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九章 平王也有风流债

    涟漪站在边,皇后自然地拉过她的手让她坐在边。

    凤眸看向涟漪,眼底多了一分感叹。

    如果这丫头早些好起来,或许,当初那契约就不是她跟元君离的一年之约,若是换成无忧,那无忧这孩子现在也就不会……

    但事事冥冥中都有注定,皇后也知道凡事不能强求的道理。如今也是没有办法,先让无忧熬过这一关再说。

    安欣欣站在那里,说不出是尴尬还是局促,只觉得现在这一刻,自己根本就是多余的。不管是元皇还是皇后,根本没有将她当做未来儿媳妇看待。

    就是无忧的心,也总也不知道是飘到了什么地方。

    “十一……十一……”

    昏迷中的无忧迷迷糊糊的喊着,一旁的安欣欣诧异开口,

    “什么十一?他一直喊着十一,是在说什么?”

    安欣欣的问题没人回答。她本想凑过去,皇后这时候发话了,

    “你先回房休息一会吧。不是伤寒才好吗?现在你也不方便照顾无忧。若有事需要你的话,我会派人叫你过来的。”

    皇后话音落下,安欣欣脸上满是委屈和不悦。

    “娘娘,无忧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能离开呢?我的体不要紧,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

    “本宫不想再说第二遍!当初在宫里头教你的规矩都忘了?为主母第一条是什么?”

    皇后的脸色愈发的难看。

    安欣欣没想到皇后会生气,一瘪嘴,低声道,“主母第一条便是谨言慎行。可是……”

    “你还可是?你在这里能做什么?不过是帮倒忙!你先出去!”

    别看皇后平里温柔和善,其实也是骨子里硬气的主儿,加上这么多年深宫的磨练,皇后轻易不发火,一旦发起火来,莫说是安欣欣,就是元皇见了都有些许意外。

    元皇从外面走进来,看到皇后脸色苍白,安欣欣涨红了脸站在一旁,已经快要哭出来了。

    唯独涟漪沉稳如山,眸色淡然,神平静,仿佛刚才的争吵并不存在一般。稳稳地站在那里。这份气魄,这份淡定,让元皇不由自主就想到自家那脾气别扭的老三。

    这二人真是一模一样。

    见元皇也进来了,安欣欣大气不敢出一声。憋了半天才小声嗫嚅着开口,

    “那……那让王妃跟我一起出去吧……王妃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放肆!这里由的你做主吗?”皇后冷声开口,涟漪见此,轻声劝着皇后,

    “娘娘息怒,就让安欣欣在屋外等着,我在这里跟娘娘一起照应着。若无忧有需要,安欣欣也能第一时间进来帮忙。”

    涟漪的安排周全明了,给皇后和安欣欣一人一个台阶下来,四两拨千斤的打破了之前的僵局。

    元皇威严精明的眸子扫了她一眼,心中感叹,老三与这夏涟漪,的确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夏涟漪的临场应变和沉稳的气质,都再适合老三不过了,可是无忧现在……

    元皇清了清嗓子,沉冷发声,

    “就按照涟漪丫头说的办吧。”

    “是,皇上。”

    “是,皇上。”

    皇后和安欣欣都不在坚持。

    安欣欣走出卧室之前,回过头来,表复杂委屈的看了涟漪一眼。涟漪转让看向上的无忧,留给安欣欣一个冷漠淡然的背影。

    皇后吩咐护卫关门,这屋子里就她跟涟漪,再就是上的无忧三个人。

    元皇去见元君离了,御医将熬好的药送进来,也被皇后打发出去。

    皇后坐在椅子上,握着涟漪的手,语重心长的开口道,

    “涟漪丫头,御医刚才说了,无忧受伤严重,能不能熬过去,就看今天这一晚了。他的内力五年前受过伤,一直都没有恢复过来,现在又……涟漪丫头,今晚你留下,好吗?”

    涟漪点点头,端起一旁的药碗,俯下给无忧喂药。

    无忧该是感应到了涟漪的存在,乖乖地配合涟漪吃药。虽说眼睛还闭着,但是气息和状态都比刚才好了很多。

    皇后轻抚着口,快速擦去眼角的泪痕。

    无忧是她的命啊,早些年她和元皇太宠无忧了,造就了这孩子恃宠而骄的子,五年前那场灾难,让无忧一夕之间改变了子,而今,他正慢慢成熟懂事,这是皇后希望看到的。

    只是为何,无忧偏偏就喜欢上了涟漪呢?

