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可怜滴安安

    夜色正浓,(春chūn)潮无限,(床chuáng)上的男女正在奋战,月亮似乎也害羞了,被云层挡住了一大半,怕惊扰了那一对男女。...

    欧阳管家在惊恐状态,这什么(情qíng)况,他家少爷竟然带女人回家了,天要变了啊,他少爷浪((荡dàng)dàng)之名在外,可是他清楚他家少爷只是受他那些发小所累的,那什么浪((荡dàng)dàng)不过是虚假的罢了。

    林天后变成了一团软泥趴在欧阳意的(胸xiōng)膛上,双眼半闭着,(身shēn)子上的红潮还没褪去,妩媚的样子简直可以称为倾国倾城。

    欧阳意(身shēn)心满足的搂住林天后,今晚两人的关系突破(性xìng)的开始,是不是说她不再抗拒他了,抬起林天后的右手,那青紫的吻痕很清晰,摸着柔若无骨的小手,看着手腕,欧阳意咧嘴一笑,大大的欢喜,林天后手腕上的手链她已经不戴了,是不是说她已经忘记了那人。

    “你手链怎么不戴了?”先不要盲目的开心先,还是先弄明白,她是不小心弄掉了,还是不戴了。

    正在养神的林天后迷离的睁开双眼,面对着欧阳意那张充满期待的脸庞,咕哝的说道,“早就扔了。”当陈子涵在片场说那些话的时候,她就把手链给扔了,还留着干嘛,留着它只会提醒她愚蠢的过去。

    巨大的喜悦突然从天而降,欧阳意被惊喜砸得心花怒放,真真是心花怒放啊,没想到她扔了那条手链,一激动起来,一把把林天后压在(身shēn)下,用着近乎迷幻的声音说,“我是不是听错了?”他不敢相信,当年她的疯狂,他有眼所见,这么轻易放下了,他可不相信,她可是为了那人坚持了五年,怎么说放下就放下了。

    林天后白眼一翻,继而闭上双眼,不去看欧阳意那傻乎乎的表(情qíng),她放下了那个人,需要这么开心吗~

    看着林天后默认的态度,欧阳意心花怒放得很,不管她有没有阵仗放下那个人,可是她今后一定会属于他,他一定会将那个人的所有痕迹都抹掉,谁也不能来阻止她成为他的(爱ài)人。

    凌晨一点,安安坐在地上呻吟着,嗓子都喊哑了,可是在这个偏僻的地方还是没有人理会她,血无(情qíng)的从安安的下(身shēn)流出去,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伸往她的肚子里,骨(肉ròu)相连的感觉渐渐失去了,流出的是大量的血,冷汗从额头冒了出来,汗水很快滴落下来,地上那一片血迹大得惊人,因为失血过多,小脸苍白得透明像是一张白纸。

    闭上绝望的双眼,安安的心开始忍不住的抽痛了,失血过多的后果是她头很眩晕,要不是下(身shēn)的疼痛在告诉她不能晕过去,此刻的她真的可能因为眩晕感晕过去。

    她不能晕过去,她要是晕过去,照她的(情qíng)况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会流掉的,她不能接受这个结果,这个孩子都快五个月大了,她习惯了孩子的存在,孩子的存在是在告诉她,在这个世上又多了一个和她血(肉ròu)相连的亲人,她不想这么失去孩子。

    心一截一截的凉了,这么久了,她撑不住了,眩晕感越来越重了,(身shēn)下的血迹也越来越多了,这个偏僻的路上这么久都没有经过一个人,是那些人故意的吧,不直接把孩子弄掉,先是踹了她肚子几脚,还灌了她喝一些不知名的药物,再把她送来这条偏僻的路,是让孩子自己流掉,真是好残忍的做法,安安的心不断的抽痛。

    看着地上的血迹,安安终于撑不住了,双眼一闭,晕了过去,她晕过去的前一刻,双眼蓄满了莹莹泪光,心里充满了歉意,宝宝,妈妈对不起你,你还没来到这个世上就这样走了。血还是在流着,安安脸色苍白就这样晕在路边。

    医院里,手术灯终于在十二个小时后熄灭了,梁晨那颗忐忑不安的心也得到了微微的安慰,是不是儿子没事了。梁夫人看到手术灯熄灭了的那一刻,嘴角快速闪过一丝冷笑,看着梁晨,依然还是那副贤妻良母的样子,在为梁宇少的安危在担心着。

