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 那些的曾经

    “你好,我是xx经纪公司的星探,这是我的名片。//**//”一位(身shēn)着西装的男子手上拿着名片递给夜宁,双眼毫不掩饰的释放欣赏之意,把夜宁从头到尾到扫视了一遍,一边看一边不住的点头,这男生外形很不错,虽然年龄大了点,可是还是很有潜力的,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看得出这位男生没有整形过,这就证明了他的容貌是天生的。

    陈子涵审视着眼前这位自称为星探的男子,嘴角微微翘起,夜宁的外貌也的确很受那些小女生喜欢,可是以夜宁这样的年龄再做练习生,那不太适合,唯一可能的是直接让夜宁出道,可是夜宁喜欢做艺人,这能一眼看出来了,夜宁真的是有心要做艺人,他就早大红大紫了,无需等到今(日rì)来韩国让韩国星探来发掘他。

    夜宁双眼不屑的看着眼前这位男子,脸上闪过一丝不相信,其实他根本就听不懂这位男子说什么,话说别人在走路的时候,突然截住别人的去路,这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qíng)。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夜宁不会听韩语,那自己要不要翻译一下,“他说他是星探,这名片是给你的,还有他说他是星探。”还是翻译一下,以免很奇怪嘛。以夜宁这样的外表难免被那些星探看中,可是啊,这年头骗子太多了,真假还不一定呢。

    男子听到陈子涵说的是中文,大感奇怪,这两人居然是中国人,不过无所谓啦。

    夜宁睨了一眼男子,作不屑状,“我们走吧。”这年头骗子太多了,什么星探都不关他事。

    陈子涵看着男子还是拿着名片的动作,微微一笑,和夜宁向前走了。男子很错愕的看着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去,这是不相信他是星探吗,他本(身shēn)就是一个经纪人,现在陪着他手下最红的明星来这里逛街,无意中看到夜宁,心中一动,才会突然上前的,而现在他们都离开了,就是说拒绝的态度了。

    商业街的人流很多,来往的都是俊男美女,陈子涵那中上的容貌也淹没在人海里了,倒是夜宁那(挺tǐng)拔的(身shēn)材以及天生就带来的贵气让他在这里鹤立鸡群,让人忽视不了。

    坐在路边的座椅,陈子涵双手有节奏的拍打着凳子,小嘴里微微抿着,似乎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心中想着事(情qíng)。

    韩国不能待很久,《倾城之恋》在这里也即将上映了,到时她就要到(日rì)本去了,再然后就是东南亚的各国,这次景娱是铁了心要赚一把钱的。

    视线转换,中国京城里。

    安安无辜的看着梁夫人,对着梁夫人暗讽的话语,脸上微微有了些变化,很尴尬的表(情qíng),她来这里也没想到会撞上梁夫人,梁夫人一直不喜欢她,看到她都要暗讽几句,她已经习惯了,可是这一次她心中很不舒服,梁夫人凭什么这样说她。

    “梁夫人,够了,我要先走了。”看着在一旁的梁宇少,安安嘴角挂着一丝冷笑,眸子里的神采也黯淡了不少,心里渐渐涌起苦涩。

    轻轻叹一口气,安安决然转(身shēn)离去,背影萧条透露着落寞,嘴角那丝冷笑还是挂在嘴角,脸上那丝丝嘲笑,不知是在嘲笑自己的无知,还是嘲笑自己的天真。

    梁宇少心里微微黯然,心里闪过微微不舒服,母亲还是不肯接受安安,安安这样子也让人觉得担心,现在他和安安的关系不比从前了,安安现在是一天一天冷淡下去,他真害怕有一天安安会完全不理会他,那样的结果他不要,他要母亲接受安安,那样他这辈子最(爱ài)的两个女人都可以不失去,失去她们其中一个,他都承受不起。

    “宇少,你看看,这个女人多没礼貌,幸好当初你没和她结婚。”梁夫人冷冷的说道,眼底里闪过不屑,安安这样的女子她不喜欢,和梁宇少结婚的一定要是自己能完全掌控的,安安还是乘早抛弃的好。

    此话一出,梁宇少心中好像是被无形的箭刺穿,跳动的心脏也为此微微停止,呼吸不过来,他知道母亲讨厌安安,可是母亲也不应该这样说安安,说起结婚这件事,他心里就是一阵痛,要不是母亲的以死相((逼bī)bī),他和安安已经结婚两年了,可是现在两个人的关系也一天比一天淡了。

    “妈,我送你回去吧。”良久无语的梁宇少只能说出这么一句话,云淡风轻的,不说有关安安的任何话语,他要是再说安安一句,他母亲一定会更加讨厌安安吧。

    梁夫人闻言,微微挑挑眉,斜睨了一眼梁宇少,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东西来,结果什么都看不出,梁宇少对安安的(热rè)(情qíng)已经减退了吧,这个安安应该不再对自己构成威胁了吧,想到这,梁夫人的嘴角向上勾。*.**/*

