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八章 高潮

    涟漪甩手就要走,元君离拉着她将她重新扯回到自己怀里。

    “我让你不要去见无忧,你听到没有?”

    元君离的声音隐着愤怒的火焰。

    涟漪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奈何这男人就是死死拽着不松开。

    “我有说过是去找无忧吗?我一个人冷静一下不行吗?”涟漪见他丝毫没有因为该刚才说的话而改变心思,心底更加不是滋味。

    元君离往昔的冷静和沉稳,在这会子,然无存。

    他也认可涟漪刚才说的话,他的确不该跟她吵,但是一直压在他心底的一根刺,偏偏就在这时候爆发了。

    平王爷在感上,连个毛头小伙子都不如。

    “我不想跟你吵,所以才想一个人离开一下!你至于如此想我了?哪怕是你做的不对,既然你说了不希望我见无忧,我肯定不会刚刚跟你吵完了就去见他!但是你既然这么想我,那我现在就去见他!”

    涟漪说完扭头就走。元君离脸色剧变,在她后冷冷发声,

    “站住!”

    “你别用这种命令的语气跟我说话!我没有自己的自由吗?”涟漪头也不回的说道。

    元君离这会哪能让她就这么离开,当即在她后拦下她,本想抱住她的,可是涟漪却是快速闪躲开,元君离扑了个空,脸上的表青一阵黑一阵,已经说不清到底是怒气还是无奈了。

    “你要冷静可以,别出这个房间!”

    “你、”涟漪回头瞪着元君离。虽说他的脸色现在缓和了一点,但说话的语气却没有丝毫缓和。

    涟漪向来是软硬都不吃,这个自信的臭男人,现在就如此对她,要是跟他在一起了,指不定要被他气死!霸道便是如此霸道的!

    “我今天就要走出这个房间!我说到做到!”涟漪咬牙开口,语毕,转就走。

    元君离即将抓着她胳膊的时候,涟漪紧跟着说道,

    “你要是敢拦我,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你!”话一出口,涟漪自己都是一愣。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如此激动,说出这种无法收回的话。

    她本意不是如此的,是想说,若是元君离继续阻拦她,那他们之间以后遇到矛盾和问题该如何解决?现在他们各自都需要一个空间冷静一下!可谁知,话一出口就变了味道。

    元君离脸上的寒霜一瞬如冰渣子一般扑簌扑簌的往下掉。瞳仁深处泛出丝丝血色光芒。

    心尖上某个地方像是被钝刀子狠狠地一下一下的划着,这世上没有人可以给他造成如此伤害,只有一个夏涟漪!只有她的话能将他一瞬打败!

    “元君离,我……”

    涟漪想说,她不是这个意思。可是,元君离却在此刻摆摆手,示意涟漪什么都不要说了。

    “还是你狠心……我永远说不出一辈子不见你这种话,就是一天不见你,我也舍不得,但是你竟如此……夏、涟、漪,你现在是拿着刀子在捅我的心,你知不知道?”

    元君离觉得自己此刻说出话来的声音都不像自己了。

    那般苍冷,那般无力。

    在认识她之前,外人看他冷酷无,却又觉得他的生活精彩复杂,其实,除却朝堂上的事,他的生活再无其他。

    而现在,他正在努力尝试将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都分配给她,可她却在这时候说出如此决绝的话来!他的心不痛到麻木,还如何能对得起这些子的付出和深

    涟漪知道自己戳到导火索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我知道你是喜欢我才会嫉妒吃醋,才会提出这么多的要求,刚才那话不是我想说的,我……”

