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景娱地震了?!

    电视台这边的人录制完节目后,非常生气,脸上的表(情qíng)彻底扭曲了,他们是三大电视台工作的人,还没试过有人敢挑战他们,现在莫尘和林天后等人做了第一个。..

    “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天后还是天王的,来到韩国,就该乖乖听话,不然……。”电视台里的某高层听说了这件事,心中非常生气,他们习惯了掌握艺人的生死,对不听话的艺人有的是方法去整他们,现在mo莫尘和林天后的行为,已经深深的触动了他们某种高傲的(情qíng)绪,他们敢挑战他们整个电视台,那么就要做好心理准备,准备接受他们的打压,他们韩国娱乐圈在亚洲来说,那分量可是非常足的,他们可是亚洲娱乐圈的先锋,中国艺人想来韩国发展,那么他们得乖乖听话,要不然…。

    “是啊,他们实在是太可恶了,竟然不把我们电视台放在眼里。”某编导也跟着说话,脸上都是狗腿的笑容,双眼里有着掩饰不了的得意,心中正在期待莫尘和林天后的倒霉。

    “他们不是要把《倾城之恋》投放到国内吗,据说还快上映了,你现在赶快和各大电影院说一说,不能让《倾城之恋》上映。”对于他么这种掌握着艺人生死大权的高层人员,很习惯所有人的追捧了,对那些艺人也是存了点看不起的意思,尤其是那些女艺人,在他们眼里等同于((妓jì)jì)女的存在,他们一个高兴,晚上可以随便挑那些女艺人过夜,他们想做什么,那些女艺人大多数都是乖乖听话的。

    “是,我立刻去办这件事。”某助理点头哈腰的,随后离开办公室。娱乐圈的高层把艺人不当人的(情qíng)况多了去,她已经习惯了。

    “还有那个陈子涵啊。”某编导还不忘那个陈子涵,她可是和莫尘一伙的,打压他们,也要把陈子涵一起打压啊。

    某高层双眼不经意的眨了眨,眸子里冒着冷光,不屑的哼了一声,“他们三个一起打压吧。”他现在心(情qíng)不好,想要打压谁,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酒店里,莫尘拿着手机在把玩,墨雨烟则是微笑伺候着莫尘,柔嫩的小手不停的按着莫尘宽厚的肩膀,小脸上(娇jiāo)俏的笑着,银铃般的笑声回((荡dàng)dàng)在房中。

    “有什么好笑的?”莫尘语气冰冷,脸色微白的问道,眉头蹩着,似是不悦的样子。

    墨雨烟柔软的小手停了下来,坐在沙发上,明亮的眸子水汪汪的看着莫尘,嫣红小嘴微微嘟起,“人家就是想笑嘛。”声音就像风中的风铃发出的声音一样悦耳,带有小小的撒(娇jiāo),墨雨烟的样子,可谓叹为人间极品。

    莫尘看着这两倾国倾城的脸蛋,双眸有着一些迷恋,蹩着的眉头不自觉的抹平了,整个人都很柔很柔,那种柔似乎是一种迷惘,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对未来的迷惘。

    刀削一般俊朗分明的脸形,深邃的双眸,似乎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迷离,显了几分忧愁,那可比女子的樱桃小嘴嫣红着,斜刘海微微的遮住了半个洁白的额头,这样脸又小了几分,那脸可不及巴掌大小,这样的莫尘,让她有了小小的心动,可是一想到那些话语,头脑立刻清醒过来。

    双手抱(胸xiōng)看着这副有(爱ài)的场面,陈子涵冷冷一笑,莫尘这样子沉沦下去,唉~她都不知道她前生的魅力到底有多大,竟然能迷倒莫尘到现在,出现了她的一个复制品,莫尘还是能被迷倒,他真的是(爱ài)上了前生的她吗,想想,也是真可笑。

    “子涵,你回来啦。”墨雨烟看到陈子涵,甜美的嗓音叫道,美眸还眨了几眨,这一眨,墨雨烟的摸样真是(娇jiāo)俏到不行,周围的一切都会为她的容貌失色,只是墨雨烟的气质真是撑不起这样的容貌,墨雨烟不管动作有多优雅,她始终还是没法学到上流社会那些人的气质,这就是气质好与不好的区别。

