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女人的战争

    夜宁知道他自己这次真的要好好的正视一下陈子涵了,她没有她表面那么纯良,他是知道的,可是这次她竟然知道他这个圈子里的事(情qíng),那就代表着陈子涵没那么简单了,陈子涵的(身shēn)世已经被查了好几遍,还是那简短的话语,更加没有什么很奇怪的表现。....

    走出病房的时候,两人都看到了安安,安安现在的面容很憔悴,步伐也有些凌乱了,看到陈子涵和夜宁的时候,死气沉沉的双眸焕发了一点神采,“你们不是要留在国外很久吗?怎么回来了?”

    陈子涵不悦的蹩着柳眉,心里隐隐知道一些事(情qíng),再看到安安在臃肿的衣服下,那肚子还是有些凸出来了,只要是仔细看看的人都知道安安怀孕了,那她现在的(日rì)子肯定不好过,梁夫人肯定不会这么让安安生下孩子的。

    “有事就回来了,最近还好吗?”

    “一般般啦。”安安笑容很苦,就像是苦到心里的那种,偏偏在这个时刻她不能发泄出所有的(情qíng)绪,只能掩埋着。

    双眸扫了一眼安安手上拎着的保温瓶,陈子涵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我们先走了,你进去看一下梁宇少吧。”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qíng)才能让安安坚持了这么多年,这世间真的有(爱ài)(情qíng)的存在吗,可惜,梁宇少生在这样的家庭,他没有自主权,就算是婚姻他也不能做主。

    安安点点头,看着两人离去,脸上忽然扬起悲凉的笑容,那样的悲凉,眸子里再次死气沉沉,眼镜下的双眸不知何时已经不再明亮了。看着点那房门,一直很坚定的心也不知何时开始了退缩,多了一丝犹豫之意。

    刚走出医院门口,陈子涵看到梁夫人在这里出现了,整张脸都在意气风发着,那笑意是发自内心的,一眼看去,陈子涵微微笑了,和梁夫人来了个擦肩而过,梁夫人(身shēn)上的玫瑰气味陈子涵在那一霎间闻到了,她还是这么喜欢玫瑰这种香味。

    梁夫人看着夜宁脸上的神色,心中洋洋自得,微笑一下子敛去,表现出来的是微微悲痛,含笑的嘴角已被抿紧,眸子散发出来的是忧郁。

    夜宁不作多怀疑,彷如空气一样没见到梁夫人,直径的走过去,跟在陈子涵的(身shēn)后。

    站在法拉利跑车面前,陈子涵转了(身shēn)看着梁夫人消失的方向,心里涌起一丝担忧,梁夫人也来了医院,那么安安也在,这次又会发生什么事(情qíng),梁宇少他又该如何处理?

    安安还是鼓起勇气,用力一推,推开了房门,看到梁宇少躺在(床chuáng)上,表(情qíng)有些怏怏的,不知在思虑什么,全(身shēn)都是纱布,看了她的心也有了痛感。

    “宇少。”安安尽量打起精神,来到梁宇少的(身shēn)边,居高临下的站姿看着梁宇少,第一次双眸里没有迷恋,有的只是悲凉,还有一股陌生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了,他也变了,时间真的可以改变很多东西。

    梁宇少睁开双眸,看着安安,“你来啦。”熟悉的语气说着疏离的话语,心中有着淡淡的温馨,眸子里的温(热rè)也多了一些,自从他们接不成婚的时候,他们的相处模式怎么说怎么怪,在平时安安是不会理会他的,只有发生了一些特别的事(情qíng),安安才会理他,几年里也只有那么几次机会而已。