    “你已经说了。”元君离的语气仍是刚才的苍冷,隐隐的还有一丝疲惫。

    这段子的相处,他越发觉得,自己是一刻也不能将她放下,不带在边的话,又担心她一个人留在京都会出什么事,带在边的话,他每次出来的行程都很紧张,他又怕冷落了她。

    一路上拼命挤出时间陪她。到头来,换来她这么一句。

    平王大人虽然宠涟漪的时候宠到人神共愤,宠到貌似没了底线,但是当涟漪说出让他伤心的话来,他心痛到了一定地步,便会变成世人眼中熟悉的元君离,冷酷、无

    “涟漪,我在你心中到底是不是最重要的,你现在都没想明白吗?没想明白的话,你也不用想了。你走吧,我承认在感上栽在你这里,我不会拦你,你走吧……”

    最后三个字,他的语气突然冷到了冰点。那声音之中的寒冽,仿佛下一刻就能冻结空气一般。

    涟漪站在原地,一颗心风雨飘摇,很乱很乱。

    她最大的压力至今都留在心里,一直在找机会跟他坦白。而现在……

    难道说,元君离与她之间真的是隔了千山万水,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吗?

    她是现代特工,而他是古代的王爷,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她的将来是未知的,不知什么时候也许还会回到自己熟悉的二十一世纪,而元君离的未来却因为自己的介入发生了变化。她不喜欢宫廷的波谲云诡,尔虞我诈,他却注定是元皇选定的接班人!

    若是为了她放弃他的江山,他们之间……

    涟漪喃喃自语,“为什么要开始……”

    她的心也痛。

    因为不知道将来会如何。

    元君离清楚的听到了她说的那句话,他愣愣的看着她,心,彻底的坠入了无底的黑洞。

    “为什么要开始?”他低声重复着涟漪的话。许久,唇边扬起一抹苍冷的弧度,似笑非笑的看向涟漪,眼神却是冷若寒霜的。

    “你什么意思?你后悔了?夏涟漪!你大声说出来!”

    他的瞳仁彻底的染红了。

    一贯是冷静沉稳的面孔,在此刻,狰狞狠戾。他该是第一次如此语气冲涟漪说话,连他自己都感觉出此刻的自己有多失控和可怕。

    涟漪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面对他的怒火,后知后觉的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又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

    今天是元君离的嫉妒激发了她心底隐藏很久的秘密,那些秘密像是无孔不入的银针,在她体停留了太长时间,如今,一旦爆发,她的绪也达到了一种宣泄的顶端。

    并非冷静的人就该时时刻刻都保持一棵强大无畏的心。

    任何人都有弱点。

    元君离唯一的弱点就是涟漪的心。

    而涟漪,就是她现代特工的份。

    涟漪轻轻摇头,“我什么都不想说。现在的我,说什么错什么,元君离,我就是想一个人冷静一下。”

    “难道我不足以让你冷静?”

    “你看不到我们现在在吵架吗?”涟漪的声音不觉提高。元君离听到她的话,心坎再次被刺的生疼。

    “你回屋。我什么都不说了。”

    他做出妥协,面色冷峻凝结,双手握拳,隐在宽大袖子下的拳头握紧了,手背上青筋迸,指甲刺入掌心,却感觉不到丝毫痛意。

    涟漪摇摇头,回去以后面对他,她不知道该如何说出自己那些秘密。她想今天就把自己的秘密都告诉他,但是需要时间梳理一下,该从何说起。

    见涟漪摇头,元君离脸上是不可置信的表

    “你究竟想怎么样?就是想离开这个院子去见无忧是不是!”

    元君离的绪彻底失控。

    涟漪二话不说转就走。

    再吵下去,他们俩个都会崩溃!

    无忧受重伤,元君离本也有压力,虽然平时看起来什么事都难不倒他,但他终究是一个凡人,他也有痛苦折磨的时候。

    眼见涟漪单薄清瘦的影朝拱门那走去,元君离子一颤,咬牙,冷冷道,

    “走出这里!就永远别在回来!”

