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不生气,没有其他的表,还是微笑,真的是不生气,夜宁两个眸子不停的转着,蹩着眉头,不敢相信陈子涵竟然不生气,只有一个哦字。

    庭院里的众人都看着车子,怎么现在还没有人下来,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微笑迎接这位大人物了,还是说临时改变主意,不参加这个宴会,直接回去吧,好不容易接触到圈子里最核心的人,他们不愿意就这么放弃,静看着车子。

    也不等夜宁到底有什么心思,陈子涵披着自己的羽绒外,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扬起微笑看着众人,脑子还是有点迷乱,有点没睡醒的感觉。夜宁赶快收回自己的思绪,看着陈子涵都下车了,他也打开车门下来,从容的看着陈子涵,她都肯下车了,还面带微笑,这才是不生气了吧。

    众人看到是陈子涵下车,眼里都带着一丝鄙夷,他们这些人最看不起就是明星,他们还是持着最古老的观念,不管多红的明星,在他们眼里不过是戏子罢了,终是上不了台面的人,明星在他们玩一下还可以,要是把明星娶进家门或是嫁给明星,他们家里的长辈,会把他们直接打断腿的。

    视线再转换,众人看到时夜宁和陈子涵一起来的,眼里的鄙夷快速收回,眼里都是笑意,不管此刻是什么表的都变成是微笑,变脸的速度堪比那些火箭。

    陈子涵靠坐在车头,嗤笑一声,这个圈子里的人还是一样,对明星这样都看不起,看见比他们有权势的人就变得狗腿,真是有趣呐。

    接过夜宁递来的围巾,陈子涵围在脖子上,让围巾掉落下来,这种天气,她才不会傻得和这个庭院里的女人一样,还是穿着那些坦露背的礼服,这样会冷死人的。不过这个圈子里的女人一向面子的,这种场合一向是面子重要,管什么天气,照样是礼服上阵,在这种寒风中,不知道冷不冷,明天生病的人又会有多少呢。

    “我们去坐吧。”夜宁小心翼翼,赔着讨好的笑容说道,这件事上是他错了,小心点总没错的。

    “哦。”陈子涵脸上展现一个灿烂的笑容,挽着夜宁的手,一起走到庭院的中间,走到那张主桌,夜宁绅士的拉开椅子,陈子涵随意的坐下。

    众人的口已经合不上了,这夜宁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绅士了,还有脸上那讨好的笑容是怎么回事?

    梁宇少看着两人的到来,向和他正在交谈的人说声不好意思,便走来两人的边,“夜宁,子涵,你俩来了。这个时候来,太迟了点吧。”今天他家举办一个家宴,是将他弟弟的妻子介绍给家族里的人认识的,现在夜宁和陈子涵的到来,他有点讶异,夜宁不是说可能来不了吗,怎么现在还带着陈子涵来。

    “不迟,刚刚好,不是还没开席吗。”夜宁为陈子涵整理好衣衫,冷眼看着梁宇少那调侃的笑意。这个宴会他也不太想来,他讨厌出席这种场合,没完没了的。

    陈子涵右手托着自己尖小的下巴,微笑,看着众人讶异的眼神,这个圈子还是这么的有趣,比起以前似乎更肮脏了。

    梁宇少没话说了,笑笑,走开了,继续招呼客人。

    “你在这里坐一下,我去给拿一点东西。”这张主桌是招呼重要客人的,他有资格坐在这里,也无需客气。这里的侍应生并不多,没有侍应生要来这里问他们需要什么,他就自己去拿吧。