    靠在枕头上,梁宇少感到(身shēn)体有了些疲惫,双眼注视着安安憔悴的神色,再看安安微凸的肚子,心中起了一股不安,同时心里也感到很高兴。

    安安正准备说什么,房门再次被梁夫人打开了,在看到安安的那一瞬间,狠戾在眼里瞬间一闪而过,双眼对上梁宇少,眼里是满满的关(爱ài)和慈祥。

    “宇少,还好吗,妈来看你了。”梁夫人故意无视了梁宇少的存在,(身shēn)后还跟着一个妙龄少女,(娇jiāo)羞的看着梁宇少,脸颊还升起了红晕。

    “妈。”梁宇少看到是母亲来了,心中一暖,那些被陈子涵话语搅乱的心神,这刻凝聚回来了,她虽不是他的生母是他的继母,可是她对他可是待同如亲子,他也接受了这个母亲。

    安安的(身shēn)体很僵硬,看到梁夫人那一刻,双眼里出现惊恐,双手也不知道摆在哪里,只是很僵硬的微笑着,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梁夫人,梁夫人一直都不喜欢她,她做什么她也不会喜欢的,她只会认为她是在攀高枝。

    “宇少哥哥。”林增茹甜甜的叫道,看到安安,脸色依旧,也不出现厌恶的表(情qíng),还是很羞涩,说话的语气有着软绵绵的撒(娇jiāo),说不出的可(爱ài)(娇jiāo)羞样。

    梁宇少的额头出现黑线,冷哼一声,双眼微微扫了一眼林增茹,脸上不动声色,可是在心里已经极度不喜欢林增茹了,这个女人是家族里选定他联姻的对象,他一直都不喜欢。*.**/*

    梁夫人看着安安的肚子,嘴角上扬,脑海里想着如何对付安安的妙计,她不可能(允yǔn)许这个女人进梁家的,只能林增茹才能进梁家。

    “哟,安安,你也(挺tǐng)关心宇少的嘛,还专门送汤来。”梁夫人温和的说道,语气有些暗讽。

    安安微微低着头,不知该说什么,看到林增茹那年轻貌美的样子,心中一咯噔,这就是梁宇少将来要娶的女人吧,这就是**的命运吧,连自己的婚姻也不能自主。

    梁宇少见到场面马上就要变得糟糕了,“安安,你先回去吧。”他不忍看到安安被母亲为难,安安和他母亲一遇到,场面总会变得紧张起来,现在只能让安安离开了,至于林增茹的事,他还是找个时间和安安解释了。

    安安闻言,心不断的往下沉,在(爱ài)(情qíng)与亲(情qíng)之间,梁宇少还是选择了后者,她不过是一个应该要被抛弃的人。放下手中的保温瓶,安安微微一笑,转(身shēn)离去,那(身shēn)影变得了摇摇(欲yù)坠,瘦弱得需要人去呵护。梁宇少看得一阵阵的心痛,都是他的错,怪他没有好好的保护她。

    林增茹手上也拿着保温瓶,精致的脸上快速出现了一丝狠戾,随后没有了。她只是林家的私生女,只是这次林家想和梁家联姻,苦于林家没有适龄的女儿,她一个养在外面的私生女才被林家接回并被承认,她的任务就是要成功嫁入梁家,要不林家是不会放过她的,那她到时的(日rì)子连一个私生女也不如了。

    “宇少哥哥,我也拿了汤过来。”林增茹说完,(肉ròu)(肉ròu)的小嘴嘟了起来,话语含了一股微弱的关心,柔美的小脸灿烂的笑着。

    心中厌恶极了林增茹,可梁宇少面上还是面无表(情qíng),碍于母亲在场,也不怎么敢对林增茹甩脸色看,林增茹是他母亲喜欢的女子,他只能面无表(情qíng),不去理会林增茹。

    林增茹走了几步来到(床chuáng)边,看着桌子上的蓝色保温瓶,在梁宇少和梁夫人看不到她表(情qíng)的时候,狠狠的瞪了一眼,随即心计一起,左手无意一扫,蓝色的保温瓶掉落在地上,有了一些汤水流在了地上。