    “涟漪丫头,你跟无忧之间,我能看出来,其实是无忧这孩子一头,你的心思都在老三上。但是无忧现在受伤了,这几天,你还是多在这里陪陪他,先让他熬过去再说。我就无忧和元飞这两个孩子,元飞还小,这脾气子却是比当年的无忧还要莽撞单纯,这些年我都让他跟在老三边,唯有老三能管教了他。

    等无忧伤好了,我就好好跟他谈谈,告诉他感的事必须两厢愿,你的心既然已经给了老三,便再也不会给别人了。这女人就要从一而终,不是吗?”

    皇后的语气淡淡的,却难掩哀愁痛苦。

    皇后的通达理多少超出涟漪的预料,在深宫中的女子,还有这般心思的,这么多年,如何能走到现在?涟漪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眼前的女子。

    元皇最信赖和呵护的女子,元国百姓心目中唯一可以母仪天下的女子。曾经鼎盛一时的世家纪家的大小姐纪冉璇,她究竟是怎样一个子的女人呢?

    有时候,她的忍让和为别人着想的态度,简直让人吃惊。

    涟漪收回心中疑惑,冲皇后点点头。

    “娘娘有心了。其实当初多亏了无忧带我去无忧城,那时我贪玩心切,竟是不顾份逃离京都,如今想来,的确是不计后果。而今,涟漪只想安分守己的留在平王边度过一生。”

    涟漪一番话将她与无忧如何认识的事简单的告诉了皇后,同时也明确了自己的立场。她与无忧之间,的确是不可能了。

    皇后在听了涟漪的话后,微微一怔,转而诧异的看向她,

    “你说……你跟老三要度过一生?”

    皇后如此态度,倒是让涟漪愣了一下。她挑了下眉毛,旋即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是的。”

    “可是阑珊怎么办?”皇后话一出口,自己先是被吓了一跳,表似乎是想说,她怎么突然提到阑珊了?

    涟漪眸色闪了下,幽幽道,

    “阑珊是谁?”

    皇后到底想说什么?这阑珊跟元君离有什么关系吗?

    皇后叹口气,轻拍下涟漪手背,低声道,“其实,事到如今,有些话,不管是皇上还是本宫,都应该跟你说明了。想必,你早就知道老三跟你成亲是因为我和皇上求他保护你,继而给你一年婚约的事吧。这件事夏镇卞将军也知道,但是他疼惜你这个女儿,一直瞒着没有告诉你,是怕你接受不了这个打击……毕竟,这般约定的婚约,一般的女子很难……”

    皇后再次叹口气,眼神是说不出的苍凉无奈。

    她转过脸定定的看着涟漪,脸上满是欣赏和认可。

    “涟漪,本宫并非说你不好,而是认可你的特别和胆识,还有这份气魄和能力。只是,你跟老三一年之后是必定要分开了,在纪家,还有一个等了他十年的纪阑珊!一个为了他下半生都要坐在轮椅上生活的女子。”

    皇后说完,轻轻接过涟漪手中的药碗,看着她震惊的目光,皇后心中也说不出的矛盾难受。

    阑珊是她的亲侄女,当年为了老三断送了一生幸福,可是涟漪这丫头……太强了。

    她的强大足以遮盖阑珊所有的一切,毕竟老三一直都不曾喜欢阑珊,就算成亲,也只为当年的一个承诺,可皇后也了解元君离,他这子,若是真的认准了涟漪,纪阑珊以前所做的一切就都是白费了。

    涟漪静静的坐在那里,面色有些苍白,垂下的眸子闪过一丝冰冷的光芒。

    她开口低声问着皇后,“纪阑珊是怎么回事?皇后能详细点告诉涟漪吗?”