    “嗯。”陈子涵淡淡的应一声,随即转(身shēn)出去,莫尘那迷恋的样子,她看到了,他不过是在透过墨雨烟在看前生的她而已,这一切说着都好像没什么意思。

    见到陈子涵,墨雨烟的心思也活跃起来了,嘴角微微上翘。

    迷恋不再见,俊朗的五官变得很柔和,温润似玉的微笑,莫尘转过(身shēn),看着陈子涵离去的(身shēn)影,轻笑一声。

    “有没有搞错,这一切不都是谈妥了吗,现在临时变卦,要知道你们这样,我们可是可以告他们违约的。”夜宁听到景娱的工作人员说道,怒火一下子被点燃起来了,说出来的话语竟不住的冰冷,眸子里一丝的感(情qíng)也不存在。

    “其实是他们打电话来的,他们说,只要我们敢告他们,就不要在韩国娱乐圈混了。”工作人员低着头,腰在夜宁强大的气势下早已弯下去了,心中已有了些怕怕,冷汗不断的从额头流下,背后也流着了冷汗,真是难为他在这种天气还能流汗。

    真是天大的笑话,韩国这里的市场就那么一点,还不如国内的大,还在说威胁的话语,真是搞笑又可悲。“好,很好,那你现在立刻和总部联系,听他们说一下,要怎么处理这件事?”一个人的高贵是从内在里发出来的,从小就是天之骄子的夜宁,这个时候他的气势很强大,磁场把周围的一切都掩埋了,这个地方,他们只可以看到,夜宁脸上的肌(肉ròu)一点也不牵动,只是嘴唇蠕动,那就像是一个掌握生死大权高高在上的帝王一般,在他的气势面前,别人就像那些卑((贱jiàn)jiàn)的臣民一样,气势是无法和帝王相比的。

    “发生什么事了吗?”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夜宁的这个摸样,这个高高在上、自信心永远都爆棚的样子才像是夜家人嘛,夜家人目前为止还没有出过温和的人,而夜宁不可能是那一个吧。

    夜宁见到陈子涵的时候,双眼亮了,那冷漠的气息转瞬即逝,脸上展现灿烂的笑颜,和刚才的摸样一点也不相符,刚才是帝王,现在是一等良民,变化之大让这位工作人员的嘴巴也张大了,这也变得太快了吧。

    “没什么事。”这种事是需要他们的出手,不需要她担心,她只要做好她的工作好了。....

    陈子涵扬起柳眉,嘴角微微抿紧,小脸上出现了一抹忧愁,可是很快,陈子涵就恢复平常一样,淡定的心理,“哦。”说完,转(身shēn),陈子涵便离去了。

    工作人员微微错愕,双眼眨了又眨,还以为自己是眼花了,其实夜宁是很狗腿的才对吧,对吧。

    一转眼,夜宁双眼冷冷的看着工作人员,话语也冷了几分,“你还不去,在这里做什么。”

    工作人员听到夜宁冷声,错愕没有了,剩下的只是惊讶了,低头着赶快离开夜宁的视线之外,其实,夜宁只有对陈子涵才会狗腿的吧,对着他们真的是冷得不行,说话也这么冷,啊啊~这天气本来就够冷了,不需要夜宁再次减温啊。

    次(日rì),莫尘和林天后等人也接到了通知,在韩国的一切活动将会取消,韩国这块市场景娱不要了,原因景娱也说得清清楚楚,说在韩国这里,可是有人放话出来,他们三人在韩国里别想有出头之(日rì)。

    姚铭在冷笑,听着那些解释,觉得根本就没有太多的意思。他一开始就不赞同莫尘来韩国做宣传,还有那个墨雨烟也不要跟着来,现在韩国娱乐圈的高层放话出来,要封杀莫尘、林天后和陈子涵三人,《倾城之恋》也被各大电影院排斥,不能如期上映,这对他们三人来说可真是个致命伤,韩国娱乐圈本来就排外,现在一闹,他们是别想打开韩国的市场了。

    “不需要多解释什么了,韩国市场我们是要放弃了,再多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姚铭听着那些解释觉得很烦,出言打断公关部经理的话语。