    “对不起,宇少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林增茹大惊失色的摸样,一脸的歉意说着对不起,很愧疚的样子,双眼也不敢去直视梁宇少。

    梁宇少把林增茹的所有行为都收进眼底,心中冷笑,这么幼稚的把戏也敢在他面前出演,真是可笑,他才不会把林增茹当做是一回事。

    “没关系。”梁宇少表面上不把这件事当做一回事,心里早就把林增茹给鞭尸了,这汤水是安安煲,他还没来得及喝,就这样浪费掉了,真是可恶。

    林增茹脸上一喜,梨花带雨的,“谢谢,宇少哥哥。”

    梁夫人看着林增茹的行为和梁宇少的面色,心中微微透了个气,现在林增茹终于迈出了一小步,梁宇少对她也不是那么的面无表(情qíng)和一语不发了,现在肯和林增茹说话,真是一大好事,那么林家和梁家联姻是指(日rì)可待了。

    “宇少,增茹煲的汤可好喝了,一定要多喝点啊。”梁夫人充满了慈(爱ài)的说道,很关心梁宇少的样子。

    林增茹听到梁夫人为她说的话,心中欢喜到不行,她就知道梁夫人是喜欢她的,有了梁夫人的支持,她嫁入梁家相信是不需要很长时间了,她一定要嫁入梁家,荣华富贵她要定了。

    喝着很好喝的汤,梁宇少食不知味,只是很机械的喝着汤,面无表(情qíng),其实心里还是在意安安拿来的汤,为了不被母亲怀疑他还喜欢着安安,他表面上不做任何的计较。

    安安苦笑的走着,走出医院的大门,看在灰白的天空,她什么时候才能看见蓝色的天空,她的世界的天空是否一直是灰色的,就没有放晴的那天吗。

    坐在车上,陈子涵用着平板电脑上网,(娇jiāo)俏的小脸正在面无表(情qíng),“车祸真的有这么简单吗,意外,制造车祸的意外还真是容易。”梁宇少的车祸很有疑点,梁宇少的车技可堪比F1赛车手,这样车技好的人出了躲避不及车辆的车祸,真是有点可笑。

    双眼一直直视前方的夜宁,脑海一片混乱,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叫嚣着,听到陈子涵说的话语,脑海更加混乱了。

    第九十章

    房子被银行没收,所有存款被冻结,(身shēn)上的所有信用卡也不能用,这就是陈子涵的现状,看着在她家审视着的银行职员,陈子涵无任欢迎,随便(爱ài)怎么样就怎么样,现在她什么都不想说,只是安静摸样拿着自己的挎包。

    “子涵,你怎么啦?”来到陈子涵家里的安安,看着几个陌生人拿着笔记本在做着记录,很惊慌,陈子涵遭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qíng)?怎么会有银行职员在这里做着查封的工作?

    “没什么,只是银行要查封我的房子而已。”对这些事,陈子涵一脸的轻松,没有丝毫的紧张。

    查封她的房子,安安疑惑了,好端端的银行为什么要查封陈子涵的房子,难道是梁夫人做的手脚,梁夫人讨厌她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qíng)了,梁夫人讨厌她,可是连带着她(身shēn)边的朋友也会被梁夫人讨厌的,而且陈子涵似乎和梁夫人有过节,梁夫人是在报复吧。

    “是不是梁夫人做的?”安安焦急的问道,如果真的是梁夫人做这些事(情qíng),那么她还真的很对不起陈子涵,为了她,陈子涵遭受了无妄之灾。

    陈子涵从容的喝着水,对周围的银行职员无视态度,淡淡的回答道,“不关她的事。”梁夫人现在全心全意做她的事,又怎么会有空理会她。

    “不关她的事?”安安瞪大双眼,那陈子涵是干嘛了,她对陈子涵的了解也有很多,陈子涵花钱是不会大手大脚的那种,有夜宁在,陈子涵的钱根本就没花多少,夜宁简直就是陈子涵的保姆一样。

    “那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安安紧紧追问,陈子涵是一个孤儿,这是谁都知道,陈子涵没了房子,她要怎么办?