    事到如今,皇后自然也不想隐瞒。若继续拖下去,到时候阑珊得知了真相,麻烦更大。

    “几年前,阑珊为了老三断了双腿,这具体的过程,我实在是无力提起,因为那过程太过悲惨痛苦,当时看到的每个人只怕到现在都是心有余悸,难以忘怀。阑珊重伤的时候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希望将来嫁给老三。老三一开始并没有答应,可是他当时都二十二了,在元国,像他这般年纪的,不都是儿女环绕了。

    我跟皇上都当老三这辈子是不会成亲了。阑珊这孩子脾气也倔强,老三不答应,她就不吃不喝,也不治病。但是她的腿毕竟是因为老三才残废的,老三最后说,如果五年后,阑珊还是这般想法的话,他会娶她。但是只有夫妻之名,没有任何的感。本宫和皇上都以为,阑珊不会答应。毕竟,五年啊……可阑珊竟是答应了……

    涟漪丫头,明年,你跟老三一年约定期满的子,就是老三要迎娶阑珊的子。这四年多的时间,阑珊那孩子每天无时无刻的不在掐算着时间,一天一天的倒数,等的就是那一天啊……可是现在……本宫不知道该如何跟那孩子说了……”

    皇后的声音越到最后越小。这秘密藏在心底这么多年,她也不好受。不如眼下就趁着无忧的事,一并解决了,要不然阑珊多等一天,对那孩子都是一天的折磨。涟漪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是彻底的震惊了。

    五年约定?

    元君离跟别的女人还有一个五年约定?他到底是把婚姻看做什么了?之前就答应了皇后和元皇的话,为了夏镇卞手里头有利于他的好处,娶了曾经的夏涟漪,又为了平衡世家关系娶了安子柔和燕无双。虽然他一个都没碰过,但是……

    他记那么好的人,该不会忘了还有一个纪阑珊的存在吧!

    他到底想干什么?!

    涟漪眸色冰冷如霜,小手紧紧握着,指甲深深的扎入掌心,明明是刺破了掌心,这会子,却是感觉不到一丝痛意。

    曾经有一个女人为他付出这么多,他的确是没有动容,但是最后还是给了那个女人一个五年的约定!

    如今,还有几个月就是那约定到期的子了。按照皇后所说,若元君离不答应纪阑珊的话,等了五年又坐在轮椅上的纪阑珊,很可能会做出过激的举动,就算是付出生命也不为过。

    这个结果,绝对不是她和元君离想要看到的。

    而元君离又是守信的人,他答应或者不答应,对涟漪来说,同样是让她无法接受的决定。

    皇后担心涟漪会冲动,却见她这时候却是平静异常的转拿过桌上的药碗,坐下来继续跟无忧喂药。

    无忧迷迷糊糊的喊着十一,十一的,涟漪仿佛没听到,垂下眸子,一勺接一勺的喂着他。

    而涟漪的心,此刻,如何能平静?表面的平静只为了掩盖心底的震撼和挣扎。当她以为自己和元君离之间,正一点点的缩小距离,即将走到最后的时候,却发现,每走一步,就会有新的障碍横在中间。

    无形中,拉开他们的距离。

    皇后叹着气转朝门口走去。

    或许,这时候应该把时间留给涟漪一个人。

    而她的儿子长大了,终究是要娶妻生子的,对于无忧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自己这个当娘的,而是夏涟漪。

    皇后心中也苦涩,也难受。遥想当初,她为了元皇,为了无忧,做了多少对不起纪家众人的事,做了多少令她午夜梦回每每噩梦连连的事?如今,她这荣宠六宫的待遇,究竟是多少血泪换来的,又有几个人明白?

    皇后开门的一瞬间,上的无忧缓缓睁开眸子,甫一睁开瞳仁,就看到涟漪正低着头面无表的给他喂药,无忧一激动,汤药呛进了气管,他剧烈的咳嗽着,一只手却紧紧地抓着涟漪的手。

    涟漪猛地回,手腕一松,手上端着的药碗砰的一声摔在地上。碎裂成无数块。

    无忧抓着涟漪的手就要坐起来,眸子睁大,紧张的看着她,

    “十一,你没事吧!让我看看你……”

    “十一,你不开心?谁惹你不开心了,告诉我!十一……”

