁打破了,那么谁就等着沦为笑柄吧。

    赵子谦看着墨雨烟玩这么莫尘的手在场内转圈,心生喜悦,眉开眼笑的,眨一下眸子,似乎也格外闪亮。

    一些未出嫁的小姐看到赵子谦那么帅气的男子在笑着,也多看了两眼他,在这个圈子里,他们这些人的结婚对象都是看重对方的利益的,在未结婚之前看中结婚对象,她们这些女子也能得到一些乐趣。

    墨雨烟似乎也看到了赵子谦的存在,美目光彩流转,对着赵子谦的那个方面,笑得特别甜。

    医院里,梁宇少醒来时没有看到安安那熟悉的面容,心中不由得失落,看着母亲温和的笑意,梁宇少苍白的脸色,嘴角很牵强的扯动,眸子里还是掩饰不了失落。

    梁夫人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梁宇少眼中的失落,心里暗笑,方晓岑,你生的好儿子,他现在只对她尽孝,你这个亲生母亲就让他永远遗忘吧,她会慢慢的毁了他的,以示她对她的感谢。

    “妈,你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护士有护工,不用你在这里陪着我,回去休息吧。”梁宇少的声音很无力,轻轻的说道,脸瘦了一圈不止,下巴变得很尖很尖。

    梁夫人当然要做做样子了,很慈母的样子,“妈,不放心你。”

    梁宇少苍白无力一笑,眼皮很沉重,总是忍不住想闭上,嘴角挂着一丝苦笑,缓缓的沉睡下去。

    看到梁宇少沉睡下去,梁夫人笑得格外开心,慢慢睡吧,总有一天,你会一觉醒不来的。

    翌(日rì),陈子涵坐在饭厅拿着一份报纸在看,临时助理站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喘,双眼直落在陈子涵(身shēn)上。

    “你回去吧,我有事再叫你。”陈子涵抬起头看着临时助理,淡淡的说道。

    欧雅的夏季代言人竟然换人了,还有《初恋这件小事》也停止了后期制作,听说是资金的问题,今早关于昨天商演的新闻也出现了,还是头条,今天的一切似乎都很不顺。

    临时助理愣了足足一分钟,“可是你今天还有杂志的封面照工作啊。”陈子涵的工作真的不多,工作量锐减,一天也难得有工作,就算有,也是很普通的,一点也没有一线明星的忙绿。

    “推了。”现在景娱对她进行变相的冷场,那份签了五年的合约,其中附加条款是经纪人帮她接任何活动的时候,都要跟公司商量,现在夜宁去忙他的事(情qíng)了,她的事(情qíng)都是这个临时助理在处理。

    “嗯。”临时助理淡淡的应一声,随后离开了这里。他知道他改变不了她的决定,她说什么他也是去遵守罢了。

    她似乎被人打压了,果然没有了夜宁在(身shēn)边,她就被人打压上了,不会是所有人都以为她是靠着夜宁在活着的吧,没了夜宁,她一样可以站回圈子里的巅峰,她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打压的。

    “小姐,有电话找你。”陈管家拿着电话,毕恭毕敬的说道。

    陈子涵挑一下柳眉,拿过电话。“喂,你好,我是陈子涵。”

    “喂,是陈子涵啊,我是霄立律师事务所的。”林正兴说话的语气很低,像是故意压着的。

    “有什么事吗?”听到是律师事务所的,陈子涵眉头鳖着,有点不悦。

    “我很多事(情qíng)想要跟你说,不知道你这周的周六有空吗,我们出来谈一下。”林正兴听得出陈子涵话语里的冷淡,知道陈子涵不想在电话里谈这些事。

    “嗯,那就xx咖啡厅,晚上八点见。”

    “好的。”说完,林正兴挂掉了电话,恭敬的看着梁夫人,“梁夫人,陈子涵答应这周六出来和我谈事(情qíng)。”很巴结的态度,眸子里有着贪婪的存在。

    “那你知道怎么办事了吧。”梁夫人嘴角扬起十足的冷笑,陈子涵,要不是她丈夫说漏嘴了,她也不知道这丫头是墨雨萱的同母异父的妹妹,真是巧了。

    “我会知道的。”他会知道,他会为梁夫人好好的办事的,一想到梁夫人(身shēn)后的梁家,他那丝良知已经泯灭了。

    梁夫人踩着高跟鞋咔咔响的离开了,心中一直在冷笑,她就说六年前墨雨萱死了,那些过亿的财产留给谁了,她查了这么多年都查不到,还是她丈夫说漏嘴了才知道,原来墨雨萱早就立下了遗嘱,她要是死了,所有的财产都会归她妹妹陈子涵所有,可是财产也要等到陈子涵十八周岁才能继承。