    “嗯。”看着空空如也的桌子,陈子涵感叹这里的侍应生不太上道呢,是需要拿点东西来这里的。

    夜宁微笑着就走开了,留着陈子涵一个人坐在那里,并不为陈子涵感到担心,她应该会适应这样的场合。

    夜宁的离去,众人更是无所顾忌的打量着陈子涵,能得到夜宁这样的对待,这女孩似乎不简单呢,没有人敢上前去和陈子涵搭讪,要是待会夜宁回来了,不知道会怎样呢。

    众人的打量,陈子涵一样不想搭理,感到肩膀上有一只手搭着,右手捂住着,“贝子宁,你还没死啊?”闻着香味,陈子涵立刻知道后的人是贝子宁,只有贝子宁才会用这种香水。

    “我当然没死啦。”贝子宁挣开陈子涵的右手,大大咧咧的拉开椅子,坐在陈子涵的边,边还站着几个人。

    “你怎么来这里啦?”这种场合,她还是第一次见陈子涵出现,这还是梁家的家宴,怎么看陈子涵和梁家都没有多少关系,怎么来这里。

    “我跟我经纪人来的。”她也不想来,只是一睡醒来到这里而已。

    “哦,夜宁啊。”夜宁是陈子涵的经纪人,是全京城都知道的事,她跟着夜宁来这里也不出奇了,梁家和夜家是亲戚关系。

    “子涵。”南宫逸大手搂着陈子涵的肩膀,双眼笑得成月牙状。

    “南宫逸,你离我远点。”南宫逸和贝子宁是一伙的,贝子宁出现在这里了,南宫逸也会出现在这里。

    夜宁拿着绿茶和一盘水果拼盘回来,便看到贝子宁、南宫逸等人坐在陈子涵边了,把绿茶喝水果拼盘摆在陈子涵的面前,看着众人,“你们,怎么也坐在这里?”这张主桌不是给他们坐的,他们这些人旁边那张桌子才是他们坐的。

    “夜少爷,我们坐在这里不碍事吧。”南宫轩扬起微笑说道,他们是**没错,还是这个圈子里的核心成员,可是最核心的不是他们,对着夜宁,他们也要客客气气的。

    “很碍事,你们离我远点。”脏死了,这帮人,看着都碍眼,南宫逸、司徒礼、欧阳意、尤其脏,什么乱搞,他们都玩过了,也不知道有没有艾滋,坐在一起就觉得很不爽,感觉自己要被传染一样。

    “子涵,怎么可以这么说,真是伤了我们的心啊。”南宫逸捂住心脏地方,假装受伤道,脸上的笑意却不减。

    陈子涵的右边还是留着一个空位,夜宁坐上去,看着五人,这五人怎么和陈子涵有交集,看他们的态度也不像是认识一天两天的事了。

    “是吗,对于一个乱搞的人来说,你没得艾滋真是幸运。”陈子涵微笑的说着这个事实,在玩乐圈里,南宫逸的风流是出了名的,男的、女的、男童、还是萝莉都适合他的口味,其实她觉得嘛,南宫逸真重口味,这人简直就是双恋,不管男女看对眼就往上搞,这么多年了,还没死真是幸运。

    “我是很幸运的,艾滋这东西根本就与我无缘。”他玩的时候,会做好安全措施,怎么会得这种病呢,给他玩的人也必须是处才行,这样染上病的几率更小了。

    对南宫逸的不要脸,在场的人也有所理解了,夜宁看着这个在京城里以不要脸出名的南宫逸,“是没有艾滋,可是你有梅毒之类的病不是吗?”南宫逸的那些荒唐事,在这个圈子里他也有所耳闻,对这种人很是看不起。

    南宫逸的笑变得难看了,“我哪有病,总之一句话我没有病。”不用在这种公众场合抹黑他吧。

    “神经病倒有你的份。”陈子涵冷眼看着南宫逸,脸上没有笑意,只是微微有些不屑南宫逸,南宫逸这样的人,她根本就看不起,肮脏得要命,私生活混乱到不行。

    严重无语,贝子宁不厚道的笑了,她这个发小就是这样的,乱搞,寻找刺激,就是还没有得上艾滋,也算他好运,有一天他若是不好运了,得上也不奇怪。

    南宫逸翻着白眼,他还没有那么糟吧,神经病,嘴角严重抽搐,在陈子涵的眼里,他是神经病啊,这太打击人了啦。

    南宫轩虽然不想笑,可是看到南宫逸受到打击的脸上,还是笑了,嘴角拉起微笑的弧度,眸子宠溺的看着贝子宁。

    夜宁面无表,看着南宫逸的眼神很不善,这人还是离他们远点好,不知道有没有病。

    “我看起来很像神经病吗?”南宫逸皱着眉头,望着一众发小问道。

    众人谁都不出声,这个问题需要南宫逸自己好好的了解,外表是仪表堂堂、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可是他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内心里已经腐烂不堪,靠着一张小白脸的脸在欺骗世人。