    无忧的声音虚弱无力,外面屋子的安欣欣听到动静大步朝这边跑进来,可还不等走到门口,前已经多了三道高大拔的影,将她的视线死死地挡住。安欣欣只觉得有一股冷然骇绝的气息在前涌动,她急忙抬头,只见元君离、纪兰庭还有元飞,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前。而元飞和纪兰庭似乎是想要紧紧拉着元君离,却又害怕元君离此刻上流露出来的肃杀气息,而不敢轻举妄动。

    安欣欣诧异的看向元君离的背影,只觉得,此刻的元君离,这周涌动的气息,似乎是随时准备吞噬天地万物一般,嗜血,且冰冷。

    安欣欣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她从小就害怕元君离。如今元君离这般感觉,单是一个背影就让她胆战心惊,万一一会他回过头来,安欣欣觉得自己保不准就晕倒了。

    可安欣欣又好奇,刚才屋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那砰的一声从何而来?

    安欣欣壮起胆子从元君离的体和门框中间的缝隙看进去,一眼就看到无忧一边咳嗽一边紧张的抓着涟漪的手,而涟漪始终是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没有丝毫拒绝无忧的意思。

    无忧眸子里雾气氤氲,看着涟漪的眼神那般明亮眷恋,这一刻,纵使安欣欣再迟钝,也终于明白,无忧的心里究竟住着谁了?

    竟然是夏涟漪吗?

    真的是她!安欣欣不是没猜测过涟漪的可能,可是元君离是何等强势霸道的男人,他看中的女人整个元国谁敢觊觎?无忧……他疯了是不是?

    他就是疯了!否则不会放着她安欣欣不要,去要一个曾经为了自己大哥安子潇那种人寻死觅活的女人!难道无忧不知道,以前的涟漪是何等的无能草包吗?而且还又聋又哑的!无忧都不知道吗?

    无忧对她一直是不冷不的,却原来,将全部的都给了夏涟漪。

    安欣欣痛苦的看着眼前一幕,旋即被自己上这一白色纱衣刺激到。她发狠的揪着纱裙的一角,眼底迸出丝丝不甘嫉妒的光芒。

    原来不是无忧喜欢白色,而是夏涟漪喜欢!

    她见过的夏涟漪,十次有九次穿的都是素雅简单的颜色,就那么一种颜色在上,要不白色,要不黄色,要不就是带着神秘气息的藕荷色。

    她却傻傻的跑去找夏涟漪借衣服,然后穿着这一白纱的衣服,让无忧透过她去看另一个女人!

    她……她真是傻到家了。

    安欣欣大叫一声,继而转就朝门口跑去,这会也顾不上元皇和皇后用何种眼神看她了!她明明是嫉妒的要发疯了,却必须忍着不能当着众人的面发泄出来。只能一个人找一个角落哭出声来。

    她背弃了整个安家,更是将安家推上了被一众世家围堵的局面。而今,她有家不能回,必须留在无忧边。可是一个心根本不在她上的男人,她该如何面对?

    如果再被无忧知道了,她当初写出那句话其实是听了涟漪的话才写的,无忧会不会废了她这个无忧城主母的位子,到时候……她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安欣欣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害怕……

    ……

    与此同时,卧房内,回过神来的涟漪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

    手腕还握在无忧手里,无忧才刚刚醒来,人还迷迷糊糊的。

    涟漪眸子眨了眨,看向站在那里,表瞬息万变的元君离。

    他似乎是怒极了,眼底充斥着浓郁的血色,感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线,像是锋利无比的刀片,俊逸无双的容颜,那面颊上棱角分明。他站在那里,周透出寒冽冰封的气息。

    在他后,元飞和纪兰庭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皇后也没料到元君离会在这时候过来,面上流露出一丝不自然的尴尬。

    这无忧是她的孩子,现在被元君离看到无忧握着涟漪的手,而她这个做娘的却不闻不问,这可如何是好?

    而元皇这时候偏偏不知道去了哪里,连唯一可以稍稍压一压元君离此刻怒火的人都不在。所有人都屏息静气,心惊胆战的等着平王大人如何发泄此时怒火。

    而此刻最让元君离无法接受的就是,涟漪竟是没有一丝要抽出自己手腕的意思,竟然就次坦然平静的任由无忧抓着她的手如此长的时间!

    元君离眸子死死地盯着涟漪的手腕,下一刻,子一凛,一大步跨入房间。

    顿时,萧寒肃杀的气息一瞬充斥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