    如此幼稚的威胁,让世人如何相信是出自元君离的口。

    连他自己都有些看不懂今天的自己了。

    因为这份深,他嫉妒的发狂,怒火冲天,恨不得毁灭一切。他从来不知道,感有如此巨大的力量,可以瞬间摧毁一个人所有的防线和守备。

    涟漪子在拱门下一顿,继而抬脚朝大门那里走去。

    她与元君离,竟是存在着如此多的问题。

    两个同样冷静强势的人,当这样两颗心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彼此都是第一次,都想在对方面前收敛自己的强势和锐气,可还是彼此戳痛了对方的心。

    涟漪走的时候眼圈红红的,如果不他,又如何会难受?

    当脚步踏出院子的那一刻,涟漪才彻底明白,若是可以用全部来换元君离,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去换!

    纵使心底牵绊很多,秘密很多,但是当元君离三个字摆在面前的时候,这些统统都可以不存在!

    她只要他一个,足以。

    只可惜,这番话涟漪并没有来得及告诉元君离。就在她转准备走回去跟元君离说出心里话的时候,无忧的贴丫鬟婉儿一路哭着朝这边跑来,

    “王妃!王妃!呜呜……您快去看看城主吧,御医熬的药他全都吐了,皇后娘娘和皇上也没办法了,奴婢只有过来求您过去看看了……呜呜……”

    婉儿一张小脸已经哭花了。

    涟漪在无忧阁住下的那段子,婉儿对她照顾细心有加。涟漪有时候是将婉儿看作是暗香和墨霞一般的好姐妹。如今看到婉儿哭成这般模样,涟漪当即拉着婉儿的手朝大厅跑去。

    与此同时,刚刚撂下狠话的元君离,视线中不见涟漪那么单薄清瘦的影,一瞬间,整颗心都被掏空了的感觉。

    心弦一颤,他拔腿就朝涟漪离去的方向追过去。

    他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她呢?

    如今看不到她,才是对他最大的折磨和最痛的伤害。

    “涟漪!”

    他的呼喊声带着丝丝颤抖,脚下的步子不由得朝门口那里飞奔。他要追上她,告诉她,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他都不会放手!他早就认定她了,生生世世都不会改变!

    他决不让她离开他的边!

    “涟漪!站住!”

    元君离再次呼喊着涟漪的名字,人已经到了院子门口,可是,环顾四周,哪里还有涟漪的影。

    元君离心一沉,回头看向暗处,

    “墨鹰,王妃呢?”墨鹰战战兢兢的从暗处走出来。刚才王妃和主子吵架的过程他都看到了,如今再被王爷知道王妃是去看……墨鹰虽然担心,但也没那个胆子欺骗元君离。

    只能是据实禀报。

    “主子,王妃跟无忧的丫鬟婉儿一同去大厅了。就在刚才。”

    墨鹰话音落下,元君离脸上一瞬震惊闪过,继而是让墨鹰都感到诧异和担忧的苍凉之色。

    元君离子站在原地,眸子看向涟漪离去的方向,脚下仿佛千斤重,一步也挪不动。

    墨鹰担忧的看着自家主子,子一闪,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主子现在这样,自然是不希望任何人打扰和看到。

    元君离子一闪,转朝另一个方向走去。那个方向是洛城行宫出口的方向……墨鹰见了急忙跟上,心底纳闷,难道主子这是要走?那王妃怎么办?主子跟王妃这一次可是真的闹大了!

    墨鹰几乎要跟不上元君离的脚步,他明明是走路,却让墨鹰有种飞起来的感觉,而且元君离现在的背影透出的寒气和萧瑟的感觉,让墨鹰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主子此刻的感觉绝对是跟平里发怒完全不一样。是一种临近崩溃的紧绷感觉,他不知道主子下一刻会是怎样的状态,一颗心就这么提着,紧紧地跟在元君离后。