    “没什么大不了的。”陈子涵转(身shēn)看着一位银行职员,手上的扔过去,“这里就交给你们了,这是钥匙。”这里早晚都要离开的,现在给银行查封也是一件好事。

    银行职员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好说话的业主,对房子的查封,她竟然不做任何的阻扰,还很配合,这就是所谓的名人吧,对这种普通的房子看不上眼,真不愧是国内一线明星。不过这么一个小女孩怎么向银行借那么多钱,而且凭借她的(身shēn)价只要接了几场商演,那钱还是能还上的,可是她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呢,这是在场所有银行职员的疑问。

    “走吧。”陈子涵眨了一下美眸,示意安安跟着她一起走,房子已经属于银行了,她可没钱还钱给银行,这房子也是会给银行拍卖的。

    安安征了一下,才缓缓的跟着陈子涵行走,“你房子没了,你打算住哪里?”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明眸深邃不凡,只是小脸微微扬起了个微笑,“自然会地方住啦。”她前生(身shēn)为亚洲天后,还有一些投资,她的钱加起来也有九位数,甚至更多。

    “倒是你,担心一下你自己吧。”话语中带着淡淡的关怀,陈子涵眸子里出现了一丝温(热rè)。现在梁宇少出了车祸,景娱又换了总裁,公司的计划转变,这一切都来得很诡异,这个圈子里还真的是混乱了。

    安安的神色黯然,嘴角牵强的牵动一下,想说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不说,陈子涵说得对,与其关心她,还不如关心自己,现在京城里风云四起,她一个小虾米还是为自己担心的好。

    “你来这里,是有事找我吧。”陈子涵停下来,转(身shēn)看着一直跟在她(身shēn)后的安安,安安应该是遇上什么事了吧,前几天在医院应该发生了什么事,梁夫人这几天可是一直都很忙。

    注视着通透的明眸,安安的心得到了一丝丝的温暖,现在陈子涵都搞成这个样子了,她也不好意思开口了。“没什么事啦。”她只是想透过陈子涵委托夜宁做一些事而已,现在看来,这件事还是不好开口。

    遇到小区里的熟人,陈子涵也从来不摆明星架子,小脸总是甜甜的微笑着打招呼,熟人也会以微笑打招呼,看着陈子涵的双眼没有那种疯狂的追逐,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就像是一个邻家女孩一样,永远都是笑得那么甜。

    没什么事,陈子涵跨开步伐继续行走,眸子看着远方,在郊区还是很有很多好处的。“不要等到结局才明白你想的是什么。”她只能说出这句话,因为她根本就不看好安安和梁宇少,**和普通人有着太多的不一样了,不是一个等级的人走在一起,也会格外的辛苦,更别说他们两人中间还夹着一个梁夫人。

    不要到结局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安安(身shēn)体震了一震,嘴角向上勾出一抹浅笑,那浅笑就像是朝阳,那样的灿烂,看了让人觉得心里暖暖的,连(日rì)的(阴yīn)霾也因为陈子涵这句话放下心来,安安苍白的脸蛋因为这个微笑也微微红了。

    夜宁开着一辆很非常惹眼的兰博基尼来到陈子涵的面前,俊脸上扬起一个大大的笑颜,“子涵。”他第一眼看到的是陈子涵,双眸才微微转移看到安安的存在,“安安。”

    “我先走啦,你小心一点开车啊。”安安也有一辆柏米奇,只是她现在怀孕了,要小心一点。

    夜宁拉开车门给陈子涵上车,那动作仿佛做了无数次那般熟练,在陈子涵面前,夜宁就像是会十八般武艺一样,什么都会,什么都会亲力亲为,在梁宇少的评价里,要是夜家完了,夜宁其实去做保姆也是蛮有前途的。