    “不是很像,你本来就是,白痴。”陈子涵脸上扬起一丝沐如风的微笑,双眼笑成月牙状,微笑的看着南宫逸,说出来的话确实打击到南宫逸的自尊心。

    嘴角抽搐,果然还是找抽了,自己为什么就问这么傻的问题,这是找抽啊,找抽啊,南宫逸很为难的挤出笑容,笑得比哭还要难看,这陈子涵真是忒毒了。

    在他们周围的人,双眼看着灰暗的天空,这天没有变啊,怎么陈子涵说的话也太毒了,还和这帮**混得这么熟,说话也随意了点。

    “子涵,少开这种玩笑了啦,没看到南宫逸这家伙已经知道错了吗。”欧阳意做和事佬,灿烂的微笑着,嘴角的弧度也是在嘲笑南宫逸的,只是说话好听一些。

    “我没有开玩笑,只是实话实说。”陈子涵喝了一口绿茶,满口都是绿茶的香味,缓缓的说道,小脸严肃着。

    话语一出,南宫逸的笑变得扭曲了,果然还是很毒舌,真是不该来这张桌子坐着,这是自己找抽啊,他为什么就跟着贝子宁坐在这里呢,这是找抽啊,找抽啊。“我不是神经病,也不是白痴,你们开玩笑也给我有个度。”南宫逸俊脸一冷,低沉的说道,能不能别老是开这种玩笑,他心脏承受不了的,这种玩笑,实在是太冷了。

    陈子涵丹凤眼斜睨着南宫逸,出冷光,“这种玩笑,你们应该也听得多了吧。”

    额~南宫逸作无语状,看着贝子宁。

    这种桌子是八个人坐一桌,他们这里有七个人,个个都是俊男美女,可惜脸上的表现在都不太好看,宴会已经开始了,就是唯独他们这一桌还没有开席,七个人都是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最悠闲的是陈子涵,闲闲的喝着绿茶,无视南宫逸那悔恨的眼神。

    “你们打算坐在这里?”夜宁看着五人,嘴角上翘,眸子里暗示着,他们识相点,现在赶快离开,别打扰了他们两人,这张桌子还有人要坐呢。

    “当然啦。”贝子宁抢先回答,坐在这里,又没什么,陈子涵也在这里,怎么可以先行离开呢,当然是坐一桌啦。

    夜宁浓眉一挑,眸子里有着浓浓的不悦,俊脸却在微笑着。

    现在他们这一桌是在场所有人的焦点,京城里的核心**都凑在一起了,当然陈子涵和贝子宁不是**,是和**扯上关系,不过他们能和高干扯上关系的,手段当然不会简单了,他们也没有小看两人的意思。

    七人都在沉默,梁宇少看到这一桌,气氛怪异,为主人的他主动来到这一桌的为唯一一个空位坐下来,看着七人,“你们在干嘛?”气氛不用这么怪异吧,他家举行家宴,为什么连南宫逸、南宫轩、司徒礼、欧阳意和贝子宁都跑这里来吧,这个庭院里都是他的亲戚们,只有这五人不是亲戚之类的,只是朋友来的。

    “坐着啊。”司徒礼说道,天知道他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他玩得好好,突然被贝子宁拎来这里,来了,却碰见夜宁和陈子涵,现在气氛就这样了。

    “坐着。”梁宇少假笑一声,真是够无聊的,打个响指,让侍应生来这里,宴会都开始了,就他们这桌没有上菜,只有陈子涵一个人在这里喝茶,也只有她面前摆了一盘水果拼盘,还是他看见夜宁到厨房拿的,当时他还奇怪,夜宁怎么拿这些东西,原来是给陈子涵吃的,不过看样子,陈子涵对那杯茶的兴趣更大一点。

    现在不能去其他的桌子坐着,只能坐在这里,这些人都需要他的招呼,不留神,这几人吵起来都行,果然是不能相见啊,陈子涵和他们是第一次见面吧,可是听那话语让人直觉得他们是认识了许久的,这五人可是京城里有名的**,后的家族比起他们梁家也丝毫的不差。

    陈子涵和他们是认识的吧,否则说话也不能这么随意,可是陈子涵一个孤儿的份,根本就接触不了这圈子里的人,梁宇少心头浮上一丝怪异感,双眼疑惑的看着陈子涵,这个念头一旦在心里种下了,那这个疑惑他是一定要找到机会解惑的。

