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她不知道局面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现在根本就不敢出门。....一出门就有很多的记者围着她,问她很多事很多事,那些丑闻让她的人气已经跌落了很多很多,形象也变差了,公司也打算放弃她了,她在娱乐圈努力了六年,现在就随着半个月的时间,她这些努力也化为了泡影,现在她还不如一个过气的艺人。

    想到陈子涵的面容,李晓晓心里就肯定了这一切肯定是陈子涵做的,是不是现在去求陈子涵,那么这一切就会过去,她是不是还依旧是一线明星。

    想到就立刻做到,李晓晓避开重重的记者,终于顺利来到了《初恋这件小事》的剧组,李晓晓一来到剧组,就立马奔向化妆间,果然不出意外的,她看到了陈子涵一个人在坐着看书,神(情qíng)还有几分悠闲,想到自己的狼狈,李晓晓心中生出几分怨恨,要不是因为陈子涵,她也不会落得如此地步。

    “陈子涵,求求你,放过我。”李晓晓卑微的说道,她现在只想陈子涵高抬贵手放过她。

    看到李晓晓的出现,陈子涵没有惊讶,“我又没做什么,你干嘛这样说话?”天地良心,她真的没做过什么,只是耍了圈内人都会的手段,这在圈中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陈子涵无辜的表(情qíng),李晓晓怒了,冷笑着,“陈子涵,你不要给我装傻,我那些丑闻是怎么来的,你很清楚。”她本来还打算是来求陈子涵的,可是现在看到陈子涵这个样子,她不想求陈子涵了。

    “你那些丑闻关我什么事,你要搞清楚,我可是什么都没做。”陈子涵淡淡的说道,她是不会承认,这时代,用丑闻终结一个偶像明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qíng),何况这本来就已经有些过气了的明星。

    李晓晓要抓狂了,她现在已经彻底混乱了,看着陈子涵这张脸,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掐死她。疯狂的走来陈子涵面前,李晓晓伸出双手往陈子涵的脖子掐去。

    眼看双手就要掐到她脖子了,陈子涵一把推开李晓晓,右手伸了起来,“啪”一巴掌,陈子涵冷笑,“这是教会你怎么在娱乐圈生存的一巴掌。”

    在这个圈子里,既然没有那个能耐无时无刻演戏,那至少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下也是要演戏的,这个时刻的李晓晓不应该是来找她的麻烦,而是去寻找方法将这次的负面新闻转变为对她自己有用的新闻,在圈子里,靠着负面新闻上位的艺人不在少数,不是说那些艺人没有做过这些是,有多么的无辜,而是他们(身shēn)后有强大的((操cāo)cāo)作团体,负面新闻也能转变为知名度大增和人气高涨。

    李晓晓捂住小脸,双眼满是惊恐,心里颤抖不已,她就不该招惹她,现在早已得不偿失。为了将让陈子涵变成流星,她被李冠宇无(情qíng)踢出节目组,随后影响就来了,她没了综艺这方面的人气,她的人气已经在跌落,加上墨雨烟和莫尘的绯闻,她的心也在放在了那件事上,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工作。

    “记住了,在娱乐圈要记着,演戏是无时无刻的。”看到有人进来,陈子涵立刻转变,“晓晓姐,我知道错了,对不起。”晶莹的泪珠滑了,陈子涵小脸上有着两道泪痕,看起来可怜极了。

    走进来的那人特鄙视的看了一眼李晓晓,随后同(情qíng)的看了眼陈子涵。那人拿了点东西就出去了,圈子里的这些事(情qíng)能避则避。

    李晓晓死咬着下唇,一付怒不敢言的样子,眼里都要喷出火来了,心里一直在悔恨她为什么要找陈子涵的麻烦,心里无比的苦涩,她为什么要找陈子涵的麻烦,现在陈子涵的人气每天都在高涨,反观她已经是过气明星了。

    ……。

    李晓晓因为这次的丑闻事故,以黯然的姿势退出了娱乐圈,一个丑闻缠(身shēn)的明星是不会有太多的人去注意的,大众的遗忘能力很强很强,加上娱乐圈里的新人辈出,俊男美女的新人到处都是,他们巴不得一些前辈倒台,他们才好瓜分这些市场。