    每一个娱乐公司,它是会设有一个公关部的,其中的人是专门负责处理艺人的负面新闻以及艺人的曝光,而现在公司把莫尘等人的事交给公关部处理,这是变相的不想理会莫尘他们。

    公关部经理也很快的停止了话语,竖起耳朵听着姚铭准备说什么,公司现在不是总裁做主,是梁夫人在做主,莫尘等人的事(情qíng)可是要交给公司高层去处理的,现在把这件事交给到公关部,她鸭梨很大啊。

    “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忙。”姚铭不说什么,直接挂机。现在公司的态度太诡异了,莫尘和林天后的声誉一旦受到影响,那么对公司又有什么好处呢,还有夜宁一直护着的陈子涵,陈子涵要是有什么事,夜宁岂会轻易的放过公司。

    公关部经理拿着电话发愣了,现在公司变天了,这个公司已经不是再能让总裁一个人做主了,现在姚铭、莫尘他们肯定恼了公司,唉~她也不知道公司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决定。

    林天后一直站着看向远方,冷笑一直不褪去,现在公司是怎么样,是想找人代替他们吗,还真是好笑,一个台柱是这么容易培养出来的吗,现在梁宇少的脑子秀逗了吗,真是太可笑了。

    “林天后,你们在韩国的所有活动将会全部取消,我们在几天以后要回国了。”白灵心(情qíng)也不太好,眉头紧皱着,语气已经尽量不再不悦。

    “知道了。”林天后冷冷的应一声。

    “白灵,我们商量一下吧。”同样(身shēn)为公司金牌经纪人的他们,对很多事(情qíng)都有同样的见解,现在他们真的要好好的商量一下,他们到底应该怎么办,现在贸然的回国,国内的媒体会轻易的放过莫尘、林天后和陈子涵三人吗,是不会轻易的放过,到时他们可是大有文章作,他们三人可是承受不起这个结果。

    白灵点点头,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林天后,随后和姚铭走入房间,两人商量怎么应对这件事。

    墨雨烟很悠闲的吃着蛋糕,小口小口的吃,动作无比的优雅,这个俊俏摸样,迷死了在场的所有男士,心中可是在冷笑。“莫尘,不要不开心嘛。”迷人的嗓音说着安慰的话语,配上那双水汪汪的双眸,这个摸样,真真是迷死人。

    莫尘斜睨着墨雨烟,一语不发,只是安静的喝着咖啡,双眼偶尔望向远处,不知在想着什么。

    姚铭和白灵商量好了所有问题,一起走出了房间,看到陈子涵站在房门前,看样子是在等待他们。“子涵,有事吗?”姚铭首先发问,语气中很恭敬。

    “早(日rì)回国吧。”夜宁刚刚接到景娱的电话,景娱现在的意思很明显,要他们全部都回国,国外的所有一切活动都要搁置。

    早(日rì)回国,姚铭听到这四个字,怒火出现了在眸中,他刚和白灵商量了事(情qíng),现在让他们回国,迎接他们的是什么,可是没有人清楚。

    “为什么?”白灵不解的问道,双眼充满着疑惑,陈子涵说得出来这样的话语,肯定有她的道理。

    陈子涵转过(身shēn)去,背对着两人,淡淡的说道:“公司已经给电话夜宁了,公司的意思是让我们所有人都回国,一个也不许留在国外。”他们在韩国的遭遇,景娱是要想尽办法帮助他们猜对,莫尘和林天后是景娱的台柱,现在景娱的态度很奇怪,奇怪得不像是梁宇少会做的决定,这一切回到国外自然会有解释了吧。