    “伤者现在已经没事了,只要好好的修养一段时间,再做一段时间复建,相信伤者很快会复原的。”主治医生额头上的冷汗有增无减,心中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已经疲惫不堪的(身shēn)体在这一刻也得到了一些纾解。梁宇少终于还是抢救过来了,要不是抢救不过来,他们这一帮为梁宇少动手术的医生,真真真是生死由别人掌握了。

    梁晨不安的心终于安心下来了,脸色严峻的他终于放下心来,脸色虽是还是很严峻,可是还是有一些温和,“谢谢你,医生。....”他这一生是很少很少说谢谢的,这次为了儿子,他说了谢谢。

    主治医生听到梁晨的那声谢谢,受宠若惊,这是谁啊,这是站在权利顶峰的大人物,居然向他这个微不足道的医生说声谢谢,还真是他的荣幸了。

    梁夫人听到这消息,脸上全是欣喜之意,心里则是暗暗的咬碎了一口银牙,还真是好运。

    这一夜,京城里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权利的洗牌,还是有着害人之心的人也终于害人了,感(情qíng)的事(情qíng)也开始浑浊了,分不清孰是孰非,今晚的过去,将会造成明天的风暴。

    安安睁开眼的时候,看到满室都是素白,看着自己的手腕正在输液,肚子觉得空空的,没有了那种骨(肉ròu)相连的感觉,双眼呆滞,心在这一刻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她没死,可是宝宝却没了,这就是悲哀吧。

    陈子涵打着瞌睡,可是姿势还是很平稳的坐在椅子上,过了一会儿,睁开双眸,有些迷糊,手握成拳头揉了揉迷糊的双眸,站起(身shēn)来,看着目光呆滞的安安,嘴角微微抿紧,似是不悦,“醒啦。”

    要不是她发现安安及时,现在的安安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死了,看来有人真的很想去掉安安肚子里的孩子,却用那么温和的方法去解决这件事,这倒不附合政界圈子里的人的作风。

    “孩子没啦,你节哀吧。”她不知道孩子的失去对安安的打击有多大,她前生和今生都没感受过亲(情qíng)的温暖,她也不懂得一个母亲失去一个孩子的感受,她只知道这个世界很肮脏,

    目光呆滞的安安听到陈子涵的话语,凄凉的笑了起来,更多的是无力感,就在昨天以前,她一直期待着孩子的出生,甚至什么都准备好了,结果却用不上了,孩子还没来到这个世上就已经走了。

    陈子涵按了一下(床chuáng)头的按钮,随后坐在(床chuáng)边,看着安安的苍白神色,“其实你早就应该料到有这个结果,梁家是不会轻易接受一个普通人的媳妇的。”梁家的权势在(日rì)益壮大,声势也在如(日rì)中天,他们怎么会甘心在他人之下,当然要想尽方法打击对手,为了和其他世家联手保持亲密关系,联姻往往是最好的办法。

    安安闻言,闭上双眼,两行清泪随着脸庞流了下来,滴落在雪白的被子上,痛苦无助的表(情qíng)。就算是梁家不接受她,可是孩子是无辜的,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做?就因为她是一个普通人,他们才为所(欲yù)为吗。

    陈子涵看着安安痛苦的表(情qíng),回忆也被勾起来了,前生,那年她才四岁,生母因为选择荣华富贵,不能带着她这个拖油瓶,她被无(情qíng)的抛弃在孤儿院,一步一步的从孤儿院那个地方爬上来,直到进入了娱乐圈,不知道受了多少苦难,才走到天后那个位置,个中的苦涩不是谁都懂的,就像是安安此刻的心(情qíng)。

    心微微的跳动,“你好好休息吧,我有空的时候再来看你吧。”护士和医生在这时走了进来,陈子涵也放心的离去,安安需要的不是她,而是心灵上的安慰。

    睁开双眸,安安眼里蓄满了泪水,呆呆的看着陈子涵离去,她没想到是陈子涵救了她,她那么一个天生淡漠的人,是不会对任何人都表示太过亲近,可是她却救了她。

    医生和护士都在为安安做着检查,对安安的呆滞,也没有同(情qíng),他们在这个生死无常的地方待久了,心也会发生变化,无论什么样的病人,他们都见过,那些生离死别的场面也看得麻木了,久而久之,他们都拥有一颗坚硬的心。

    梁宇少在继续沉睡着,梁夫人也在一旁看着梁宇少那张帅脸,心中忍不住升起一丝(欲yù)念,双眼发出狠戾的光芒。

    “妈,你在照顾哥啊。”梁暮少走了进来,看着母亲在看着大哥,语出调侃。

    梁夫人脸上变得很柔和,眼里都是痛(爱ài),“妈是在照顾你哥啦,你怎么来这里了,快去工作。”儿子年纪轻轻就是正处级了,这令她很骄傲,在吃人不吐骨的梁家,她儿子也是很出色的,她的高傲不是没原因的。