    在他们附近的人频频看着这里来,这八人坐在一起,显得有点怪异,还有这里是梁家的家宴,为什么南宫逸他们都在这里。

    侍应生很快捧着托盘上菜了,一共上了九个菜,本来是上十个菜的,可是那盘水果拼盘在没有夜宁的指示下,也不敢私自把它端下去。

    “你们都不吃吗?”梁宇少看着看桌子的菜,不会是嫌弃菜少吧,还是嫌弃不好吃,

    夜宁摸摸额头,叹了一口气,梁家的家宴还是没有点新鲜,还是这些菜,也不知道参加家宴的人会不会吃腻了,反正他是腻了。

    梁宇少看着七人的脸色,无奈自己只能先动筷,夹起一只龙虾,慢慢的做着去壳,其实他也吃腻这些菜了,这几年的家宴都是这种菜色,看着就腻。

    看着满桌子都是海鲜,陈子涵皱了一下柳眉,有小小的反胃了。

    贝子宁看着满桌子都是海鲜,更是嫌弃的直皱着眉,不悦的看着,心中的反胃感增加了,闻到这种香味都是想吐了。

    其余的五人看到是海鲜,也没什么表,果然梁家人的口味和常人不同,大家都是意思意思的吃了几口,然后齐齐的放下筷子,微笑的看着梁宇少。

    陈子涵连筷子也没有动过,只是喝了几口的绿茶,看着夜宁,示意赶快走人,这里真是待不下去了。

    “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七人一起站起,看着梁宇少异口同声道,说完,七人便离去。谁要吃这种东西啊,只有梁家人才受得了。

    正准备把龙虾放到口中的梁宇少,看着七人那么齐整的动作,愣住了,不用这样吧,就是嫌弃这些菜色也不用这么一致的离开吧,还有那嫌弃的表,被他看到,会把他宰了的。他前几年迷上吃海鲜,所以这几年的家宴的菜色都是以海鲜为主的。

    看着只剩下他一人,梁宇少也不好意思吃了,看着众人异样的目光笑笑,放下筷子,擦一下嘴唇,他也溜了。

    回到了半个月不曾回过的家中,陈子涵瘫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拿着抱枕靠在背后,想起在梁家的景,胃里还是想反胃,梁家的口味真特别,家宴也是拿海鲜上桌。

    夜宁在帮着陈子涵收拾行李,屋子里有凌乱的地方就动手去收拾。

    门铃响起,陈子涵看了一眼正在收拾东西的夜宁,夜宁会意去开门,看到时一脸落寞的安安,没想什么,就继续收拾东西了。

    “安安,你来我这里干嘛?”陈子涵看着安安,一脸的落寞,这是干嘛?手上还拿着报纸,还真是无话可说了,随都带着报纸。

    “子涵,你终于回来啦。”安安看到陈子涵立马激动了,她去郊外还没三天就被陈子涵派人接回市区了。

    她只是刚刚到家,安安也太神了吧,立马找上门来,还有这么激动做什么。陈子涵调整姿势坐着,坏里抱着抱枕。

    安安坐在陈子涵的边,神变得严肃,把手中的报纸给陈子涵,期待着陈子涵的反应,她看到这报纸的时候,可是激动了很久。

    “夜宁,去楼下的超市给我买点吃的回来。”陈子涵拿着报纸没有看这么快,倒是吩咐在收拾东西的夜宁去买东西,离开了半个月,家里也没有什么吃的了,叫夜宁去买东西刚刚好,也可以和安安说一些事

    “嗯。”夜宁放下手中的东西,拍拍手,就往楼下去买东西。

    “看报纸啊,子涵。”安安催促道,赶快看,不然她和陈子涵没话说啊。

    陈子涵摊开报纸,翻到娱乐版,看到图片的时候,眼神变得凌厉了许多,“墨雨萱。”报纸上的图片那个人长得很像墨雨萱,真的很像,可是她知道这不是墨雨萱,墨雨萱在五年前就死了,这个人不过是个复制品罢了,安安看着她有什么好激动的,还来找她。

    “这有什么嘛?”把报纸头条很快的看完,这女孩不是墨雨萱,是有着小墨雨萱之称的墨雨烟,据说是一周前出道的,因为长得像墨雨萱,声势很浩大,推出的专辑也被抢购,被媒体、粉丝冠上了小墨雨萱的称号。只不过是利用她这张脸走红罢了,这在圈子里并不少见,凭借着一张和那些巨星相似的脸,再制造些话题,走红的明星并不少见,这女孩不也是其中之一罢了。