    “好吧。”想了一下,梁夫人愉快的答应。

    视线转移,韩国商业街。

    “喂,你好。”陈子涵的手机响起,不知道是谁的来电,手机没有显示是谁的电话。

    “子涵,是我,那件事,你不需要帮忙了,我自己想办法就好了。”安安在公共电话亭打着电话,眸子里一片淡然,似乎已经把所有看透,她委托陈子涵办的事还是不需要陈子涵帮忙了,这件事她自己处理就好了,她不想连累到陈子涵,陈子涵这么一个小姑娘还是过着自己的生活吧。

    “好吧,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再给我电话吧。”听到是安安的声音,陈子涵皱了皱柳眉,她才来国外几天,国内的那些人就那么快忍不住动手了吗,事(情qíng)变得复杂了点,不过还是无所谓了。

    “嗯,我还有事,就这样,我挂了。”陈子涵爽快的答应,安安没有心生不悦,只是微微一笑,撇去工作关系,陈子涵还是一个很不错的朋友。

    放好手机,陈子涵双眼看向远处,嘴角抿紧,眸子里的冰冷越发的冷(热rè),翘起二郎腿,突然间嗤笑一声。

    “怎么啦?”夜宁看到陈子涵不正常的举动后,颇为关心的问道,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怎么她立刻变了个摸样。

    “没什么。”陈子涵站起来,淡然一笑说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很平常,那不悦的摸样只是一瞬间的事。

    没什么,夜宁眼珠疑惑的转动,国内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走啦。”夜宁还在发呆想着什么,陈子涵用手推了推他的肩膀,大声点的叫道,这个夜宁最近老是(爱ài)发呆,不知道在搞什么,还真是应该给他一巴掌让他醒一下。

    “嗯。”夜宁回过神来了,脸上升起一团微微的红晕,不太好意思的答道,自己在她面前,似乎很(爱ài)走神。“去哪里?”今天的行程就是去电视台上节目,而电视台那节目又不用上了,她今天一天都很有空。

    “跟我来就是了。”今天一天都随便走一下,陈子涵拉起夜宁的右手,无奈说道,“走吧。”

    夜宁愣住了,大脑严重空白了,手心里传来柔软的感觉,很特别,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感觉,温暖传来,她的小手很柔软,软弱无骨的小手有点(肉ròu)(肉ròu)的感觉,握住很暖和。

    微风扑在夜宁的脸上,都不能唤醒他的神智,他在沉沦,心得到了温暖,这刻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的美好。

    看着夜宁傻傻愣愣的样子,陈子涵把手一放开,夜宁还真是没救了,老是在发呆,她摊上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经纪人。

    所有感觉、所有美好都在她放开手的那一刻没有了,夜宁微微清醒过来,愣住的样子没有了,有些遗憾的瞟了一眼陈子涵,心跳得特别快,这刻,仿似所有的血液都集中在心跳。

    抿了一下嘴唇,夜宁脸上有着淡淡的红晕,这红晕,陈子涵压根就没看到,她的双眼只注视前方。“给我买一杯绿茶,我渴了。”口中有点干,看到路边有茶自点的饮料店,陈子涵很自然的命令道。

    “你等一下。”对陈子涵的要求,夜宁从不拒绝,“在我这里等我,我很快回来。”夜宁交代一声,就留着陈子涵在原地,自己去饮料店去买绿茶。

    站在原地,陈子涵看着周围,霎时间觉得周围很陌生,这种感觉似乎很喜欢,这个国度也许有些好玩的游戏,人生好像有点无趣了。

    很快,夜宁回来了,手上拿着两杯果汁,有点内疚的看着陈子涵,“没有绿茶,只有果汁,要喝吗?”店里没有绿茶了,只有果汁。

    陈子涵抿了抿嫣红(娇jiāo)唇,淡淡笑着,接过一杯果汁,“当然要喝啦。”软绵绵的嗓音说出来,好像在撒着(娇jiāo),配上水汪汪的双眸,犹如一只纯良的喵(咪mī),在慵懒的撒着(娇jiāo)。

    心里好像是被爪子抓了几抓,心变得有点痒痒的,夜宁的心跳近乎停止,呼吸也变得急促,第一次,夜宁的双眼里出现了迷恋,那种感觉让人痴迷让人沉醉。

    又在发呆,陈子涵吸(允yǔn)了一口果汁,右手在夜宁的眼前晃了晃,以唤回夜宁的神智。“夜宁,你发什么呆?”语气中调侃的意味多了点,这样的人真的是夜家人,她有点怀疑了,这个夜宁其实是小时候被抱错了吧。