    得知李晓晓的退出,汪皓也是苦笑着,陈子涵不是这么好对付的,他那些手段她恐怕都不看在眼里吧。...外界都盛传他是某个集团老总的独子,把他当成是一个富二代来对待,可是谁又知道他的富二代是伪造的呢,现在的少女粉丝她们大都渴望自己的偶像像是白马王子的化(身shēn),他那个虚假富二代的(身shēn)份出现才会让他迅速敛去人气。

    对于自己表姐的遭遇,他也表示无能为力,他只是出(身shēn)小康之家不是大富之家,根本就没有能力帮助到自己的表姐,他也想在圈子里继续发展,他不能站到他表姐那一边去,那样的话会把他自己也搭进去的。

    每天看着陈子涵那淡然微笑的样子,汪皓感受到(身shēn)上深深的寒冷,他对这个圈子有了一个新的认识,电视圈和电影圈真的很不一样,这不是说拍摄偶像剧这么容易,他一个偶像明星来拍电影已经有点勉强了,还要对着一线红星的陈子涵,他的底气对上她就有些更加不足了。

    陈子涵在片场里还是那样,微微笑的样子,李晓晓似乎和她半点关系也没有,她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有人和她谈论起李晓晓,陈子涵也是聆听的认真摸样,一点意见也不发表。在没人看见的时候,陈子涵嘴角的冷笑才显现出来,这个圈子里的(爱ài)(情qíng)本来就不可相信,更别说李晓晓是暗恋着莫尘,莫尘那种天之骄子自(身shēn)的骄傲是不容许他这么轻易的(爱ài)上一个人,更别说他心里还有一个人。

    汪皓现在每天都很乖,没事的时候都在琢磨演技,以前对陈子涵那些殷勤的行为全都没有了,像是一夜之间成熟了起来,面对着其他人不解的眼神,他也当没看到。

    ……。

    “你好,子涵。”墨雨烟笑颜如花的说道,水汪汪的眸子总是让人看到心里升起一股淡淡的怜惜之意。

    陈子涵淡漠的样子看着墨雨烟,再看着挽着墨雨烟的莫尘,轻笑一声,“你好,墨雨烟。”墨雨烟要完全复制她前生的样子吗?墨雨烟(身shēn)上穿的礼服是她前生就穿过的礼服,还有墨雨烟(身shēn)上的首饰也是她的,这些东西怎么会到墨雨烟(身shēn)上的,这件事真要好好的想一下。

    “不用叫的这么生疏啦,叫我雨烟就好。”墨雨烟(热rè)络的态度让人以为她和陈子涵很熟悉,自来熟的交际手段是这个圈子里都是必须的。

    陈子涵嗤笑一声,一点脸面也不给墨雨烟留着,冷冷的说道,“你算什么东西啊?叫你一声墨雨烟是给你面子,可是叫你一声雨烟,那么我不用给你面子。”

    不管在远近的众人都听到了陈子涵对墨雨烟的不屑,真不知道该说陈子涵张狂还是说她无知,如今墨雨烟有着莫尘为她做靠山,那么陈子涵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待墨雨烟呢,难道是她在妒忌墨雨烟。

    这是景娱举办的宴会,宾客都是景娱的人,很多人都在看他们的好戏,二女争一夫的戏码现在还不少见呢,现在能看到真人版的还是不错的。

    墨雨烟也没说什么,只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莫尘,眸子似乎会说话一样,在诉说她的委屈。心里则是咬得牙痒痒的,她还没有丢过这么大的脸面呢,一定要给陈子涵好脸色看看,让她知道一下尊卑之分。

    “子涵,怎么说话的你。”莫尘不悦的说道,眉头紧紧皱着。

    “我说的是人话,(爱ài)听不听。”陈子涵转过(身shēn)去,淡淡的说道,扫视了一眼全场的人,要不是她素质好,早就动手给墨雨烟一巴掌了,她很讨厌这张脸,全所未有的讨厌,她厌恶墨雨烟这个名字,看着这人,她心中就会生出不快。

    说完这么一句话,陈子涵从容的离开了这里。

    “莫尘,凡事你不要做得太过,到时候有你得你苦头吃。”梁宇少走近莫尘(身shēn)边,说了一句,莫尘最近去哪里都带着墨雨烟,两人的关系已经在外人眼里是一对了,一点也没顾忌陈子涵的感受。