    而元君离此刻,唯有如此大步走着,一刻不停的走着,方才能压下即将爆发的戾气。

    他不能去找涟漪,若是现在去大厅那里找到她,只怕二人之间爆发的争吵会更加严重,他唯有迫自己朝相反的方向走去,方才能阻止自己作出后悔的事来。

    ……

    卧房内,无忧双目紧闭躺在那里,皇后在一旁不停的用帕子抹着眼泪,元皇在外屋踱来踱去,脸上的表若秋霜覆盖,令人生畏。

    他本是担心无忧会在洛城再犯以前的错误,而元君离又是冷漠强势的个,本想利用这次过来的机会,让兄弟二人冰释前嫌,毕竟,将来,元国的天下就靠他们俩了。可是谁知,一来就遇到这种事

    匆匆赶来的安欣欣在边哭着,脸上的表又难过,又自责。

    “呜呜,皇后娘娘,都是……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跟无忧吵架,我不敢自己跑开,如果我……如果我没有跟无忧吵架,我一定会在他边保护他的,不让他受伤……我会拼命保护他的……”

    安欣欣越说越伤心,眼泪鼻涕一起流下来。

    她现在还不知道无忧究竟是为了谁受伤的,只当是有刺客误伤了无忧。皇后现在也没心跟她解释,只觉得自己被她哭得心烦,不觉痛苦的摆摆手打断安欣欣的话。

    “现在都不要说了,你也别哭了,我这个当娘的还没这样哭呢!无忧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你上一边安静的呆着,没有本宫的吩咐不要开口说话,更不需要你帮忙。”

    如今无忧都这样了,皇后对待安欣欣的态度也就好不到哪里去。

    她实在是太了解安欣欣了,这脾气这子,遇到事一点冷静担当的能力都没有,皇后这会子也不敢交给她什么事去办,只怕百分百是要耽误了的。

    安欣欣委屈的擦擦眼泪,还想说点什么,可是看到皇后那疏冷淡漠的表,安欣欣眼底的委屈更加浓重,她咬咬牙,大力擦着脸上的泪水,不甘的后退了几步,站在皇后后。

    才刚刚站定,就听到婉儿的声音急匆匆的响起,

    “娘娘,王妃来了!我把王妃带来了!”

    婉儿刚刚喊完,还不等带着涟漪进去,就被元皇的人拦在了外面。

    安欣欣擦干眼泪,看看皇后,再看看门口那里,最后眼神怪异的落在昏迷不醒的无忧上,隐隐串联起了什么,却又是毫无头绪的感觉。

    涟漪和婉儿被元皇的人拦在外面,涟漪也不硬闯,那样的话更加让元皇误会她跟无忧的关系。如今元皇和皇后对她的误会很深,一时半会都解释不清楚。

    唯有等无忧好起来,由无忧亲自解释才好。

    涟漪站在那里,能清晰地感觉到元皇的目光正复杂的从她脸上移开。

    若不是以往元皇和皇后对以前的夏涟漪宠有加,只怕换做别人,现在早就被元皇单独问话了。

    屋外没有任何动静,屋子里面的皇后可坐不住了,眼见无忧迷迷糊糊的似乎一直是在喊着什么,皇后拖着哭腔求着元皇,

    “皇上,先让涟漪丫头进来吧,其他事等无忧好了再说!”

    皇后说完,忍不住哭出声来。

    站在一旁的安欣欣见此况,眼底的疑惑更加浓重。

    元皇表浓重复杂,最后什么都没说,摆摆手让护卫放涟漪和婉儿进来,自己却被转过子去,留给众人一个苍冷威严的背影。

    涟漪挣开婉儿的手,一步步走进卧室。

    人才刚刚踏进卧室,迎面就撞上安欣欣疑惑试探的眼神,安欣欣眼圈红红的,看向涟漪的眼神却无端多了一分戒备。

    涟漪从容移开视线,转而看向边的皇后。

    皇后朝她招招手,脸上的表是三分无奈七分复杂。

    “涟漪丫头,你先过来坐,有些话,你劝劝无忧……”

    皇后话音落下,安欣欣不觉瞪大了眼睛,眸子里尽是震惊和委屈。

    她才是无忧城的主母,皇后把她赶在一边却让涟漪坐下来,这什么意思嘛?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