    梁暮少微微皱眉,不悦微微露出,他母亲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大哥昨晚好不容易(挺tǐng)过来了,他今天来看一下大哥也是应该的。

    “妈。”语气有些怒气,梁暮少看着躺在(床chuáng)上的大哥,不悦的瞟了眼母亲。“大哥都伤成这个样子了,我来看看是必须的。”昨天大哥动手术,结果他母亲以他要工作为理由,直接把他赶回去,不给他在医院待着。

    梁夫人眉头紧紧蹩着,听着一直对自己孝顺无比的儿子说话,浓浓的不悦升起。“现在你大哥没事了,危险期已经过去了,你现在就回去工作吧。”儿子现在才刚刚升职了,她不想因为这个继子而耽误自己亲生儿子的前途。不管她表面怎么对梁宇少好,可是那都是表象,继子在她心里什么都不是,连她亲生儿子的一根头发也比不起。

    梁暮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母亲生气了,只得孩子气的撇撇嘴,似是不悦,再看大哥虽然还在沉睡,可是危险期已经过了,他也不必太过担心大哥了。“那我先走了,妈,你别顾着照顾大哥,累着你自己。”

    等大哥醒来的时候,他再来探望也不迟,现在还是顺着母亲的气,免得气坏了母亲。

    梁夫人眉眼齐笑,儿子这么孝顺,真是没令她失望。“嗯,好好工作,知道吗?”她儿子才是梁家的接班人,梁宇少就算是再有钱也不过是一个商人而已,怎可比得上权力在手的官员。

    梁暮少微笑点点头,看多了几眼大哥,就走出去了。他母亲就是心地善良,不是母亲生的大哥也能这么对待,就像对待他一样,现在大哥受伤成这个样子,母亲一定会亲手照顾大哥吧,母亲真是辛苦了。

    在梁暮少走后,梁夫人看着梁宇少苍白的脸色,一直在冷笑,为什么昨天没有在手术中死掉,老天还真是眷顾着他。

    要是你昨天就死了,那就一了百了的,可是你这么好命,竟然(挺tǐng)了过来,那么今后的(日rì)子,她会好好的帮他安排的。如此想着,梁夫人很开心,哈哈的笑着,笑声在这个沉寂的房间里格外响亮。

    某小区的某别墅里,坐着几个人。

    “这世界本来就反复无常,发生这样的事(情qíng),我们早就应该料到了。”陈子涵淡淡的说道,双眼直视着欧阳意和林天后,嘴角弯起。

    “可是这样对安安是不是太过残忍了。”她也是一个女人,很能理解安安失去孩子的心(情qíng),安安什么错都没有,只是(爱ài)上了不(爱ài)上的人,怀孕了,梁家的人依然还是没有放过她。

    “残忍,她现在捡回了一条命,这已经是很幸运了,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就算生下来,也不会被梁家承认的。”停顿了一会,陈子涵想着安安的各种结局。“换句话说,安安现在能活着,这也是她很好运了。”

    要不是有人打电话给她,说安安被梁夫人盯上了,她昨晚也不会去找安安。现在安安变成这个样子是没有找到任何的证据是梁夫人做的,可是她依然还是认为是梁夫人做的,除了梁夫人谁会做出这种事,梁夫人可是一直巴望着梁宇少最好不要有后代,否则有一个她就除掉一个。

    欧阳意酝酿了很久,才缓缓开口,“找到证据是梁夫人做的吗?”梁晨是很注重孙子的,他本人的子嗣不多,就只有两个儿子而已,他在外的女人也不曾为他生下一儿半女,不只是梁晨的问题,还是梁夫人的手段太厉害。

    “照目前来看,还没有找到任何的证据。你要知道这圈子里的人整死一个人很容易的,就算找到了证据又如何,到时候有的是人帮她顶罪。”政界里的人太黑暗了,就算找到了证据又如何,想抱他们大腿的人可是很多,整死一个普通人在他们眼里不过是踩死一只蚂蚁差不多。

    欧阳意从小就生活在这个黑暗的圈子,对圈里人的手段和狠辣,也是多有了解的,这些手段他也曾拿去打击对手,在政界里,为了赢,不择手段是一定要的。

    “那真的要让她逍遥法外?”安安对他来说,死了也没多大关系,可是她毕竟是子涵的朋友。

    “什么逍遥法外,你说得太轻巧了,她那样的人早就不该活在这世上了,等时机到了,一网打尽吧,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做过的孽是要还的,人在做,天在看,有些报应现在还没来找你,可是到时候就会来找你的。