    “还有你墨雨烟,你这张可怜兮兮的脸对我来说,没有多大的吸引力,你也不用这么看着我,记住,你不是墨雨萱,你这辈子也无法替代她,你只是个复制品罢了。”墨雨萱生前就是他的好友,她虽然去世了,可是她在他心目中是不可以玷污的,雨萱活得那么骄傲那么不可一世,就连到死那一刻还是维持着她的女王架子。

    可是这个墨雨烟在五年多后出现,墨雨烟的出现,一开始他是有那么一段时间认为墨雨烟就是墨雨萱,可是接触过后,她和雨萱除了那张脸相似之外,其他的地方一点也不相似,这只是个冒牌货而已,前阵子还传出他要和墨雨烟要订婚的绯闻,他还真是想笑。

    这番话说得墨雨烟都快冒烟了,这是什么意思,是在告诉她永远都比不上墨雨萱吗,她不相信,墨雨萱已经死了,她就是比得上墨雨萱。

    “你们好自为之。”梁宇少说完,脸上有着一抹不可深究的笑容。

    莫尘听着这些话语,脸部表(情qíng)有了小小的变化,看着墨雨烟那几乎和墨雨萱是一样的脸蛋时,双眸出现了火焰,他知道墨雨烟不是墨雨萱,不用这么多人来提醒他。

    “你生气啦?”安安看着陈子涵面无表(情qíng),关心的问一句。

    瞟了眼安安,陈子涵拿着自己的手机把玩着,神(情qíng)有些心不在焉,像是在想着什么事(情qíng)。“那个莫尘在三年前那些事是真的吗?”她从没想过要详细的知道莫尘的所有事(情qíng),可是莫尘的行为越来越怪异了,让她不得不想起有人说过莫尘三年发生的那些事。

    答非所问,安安不在意,可是当听到陈子涵说着莫尘三年前的事(情qíng)时,神(情qíng)僵硬了一些,“我怎么知道那些事呢,你要是想知道,可以问梁宇少或者是夜宁,他们应该知道。”三年前,她对莫尘也多少有点了解,因为他是景娱的一哥,也因为他和梁宇少的关系不错,可是那些事详细的她也不知道,而且这件事在京城里被人下了命令,谁要是敢提和敢说莫尘三年前的事(情qíng),那么这个人的下场一定不会好过,知道莫尘的那件事(情qíng)的,知道的人也不算多,久而久之也因为时间的逝去,逐渐少有人记得莫尘三年前的事(情qíng)了。

    嘴角微微弯着,陈子涵嗤笑,莫尘三年前发生过的事(情qíng)就像被人掩埋了一样,想要知道详细的经过也不能了。

    “我后天就要去国外了,安安你就留在国内吧,工作你也自己找过一份吧,做我的助理,其实你不太合适。”《初恋这件小事》的拍摄已经结束了,她也要到国外做宣传了,而安安不适合跟着她到国外去,她还是留在国内处理她自己的事(情qíng),何况怀有(身shēn)孕的安安根本不适合坐飞机。

    握着方向盘的双手紧了紧,安安镇静的问道,“为什么?”她原本是想找个借口说自己不能跟着陈子涵出国外,可是还没等她开口,陈子涵就开口了,还说明她不适合做她的助理,陈子涵是不是知道了她和梁宇少的一切。

    “没有为什么,还是赶快处理好你和梁宇少的事(情qíng)吧,你的肚子能瞒得了一时,可是时间长了,还是瞒不住的。”梁夫人已经发现了问题,因为安安和梁宇少的问题,她也被梁夫人惦记上了,不然在会所那次,梁夫人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给她一巴掌,这天下间的事(情qíng)很多都是有理由的,她这是被迁怒了。

    听到陈子涵直白的话语,安安微笑,陈子涵果然是很聪明,只凭了一点线索就能猜出所有的事(情qíng)。“你怎么知道我和梁宇少之间的事(情qíng)?”知道她和梁宇少之间的事(情qíng),京城里面真不多,也就是那几个人。

    陈子涵白了一眼安安,她刚入景娱的时候,能得到那么多梁宇少的照顾,还不是因为安安的原因,梁宇少每一次说是来看她,可是梁宇少的眼睛都是在向安安看着,这样的(情qíng)况,再不能猜到,她的智商真的很有问题了。