    夜宁眼里是陈子涵俏丽的(身shēn)影,心里也是陈子涵软绵绵的话语,心里已经在沉沦下去了,看着(娇jiāo)嫩的小手在他面前晃着,双眼已经迷恋不已了,神智再一次沉沦下去。

    陈子涵没好气的道,“夜宁,你干嘛?”发呆也有个度,这样都能发呆,真服了他。

    神智被微怒的语气微微拉回了点,夜宁甩了甩头,看着陈子涵微怒的表(情qíng),一脸的不好意思,呵呵笑了两声,“没什么。”

    陈子涵双眸转去别处,“走吧。”别在这里发呆,好像白痴似的。

    两人在商业街闲逛,其实只有陈子涵在闲逛着,夜宁只是傻傻的跟着陈子涵,满眼都是她,心里都是她,心已经丢失在她(身shēn)上。

    来到一间烧烤店,陈子涵把手中的果汁交到夜宁手上,“把垃圾给扔了吧。”找点事给夜宁做,以免还是在这里发呆。

    夜宁拿着果汁找到个垃圾桶,快速给扔了,然后回到陈子涵(身shēn)边,“要吃什么?”夜宁很自然的拿着菜单来看,话语也很顺口的说了出来,然后看着那些韩语,发现看不懂,随后很淡定的把菜单交给陈子涵,面无一点尴尬的神色,“喜欢吃什么,你来点吧。”

    陈子涵很给面子夜宁,没有笑,只是面无表(情qíng)的拿过菜单。既然都不会韩语,那你那么急着拿着菜单干嘛。这个夜宁在搞什么,一整天都在发呆要不是就走神。

    说着流利的韩语,把想吃的东西都点好,陈子涵微笑把菜单放下,看着夜宁,“你想吃什么?”她也是礼貌的问一下夜宁,至于他会不会说他想吃什么,那不是她考虑的范围之内。

    “随便。”只要能吃的就好,他没太多的要求,和她独处的时间虽是很多,可是很少这样两人很悠闲的走来走去,在两人悠闲的走在一起游玩是时候,这种感觉很好很享受。

    随便,随你个头,陈子涵脸上还是微微笑的表(情qíng),没有任何的不悦,又用着韩语和店员说了几句,店员笑眯眯的走开,目光在陈子涵和夜宁两人(身shēn)上都多停留了一会,眼神有着一些她懂的意思。

    这对男女是男女朋友吧,男子长的这么帅,女生长得也很漂亮,从外表来看,两人很相配啊,还有男子看着女生呆呆发愣的样子,萌死她了,能不能别这么可(爱ài)啊,她会忍受不了的,她真的好想去摸摸那男子的头发,然后说声乖啊,这种感觉,萌死人了。

    店员胡乱想着,走进了厨房,心中还是念着那两位外貌出色的男女,国内虽多俊男美女,可那都是人造的,哪里比得上天生的啊,这种出色的男女,是很少见的啊,很少见的啊。

    两人面对面的坐着,陈子涵双眼直视着夜宁,夜宁似乎还在某种走神(情qíng)绪中,真不知道在做什么。

    看着自己经纪人还在走神,陈子涵拿起自己的手机按了又按,夜宁已经神智恢复了,整个人都是正常状态,至少没有双眼迷离着,脸上那傻傻的微笑,天知道他在想什么。

    店员拿着食物上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多看两眼两人,这种机会实在不多啊,认真一看,这两人之间流露出来的气氛有点奇怪,男子在微笑着,女生则是拿着手机在玩,很像一对大学生(情qíng)侣啊,年轻真好啊。

    食物在面前,夜宁还是第一次吃韩式的烧烤,兴趣有那么一丁点,“子涵,吃吧。”夜宁拿起烤鸡翅吹了吹,还细心的加上了一些调味料,递到陈子涵的面前。

    看着烤的金黄色的鸡翅,陈子涵忽略了夜宁那张稍为有些狗腿的笑容,拿着烤鸡翅淡笑道,“你也吃吧。”

    整张桌子都是食物,这间店的服务很不错,上菜的速度很快,环境也优雅,传统的烧烤店都是乌烟瘴气的,如今新型的烧烤店里是很干净的,那些因为烧烤的烟雾一点也没有。

    真想不到这间店还在,时间都过了这么久,这里的变化真是不大。前生里,她来首尔这里,也会一定来这间烧烤店,这一生和前生的习惯还是差不多呢。

    夜宁欣喜的也拿着烤鸡翅吃,陈子涵的吃相很优雅,小口小口的吃,红润的小嘴不断的蠕动着,很惹人喜(爱ài),看起来很甘甜,就是不知道尝起来是什么滋味。

    看得她吃得这么香,他觉得他的胃口也变好了,也吃着鸡翅,一入口就是浓醇的鸡(肉ròu)香味,很香,(肉ròu)很有嚼劲,加上那有些微辣的调味料,这鸡翅很好吃。

    这间店在商业街里很闻名的,因为它本(身shēn)就是一间老店,东西好吃,还因为来这里逛街的明星们都(爱ài)来这里吃东西,明星们来到这里,总会和店主合影,然后那照片就留在了墙上,很多人也是因为明星效应才来这里吃东西的,只要来过这里一次,都会(爱ài)上这里的食物。