    公司已经给电话夜宁了,那这件事没有回转的地步了,谁都知道夜宁在公司超然的地位,现在公司都这样跟夜宁说了,他们两个只是一个打工的还能说什么。

    “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国?”白灵淡定下来,继续问道。

    什么时候回国,陈子涵向前走了两步停下来站着,“随你们的意。”说完,陈子涵来到林天后的(身shēn)边,一起看着窗外。

    白灵和姚铭面对面看着,不悦都能在对方看到,两人极有默契的一起走回房间,计划赶不上变化,他们要继续商量其他的问题。

    “公司是准备放弃我们吧。”林天后嗤笑一声,缓缓的说道,语气很淡很淡,一点也不把这件事看在眼里的样子。

    陈子涵无声的笑了笑,看着窗外,“应该是景娱准备倒闭了吧。”国内的事(情qíng),配合着梁夫人对安安的怨气,景娱是不会长存了吧。

    “倒闭?”林天后很吃惊,梁宇少手下的公司怎么会倒闭,这是一点都不可能的事,除非梁家倒了。“怎么可能。”这个问题她没有想过,景娱是梁宇少的,要倒闭也不是这么一件容易的事(情qíng)。

    陈子涵淡淡的看着林天后,用着轻不可闻的声音说道,“怎么不可能,也许景娱要换老板了也不一定。”总裁这职位不是梁宇少的唯一工作,他还有很多的(身shēn)份,景娱是他母亲留给他的。

    林天后微微惊讶,这些都是夜宁告诉陈子涵的吗,可是景娱倒闭了,梁宇少怎么会容许它倒闭,高干圈子里都知道景娱是梁宇少母亲留给他的,也是梁宇少母亲留下的唯一遗产。

    “你怎么知道这些事?”

    陈子涵转(身shēn)离开,对林天后的话语不作回答,二十多年前以及五年多前的真相正在一点一点的发掘出来了,人嘛,总是会狗急跳墙的,((逼bī)bī)急了,兔子也是会咬人的。

    得不到陈子涵的回答,林天后不解,脑袋里一片混乱,这次的出国到底是对还是错。

    一周过后,《倾城之恋》未能在韩国上映,景娱面对韩国媒体的质疑,只是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韩国媒体凭着景娱的答案,作出了不少文章,一直在踩低莫尘、林天后和陈子涵三人,逢高踩低一直是韩媒的本领。一直在期待的韩国观众们,因看不到《倾城之恋》,心中也颇有些怨气,也在一些论坛或者是电视上抹黑莫尘三人。

    在韩国的他们一切活动都取消了,在韩国也没有多大的用处了,他们也决定回国了,他们回国的时候很低调,基本上国内没多少记者知道他们回国,国内对韩国是一种很关注的态度,他们三人在韩国的动态,都被报道出来,不过都是一些正面新闻,关于他们三人的负面新闻一点也没有报道出来。

    众人一下了飞机,就通通都回来景娱这里,对于陈子涵、莫尘和林天后三人的出现,景娱的工作人员还是比较吃惊的,他们三人的事(情qíng)在景娱来说,只有那些高层才知道,一些普通的工作人员根本无法得知。

    “欢迎你们回国。”一个(身shēn)着深色西装的男子看到众人,亲切的说道。他的出现,得到了全场的瞩目,每一个工作人员都是小心翼翼的,动作也轻了几分,态度也比他未出现之前要认真许多。

    看着眼前的男子,众人没一个是认识的,都疑惑的看着男子,这位男子是谁?怎么会这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不意外的看着众人疑惑的样子,男子阳刚的脸上扬起灿烂的微笑,“我是刚上任的总裁,你们好。”林丰是景娱刚上任的总裁,至于梁宇少已经不再是景娱的总裁了,这是梁夫人的决定。

    新上任的总裁,众人眸子里多有着一丝不解,梁宇少怎么就不见了,景娱他怎么这么轻易的拱手让给别人,这不像是梁宇少的风格,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内幕吧。

    “你好。”夜宁淡淡的说道,没有把这位新总裁放在眼里,眸子里不屑的看着林丰,总裁,那是什么,只不过是一间娱乐公司的总裁罢了。

    白灵和姚铭都微微点着头以示问好,他们离开的时间也不过十天左右,公司就变天了,居然连总裁也换了,梁宇少哪里去了,他们作为员工只能这样了。

    陈子涵淡然的微笑,不语,眸子流转着七彩光芒,两个小酒窝也露了出来,明眸皓齿的,好一个俊俏的姑娘。

    林天后面无表(情qíng),对这位新总裁没什么好感,新总裁的上任,公司一定会改变很多,她的地位也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一次出国就换来这么大的洗牌。