    “我怎么知道的,你就不需要担心。你还是担心一下,怎么对付梁夫人吧,梁宇少可是很听他后母的话。”梁夫人的嫌贫(爱ài)富,她是知道的,前生里,梁宇少和一个家境还不错的女子恋(爱ài),结果,梁夫人知道了,就找人调查那女子的一切,那个女子的家境是不错,可是比起梁夫人那个圈子里的人还是有着云泥之别,最后梁宇少和那个女子也是不了了之了。

    “你拜托我的事(情qíng),我会帮你做到,可是在梁宇少那里,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其实那件事也不见得有多难。“明天是梁宇少的父亲六十大寿,你要不要去?”也是林天后他们哄骗她明天梁宇少订婚的(日rì)子,可是这哄骗太幼稚了,她都差点忘记了明天还要参加那个宴会。

    “子涵,你知道的东西还(挺tǐng)多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那个圈子的人。梁宇少父亲的六十大寿,我当然要去了。”能接近到梁宇少的家人的机会,她不会放过的。

    陈子涵笑而不答,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心神有些微微不在这里,看着窗外,想着事(情qíng),也许到国外发展一阵子不错,这里的硝烟已经埋下了,回来的时候就可以结束了吧,到那时候,她也想知道一下她前生想知道的事(情qíng)。

    次(日rì),梁宇少的父亲梁晨在京城里也属于站在顶尖的位置,梁家本来在京城里也只能算是二流势力,可是在二十多年前,夜家在京城里可以算是为第一世家,就因为这样,梁晨的妹妹嫁进了夜家,梁家和夜家有了牵连,一直保持中立态度的梁家因为此被人划入了夜家的一派,这对当时的梁家是一个极大的机会,二十多年的时间,二流势力的梁家一跃成为一流势力,和世家也沾了个边。

    梁家从政的人很少,从军的人也很少,可这一点也无妨碍到梁家的发展,梁晨如今也坐到了正部级的位置,听说再过几年,梁晨可能坐到副国级的位置。梁晨的六十大寿很(热rè)闹,达官贵人也来了不少,整个梁家都是(热rè)闹非凡的。

    “子涵,和我一起去嘛。”夜宁在对着陈子涵哀求道,她说她要一个去梁家,可是她要是一个人去梁家,他们骗她的事(情qíng)不久立刻穿帮了吗,不管怎么样这件事也要瞒得久一点,最起码也要等她把墨雨萱的事(情qíng)搞定的时候再穿帮啊。

    “我再说一遍,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你还是赶快去梁家吧。”陈子涵在喝着绿茶,看着夜宁那张狗腿的帅脸,不耐烦的说道,她都说了她会一个人去,她也知道夜宁心中所想什么。

    “子涵,求你了,和我一起去吧。”还是哀求吧,哀求吧,舅舅家的宴会也开始了吧,他还在和她纠缠着。

    “夜宁,给你三秒钟的时间消失在我面前,不然,我不去了。”陈子涵继续喝着绿茶,对夜宁的哀求无视,夜宁已经在这里说了很久了。

    “不要吧,子涵,和我一起去吧。”他要是不和她一起去,她怎么进得了梁家,梁家可不是谁都可以进得,一定要有请帖啊,他们给她那张请帖是伪造的啊。

    陈子涵终于是很不耐烦了,重重的放下杯子,站起来看着夜宁,双手推着夜宁到门口,“给我滚。”老是重复这几句话,她听着烦。

    夜宁站在门口,哀怨的看着陈子涵,不带这样的。

    双手一用劲,夜宁被推出去了,陈子涵立刻关上门。

    看着门,夜宁叹息了一句,她的态度这么坚决,看来是不肯和他一起去了,他现在也只能先去梁家了,最多站在门口等着她,不然后果不堪啊。

    看着时针指向九点,陈子涵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打起电话,联系欧阳意,“欧阳意,还没死吧,怎么这么久都还没来到我这里?”一般宴会都在八点钟开始,现在欧阳意还没来到她家,真是活腻了。

    正在开车的欧阳意,无奈的看着刚恢复畅通的道路,京城里的交通还真是一般,塞车是常事了。“不要生气啊,我很快就到了。”预计八点钟到子涵那里的,谁知塞车就塞了一个钟啊,他也不想的,子涵,千万不要生气啊,他会怕怕的。

    挂上电话,陈子涵耐心的等着欧阳意的到来。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一女王归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