    现在陈子涵还差几个月才到十八周岁,一定不能给她继承财产,要是继承了财产,陈子涵是会知道所有事(情qíng)的,她现在这一切不能失去,她好不容易才拥有的,她不会轻易的被人夺去这些东西的。

    只要除掉了梁宇少和陈子涵,她就没有了任何的威胁了,到时她还是高高在上的梁夫人,儿子又争气,手中握着大量的财富,那样的样子真是舒心到不行。

    林正兴哈哈的笑着,笑声在办公室不停的回((荡dàng)dàng),只要帮梁夫人做好了这件事,他要进入政界还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qíng),有了梁夫人做靠山,除了那么几个人,还有谁敢不给他三分脸面,到时他在政界还不混得风生水起。

    坐在车子里,梁夫人的心(情qíng)一直很好,还很温和的和司机打了一下招呼,司机简直就是受宠若惊了,夫人虽然一直对待他们这些佣人很好,可是也没有这么好心(情qíng)过。

    司机多看了两眼律师楼,想不明白来的时候夫人还是很(阴yīn)郁,没想到从律师楼出来以后,笑得一脸(春chūn)风。

    ……

    陈子涵拿着手提电脑和安安聊着天,聊着一些比较开心的话题,看着安安的脸色不像之前那么苍白,有点讶异,扬起柳眉轻笑。

    其实对于安安的(爱ài)(情qíng),她一直保持沉默,梁宇少是又帅又有钱又高,是时下非常流行的高富帅,可是他不是普通的富家子弟,他是活在高干家庭里的,对于相差巨大的两人是很难走过来的,安安现在的状况有一半是因为她(爱ài)上了不该(爱ài)的人所导致的。

    “谢谢你,子涵。”安安在结束视频通话的时候,很感激的说了一句,随后屏幕上没有了安安的面貌。

    谢谢,陈子涵轻笑一声,她还担不起安安的一声谢谢,她只是做了很普通的事(情qíng),安安是她朋友,看见她有难,只是帮助了一下而已。

    “小姐,你和林先生越好的时间已经快到了,你现在要去了,不然会迟到的。”陈管家提醒。

    “知道了,告诉莫尘一声,叫他最近不要带着墨雨烟这么招摇,赵子谦回来了。”这一周之内,墨雨烟和莫尘的绯闻已经传得到处都是了。

    “我会的,小姐。”陈管家拿去陈子涵腿上的手提电脑,和严肃的说道。

    xx餐厅里,陈子涵进入一个比较隐秘的包厢,看着意气风发的林正兴,觉得他和六年前没什么区别,可是气质变了,样貌不变。

    “你好,涵小姐。”林正兴站起来,笑眯眯的说道,伸出右手准备和陈子涵握手。

    陈子涵很淡漠的表(情qíng),没有要握手的意思,轻轻点点头,当做是打招呼。

    林正兴倒是不介意,淡笑着坐下,“关于你姐姐在我这里留下的遗嘱,还有你继承财产的问题,现在出现了一些意外。”六年前,陈子涵还是十二岁的小女孩,估计墨雨萱和她也没说什么吧,那遗嘱是怎么样的还不是他说了算。

    出现了问题,嗯~“出现了什么问题?”前生她自己留下的遗嘱她清楚,她留在林正兴那里的遗嘱是非常简单的一份,她还留有其他遗嘱给别的律师。

    “就是你姐姐留下的财产有一些贬值了,一些珠宝由于保管不当损失了很多,还有一些古董也因为保管不当损失了非常多。”墨雨萱留下的财产都过亿了,留下了价值一千万的珠宝,和价值六千万的古董,还有一栋市值七千万的别墅,这还是保守的估计,要是这些东西立刻脱手,至少能带来将近两亿。

    墨雨萱当时去世很突然,有很多事都还没交代清楚,就去世了。现在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那些被吞下的财产是不会这么轻易的吐出来的,还有那些垂手可得的荣华富贵正在向他招手了。

    陈子涵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这个林正兴,她当年看他很正直,信用很好,她才把这财产放在他这里,可是啊,她低估了人的**啊~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一女王归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