    安安扬起微笑,招招手。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安安心里想着与陈子涵和夜宁一起工作的(日rì)子,那段(日rì)子她很轻松,基本上都没做什么事,她这个助理最大的作用就是看报纸和买绿茶,倒是夜宁做着的事(情qíng)一点也不像是个经纪人,倒像是助理,还是任劳任怨的那种。

    看着灿烂依旧的小脸,夜宁忐忑的心也得到了缓解,她的财政状况他也有一点了解,听说她欠了银行很多钱,因为还不了钱,银行没收她的房子,他知道这意味着她没地方住了。他心里在暗爽,这是不是一个好时机,她没地方住了,是不是可以到他家住呢?

    “到xx小区去。”陈子涵说出一个地址,这个地址她很熟悉,前生熟悉,今生也是一样的。还是要到原来的那个地方,真是有缘啊。

    夜宁暗爽的心(情qíng)一下子没了,狭长的双眼也睁大了许多,眼里透露着不相信的信息,原来她的(情qíng)况还没有糟糕到一定的程度,她还有房子,这个他怎么不知道,想起前段时间她的行为,还有她现在的举动,他心中那颗怀疑的种子已经在破土而出,在发芽了。

    “去哪里干嘛?”夜宁那颗已经发芽的种子在心中消失,淡淡的问道。

    陈子涵瞟了眼夜宁,沉思了几分钟,“我以后就住在那里了。”事(情qíng)的发展得到了一些不可控制,可是她还是会尽力压制住的,前生的她活得淡雅,没接触过那些事,这生换了个(身shēn)份,那些事轮番来到她(身shēn)边,她还真是好好的应对。

    住在那里,夜宁的浓眉拧在一起,眸子疑惑的转动几下,那个小区可是很高档的小区,虽算不上顶尖,可是没有一定的财富、权势是住不上那里的,她什么时候可以住上那么好的地方了。已经破土而出的种子,正在长出那些小得几乎可以看不见的绿叶。

    看着房门和五年多前没什么两样,陈子涵掏出有些生锈了的钥匙,在夜宁微微疑惑的样子打开房门。进到里面,摆设还是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动,那些家具都铺上了一张张摆布,陈子涵一张张的揭开,看着如新一样的家具,陈子涵拇指无意识的摩擦食指。

    这里保存的很好,没有一些蜘蛛网和灰尘,看来是有人来这里定期搞卫生的。

    这是复式楼房,还有第二层的,陈子涵看着光鲜如新的楼梯,嘴角微微露出一丝嘲笑,这房子的一平方米可堪比一户普通人家一年的收入,贫富差距就是这么明显。

    这是中西结合的风格装潢,周围都是以柔和的色彩为主体,可以看出这里的主人一定是位女子。自小生长在大家族的他,没有像一般的**对金钱观念很淡薄,他对金钱很敏感。心里微微估量一下,照现在的房价,这房子没有一千万拿不下来。

    一个转(身shēn),陈子涵利眼看着落地窗,眸子眨了一下,精光一闪而过,中指划过家具上边,中指沾染上了(肉ròu)眼可见的灰尘。“走吧。”这里不能住,住了也只会给自己找麻烦。

    夜宁一直在计量这房子里的东西大概值多少钱,忽然听到陈子涵的声音,觉得有点奇怪,这间房子也是需要打扫一下才能住人的,可是现在就离去,难道她不想在这里住了。

    一个转(身shēn),陈子涵直径的向门口走去,一直很柔和的双眸难得化为利眼,“出去。”夜宁还站在里面,一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夜宁听从陈子涵的话语,跨开步伐走了出来,看着陈子涵凝重的小脸,他的心中生起了一股不安全感,就像是有什么要离他而去一样。

    利落的把门锁上,陈子涵手中陈旧的钥匙格外显眼,斜睨了一眼夜宁,陈子涵神(情qíng)慎重起来,夜家真不是那么简单的。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一女王归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