    莫尘甩也不甩这位新总裁,双眸也没有把他看在眼里,直接带着自己的助理向着自己的专属休息室走去,步伐很稳定,没有凌乱,很自然,很沉稳,没有一点慌乱。墨雨烟对着林丰笑了一笑,随后跟着莫尘走去了。墨雨烟那倾城的微笑足以让林丰心动不已,心中已起了波澜。

    “我们到会议室里坐一坐吧。”林丰精明干练的样子,微笑有礼的说道。他(身shēn)边的助理还打开了会议室的门口,看起来很熟练做这些事。

    众人也不说什么,只是很淡然的走进会议室,各自找了个位置坐下,看着坐在主位的林丰,不知他要说什么,是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还是说公司做了什么关于他们的决定。

    “首先,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名叫林丰,是新上任的总裁。”林丰说话的时候有一点小小的得意,脸上还是彬彬有礼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温和的公子哥般。

    众人也不出声,等待着林丰继续说下去,他们的心态很沉稳,在这个圈子里,心态是很重要的,无论什么时候都沉稳,不能让一些事而吓倒,面对事(情qíng)的时候要淡定,淡定的心理才能在圈子里混出头。

    “大家没什么要说的吗?”林丰扫视一番在场的众人,看到的是众人脸上没有慌乱,很沉稳的表(情qíng),心思素质很好。

    众人都是微微淡笑的样子,目不转睛的看着林丰,谁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那我说了。”林丰微微一笑,温和的语气说道,“现在公司出了一些资金问题,那些关于对你们的计划都会被搁置,所以你们要多多的包容啊。”这段话说了等于没说,表达的意思很明显,公司准备放弃他们,原因不给出,如果要拿韩国那件事来说,也太微不足道了,这样的话语,众人想挑毛病都挑不出来。

    果然还是动手了吗,那么迫不及待。陈子涵心里飘向远方,慢慢的把前生和今生的事(情qíng)结合在一起想着,一幕一幕那么清晰永远无法忘记的场面深深的印在她的脑海里,现在翻找了出来,记忆有些疼痛,心里有些喘不过气来。

    夜宁眼皮也不抬一下,闭眼养神的样子,耳边听着这些话语,似乎是不在意。

    白灵和姚铭心惊了,两人看着对方,震惊了。

    坐一坐,说的那些话真是够短够狠的,众人一个一个的走出会议室,陈子涵和夜宁走在先前,两人一语不发的样子,很静默。

    “子涵,跟我去个地方。”夜宁听到了一个电话,面容有些严肃的说道。

    陈子涵疑惑地扬起柳眉,不出言说什么,跟着夜宁走着。

    两人一起来到一间医院里,陈子涵闻着这熟悉的消毒水味道,鼻头微微皱着,有些不喜的样子,夜宁也注意到了,脸上快速闪过一丝了解。

    来到豪华病房的房门,夜宁打开房门,脸上既没有担心也没有什么别样的(情qíng)绪。病房里那张(床chuáng)上躺着一个人,那个人是梁宇少,梁宇少正在听着管家类的人在说着什么,看到夜宁和陈子涵的到来,男子微微点头,便出去了。

    陈子涵看到梁宇少躺在病(床chuáng)那一刻,没有意外没有惊吓,只是很自然的表(情qíng)。梁宇少(身shēn)上的纱布很多,头上也围了一圈,看来梁宇少不是生病是受伤了。

    “表兄,还好吧?”夜宁来到梁宇少的(身shēn)旁,关切的问道,脸上却没有一丝担心的表(情qíng)。

    梁宇少想动一下(身shēn)体都不行,现在全(身shēn)上下都是痛着。“还死不了。”梁宇少没好气的说道,他现在全(身shēn)都包着那么多纱布,一看就知道他受了很严重的伤吧,还要问他还好吧?这不是找抽吗。

    “这车祸还(挺tǐng)严重的嘛。”他表兄是车祸才导致成这样的,据说他表兄开车的时候发生了交通事故,受伤还(挺tǐng)严重的。夜宁微微想起五年多前的那则轰动整个亚洲的新闻,头一歪说道,“我记得墨雨萱也是死于交通事故吧。”他看到他表兄这个样子,口里不知为何就是说起了墨雨萱。