    “她长得很像墨雨萱是不是?”她看到这张报纸也吓了很大一跳,墨雨萱已经死了五年多了,现在突然出现在报纸头条,相信不少人被吓了一跳吧,仔细的看报纸内容才知道这女孩不是墨雨萱,是墨雨烟,只是长得很像墨雨萱罢了。

    “是,这样有什么问题吗?”长得像墨雨萱不奇怪吧,这长得相似的人多了去,安安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是人都会觉得奇怪吧,这个墨雨烟突然冒出来你,还长得这么像墨雨萱。

    “没什么奇怪的。”真的没什么好奇怪的,只是长得相像,又不是墨雨萱复活了。

    “你真的不觉得奇怪。”叫墨雨烟,还和墨雨萱长得那么相像,这女孩应该是墨雨萱的妹妹吧。

    “不奇怪。”还要她说几次。“长得像的人,在圈子多的是,又不差她这一个。”

    “我告诉你哦,这几天我在公司听到一些闲话,说这个墨雨烟是我们公司今年要力捧的新人,她的经纪人还是我们公司的金牌经纪人,还有三个助理,这样子,她都比得上我们公司的一线明星了。”

    景娱的金牌经纪人并不多,就只有那么三个而已,一个是姚铭,一个是白灵,还有一个是林梦,姚铭是莫尘的经纪人,那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莫尘是景娱的一哥,白灵是林天后的经纪人,那也是应该的,林天后是景娱的一姐嘛,可是那个莫雨烟,她只是一个新人,就有了金牌经纪人,这样一点也不合公司的规矩。

    “哦。”关她什么事,她现在是一线明星,人气高涨着,粉丝在增多,不需要景娱的力捧,只要她再继续努力,一定可以到达巅峰的。

    “哦,子涵,你就只有一个哦字,你要知道,先前你才是公司力捧的人,现在是墨雨烟了,你的地位会受到影响的。”先前陈子涵是公司培养出来接林天后的班的,将来肯定是景娱的一姐,可是现在公司的态度,不再将陈子涵当未来的一姐培养,而是将那个墨雨烟当未来一姐培养,这样,陈子涵的地位会一落千丈。

    “我地位谁也影响不了。”她的地位虽然还没有站稳,可是在圈子里也有了一席之地,加上夜宁是她的经纪人,她的地位根本就不怕受到影响,更不要说莫尘和林天后对她的照顾,她怎么可能轻易被那个墨雨烟影响到。

    “也是。”夜宁是公司里的金牌经纪人比不上的,陈子涵就算不是公司力捧的艺人,地位也受不了多大的影响。

    “你怎么这么忽然关心我的地位问题?”突然这么关心她的地位问题,其实并不是吧,安安关心的是其他事吧,不然,看到她怎么这么激动。看着安安的下,并没有看到安安微凸的肚子,都怪她穿衣服太厚了,挡住了,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怀孕了。

    安安愣了一下,很快的回答,“我是你助理嘛。”

    这理由也太牵强了,陈子涵嗤笑一声,安安现在这摸样,很像吃醋了,这是吃谁的醋,不会是墨雨烟的吧,可是墨雨烟和安安没什么交集吧。

    “哦,你是我助理,那你现在赶快回去休息,明天来上班。”今天她不用工作,明天才开始工作,去郊区拍了半个月的戏,她的一些通告也没接,赚少了很多,明天要增加她的上镜率,不然会被大众遗忘的。

    安安哀怨的拿着报纸走了,出门的时候看到夜宁回来了,很牵强的笑笑,便离去了。

    夜宁拎着一大袋东西回来了,看着安安离去的影,感到奇怪,这安安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她来这里干嘛?”

    陈子涵抬起头,“有点事。”继续看报纸,这墨雨烟这几天连续上报,看看也不错。

    夜宁想了想,觉得没什么,帮陈子涵收拾冰箱去,顺便把东西放好。

    ------题外话------

    苦的心然是志愿者协会的副会长,今天要接待新生,还不到七点就起,接待新生去了,可把我累死了,这接待新生的活简直就不是人干的,还好我昨天码字了,今天不用码字,不然会累死的。

    嗯,潇湘的传统是文上架以后一般都要万更的,心然也不例外,这一更是七千字,等下还有一更,嗯,亲们记得支持正版啊~

    因为一章太多字了,心然也不知道怎么起那个章节名,所以就空白了,亲们啊,这不能怪我啊~

    有钱的亲订阅,没钱的亲就捧个人场吧~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一女王归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