    林天后一头雾水,陈子涵一大早出现在这里就已经够惊讶了,她怎么和欧阳意这么熟悉,她也没听过欧阳意有陈子涵这个朋友,现在两人说的话更是让她惊慌,她了解到,政界的天要变了。

    “子涵,你不要太冲动,不要坏了计划。”现在子涵是变了,变得成熟了,变得稳重了,可是一冲动起来,可是会坏了整个计划的。

    陈子涵不悦的挑一下眉,她只是个旁观者,这些事(情qíng),她也不想参与其中,只是这个(身shēn)体留下的麻烦,不得不配合,要是可以,她才不会踏足这个圈子,每天在娱乐圈里,她玩得可是很开心。

    “知道了,我先走了,我还有通告。”她这些天太清闲了,今天终于有通告了,是去出席商演。

    欧阳意点点头,整个人都陷入了深思,想着这几个月来,京城里发生的事(情qíng)。

    坐在一旁的林天后整个人都在迷糊状态,陈子涵和欧阳意到底在计划什么,一个是孤儿,一个是天之骄子,怎么看,这两人都是不应该有交集的,外界盛传陈子涵是欧阳意的新宠,可是她一点都不相信,陈子涵这么骄傲的人,怎么会心甘(情qíng)愿的成为欧阳意的新宠。

    那么这两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说的话语太惊悚了。“欧阳意,子涵是你谁啊?”林天后不经意的问道。

    欧阳意微微看着林天后发愣,这么多年来,他都没有说过子涵的存在,可是他也不打算隐瞒着林天后,只是现在还不是时机,“没什么。”淡淡的三个字,欧阳意打算混过去。

    没什么,真是个简单的回答,林天后不打算问下去,陈子涵太神秘了,(身shēn)后不仅有个夜宁护着,就算去参加宴会,宴会上的大人物也不会因为陈子涵是明星而低看一眼,反而很熟悉的样子,尤其是梁晨对她的态度。

    陈子涵只是个孤儿这么简单吗,这只是表面吧,一个出(身shēn)孤儿院的人怎么可能认识这么多大人物,就算是夜宁介绍的,那些大人物对陈子涵多少也应该有点看不起吧,怎么对陈子涵的态度都这么好。

    欧阳意搂住林天后,抚摸着林天后的脸蛋,“等时机到了,我再把事(情qíng)告诉你吧。”现在一切的不能让她知道,要是让她知道了,是等于在害她,欧阳家可没几个好人。

    林天后皱紧柳眉,欧阳意这么说,是不是在说陈子涵的(身shēn)份一点都不简单,有可能那个孤儿(身shēn)份是造假的,她的(身shēn)后到底有着什么人,欧阳意和陈子涵又怎么扯上了关系,这一切的一切,就像一个谜团一样埋在她的心里。

    还有莫尘明明是第一次见陈子涵的时候,态度居然那么亲切,为了陈子涵,不惜让她做《倾城之恋》的女二号,还有和她一起合作新专辑,还有那么多的商业活动,莫尘都心甘(情qíng)愿的和陈子涵合作,期间一点抱怨也没有。

    只是那个墨雨烟的出现,莫尘和陈子涵的关系才出现了破裂,两人表面还是很客(套tào),可是任谁都看得出这两人的疏离,根本就没有之前的那么亲密。

    赵默的态度,梁夫人的奇怪,梁晨温和的态度……一切一切都像是很梦幻,这些人的地位在京城里对于陈子涵可是不可高攀的,可是他们就是对陈子涵这么温和。

    时机没到,京城的这团浑水终于要更加浑了吗,欧阳家在二十多前是京城的第一世家,因为欧阳家的第五代不争气,逐渐的没落,现在不是了,位置已经跌落在第二了,夜家已经领先了,成为第一世家了。

    可就是这样,欧阳家一百多年的底蕴是不可小看的,毕竟那实力还是在那摆着。“就算不告诉我也没关系,你要小心。”想个别的,难道欧阳家要重回巅峰,不再甘居于夜家之下,林天后心里细细的想着。

    她虽然也算是政界圈子里的人,可是她家的势力也仅只在广东那里,她家在广东是一家独大,可是在京城里,却没有她家说话的地方,这就是中央和地方的区别。

    “我知道,我会小心的。”只要子涵一天没倒,他就没什么好怕的。听到林天后说着关心的话语,欧阳意的心里就像是喝了蜜一样甜,这么多年了,林天后还是第一次说这样关心的话语。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一女王归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