    一说到墨雨萱,梁宇少的神色黯然,因为失血过多本来就苍白的脸色现在更加白了,“嗯,这次车祸很严重。”口里丝毫不提起墨雨萱,梁宇少消极的(情qíng)绪很快就没有了,牵强的微笑着。

    陈子涵坐在沙发上,听着夜宁的话语,柳眉微微皱着,前生的她是出车祸死的,她怎么不知道。

    夜宁笑了笑,坐在(床chuáng)边,饶有兴趣的看着梁宇少(身shēn)上的纱布,“什么时候出的车祸?”梁宇少出车祸这件事在现在看来,有着太多可疑的地方,梁宇少的车技可是很好的,**年轻的时候谁没疯狂过,梁宇少在七八年前可是有名的飙车王,那时他有空的时候就去郊外飙车,那些记录至今京城里的公子哥都还没有打破。

    “前天。”这次的车祸是他要避开一辆车,而撞上栏杆的然后翻车了,他才会伤成这样。

    夜宁微微皱眉,这个时候梁宇少出了车祸实在是有点敏感了,现在军委那里正在换届,还有国务院很多高层位置都面临着换届的时候,梁家在京城里虽算不上是顶尖的世家,可是也是一流世家中最上层的,敢对梁家下手的也就那么几位而已,可是梁家对那么几位又没有利益冲突,更加没有必要对付梁家,难道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

    这可值得注意了,夜宁和梁家是绑在一起的,梁家出事了,夜家虽有能耐把所有事(情qíng)撇个干净,可是也会元气大伤,世家这名称很可能会保不住的。

    “仔细调查事(情qíng)过没?”这件事真的要好好的调查,夜宁脸上恢复了一丝不苟的样子,很严肃的说道。

    “调查了,这件事没什么的,是意外。”梁宇少轻松说道,这件事真的是一场意外,他手下的人调查的事(情qíng)他还信得过。

    陈子涵拿着一个杯子仔细看着,透过杯子看着墙上的电视机,嗤笑一声,“意外可以是人为也可以是自然的。”这个世界要制造点什么意外还真的很容易,梁宇少圈子里的人真想要让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qíng)。

    两人(身shēn)子一惊,双眼紧紧的看着陈子涵,莫非她知道什么。“子涵,你这话什么意思?”梁宇少发问道。

    陈子涵站起(身shēn)来,微微笑着,一个杯子当场砸过去,梁宇少从小就接受过训练,即使是受伤了,可还是很灵敏,轻松躲过杯子,双目有些怒气。陈子涵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一个杯子你都能轻易躲过去了,那么车祸的背后,牵扯的人那就更多了,你要是没有像躲这个杯子一样躲过那些事,那梁家是很容易倒下去的。”陈子涵故意用着冷冷的声音,小脸淡漠的说道。说出来的话语,直教人心生冷意。

    这个圈子里已经混乱起来了,那么接下来要出事的会是谁呢?

    梁家是很容易倒下去的,两人的脸色变得很慎重,梁家的根基很深了,怎么会轻易倒下,陈子涵她到底知道些什么,再想到前段时间她和欧阳意等人的见面,她会不会真的是知道什么吧。

    “你怎么知道这种消息?”梁宇少双眼已经是惊恐了,陈子涵说出来的话语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

    陈子涵甜美的笑着,美眸一眨,轻笑道,“我不知道这种消息,可是我有一种预感。”很强烈的预感,人的**是永无止境的,谁知道他们为了权利做出什么事来。

    夜宁细细的思索着陈子涵的话语,仔细一琢磨就琢磨出点味道来。

    不知道这种消息,可是有预感,他们这种家庭出来的人,迷信是有一点,可是他们还是相信自己的手段更多一点,因为这样的话才会保证家族的长盛。

    “京城里的水很深,梁宇少,你还是小心一点你的(身shēn)边人,要知道伤害你最深的往往是你(身shēn)边的人。”陈子涵适时的说声,现在她不再是一个十七岁的小女孩,而是一位让人折服的成熟女子,在陈子涵(身shēn)上,他们可以看到一种名为女王的气势。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一女王归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