    夜宁不是很饿,只是看到陈子涵吃得很香,才拿起吃的,一边分神看着墙上的照片,这家店墙上有着很多很多的照片,都是如今当红的明星。只是有一张很显眼,就是墨雨萱和店主的合影,那张照片比其他的照片都大了许多,照片中的墨雨萱淡然微笑着,眼里却沾染不上微笑,脸上的肌(肉ròu)也微微的牵强着,倒是店主笑得很开怀。

    奇怪,墨雨萱都过世了这么久,照理说这张照片也不应该留在墙上了,墙上的明星都是当红明星,墨雨萱只是五年多前的天后,时隔这么久,这张照片也应该拿下来了,可是如今还留在这里。

    看了一眼陈子涵那优雅的吃相,再看一眼墙上照片中的墨雨萱,夜宁的心中,升起了一股从没有过的奇异感觉,口中嚼着食物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正在吃着东西的陈子涵自然也注意到夜宁那行为,心中也没有担忧,还是很认真的吃着东西,眼角余光也看着夜宁注视的那张照片,照片中的女子很美,美得不可思议的,微笑有点牵强。看到这张照片,陈子涵抿嘴一笑,没想到这张照片还留着,都这么久了。

    夜宁想到墨雨萱,再看着陈子涵优雅的吃相,心中的疑虑久久不散去,一直有些迷糊的神智也因为这刻恢复了一向的精明。

    陈子涵的胃口很小很小,只是吃了一点东西就饱了,看着夜宁那疑惑的表(情qíng),终是什么话语都不说,柳眉微微拧紧,想着一些事(情qíng)。

    “吃饱了吗?”夜宁的心神聚中了,语气满满都是关心。陈子涵的胃口很小很小,只要一点点的东西就吃饱了,庞大的工作量,吃的食物也跟不上营养,她才会(日rì)渐消瘦,比起他刚刚认识她时,她瘦了很多,以前只是偏瘦,现在则是很瘦了。

    女艺人为了形象都要节食才达到(身shēn)材很瘦,而她,他就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吃东西那么少为了保持偏瘦的(身shēn)材,他为她那瘦不拉几的(身shēn)材感到担心。

    “嗯。”陈子涵淡淡的应道。

    夜宁大概的估计一下这些食物值多少钱,才缓缓的从钱包里拿出钱,放下了一张十万块,心里想着,应该够了吧。

    看着那张十万块,陈子涵开声叫住那位招呼她的店员,店员微笑站住,等候陈子涵说出的问题,陈子涵脸上扬起沐如(春chūn)风的微笑,甜甜的说着话。

    店员愣了一愣,脑子飞速的计算着,最终说了最终价钱。

    桌子上的很多东西都是没吃过的,“再拿出一张十万块吧。”韩国的(肉ròu)价是很贵很贵的,比起国内的贵了十倍不止。

    夜宁也了解的拿出一张十万块放到桌子上,等着陈子涵继续和店员沟通,陈子涵说了几句话语就和夜宁直径走出去。

    吹着微风,小脸都是红扑扑的,手机也响起了,陈子涵听着电话,“子涵,你在哪里?”莫尘声音有些焦急的说道,她不会和夜宁乱走了吧,这里是韩国,不比国内,人生地不熟的,走丢了是很难找回来的,若是陈子涵走丢了,那些人是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的。

    “我在街上,有事吗?”陈子涵和夜宁正中间的站在大街上。

    听到陈子涵依然是淡淡的声音,莫尘也没有那么的焦急了,“不要到处乱走,累了就回来吧。”回头一想,陈子涵是什么人,有夜宁在她(身shēn)边,他还担心她走丢了,还真是有点多余。

    “知道了。”陈子涵淡淡的说道,把电话给挂了。“我们回去吧,时间不早了。”中午的时候他们就出来了,现在都快傍晚了,也应该回去了。

    听着手机里的忙音,把手机随手向(床chuáng)上一扔,莫尘脸上那笑容变得深不可测,淡然的看着窗外,耳边听着墨雨烟那清脆的声音,心中竟然有点烦恼了,再好听的声音一直在耳边说着也会烦的。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一女王归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